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930章 我也会拍桌子

  
      “什么意思?你们要解剖?”叶无天问。
  
      马老头没说,可他的神情已经说明一切,的确是将杨浪子的尸体弄去解剖。
  
      “呵呵,有意思,真有意思。”叶无天冷笑,似在嘲讽自己,更像是在嘲讽天下。
  
      “不会冤枉一个好人。”马老头说。
  
      叶无天道:“这个不重要,我只想知道,我什么时候可以离开这里。”
  
      “你现在可以走。”
  
      “当真?”叶无天明显不信,带着无尽的疑惑问。
  
      马老头怒不可遏地一拍桌子:“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就那么让你不能信任?”
  
      对方的拍桌子也让叶无天久压的怒火瞬间爆发,同样重重一掌拍向桌子,砰的一声,发出一声巨响:“我又该怎样去相信你?”
  
      这个时候的叶无天根本没想过坐在自己面前的是什么人,也不管他是什么人,只想好好发泄,对马老头的不满,已经不是一朝一夕。
  
      马老头被吼得直发懵,叶无天吼他?多少年来,又有谁敢如此吼他?想想,好像没哪个人敢这样吼他,更别说只是一个小年轻。
  
      警卫员一脸紧张地盯着叶无天,虽然刚才误伤了叶无天,但眼前这阵势,也让他不敢松懈下来,万一这一老一少打起来,他这个警卫员可就失职。
  
      “你第一个敢朝我拍桌子的人。”马老头沉着声道。
  
      叶无天不屑,并不认为自己有什么不对,不就是拍拍桌子吗?这事他很精通,“你也是第一个让我拍桌子的老头。”
  
      “这么说来不是我的荣幸?”马老头问。
  
      叶无天一脸认真道:“某种意义上说,是这样。”
  
      警卫员与保健医生听得糊里糊涂,这都哪跟哪?听起来那么怪异,乱套了!这一老一少挺有意思。
  
      “如果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叶无天站起来,准备离开。
  
      “等等。”马老头也站起来:“离开之前,告诉我,小岛是怎么回事?”
  
      又来!
  
      叶无天真快要抓狂了,马老头专程从京城赶来,就是为了这事吗?叶无天不知道,屁大点的事情,有必要如此劳师动众?
  
      “这事我真没什么好说,也不需要解释什么,由始至终我都认为,那只是我的私事,我没必要向你们解释太多。”叶无天不打算作任何解释,说得太多就没意思。
  
      马老头能找上门来,说明人家什么都清楚,他又何必说太多?
  
      “这就是你要说的话?”马老头皱紧眉头,对叶无天的回答极度不满。
  
      “首先,能得到你们如此关心,我个人表示谢意,但那始终都是我个人事,怎样做,有我自己的自由,任何人都无权干涉我的自由。”
  
      “你也想将公司也移到小岛上?”
  
      叶无天反问:“这就是老爷子你今天来的主要目的吗?”
  
      “其中之一。”
  
      “抱歉!无从回答,你这个问题,我拒绝回答。”
  
      马老头身体在颤抖着,看得出来,他应该很生气,或许他这会连枪毙叶无天的心都有。
  
      叶无天不回答,马老头一时也不能拿他怎样,这小子从来都属于那种不按常理出牌的人,典型的吃软不吃硬。
  
      “希望你能考虑清楚,有些事情一旦错了就再也无法回头。”
  
      叶无天点头说道:“我知道,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老爷子,你刚才不是说了吗?万一待杨浪子的结果出来后,证明我就是幕后凶手,到时的我就是死路一条,实不相瞒,我如今做任何事情都并没想太多,想怎样做就怎样做,连明天的事情都把握不了,我又想那么多做什么?有可能明天就被人扔进大牢里。”
  
      马老头脸紫红,哪听不出这小子在讽刺他?
  
      “国家需要你们的出力才能富强,才能不被外人所欺负。”
  
      叶无天直接挥手打断马老头的话:“少来那套,我连自己都保护不了,还有什么资格去谈那些大事?”
  
      马老头听得出,叶无天对马家怨气不小,只是这事他也不好多说什么。
  
      “我离开并不代表我不爱国,这完全是两回事,两个问题。”叶无天说道:“老爷子,你们别多虑。”
  
      “我绝不会同意。”马老头将这句话说得很重,借此也显示出他的决心。
  
      不慌不张的叶无天说道:“如果你喜欢,将来我可以将公司送给国家,不知这样能否凸现我的爱国之情?”
  
      马老头先是一喜,冷静下来的他想到,只弄到一幢大楼有什么用?叶无天又岂会将技术留下?
  
      “你准备跟国外合作?”
  
      “没想好,谁可以给到我需要的东西,跟谁合作还不是一样?前是狼,后是虎,我压根没有退路可走,所以对我而言跟谁合作都是一样,没什么区别。”
  
      又是讽剌!
  
      叶无天的话又在讽剌着某些人。
  
      技术在叶无天手上,他要走,没人能拿他怎样,正如他所说,逼急了他,将公司送给你又怎样?要那么一间空壳公司有何用?
  
      “抱歉!失陪了。”叶无天离开,走得很快,很决绝,与马老头,实在没话好说。
  
      叶无天的突然离去让马老头发懵,他问题都还没问完,那小子就一点面子也不给就走?
  
      马老头还需要问叶无天有关于军部的供货及价格问题,哪知叶无天根本不给他机会。
  
      走出国安,叶无天正想找人接他,哪知电话刚摸出,就见马锋推着轮椅上的老太太出现,对此,叶无天已经不知说什么好。
  
      “小神医。”老太太脸带着淡淡的笑容。
  
      “老奶奶,你也来了。”收起电话后,叶无天向老妇人走过去。
  
      不知是错觉还是什么,叶无天感觉马锋收敛许多,没有以往的嚣张,看向他的眼神也不再那么排斥。
  
      怪事!
  
      “我相信你。”老太太说道。
  
      “谢谢!”老妇人一句相信让叶无天感到重如万斤,“谢谢老奶奶,千万别随便相信任何人,有可能我只是坏人,并不如表面那么好。”
  
      老妇人笑笑,没继续讨论刚才那话题,“小神医,有个问题我不知该不该问,可我实在没办法。”
  
      “想问老爷子的情况?”
  
      老妇人点头,“希望小神医能指点一二,死老头的哮喘越来越厉害,我们已经想过很多办法,也见过很多医生,效果不大。”
  
      推着轮椅的马锋也一脸期待地看着叶无天。
  
      “刚才我看了一下,老爷子的事我怕没办法。”
  
      老妇人与马锋都同时镇定不下来,连叶无天也没办法?在他们眼中,叶无天的医术之高可以傲视天下,连他都没办法,谁才有办法?
  
      “对不起,老奶奶,我还有点事要办,失陪了。”说完,叶无天也不管对方是何反应,直接绕过二人离开。
  
      叶无天走后不久,马老头也从里面出来,左右朝四周看了眼,“走了?”
  
      “老头,咱们是不是太过?”老妇人问,她开始疑惑,开始怀疑。
  
      马老头神色一变,动动嘴唇的他久久无法说话。
  
      “爷爷,叶无天刚才帮你看过?”马锋问,相比起叶无天的事,他更关心自己爷爷健康。
  
      马老头微微点头:“被他打一掌,舒服多了。”
  
      “他说他没办法。”老妇人满是担忧,老伴身体一日不如一日,虽说人总有一死,相濡如沫几十年,又岂能说放就放?大半生的感情,普通人根本不懂。
  
      “他有办法。”马老头说道:“只是恨我罢了。”
  
      马锋既惊又喜,“别忘了他是医生。”
  
      “算了,这事以后再说,走吧。”马老头情绪不高。
  
      马锋像是想到什么,赶忙说:“爷爷,杨浪子报告出来了。”
  
      “什么情况?”连马老头自己都想到自己很紧张,活了一辈子,极少像现在这般,看来还是他太在乎。
  
      “医生从杨浪子身上化验出毒素,不过暂时没法化验出什么毒。”马锋答道。
  
      “毒?什么样的毒?”
  
      “暂时查不出来,据医生推测,极有可能是麻痹人的主要神经,有点类似于毒品,可以让人产生幻觉。”
  
      马老头沉默了,杨浪子应该是被人下毒,好端端的,不可能自己从十九楼跳下来。
  
      可以证据被下毒,那么,又要怎样才能找出下毒者?
  
      心中已有人选,马老头脑海里浮现出一个人,就算查出杨浪子被下毒,怕且也很难查出谁下的毒。
  
      叶无天从国安离开后直接回到公司,当他出现时,公司里上上下下的人都只有一个表情,愕然,包括程可欣她们都一样。
  
      “爷,你没事?”司牌薇问。
  
      叶无天狂汗,“怎么着?你希望我有事?”
  
      “不是。”一向伶牙利齿的司徒薇这会都不知该说什么好,除了好奇还是好奇,连她都认为叶无天这次肯定会受到牵连,哪知人家一转眼就大摇大摆出现在众人面前。
  
      对此,司徒薇实在不知该说什么,唯有怪异二字更适合去形容。
  
      “程总,外面有国安的人冲进来,说要搜查公司。”程可欣的秘书神色惊慌小跑进来。
  
      “郑主任,什么意思?”叶无天看着来人,他前脚才从国安回来,郑忠仁就后脚跟了过来。
  
      郑忠仁说道:“老弟,我们也是公事公办。”过了会,接着道:“杨浪子的解剖结果已经出来,被证实是受毒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