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933章 一个方子


    程可欣的话让办公室里的叶无天三人都愕然,神秘资金汇入?确定不是汇错?不过,这么一大笔钱,又怎么可能是汇错?

    “资金来源查清楚没有?”叶无天问。

    程可欣摇头,“查不出来,钱是通过地下钱庄汇入账户,没办法查到来路。”

    叶无天好笑:“那是谁?”钱是通过非常手段汇入,那就是说不是汇错,只是,又是谁汇入?难道是某个好心人见他有困难?才将这么一笔钱给他?

    “怎么办?”程可欣问,对这笔来路不明的钱,她拿不定主意。

    “什么怎么办?当然是用了再说,管他是谁的。”叶无天心情相当不错。

    “会不会出问题?”

    “能出什么问题?”叶无天笑问:“放心吧,什么问题都不会有,安心用吧,有这么一笔钱进来,咱们可以轻松好一阵。”

    “没错,用了再说,非常时期用非常手段,实在不行,我再拿一些出来。”司徒薇说道。

    “不行。”叶无天拒绝:“你们的钱不能用,不能让那些人找到理由与借口。”

    司徒薇与欧阳幸月都听得挺感动,叶无天这是为她们好,不想连累她们,欧阳集团跟司徒集团可不像红颜集团,万一被上面打压,极有可以连翻身的机会都没有。

    “不做点什么,我总是心不安,那里将来是属于我们的王国,不出点力,你说我将来好意思去住吗?”司徒薇问。

    叶无天哑然,这个问题,他真没想过。

    看向欧阳幸月,见她也是这种表情,叶无天一时真不知该说什么好。

    “你们都有建设团队,到时候工程你们自己安排一下,肥水不流外人田,何况别人我不相信。”

    欧阳幸月稍稍扭过头,反倒是司徒薇笑问:“肥水不流外人田?爷?你那管水好久没流了吧?”

    叶无天羞得直想找个地缝钻进去,这妖精,怎么那么邪恶?什么话都敢乱说。

    程可欣也同样被弄得脸红耳赤,暗啐一声,司徒薇是一点办法都没有,最后只能将所有怒意都发泄到叶无天身上,狠狠瞪着叶无天。

    对此,叶无天也只能装看不到,除此之外,他还能怎么着?这些可是风流债,没理由好说。

    有了大笔资金的投入,红颜集团又开始下一轮的工作,现在只需等国外的设计师将整体图纸弄出来,就可以马上开工,欧阳集团与司徒集团都有工程队,随时都可以上岛进行建设工作。

    竖日中午,仍然处于睡梦之中的叶无天接到朱剑的电话,他陪着朱老爷子来了。

    叶无天其实现在并不想见那些人,包括朱老爷子在内,见到又怎样?又该说什么?根本没有共同话题,老爷子肯定会劝他,让他三思而后行。

    不管他愿不愿意,想不想见,叶无天都知自己必须去见,不为别的,就因为对方姓朱。

    “老爷子,你怎么来了?”见到朱老爷子后,叶无天向对方问好。

    朱老爷子并没马上开口说话,只是静静看着叶无天,直将叶无天看得头皮发麻,看得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你有怨气?”朱老爷子终于开口,只不过一口开就是让叶无天听不明白。

    叶无天自问,他有怨气吗?答案是肯定的,有,当然有。

    “还有回旋的余地吗?”朱老爷子又问。

    “老爷子,为什么你们总喜欢一个个在我身上找问题?错的全是我吗?你们自己看不到?我想这样吗?走到今天这一步,还不是被逼的?你们以为我想?”叶无天积压的怒意瞬间爆发。

    “你认为对你不公平?”朱老爷子又问:“这个世界有真正的公平可言?”

    “所以我才选择退让。”叶无天自嘲:“打不赢,我跑还不行吗?又招谁惹谁了?我是害国了还是害什么?我连这点自由都没有吗?”

    既然今天说开,叶无天也不想再忍,该来的还是会来,又有什么好怕?于是当下又道:“搞那么多,不就是因为盯着公司吗?我早就表过态,他们喜欢,我随时都可以将公司送给他们。”

    朱老爷子能感受到叶无天的怒意,被连续不公平对待,换任何人都会有怨言,公司被停产,银行账户被冻结,无一不是因为利益。

    “公司不能搬到国外。”朱老爷子说。

    “老爷子,我没搬到国外,就算我将来要般,也不是搬到任何国家。”

    叶无天很激动,让朱老爷子不知该怎样开口。

    “算了,不说那些,老爷子,如果你真想帮我,就帮我把我的银行账户解冻吧,那样没意思,冻结又怎样?又能让我怎样?我想赚钱,可以有很多方法,那样只会让双方的误会越来越深。”

    见朱老爷子没说话,叶无天明白过来,怕是很多事呢连朱老爷子都没办法吧?既然如此,自己又何必去为难他?

    想通后,叶无天苦笑了笑,换了个话题:“老爷子,杨浪子的案子怎样?可以洗脱我的罪名吗?”

    “还在调查。”

    “调查个屁。”叶无天忍不住爆句粗口。

    朱老爷子并没跟叶无天计较:“马老爷子病了,回京后不久就病倒,情况不乐观。”

    叶无天一怔,马老头病倒?靠!难道这是报应?

    “跟我没关系。”

    “上次你帮他看过,他的情况严重吗?”

    叶无天问道:“这是老爷子你今天来的主要目的?”

    “不是。”

    叶无天暗松口气,幸好老人家会摇头,不然,叶无天一定会很失望。

    对马老头的事情,叶无天现在提不起任何兴趣,那是人家的事,管那么多做什么?当务之急,他还是先把自己的事情解决好再说。

    刚才那番对话,让叶无天意识到,事情想顺利解决,怕是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什么时候才能让账户解冻,让公司恢复正常销售,这才是叶无天所迫切想知道的,只有公司恢复销售,才能有滚滚财源来,才能保证小岛的正常开发。

    “你跟那个琳达是怎么回事?你们之间进行怎样的合作?”朱老爷子问。

    “这是商业秘密了,老爷子,你怎么关心这事?”

    “我只希望你能知自己在做什么,有些事,有些底线不能越。”

    叶无天说道:“你放心,无论如何,我都不会卖国,不会做出对不起国家的事情出来。”

    见叶无天这样说,朱老爷子也就不好再说什么。

    两人呆了近两个小时,其间两人聊了很多,然后叶无天还抽空替老爷子把了一下脉,确认老爷子没什么事。

    “压力很大?”办公室里,欧阳幸月问。

    叶无天说道:“习惯了,没事,这点压力不算什么,我还能撑得住。”

    “好好放松一下吧。”欧阳幸月说道。

    “不是时候。”叶无天摇头:“现在不是时候,再过段时间吧,等一切都上了正轨再说。”顿了顿,叶无天坏笑:“不过,你什么时候陪我吃饭,我都有空。”

    欧阳幸月脸儿通红,低下头去不搭理叶无天。

    “你家里的事处理得怎样?有什么需要帮手吗?”叶无天挺愧疚的,欧阳家发生那么多事,自己作为欧阳幸月的男人,却当起甩手掌柜,这点,他挺不好意思。

    “你还是处理好自己的事吧。”欧阳幸月说道。

    叶无天尴尬笑道:“不好意思,以后找机会好好弥补你。”

    欧阳幸月再度低头,流氓就是流氓,永远也别想吐出象牙,三句不到就出言调戏她。

    “有那心思还是想想办法怎样赚钱吧,你那点钱,用不了多久。”

    笑容瞬间僵在叶大爷的脸上,他说笑话,调戏他,也只是苦中作乐,她就看不出来?

    “正在想。”叶无天答,“对了,杨氏集团怎样?”

    “挣扎!”

    “越快越好。”叶无天一心只想让杨氏集团消失,马家越是这样对他,他就越是要告诉马家,他叶无天不会惧怕任何人。

    “急不来。”

    当天晚上,天欣红颜集团官网上又发出一条通告,决定将医疗基地搬到小岛上,那样更有利于患者身体的康复。

    医疗基地的事情早就传得沸沸扬扬,原本叶无天是打算在东城建起医疗基地,现如今却突然决定将医疗基地搬到小岛上,让人们都联想到,下一步,叶无天是不是要将红颜集团也搬到小岛上?

    或许,那只是时间上的问题。

    外人对红颜集团的事情讨论纷纷,作为主角,叶无天此时却与张静坐在一起,他不明白张静打电话给他的用意,按理,双方之间实在没什么好说。

    见面后,张静笑盈盈的朝叶无天递过一张纸,疑惑的叶无天接过纸后打开,见上面是一个方子。

    “这个方子可以帮到你。”递过方子的张静说道。

    叶无天放下方子:“说清楚点。”

    “据我所知,马家那位老爷子情况很严重,这个方子应该帮你。”

    叶无天越来越看不透这女人:“你到底想干什么?”

    “想帮你。”张静说。“你相信吗?”

    叶无天才不会相信张静的鬼话,这女人会那么好说话?她想干什么?太子又想干什么?

    给他方子,张静就认定马家的人会找他?双方的矛盾已经进入白热化,马家还有可能放下张脸过来求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