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936章 收买人心

  
      “老板,你说的都是真的?”一直站在旁边的那几个人这会忍不住问,他们可是领了钱的,听到叶无天这样说,他们动心了,若真那样,他们可不想要这五万块。
  
      “呵呵,当然是真的。”
  
      “那……那我们不要这钱,我们可以继续训练吗?”一个年轻人问道。
  
      “哥们,外面的世界同样很精彩,在外面同样能闯出一番事业,你们要相信自己的实力。”叶无天拍拍对方肩膀,婉拒对方。
  
      在场的人都暗幸,幸好刚才没有想着离开,跟红颜集团的福利比起来,那区区五万块又算得了什么?何况将来就算不过关,恐怕公司也会有五万块给他们。
  
      “现在我宣布,公司将转十亿到保安部账上,这笔钱主要用于你们的训练,同时,为了奖励大家,这个月工资翻倍,你们要做的就是给我好好训练。”
  
      叶无天的话让大伙沸腾了,此举也彻底打消众人的疑惑,十亿?公司没错会转十亿给保安部?没钱能让他们这个月工资翻倍?
  
      “老板万岁。”欢天喜地的众人欢呼起来,十亿,全部用于安保人员的训练?十亿,这是多么大的一笔数字?光是听听就让人激动。
  
      叶无天仿佛还嫌效果不够明显,待众人平静下来后,叶无天当场要求财务人员转十亿到账上,当着大家面转。
  
      这下,没人说什么,唯一能做的就是鼓掌,拼命的鼓掌,此时此刻,他们都已经不知该用哪些言语去形容自己的心情,遇上如此老板,还不死心塌地跟着?除非脑子有病。
  
      “老板,请再给我们一个机会,我们保证,我们一定会努力训练,一定不会让你失望,将来我们一定是个好职员。”叶无天身边那人说道,此时他是巴不得将钱塞回给叶无天,他们可不想要这笔钱,只想回到队伍中去,努力成为公司的一员。
  
      “几位,我们公司不适合你们,你们还是另请高就吧。”叶无天再次拒绝,这几个人,无论如何都不能用。
  
      陈乐暗暗将这一幕记在心中,老板的为人豪爽,可是,前提必须是对老板忠诚,这点,以后必须作为铁律,任何对公司怀着三心二意的人都不能用。
  
      不能让老板满意,以后很可能就是老板对他不满意,陈乐不想失去这份工作,他现在活得有滋有味,薪水高,前途好,这样的工作是打着灯笼都找不到,傻子才会不做。
  
      “陈乐,这笔钱你们自己开支,记住,有需要用的钱你们就用,公司绝对不会亏待任何一个兄弟,大伙都给我好好工作,我可以向你们保证,公司的将来,你们将来,一定会很光明,大好的未来等着你们,所以,都他娘的给我好好工作。”
  
      “是,老板。”众人齐齐应答,叶无天这一句他娘的很对这些人的胃口,他们都是从部队里出来的人,而部队出来的人都以豪爽著称。
  
      叶无天咧嘴笑着离开,今天过后,叶家军将不再有今天这种情况发生,不会再有队员三心两意,今天的事情将会成为一个传说永远的留传下去,以后有人进来,老队员都会跟他们说起今天的事,对他们说他们的老板是如何大方。
  
      收买人心,永远只有一招最有效!当然,也不是所有人都能玩得起这招,没有雄厚的经济实力,只能望而叹息!
  
      叶无天很满意今天的效果,虽然花了点钱,但是都是值得的,将来那些安保人员很重要,小岛的安全还需要靠他们。
  
      狮子头会怎样训练那些人?叶无天忽然有些期待,又会将那些人训练成什么样子?
  
      “杨氏集团的董事长来了,说要见你。”李霏霏敲门进来说道。
  
      叶无天抬头,对杨氏集团这个新任董事长,他多少知道一些,是杨家的一个偏支,杨浪子兄弟二人都死了,杨氏集团只能落在这个外人手上。
  
      “有说什么事吗?”
  
      李霏霏答道:“没有。”
  
      “那不见,跟他没什么好谈,让他走人。”叶无天没兴趣见杨氏集团的人,不管他是谁。
  
      李霏霏转向准备出去,刚走到一半,又停下,转身对叶无天道:“色狼老板,谢谢你。”
  
      叶无天狂汗,讶异地看着李霏霏,对她这个新鲜的称呼感到无奈,色狼老板?都色狼了,还老板?九唔搭八!
  
      “谢谢你帮我姐。”李霏霏接着又道,可能是见叶无天迷惑,于是又接着解释。
  
      “你是说姗姐?”叶无天这才稍稍听明白,“你都知道了?”
  
      李霏霏笑:“很奇怪?”
  
      得到李霏霏的感谢,叶无天并没得有什么好高兴,相反,他挺郁闷的,李霏霏是怎么知道?还有,李霏霏这小妖精知道,是不是连车慧姗也知道?
  
      以车慧姗那种性格,她如果知道,会不会马上离开丁胜生的公司?
  
      “姗姐知道了?”
  
      “暂时不知道,还没告诉她呢,是不是不想我告诉她?”
  
      “你这不是明摆着的吗?当然不能告诉她,否则以她的性格,肯定会走。”
  
      李霏霏甩了个大白眼过去:“还要你说?早就知道了,用不着你告诉我怎么做。”
  
      叶无天想过去狠狠亲这小妖精几口,实在太聪明。
  
      “呵呵,我帮了姗姐,你有没有想过怎样报答我?”叶无天问得不怀好意。
  
      “呸!色狼就是色狼,明明就是自己想打我姐的主意,还偏偏说得那么好听,不要脸。”
  
      叶无天瀑布汗,被自己的女秘书鄙视,他这个老板也算是天下间最郁闷的老板,偏偏自己还不能拿她怎样。
  
      “不跳舞报答一下我?”不死心的叶无天问。
  
      李霏霏转身离开,在转身之际抛出一句话,“没心情。”
  
      叶无天纳闷,她有什么没心情的?‘亲戚’来了?
  
      接下几天里,公司的事情没有任何进展,账户仍然被冻结着,同时,公司也不准销售。
  
      无法从正常渠道进行销售,就只能过地下渠道出售,公司需要生存,员工需要发工资,每天都是一笔巨大的开销。
  
      公司的事情没有进展,叶无天这几天则是忙着替那四个超级富豪看病,为他们制订出相应的治疗方案。
  
      几乎每天都呆在东城人民医院里,过去几天,叶无天也传授给韦君智很多东西,让韦君智受益非浅。
  
      “小叶,要不你再考虑回来当院方顾问吧?怎样?”吴群生整个下午都呆在叶无天身边,见识到他的非凡医术,对叶无天的医术除了折服还是折服。
  
      叶无天停下手头上的工作,转身说道:“吴老,这是不可能的事,你也知道我现在身价有多高,谁能请得起我?”
  
      吴群生呛得不轻:“你小子就掉钱眼里去?”
  
      随意一句,哪知叶无天真的点头,“没错,吴老,我现在非常穷啊!没办法才这样做,我公司的情况你又不是不知道,那么多人等着我发工资给他们,你说我该怎么办?”
  
      吴群生也没办法,不知该怎样去回答叶无天的问题,他更清楚,叶无天的做法并没有错,要怪就只能怪这个社会,这个体制,还有,权力的太过于集中!
  
      叹了声,吴群生感到可惜,这么好这么顶尖的人才,不用于造福人类,让他心里些堵,很不舒服,很难受,却又无可奈何。
  
      “吴老,谢谢你对我的关心,我知自己在做什么。”
  
      “好吧,也只能是这样。”吴群生无奈:“你跟马家的事怎样?”
  
      叶无天惊讶不已:“你知道?”
  
      “这不是什么秘密,我听到一些。”
  
      叶无天知吴群生在医学界的地位非常高,所以他知道也不出奇,“没怎样。”
  
      “我去看过马老爷子,情况非常严重。”吴群生突然莫名一句。
  
      “吴老,你想说什么?”叶无天一愣,对吴群生的话感到好奇。
  
      “呵呵,没说什么,只是感叹!权力再高又怎样?到头来还是免不了要面对这些。”
  
      叶无天有些摸不准吴群生的用意,“有那么多资源,那么多顶尖的名医为他服务,相信他不会有事。”
  
      吴群生想,真要那样,马老爷子也就不用现在这样。
  
      “我不是来当说客的,也知说服不了你。”吴群生有自知知明,这小子属牛的,有那么容易被说服吗?
  
      叶无天抬头严肃无比道:“如果吴老你要当说客,我会考虑。”
  
      吴群生心一凛,只怕以后叶无天就不会再对他尊敬了吧?这小子!
  
      “没有任何证据表明我公司的事就是马家那位所造成,可更没有任何证据表面不是他所为,我公司的事情,绝对跟他脱不了关系。”叶无天说:“老话有云,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
  
      吴群生越听越别扭,“这都什么跟什么?你以为是打仗呢?”
  
      “理是一样的,他那样对我,我还要帮他吗?”
  
      “你是医者。”
  
      “同时我也凡人,一个普通凡,有恩怨情仇的普通人。”
  
      两人正聊着,韦君智敲门办公室的门,对叶无天说道:“叶先生,外面有人找你。”
  
      “谁?说我没空。”叶无天现在并不想见任何人。
  
      韦君智一脸为难,不知怎么,而此时,办公室的门却被推开。
  
      ###第42章:药不对症
  
      进来的是姜玉,几天未见,她脸色很差,情绪沮丧,像是受到什么打击。
  
      姜玉这会不应该在京城?又怎会出现在这里?
  
      “呼吸急促,胸膈烦闷,咯痰黄稠不畅,口干喜冷饮,这些症状是不是热喘?”进来的姜玉问。
  
      叶无天被问得一愣一愣的,半响没回神过来,这女人是在向他请教医学上的问题?只是明她这样请教的吗?怎么感觉更像是质问?
  
      “姜玉小姐,这就是你们国家的礼貌?”叶无天沉着张脸,对姜玉的突然闯进而感到不满。
  
      姜玉脸儿通红,可心里如猫抓痒似的她已顾不上那么多,只想弄明白原因。“请告诉我。”
  
      “凭什么?就凭你现在这种态度?姜玉小姐,别忘了你的身份,你现在是我的助手,不是我老板。”
  
      姜玉美眸怒瞪,想反驳叶无天几句,这混蛋,一点也不像男人,没有一点男性风度,老跟一个女人较真,像什么男人?混蛋!
  
      “叶先生,我真诚的请教你,希望你能告诉我。”姜玉强压着怒火,一脸诚意的看着叶无天。
  
      “这还差不多。”叶无天很满意姜玉现在的态度,“你不是威风凛凛的去了京城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该处理的事情都处理好了?”
  
      叶无天这是明知故问,如果处理好,她还用得着跑来这里被他这混蛋冷嘲热讽?去之前,她也以为患者的病并不麻烦,哪知待她去到之后才发现,原来事情并不简单,相当的辣手。
  
      他这话,等于是往姜玉伤口上撒盐!
  
      “患者有舌红吗?”叶无天见差不多,主动问。
  
      姜玉不敢再讨论谁对谁错,连忙点头:“有,苔黄,脉滑。”
  
      “你的处理方法是什么?”叶无天问。
  
      姜玉不敢隐藏,说出她的方法:“我将患者的情况定为哮喘,从患者各种情况看,都跟哮喘的症状相似,所以我用灸麻黄,桑白皮,黄芩,蝉蜕,炙款冬花,另外患者伴有肾虚,所以我加了补骨脂,杜仲,枸杞子,女贞子。”
  
      叶无天并未打断姜玉的话,任由着她接着说,直等到姜玉将话说完,叶无天才问:“结果呢?”
  
      一脸沮丧的姜玉说:“患者服用一剂后,情况并没有得到缓解。”
  
      “非但没得到缓解,反而加重病情是不是?”叶无天突然问。
  
      姜玉顿时精光四射,狂点头,“对,是什么原因?明明就是哮喘,为什么会不到作用?”
  
      叶无天说道:“这不是明摆着的吗?不对症。”
  
      “不对症?”姜玉疑惑,“我也曾怀疑过这个问题,所以第二剂药我改了,根据西医的检查报告,我重新换了剂药。”
  
      “西药的检查报告上说是什么原因?”
  
      “支气管哮喘。”
  
      “接着说。”叶无天一脸沉思状。
  
      姜玉不敢打扰,只是静静站在那等待,紧张得如同一个小孩,生怕从叶无天嘴里听到一些她不想听的话。
  
      从沉思中醒过来的叶无天并没上回答,而是问旁边的韦君智:“君智,你会怎样用药?”
  
      毫无准备的韦君智哪想到叶无天会突然问他?不由乱了方寸。
  
      “别紧张,慢慢说,你认为怎样就怎样,一个医生,最重要的就是要对自己有信心,连自己都对自己没信心,患者又怎么可能对你有信心?”
  
      韦君智老脸涨红,深吸几口气后说道:“根据西医的检查报告,我会用海藻,昆布,蛤粉各100克,百合,生地,玄参,茯苓,黄芩,钩藤,紫河车各80克,同时再配上党参,黄芪,枇杷叶,半夏,陈皮。桔梗,麻黄。”
  
      紧张不已的韦君智说完后看向叶无天,期待着叶无天的点评,哪知叶无天面无表情,看不出他到底满不满意,让韦君智一脸失望,好与不好也要说句话吧?
  
      “如果我没猜错,你应该也是开这个方子吧?”叶无天问姜玉。
  
      姜玉吃惊地点头,刚才韦君智所开的方子,几乎就是她为患者所开的方子,两个方子相比,只差那么几味药,可以说两个方子有着惊人的相似。
  
      看姜玉的反应,叶无天就知自己猜对了,姜玉就是贝开出这样方子。
  
      “仍然没效果是不是?”叶无天问。
  
      姜玉麻木的点点头,一向对自己医术有信心的她这会也开始茫然,开始疑惑,连一个普通的哮喘都治不好,她这是怎么了?患者的情况她查过不下十次,每次得出的结论都一样。
  
      套用华夏一句老话,她现在也算是阴沟里翻船,这事对她的打击不小。
  
      韦君智老脸通红,叶无天的话等于告诉他,他刚才开的方子并没效果,这让他十分难受。
  
      难怪叶先生脸上的表情会平静无波,想必对他这个徒弟很失望吧?想着想着,韦君智直想给自己一巴掌,第一次接受叶顾问的考核就失败,对此,他很沮丧。
  
      “是,没有效果,到底是怎么回事?”姜玉问道。
  
      “回答你的问题之前,我先问你一个问题,你认为你们国家的医术厉害?还是我们国家的医术厉害?”
  
      叶无天这个问题不但将姜玉问懵,连韦君智与吴群生都听得一头雾水,不明白叶无天想表达什么,两个问题根本扯不上任何关系,偏偏他又这样问。
  
      几人都知道,叶无天这样问,肯定有他的理由。
  
      “京城是什么地方?你所看的那位又是什么人?想必你应该知道一些,如果只是一个小小的哮喘,你认为那些专家会没办法?还用得着你如此劳师动众跑去?”
  
      姜玉脸红耳赤,叶无天话里满带着讽刺,这个她听得出来。
  
      “你的是的意思是患者那不是普通的哮喘?”姜玉找到话里的关键。
  
      “对不起,不方便发表评论。”叶无天答道。
  
      姜玉傻了,什么意思?被讽刺大半天,得到的就是叶无天这样一句话?这么一句让人抓狂的话?
  
      这一刹,姜玉杀人的心都有,她过来可不是想听叶无天讽刺话,她需要结果,需要听一些有用的话,而不是什么讽刺。
  
      “别那样瞪着我,我没见过患者,不方便发表任何评论。”叶无天又是一句:“你也是医者,应该知道,并且也应该能理解。”
  
      姜玉很有理由怀疑,叶无天肯定知道患者的情况,不然他刚才不会问那么仔细,这种混蛋,应该拉去枪毙半个小时,太不像话,太气人!
  
      办公室的门又一次被推开,老太太与马锋进来了,这两人的进来轮到叶无天一怔,老太太刚才一直在外面?
  
      “小神医,咱们又见面了。”老妇人说道,布满皱褶的脸上堆起一丝笑容,只是怎么看,都会认为她脸上的笑容有些牵强。
  
      “老夫人。”吴群生率先站起朝老妇人走去。
  
      “小吴。”老妇人与吴群生打了个招呼。
  
      “你们刚才一直在外面?”叶无天问。
  
      老妇人说道:“小医神,希望你别怪。”
  
      不知为何,老妇人的话并没让叶无天的气消下来,反倒怒气涌出,“老奶奶,我不知你的目的是什么,但我要告诉你,你是有身份的人,这样做不觉得不好吗?如此偷听一个小辈的讲话,对你并没什么好处。”
  
      叶无天这番话带着很重的质问味道,他非常不喜欢老妇人这样,在门外偷听?如果他没猜错,老妇人应该是陪着姜玉一起来,然后姜玉进来跟他讨论大半天,而她则在门外偷听大半天,这都他妈什么跟什么?
  
      在场的人都没想到叶无天会如此激动,吴群生连连用眼神示意叶无天,让这小子冷静下来,奈何这小子却根本不当回事,佯装没见到吴群生的示意。
  
      “小神医,刚才如有冒犯之处,我向你道歉!”老妇人在轮椅上稍稍弯下腰。
  
      老妇人如此,倒是让叶无天不知所措,想着自己这是怎么了?跟她一个老太婆较什么劲?想到这,不由摇头笑了笑。
  
      “小神医,我们没有冒犯的意思,请你相信。”
  
      叶无天很大度的挥挥手,“算了,不是什么大事,过去就让它过去吧。”
  
      “谢谢小神医的宽宏大量。”
  
      “你们聊吧,老奶奶,我还有个患者需要处理,你跟吴老好好聊聊。”叶无天站起来就走,又是让老妇人愕然无措。
  
      “等等。”第一个跳出来的竟是姜玉,“可以告诉我刚才的问题吗?”
  
      “已经说过不下三遍,姜玉,你听不懂人话?我不方便发表什么评论。”
  
      姜玉却不放过叶无天的意思,拦了过去,“你肯定知道,请告诉我。”
  
      叶无天两眼瞪得跟铜铃似的,“你属牛的?都跟你说了我不会说。”
  
      “小神医,你别怪姜玉小姐,是我求她帮忙。”老妇女说:“小神医,希望你能帮帮我,好吗?”
  
      “老奶奶,请回去吧,别将咱们最后一丝脸面都弄没了,至少,咱们现在还是朋友,您说是吗?”叶无天拒绝道:“该说的我已经说得很清楚,马大少爷也知道,其它的,我认为说得再多就没什么意思。”
  
      老妇人稍稍扭头对她身后的马锋道:“小锋,扶我起来。”

Ps:书友们,我是大肚鱼,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