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937章 药不对症

  
      进来的是姜玉,几天未见,她脸色很差,情绪沮丧,像是受到什么打击。
  
      姜玉这会不应该在京城?又怎会出现在这里?
  
      “呼吸急促,胸膈烦闷,咯痰黄稠不畅,口干喜冷饮,这些症状是不是热喘?”进来的姜玉问。
  
      叶无天被问得一愣一愣的,半响没回神过来,这女人是在向他请教医学上的问题?只是明她这样请教的吗?怎么感觉更像是质问?
  
      “姜玉小姐,这就是你们国家的礼貌?”叶无天沉着张脸,对姜玉的突然闯进而感到不满。
  
      姜玉脸儿通红,可心里如猫抓痒似的她已顾不上那么多,只想弄明白原因。“请告诉我。”
  
      “凭什么?就凭你现在这种态度?姜玉小姐,别忘了你的身份,你现在是我的助手,不是我老板。”
  
      姜玉美眸怒瞪,想反驳叶无天几句,这混蛋,一点也不像男人,没有一点男性风度,老跟一个女人较真,像什么男人?混蛋!
  
      “叶先生,我真诚的请教你,希望你能告诉我。”姜玉强压着怒火,一脸诚意的看着叶无天。
  
      “这还差不多。”叶无天很满意姜玉现在的态度,“你不是威风凛凛的去了京城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该处理的事情都处理好了?”
  
      叶无天这是明知故问,如果处理好,她还用得着跑来这里被他这混蛋冷嘲热讽?去之前,她也以为患者的病并不麻烦,哪知待她去到之后才发现,原来事情并不简单,相当的辣手。
  
      他这话,等于是往姜玉伤口上撒盐!
  
      “患者有舌红吗?”叶无天见差不多,主动问。
  
      姜玉不敢再讨论谁对谁错,连忙点头:“有,苔黄,脉滑。”
  
      “你的处理方法是什么?”叶无天问。
  
      姜玉不敢隐藏,说出她的方法:“我将患者的情况定为哮喘,从患者各种情况看,都跟哮喘的症状相似,所以我用灸麻黄,桑白皮,黄芩,蝉蜕,炙款冬花,另外患者伴有肾虚,所以我加了补骨脂,杜仲,枸杞子,女贞子。”
  
      叶无天并未打断姜玉的话,任由着她接着说,直等到姜玉将话说完,叶无天才问:“结果呢?”
  
      一脸沮丧的姜玉说:“患者服用一剂后,情况并没有得到缓解。”
  
      “非但没得到缓解,反而加重病情是不是?”叶无天突然问。
  
      姜玉顿时精光四射,狂点头,“对,是什么原因?明明就是哮喘,为什么会不到作用?”
  
      叶无天说道:“这不是明摆着的吗?不对症。”
  
      “不对症?”姜玉疑惑,“我也曾怀疑过这个问题,所以第二剂药我改了,根据西医的检查报告,我重新换了剂药。”
  
      “西药的检查报告上说是什么原因?”
  
      “支气管哮喘。”
  
      “接着说。”叶无天一脸沉思状。
  
      姜玉不敢打扰,只是静静站在那等待,紧张得如同一个小孩,生怕从叶无天嘴里听到一些她不想听的话。
  
      从沉思中醒过来的叶无天并没上回答,而是问旁边的韦君智:“君智,你会怎样用药?”
  
      毫无准备的韦君智哪想到叶无天会突然问他?不由乱了方寸。
  
      “别紧张,慢慢说,你认为怎样就怎样,一个医生,最重要的就是要对自己有信心,连自己都对自己没信心,患者又怎么可能对你有信心?”
  
      韦君智老脸涨红,深吸几口气后说道:“根据西医的检查报告,我会用海藻,昆布,蛤粉各100克,百合,生地,玄参,茯苓,黄芩,钩藤,紫河车各80克,同时再配上党参,黄芪,枇杷叶,半夏,陈皮。桔梗,麻黄。”
  
      紧张不已的韦君智说完后看向叶无天,期待着叶无天的点评,哪知叶无天面无表情,看不出他到底满不满意,让韦君智一脸失望,好与不好也要说句话吧?
  
      “如果我没猜错,你应该也是开这个方子吧?”叶无天问姜玉。
  
      姜玉吃惊地点头,刚才韦君智所开的方子,几乎就是她为患者所开的方子,两个方子相比,只差那么几味药,可以说两个方子有着惊人的相似。
  
      看姜玉的反应,叶无天就知自己猜对了,姜玉就是贝开出这样方子。
  
      “仍然没效果是不是?”叶无天问。
  
      姜玉麻木的点点头,一向对自己医术有信心的她这会也开始茫然,开始疑惑,连一个普通的哮喘都治不好,她这是怎么了?患者的情况她查过不下十次,每次得出的结论都一样。
  
      套用华夏一句老话,她现在也算是阴沟里翻船,这事对她的打击不小。
  
      韦君智老脸通红,叶无天的话等于告诉他,他刚才开的方子并没效果,这让他十分难受。
  
      难怪叶先生脸上的表情会平静无波,想必对他这个徒弟很失望吧?想着想着,韦君智直想给自己一巴掌,第一次接受叶顾问的考核就失败,对此,他很沮丧。
  
      “是,没有效果,到底是怎么回事?”姜玉问道。
  
      “回答你的问题之前,我先问你一个问题,你认为你们国家的医术厉害?还是我们国家的医术厉害?”
  
      叶无天这个问题不但将姜玉问懵,连韦君智与吴群生都听得一头雾水,不明白叶无天想表达什么,两个问题根本扯不上任何关系,偏偏他又这样问。
  
      几人都知道,叶无天这样问,肯定有他的理由。
  
      “京城是什么地方?你所看的那位又是什么人?想必你应该知道一些,如果只是一个小小的哮喘,你认为那些专家会没办法?还用得着你如此劳师动众跑去?”
  
      姜玉脸红耳赤,叶无天话里满带着讽刺,这个她听得出来。
  
      “你的是的意思是患者那不是普通的哮喘?”姜玉找到话里的关键。
  
      “对不起,不方便发表评论。”叶无天答道。
  
      姜玉傻了,什么意思?被讽刺大半天,得到的就是叶无天这样一句话?这么一句让人抓狂的话?
  
      这一刹,姜玉杀人的心都有,她过来可不是想听叶无天讽刺话,她需要结果,需要听一些有用的话,而不是什么讽刺。
  
      “别那样瞪着我,我没见过患者,不方便发表任何评论。”叶无天又是一句:“你也是医者,应该知道,并且也应该能理解。”
  
      姜玉很有理由怀疑,叶无天肯定知道患者的情况,不然他刚才不会问那么仔细,这种混蛋,应该拉去枪毙半个小时,太不像话,太气人!
  
      办公室的门又一次被推开,老太太与马锋进来了,这两人的进来轮到叶无天一怔,老太太刚才一直在外面?
  
      “小神医,咱们又见面了。”老妇人说道,布满皱褶的脸上堆起一丝笑容,只是怎么看,都会认为她脸上的笑容有些牵强。
  
      “老夫人。”吴群生率先站起朝老妇人走去。
  
      “小吴。”老妇人与吴群生打了个招呼。
  
      “你们刚才一直在外面?”叶无天问。
  
      老妇人说道:“小医神,希望你别怪。”
  
      不知为何,老妇人的话并没让叶无天的气消下来,反倒怒气涌出,“老奶奶,我不知你的目的是什么,但我要告诉你,你是有身份的人,这样做不觉得不好吗?如此偷听一个小辈的讲话,对你并没什么好处。”
  
      叶无天这番话带着很重的质问味道,他非常不喜欢老妇人这样,在门外偷听?如果他没猜错,老妇人应该是陪着姜玉一起来,然后姜玉进来跟他讨论大半天,而她则在门外偷听大半天,这都他妈什么跟什么?
  
      在场的人都没想到叶无天会如此激动,吴群生连连用眼神示意叶无天,让这小子冷静下来,奈何这小子却根本不当回事,佯装没见到吴群生的示意。
  
      “小神医,刚才如有冒犯之处,我向你道歉!”老妇人在轮椅上稍稍弯下腰。
  
      老妇人如此,倒是让叶无天不知所措,想着自己这是怎么了?跟她一个老太婆较什么劲?想到这,不由摇头笑了笑。
  
      “小神医,我们没有冒犯的意思,请你相信。”
  
      叶无天很大度的挥挥手,“算了,不是什么大事,过去就让它过去吧。”
  
      “谢谢小神医的宽宏大量。”
  
      “你们聊吧,老奶奶,我还有个患者需要处理,你跟吴老好好聊聊。”叶无天站起来就走,又是让老妇人愕然无措。
  
      “等等。”第一个跳出来的竟是姜玉,“可以告诉我刚才的问题吗?”
  
      “已经说过不下三遍,姜玉,你听不懂人话?我不方便发表什么评论。”
  
      姜玉却不放过叶无天的意思,拦了过去,“你肯定知道,请告诉我。”
  
      叶无天两眼瞪得跟铜铃似的,“你属牛的?都跟你说了我不会说。”
  
      “小神医,你别怪姜玉小姐,是我求她帮忙。”老妇女说:“小神医,希望你能帮帮我,好吗?”
  
      “老奶奶,请回去吧,别将咱们最后一丝脸面都弄没了,至少,咱们现在还是朋友,您说是吗?”叶无天拒绝道:“该说的我已经说得很清楚,马大少爷也知道,其它的,我认为说得再多就没什么意思。”
  
      老妇人稍稍扭头对她身后的马锋道:“小锋,扶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