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942章 这次换我主动

  
      小灵浑身一震,对方的话再明白不过,想娶她做老婆,可惜,她可以吗?可以答应吗?
  
      “天就快要亮了,快点作决定吧。”外面的怪声音又响起。
  
      “这位大哥,能换别的条件吗?”小灵不知对方是谁,可她知自己不能放过这个机会,这是她们唯一的机会。
  
      对方很神秘,可以在军营里来去自如,单凭这种实力就不是寻常人。
  
      刚开始,小灵还认为同是e国人,只设一个局来诱她上当,但地上那些大汉的七孔流血又告诉她,外面的怪人跟死者绝不可能同一路。
  
      “不能,除了你的漂亮,没什么值得我看上。”外面的怪声音并不买账。
  
      “大哥,你是华夏人吗?我听你说话,你应该是华夏人,我也是华夏人,大家都是同祖,请大家帮帮我。”一计不成,小灵又心生另一计。
  
      “华夏人?我爷爷的爷爷是华夏人,我自己么?”说到这,对方又是怪笑起来:“连我自己也不知是不是。”
  
      小灵一怔,又道:“那至少咱们还是同根同祖,大哥,请帮帮我,我以后一定会报答你。”
  
      门外的怪人依旧不为所动,将小灵弄得很紧张,生怕对方不答应。
  
      “你有男朋友?”门外的怪人忽然问。
  
      小灵回答:“嗯,有,所以我不能答应大哥你。”
  
      “他帅吗?”
  
      “帅。”小灵脑海里情不自禁地浮现出一个人的脸。
  
      “在你心中,你男朋友是什么样的人?”叶无天微微有那么些不舒服,靠!这妞原来有男朋友,难怪她一直对他不爽,每次见他都像是想吃了他,敢情是这样。
  
      “很帅,很花心,很混蛋。”小灵说道。
  
      叶无天皱眉,这是什么评价?小妞爱的是什么男人?很帅很花心?帅就可以花心么?如果他有权利修改法律,就要将那些自认为帅又花心的人拉去枪毙,至少枪毙半个小时!
  
      “你们是怎么认识?”
  
      小灵暗暗叫苦,对方不但声音怪,连人也怪,现在都什么时候?还有心情在那谈情说爱?现在可不是谈这些的时候。
  
      “大哥,请你先带我们出去,咱们出去外面再谈好吗?这里说话不方便。”小灵建议道。
  
      “你想骗我?”
  
      小灵连连摇头:“没有,大哥,我绝对没有,你放心。”
  
      “那你就告诉我,要是能让我高兴,我会考虑,不然你们只能死在这里。”
  
      小灵恨不得立即冲出去将门外的怪人扔到外太空去,堂堂大男人还对女人家的感情如此好奇?
  
      怒归怒,小灵还是得忍着,“我跟他在一个很特殊的地方认识。”
  
      “他花心,你恨他吗?”
  
      “恨!”
  
      “那你爱他吗?”
  
      小灵被绕得直发晕,敢怒不敢言道:“爱。”
  
      “是恨多还是爱多?”
  
      “我不知道。”
  
      “嫁给我吧。”怪声音说道:“我跟你男朋友不一样,我不会花心,你嫁给我是最好的选择。”
  
      小灵有种想揍人的冲动,“大哥,咱们素未谋面,我连你长什么样都不知道,现在说这事会不会太早?”
  
      “你只需要回答,答应还是不答应。”怪声音问。
  
      小灵当然不会答应,这人来得太神秘,她怎样答应?能答应吗?
  
      “小灵,我不行了。”正犹豫间,旁边的同伴小声道,虚弱无比,随时都有断气的可能。
  
      “支持住,我们很快就能出去,一定要支持住。”小灵心急,说出几句鼓励的话。
  
      对方用力摇头,“如果我死了,请告诉我家人,我走得很好,没有受到折磨。”
  
      “不,我不说,要说你自己说。”小灵事着哭腔,同伴受那么重的伤,全因为她,刚才是他一直想办法让e军打他。
  
      那男的又是笑了笑,不再说话,慢慢拉下脑袋,嘴角溢出一丝鲜血。
  
      “我答应,大哥,我答应你,救我们出去,救活我的同伴,我嫁给你。”小灵知道,自己根本没有选择的权利,除了答应,别无它法。
  
      “此话当真?”怪声音问。
  
      “当真。”
  
      “好,一言为定,希望你别后悔,不然我一定让你后悔。”说话时,门被推开,怪声音进来了。
  
      小灵有种莫名的紧张,生怕对方太丑,怕很多东西。
  
      门被推开后,当小灵看清怪人,不知怎么的,她整个人神情一松。
  
      叶大爷呲牙咧嘴的朝小灵笑:“别后悔哦。”
  
      “草泥马。”
  
      笑容顿时僵在叶无天脸上,摸着鼻子苦笑,这女人,怎么对他说粗口?
  
      想说小灵几句,她却已经晕了过去,筋疲力尽的她晕了过去。
  
      ……
  
      ……
  
      不知过了多久,小灵才慢慢醒来,缓缓睁开双眼的她四处打理几下,完全是个陌生的环境。
  
      这是哪?
  
      小灵发出疑问,那混蛋呢?他又在哪?
  
      打量一番后并不见那混蛋的下落,人影没见到,倒是闻到一丝香气,肚子里咕噜的不争气叫起来。
  
      她饿了。
  
      刚想寻找香气的来源,却见某人端着一碗粥上来,此外还有油条与煎蛋。
  
      小灵食指大动,又搁不下面子上前,想到他先前那样对她,她就想一脚踢过去。
  
      “醒了?快吃点东西吧。”叶无天端着食物上前放到小灵面前。
  
      小灵抵住香气,问道:“我同伴呢?”她关心她同伴的生死。
  
      “嘿嘿,你忘了我是谁?他没死,我当然能救活他,放心吧,被你们的人带走了。”
  
      心存疑虑的小灵问:“我为什么在这?”
  
      “你当然得在这。”
  
      小灵:“……”
  
      叶无天笑道:“你不在这,怎么嫁给我?”
  
      小灵脸通红,想起在军营里与这混蛋的对话,羞得想找个洞钻进去。
  
      “行了,先吃点东西吧,我想你也饿了。”叶无天将食物递上去了。
  
      冷哼一声的小灵却不买账,直接将脑袋扭到一边。
  
      转头之际,目光意外发现叶无天右胳膊上缠着纱布,此外,他脸上也有一道伤痕。
  
      “你受伤了?”小灵顾不上生气,开口问。
  
      叶无天看了眼自己的伤口,不以为意的手一挥:“没事,小伤。”
  
      小灵不再说话,默默端起粥吃着,她想生气也生气不起来,再怎样,她与同伴的命是这混蛋救的,虽然他很气人,竟那样捉弄她,实在该死。
  
      想到自己这次能死里逃生,小灵就心有余悸,除了害怕还是害怕,若不是这家伙救她,现在成什么样?她还能活着吗?
  
      “为什么要帮我?”放下勺子的小灵问。
  
      叶无天笑答:“这不是明摆着的吗?等着你嫁给我,怎么?你想后悔?可别忘了你当初已经答应嫁给我。”
  
      “呸!狗嘴吐不出象牙。”小灵嗔骂一句。
  
      叶无天哈哈大笑,可他却笑得呲牙咧嘴,笑得眉头紧皱。
  
      小灵并没注意到,目光被电视新闻给吸引住,新闻上讲的正是那个军营,二十死三十九重伤。
  
      那个军营正是当初她们被抓进去的军营,新闻主持人除了报导新闻之外,电视右侧上有一副相片,可能由于夜晚,又加上倾盆大雨,所以相片不是很清楚,只能依稀的到看一个人左右开弓,扛着两人走出军营的相片。
  
      别人不知相片中的人是谁,小灵却是知道,那不是叶无天又是谁?被叶无天扛在肩的两人不正是她与她的同伴吗?
  
      叶无天独身一人将她们两人救出来,这一刹,小灵不知该说会什么,堵得慌,眸子里带着淡淡雾气。
  
      二十死三十九重伤!
  
      这是一组多么强悍的数字,小灵不知他是怎么做到的,他手臂上的手就是这样弄的吧?
  
      从来没想过这混蛋会对他这么好,看着眼前的粥与煎蛋,她的泪水吧嗒吧嗒往下掉,是这混蛋冒死将她救出来,拼了老命将她们救出来,万一失败怎么办?他真不在乎他的命吗?
  
      那个时候,他完全可以走,可以独自离开,但他没有,没抛下她与她同伴。
  
      “怎了?很感动?嘿嘿,没办法,我人就那样,很容易做出让美女感动的事情出来。”叶无天见小灵流泪,不由坏笑。
  
      “为什么不走?”小灵问,打死那么多e军,叶无天完全可以自己离开。
  
      “抛下你,我后半辈子怎么办?”叶无天莫名一句。
  
      小灵愕然,放下手中的勺子,伸手轻轻去抚摸叶无天的右臂,“痛吗?”
  
      “小灵姑娘,你怎么了?你应该不是那么脆弱的人吧?”小灵这泪水不断往下流,让叶大爷很不适应。
  
      “我哭不行吗?我就喜欢哭又怎么了?你有什么意见?我就喜欢哭,谁规定国安的人不能哭?”
  
      叶无天被问得哑然,半响都不知该说什么好。
  
      “混蛋。”小灵突然像疯了似的扑上来,将毫无防备的叶无天吓一跳,待他反应过来时,见自己已经被压在身下。
  
      这小妞想干什么?还想硬来?
  
      “要我,马上就要我。”小灵说道。
  
      叶无天只觉得脑袋‘轰’的一声,他傻了,靠!这他妈叫什么?以身相许么?
  
      小灵根本没在乎叶无天在想什么,动作极为麻利地帮叶无天脱。
  
      “等等!”叶无天清醒过来:“你想征服?我不习惯在下面。”
  
      小灵哪管那么多?双手没停的意思,“上次在船上你那样对我,这次该换我来,就要你尝尝那种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