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945章 打不死的小强


    一个星期过去,仍然没有叶无天的消息,截至目前为目,失踪者为九人,生还者三十人,其它的全部遇难。

    这可以说是近代航空史上最严重的一起**,据飞机上的黑盒子记录,飞机极有可能是被人动过手脚,也就是说飞机不是自己失灵,而是被人暗中动过手脚从而导致失机失事,具体真正原因,还有待调查。

    人们并不知道,这起的飞机失事,上面高层将此事怀疑到e国方面,认为极有可能是e国方面的报复,所以,上面高层当机立断,第一时间下令抓捕所有在境内的e国特工,间谍,如遇顽强抵抗的,就地格杀!

    几日来,程可欣是以泪洗脸,每天做得最多的一件事就是打电话,打叶无天电话,希望电话能打通,更希望电话能有人接电话。

    一次又一次的拨打,一次又一次的失望,程可欣不知拨打了多少次,她自己都麻木了,尽管每次都失望,程可欣依然不放弃,总是拨打着叶无天的号码。

    司徒薇与欧阳幸月已经将最强的力量都派出去我,希望能寻到叶无天。

    此时,她们是矛盾的,时间拖得越久,对救援也是不利,另一方面,政府方面直到现在都没有找到叶无天的尸首或者人,那就意味着叶无天还有机会活着。

    “大少奶,你休息一下吧。”司徒薇劝道,“不然咱们家那位大爷回来,肯定会怪我们没照顾好你。”

    程可欣轻轻摇头,她根本没办法休息好,呆在公司里还好,回到家里后更是整天想着那坏蛋。

    欧阳幸月似有话想话,但最终还是没说出来,一向冰冷的她不知该怎样去表达,她们之间的身份是那么的特殊,那么的尴尬!

    “公司的事情你们多看着点。”程可欣说,没找到叶无天之前,她实在没有什么心思打理公司的生意。

    “我们会。”

    “程总,外面有位许小姐说要见你。”秘书敲门进来,小声说道。

    姓许,肯定是许影,程可欣示意秘书请对方进来。

    来人正是许影,多日未见,许影仿佛消瘦不少,并且,脸上还有哭过的痕迹。

    进来的许影与欧阳幸月她们打过招呼后,转向对程可欣道:“程小姐,请相信吉人自有天相,要相信他一定会安全回来,他不是短命相。”

    “谢谢!”程可欣忍住想哭的冲动:“谢谢许小姐的关心。”

    “这是我应该做的,许家也已经派出人去寻找,一天没找到他,许家的人都会一直找。”许影这话表明许家的一种态度,一种示好。

    “谢谢许小姐。”许家派人出去找,对程可欣来说没任何损失,有人参与到其中,是她所乐意看到。

    “许影,这两天你应该在举行婚礼。”司徒薇问,她的言下之意就是问许影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许影回答:“婚礼已经暂缓!”

    “为什么?因为我家大爷?”司徒薇问。

    欧阳幸月与程可欣也被这个问题给吸引住,纷纷望向许影,期待着她的回答,那么大的事情都能说停就停?

    三女都知许影与叶无天过去的那段往事,也正是因为如此,才更加好奇,更加想知许影的想法。

    “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婚礼的暂缓,是跟他有关,但并不是我主动提出,而是于家。”

    “于家怎会主动提出?”饶是司徒薇聪明无比,也弄不清楚原因,两家一直都想结亲,现在突然单方提出暂缓,有点让人不解。

    于家提出,怕是因为于泰涛吧?应该是那样。

    许影留下来一起等消息,程可欣虽觉得不太好,也不知怎样开口,别管人家过去曾经跟叶无天有什么样的情史,至少人家现在是一番好意。

    又是一天过去,叶无天仍然没任何消息,他到底去了哪里?怎么一点消息都没有?生要见人,死要见尸,这是几女的想法。

    几天来,不断有客户要求提款,开始对叶无天的生还失去信心,都那么多天,还是没有叶无天的消息,肯定是遇到什么不测。

    没有叶无天的红颜公司,公司不会有什么变化,但没有叶无天的存在,那个保障名额排行榜就失去了意义,众多富豪完全就是看在叶无天的顶尖医术上,如今叶无天天死了,他们自然要退出排行榜,叶无天已死,无论他们是排第一位还是排最后一位,都已经变得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现在必须将钱提出来。

    当然,也有不退钱的客户,榜上有近半的客户还对叶无天充满信心,认为叶无天一定会出来,一定会再回来,对此,他们有着绝对的信心。

    吴群生几天来苍老许多,出事的班机正是孙女所在的班机,现在,孙女下落不明,让吴群生整颗心都揪起来,万一孙女有什么不测,他该怎么办?

    一直不相信神佛的吴群生这几天竟私底下求神拜佛,希望神佛能帮他一把,让他孙女回来。

    “小天,你要帮我一把,如果你活着,一定也要把我孙女活着带回来。”吴群生仰头看着天空喃喃自语。

    下班后的程可欣并没回天心小区,而是回到她父母的家中,她不想回去那个空落落的家。

    “小欣,妈有些事跟你说。”柯启云将女儿拉过来,母女二人坐在沙发上,程培中则是坐在母女二人对面。

    “妈,你有什么想说?”

    柯启云在犹豫,看向对面的丈夫,见丈夫坐在那装看报纸,此举将她气得不轻,她知丈夫绝对是故意的。

    “小欣,妈问你,公司现在是什么情况?”

    “妈,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柯启去见状干脆说得再清楚点,“有多少股权是掌握在你手里?”

    “妈,你想说什么?”

    “你这傻丫头,妈是为你好,小天现在这样,到底有没有活着,我们谁也不知道,万一他死了,你怎么办?公司怎么办?”柯启云似乎对叶无天有那么点不满,接着说道:“别忘了他不止一个女人。”

    程可欣这才明白母亲的意思,是想让她将公司弄到自己名下。

    忽然间,程可欣有些生气,现在重点是找人,而不是要瓜分财产,人死了,尸体也得找到,这才是当务之急应当做的事。

    “妈,这话你今天在我面前说说就好,以后我不想再听。”程可欣拉下脸,本就心情烦躁的她听到母亲的话后更是不安。

    “你这丫头,妈不是为你好?就你现在这样,到头来你将会一无所有,你不为我们这个家考虑,也该为你自己的将来考虑,小天万一真死了,你自己将来怎么办?”

    “他不会有事,不会,绝对不会,一定会回来,我不管你们信不信,我都是相信他一定会回来。”程可欣很激动:“他死了,我也绝不会再嫁,公司是他的,我会好好用心经营。”

    柯启云气不打一处来,这丫头怎么就拐不过弯来?她还是不明白问题的关键,她不争,并不代表别人不会争,红颜集团的产品都那么抢手,人家会不动心吗?那可都是钱。

    按柯启云的想法,叶无天既然死了,司徒家与欧阳家的产品就应该收回来,偏偏这死丫头就不明白。

    “妈,我知你想说什么,我不会那样做,你也什么都不用说。”程可欣站起来回到自己房间,趴到床上无声痛哭。

    真要走到那一步吗?她不想,不想走到那一步,相信那大坏蛋也不想看到那样的事情发生。

    “你这死老头,装什么装?让你说句话会死啊?明知女儿比较听你的话,你就只会坐在那里看戏,现在满意了吗?将来女儿什么都没得到,看我饶得了你。”柯启云骂道。

    程培中放下报纸,轻叹了声,“老伴,你怎么还不明白呢?女儿是什么性格,你不知道吗?明知对她说那些话都徒劳的,又何必呢?儿孙自有儿孙福,女儿手上现握着的东西已经不少,给她太多,也未必是好事,很容易让人眼红。”

    柯启云当然明白这些道理,她是老师,教了一辈子的书,自然明白很多大道理,只是想到了万一叶无天一死,那么多财产就要落入别人手中,她就不舒服。

    女儿才是正门!

    “老头,你说小欣跟欧阳豪之间还有没有戏?”

    “千万别。”程培中吓一大跳,满脸严肃道:“你最好别乱来,女儿会反感,万一小天回来了,你让女儿怎么办?退一步说,就算小天真的死了,这事也急不来,要给女儿一段缓冲的时间,你就别添乱。”

    “小豪怎么了?我就觉得他不错,起码他不会像小天那样花心。”

    程培中也不知老伴今天吃哪门子风,“你怎知欧阳豪不会花心?他花心要告诉你吗?”

    “哼!绝对比叶无天好。”

    程培中开始不耐烦:“行了行了,这事到此为止,别再乱说,静观其变吧,我跟女儿一样,相信小天,他是个有本事的人,一定能活下来。”

    “你倒是对他有信心,他要能回来,早就回来了,现在人呢?人在哪?”

    程培中烦透,站起来甩下一句:“在我心中,小天就是只打不死的小强,他一定会回来。”

    “是,就我多事,就我烦,就我错,你们都是对的。”柯启云见爷俩都这样,她也是气不打一处来,重重坐到沙发上生闷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