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953章 你们恨我吗
    叶冬萱连忙起来,细心的她发现,叶无天并没将话说死,或许事情会有转机。
  
      只是小天能帮忙,所有问题都将不是问题。
  
      “姑姑不敢要求你什么,只希望你能出手保住我们叶家那一丁点产业的份上,你就当看在我们之间是亲人,看在妃乔的份上。”
  
      “我还有五分钟。”叶无天打断叶冬萱的话。
  
      叶冬萱大喜过望,五分钟,有这五分钟足够,最让她高兴的时,小天肯给这五分钟,说明他心态上的转变,说明他开始接纳叶家,开始原谅叶家。
  
      此时的叶冬萱好想抱着叶无天好好哭上一场,以前那样对待小天,现在可能就是报应,早就后悔。
  
      强压着激动将家里的大概情况说一遍,说来说去只有一点,叶氏集团已经形同虚设。
  
      有件事让叶无天挺感动,她叶冬萱已经嫁人,按理可以为不用帮娘家,看得出来,她是真心想帮助叶家。
  
      “你已经嫁人,那是他们的事,有必要吗?”
  
      叶冬萱笑了声,苦涩无比:“我已经离婚了,正是因为我尽力去帮家里,他看不过去,一怒之下跟我离婚。”
  
      “不过我并不后悔,即使再重来一次,我还是会无私的帮助家里,不为别的,就因为我姓叶,我从那个家来。”叶冬萱眸子里射出一丝坚毅与执着。
  
      “叶恒财死了?”叶无天不满地问,公司的事总让一个女人抛头露面,叶恒财是个男人,他就躲在家里?
  
      叶冬萱苦笑:“大哥也在想办法,小天,请你相信我,叶家已经不再是以前的那个叶家,发生那么多事,都变了。”
  
      对叶恒财的实力,叶无天实在不敢恭维,即便出尽全力,也怕是起不到什么作用。
  
      “二哥又没空,这段时间累坏他了。”
  
      叶无天听不太明白这话的意思。
  
      “小天,你玮蓉妈病了。”犹豫一会,叶冬萱说。
  
      叶无天眉头一挑,直视着叶冬萱,静待着她下面的话。
  
      “情况不太乐观,你爸一直都在照顾着她。”
  
      “什么时候的事?”
  
      “一星期前。”
  
      “什么病?”有关于何玮蓉这个后妈的事,叶无天还是会忍不住多问两句,以前被赶出叶家之前,也就何玮蓉与妃乔对他还不错,后来被赶出叶家,何玮蓉也还曾多次偷偷给钱他花。
  
      何玮蓉是后母的身份,都说后母是恶毒的,叶无天看来,也未必,也有好后母。
  
      对叶家,叶无天没任何感情,他根本就不是真的叶无天,严格意义上讲,那些人只跟他躯体有血缘关系,跟他的灵魂没半点关系。
  
      他现在要考虑的是,假如那个真正的叶无天听到会怎样想?再有,妃乔呢?她表面没说什么,她真正的想法又会什么?
  
      短短一瞬间,叶无天想了很多问题。
  
      “妃乔知道她妈妈的病吗?”叶无天收回思绪。
  
      “知道,一直不敢告诉你。”
  
      “傻丫头。”叶无天心中骂了句,妃乔知他不喜欢叶家那些人,所以也一直忍着不告诉他,明知他医术了得,还是忍着,怕他不高兴。
  
      “小天,帮帮你玮蓉妈吧,我相信你一定有办法帮她。”
  
      叶无天没答应也没反对,伸手拦了一辆出租车就离开,叶冬萱没阻拦,见出租车绝尘而去后,她马上拿出电话,一脸狂喜的打算将这个消息告诉家里人。
  
      回到家里,叶无天见程可欣在家,轻轻将她抱在怀里:“宝贝,想我了吗?”
  
      被叶无天搂在怀里一阵子,程可欣道:“我没想你,倒是有人想你了。”
  
      满头雾水的叶无天听不太明白这话,疑惑的看着程可欣,这妮子怎么浑身醋意?她是怎么了?莫非在京城与许影的荒唐事情让她给知道了?
  
      “刚才我遇上叶冬萱。”转移注意力是叶无天的强项,将刚才在机场里的事情说了遍。
  
      程可欣被成功转移注意力,认真听完叶无天的讲述:“打算怎么处理?”
  
      “帮帮他们吧,当初我们在外面开公司,他们也给了我们不少帮助,就当看在妃乔的份上,那丫头表面不说什么,是怕你不高兴,我看得出来,她很想帮家里人。”
  
      “你也是这样想?”
  
      程可欣好笑:“你能这样说,看来你早已有了答案,既然都有答案,还犹豫什么?明天我跟你一直去一趟。”
  
      “宝贝,你说我怎么遇上你这么一个善良的天使呢?”叶无天将程可欣搂在怀中,她的温柔与善良深深的打动了他。
  
      “上辈子欠你的,这辈子来还债给你,只能对你好点喽。”程可欣很是俏皮道。
  
      叶无天哈哈大笑:“那下辈子我还给你。”
  
      程可欣收起笑意:“老公,答应我,下辈子你别那么优秀,好吗?”
  
      叶无天心一痛,轻轻搂着程可欣,他不知该说什么,程可欣的心情他能体会,是他对不起她,能感受到她的无奈。
  
      “好,下辈子我为你做牛做马。”叶无天知自己对不起这个女人,现在说什么都是多余,无论做什么,都无法弥补对她的伤害。
  
      “别只会挑好听的说。”程可欣推开叶无天,随手从茶几桌上拿过一部崭新手机递给叶无天,“卡与手机都帮你弄好。”
  
      接过手机的叶无天那叫一个感动啊!什么叫红颜知己?什么叫夫唱妇随?
  
      “回个信息给人家吧。”
  
      叶无天一怔,不太明白程可欣的话。
  
      程可欣却不再解释,坐到沙发上。
  
      打开手机的叶无天很快就知程可欣为何会醋意满天飞,原来不是没有理由的,手机里多达数十条短信,其中有李婉儿发过来的,有妃乔发过来的,有吴纯雪发过来的,还有很多朋友发过来的,但最引人注目的却是常肖媚的短息,那母暴龙的短信太过引人注意,在他飞机失事那几天,几乎每天一条,每一条都是那么让人无语。
  
      第一天发过来的短信是,“死了?”
  
      第二天是,“真的死了?”
  
      第三天:“死了没有?没死吭句声。”
  
      第四天:“快说话。”
  
      第五天:“……”
  
      叶无天一条条的翻查下去,每条都让他感动,虽然常肖媚发过来的那些短信每条都是那么气人,每条都是那么让人哭笑不得。
  
      “快回条短信给人家吧,别让人家久等。”沙发上的程可欣酸溜溜道。
  
      叶无天哈哈笑着将手机放到一边,走到沙发上将程可欣抱起来,“小醋瓶。”
  
      第二天,叶无天早早被程可欣从床上拉起来,身穿一件大号t恤的她骑在叶无天身上,不断想着各种法子折磨叶无天。
  
      没人比叶大爷更郁闷,对眼前这个娇滴滴的美人儿,他也只是能看不能动,对此,他很郁闷。
  
      昨晚本想再试试,轩辕真气已经练到第三层,与程可欣之间的怪事会不会有所改变?
  
      想试,只是程可欣却无论如何都不同意,她实在害怕那种失控的场面发生。
  
      在程可欣的折磨下,叶大爷哪怕想再睡懒觉也不可能。
  
      “恒东,你休息一会吧,急也没用,生老病死是每个人要面对的事,不用太放在心上。”何玮蓉眼见丈夫一天天消瘦,她心疼。
  
      “我没事。”叶恒东说:“妃乔刚才来电话,说马上就到家。”
  
      “是你打电话给她?”何玮蓉很不满地问道,“妃乔那么忙,你老打扰她做什么?”
  
      “你都这样了,女儿能不关心吗?”
  
      何玮蓉叹了句:“恒东,我喜欢现在的生活,平平淡淡的,才真实,才踩实。”
  
      叶恒东微微一笑:“你不怕跟着我受苦?”
  
      何玮蓉甩了个白眼给丈夫:“你知我从来没嫌过你穷,钱那东西,生不带来死不带去,再多又怎样?我没多大理想,只希望一家人能平平安安开开心心的活着,就满足了。”
  
      叶恒东没说话,低下了头,像是感悟,又像是在回忆。
  
      “你看妃乔,那丫头整天忙得没日没夜,也不知她会不会照顾好自己。”
  
      “孩子都长大了,会懂得照顾好自己,你别多想。”
  
      “小天?”夫妻二人正聊着,叶无天与程可欣出现。
  
      “叔叔阿姨。”程可欣首先开口打开这尴尬局面。
  
      “可欣,小天,你们怎么来了?”何玮蓉怎么都不敢相信,叶无天会主动过来。
  
      叶恒东没说话,叶无天也没说话,父子二人就那样彼此望着,看样子谁也没有打算说话的意思。
  
      “我们过来看看阿姨,听说你身体不舒服。”程可欣说道。
  
      “你们恨我吗?”叶无天开口了,却说这么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叶恒东夫妇二人都愕然的着叶无天,被他这句话给弄得直发懵,他们恨吗?恨从何来?又怎么恨得起来?他们无法恨。
  
      “傻孩子,恨什么呢?我们又怎么会恨你?你不恨我们就已经算好了,哪还会恨你。”何玮蓉笑道。
  
      叶无天并没再深究这个问题,而是上前伸手扣住何玮蓉的手腕。
  
      叶恒东见状先是一惊,但更多的是大喜,如果有叶无天出手,妻子的病或许就不是什么大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