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961章 对象错了


    听到许影的话,叶无天隐隐有种预感,接下来的事肯定跟他有关。

    来不及多想,叶无天第一反应转身就走,这个热闹,还是别凑为妙。

    果然,他刚转身,就听到许影在说:“我想请叶无天上台来。”

    “哗!”台下宾客们一片哗然,都对此表示震惊,许影怎会请叶无天上台?她这样做的用意是什么?

    不用回头,叶无天也知自己被多道目光锁住,饶是他脸皮特厚,此时也忍不住发烫。

    站在那里走不是留也不是,许影到底想做什么?

    台上,许影身边的于启城满脸错愕,他是今天的新郎,新娘却要当着他这个新郎面前请另外一个男人上台?更让他无法接受是,这个男人还曾经是许影的旧相好。

    她想做什么?

    不单止于启城有这个想法,台下的其它宾客也同样有这样的想法,都想知许影的用意。

    许影的做法让很多人面色难堪,首先就是于许两家,特别是于正宇,他是有头有脸,位高权重的人物,哪受得了这场面?

    “你想做什么?”于启城小声在许影耳边问。

    许影并没理会于启城的质问,又再次大声问:“叶无天,可以请你上台来吗?”

    在场的人都想知许影的用意,请叶无天上台来到底有何用意。

    “我没别的意思,就想请你与我一起分享今天的喜悦。”许影说道。

    叶无天暗想,你要分享喜悦,也不该找我,我今天只是宾客,不是主角,你哪怕随便找一个人,也别找我。

    “我想不太适合。”叶无天终于转身,“今天的我只是一个宾客,站在台下祝福你们就可以。”

    “你怕被误会吗?”许影的话很霸道,直接一顶大帽子上来,他叶无天若是不肯上去,就会给人感觉他怕被误会。

    苦笑不已,错了,自己压根就不该过来,现在想走已经迟了。

    眼角余光正好瞄见张静,于是叶无天心生一计,“不太适合,我朋友在这里,许影,还是算了吧。”

    “我不认识你,你是谁?怎么扯上我?”张静朝一边移开好几步,一脸小心警惕地看着叶无天,她那眼神要本就是在说,大色狼,你别过来,本姑娘不好惹。

    叶无天哑然,想买豆腐把自己砸晕的冲动,张静,你这臭三八,老子记着,关键时候你摆我一道?他妈刚才还一口一个亲爱的,现在说不认识?

    “你明明就是单身一人过来,有什么好怕?叶无天,作为朋友,你连这点面子都不给我?今天我是新娘,我最大。”

    “你到底想做什么?”于启城又再次开口问,这次声音提高几个分贝。

    旁边,许家那些人也全部一个个朝许影示眼色,让她别再乱说话,今天到场的众多宾客中,全都有头有脸,许影这样只会令到大家难堪。

    被传出去,许家还怎么见人?

    叶无天退无可退,思索之后就硬着头皮上前,极为尴尬的走到许影面前,伸出手笑对于启城道:“于少,恭喜。”

    于启城表情僵硬伸出手与叶无天握在一起,这场面让他感觉特别尴尬,作为今天的新郎,他是发自内心不想叶无天上台。

    一见到叶无天,于启城就浑身不自在,作为男人,无论如何总有那么点自私。

    “差不多就行了。”叶无天提醒许影,对许影的做法感到不满,她一点也不考虑他的感受,不考虑别人的感受,这种做法是极度自私的做法。

    “各位来宾,我想很多人都知道我跟叶无天之间过去的往事,没错,过去,我跟他曾经是恋人,可那是过去,我能有今天,完全是因为他。”许影无视叶无天的劝说,只顾着说她自己想说的话。

    叶无天想着怎样让许影闭嘴,再让她如此语无伦次地说下去,天知道接下来还会发生什么?

    “各位,没错,我跟许影过去是认识,但谁又没有过去?谁都有过去,过去的就是过去,人都要往前看,总要过自己的生活,今天我来,只有一个目的,祝福她们,祝二人婚烟幸福。”叶无天一把抢过话筒,再让许影说下去,不好收场。

    果然,于许两家人脸色缓和不少,倘若叶无天再胡乱说,那就要闹笑话,日后两家人怕是很久都抬不起头来。

    “好了,我该说的话都已经说完,下面把时间交给两位新人。”叶无天准备把话筒还回给许影后就溜,这里已经没法再呆下去。

    让叶无天没想到是,接下来事情并没按他的计划走,许影并没伸手接住话筒,反而突然上前一把抱住叶无天,然后迅雷不及掩耳的朝对叶无天吻上去。

    许影的疯狂彻底震住在场的每一位,包括叶无天,站在那里没法回神过来,靠!这是怎么回事?许影是不是搞错对象?她要结婚,新郎不是他,而应该是于启城。

    静!不一般的静,众人石化,惊呆,地上,好多杯子眼镜手机,眼前这一幕真让人不知该说什么,也没人知道该说什么,新娘当着新郎及那么多宾客与家人面前抱着另外一位男人狂吻,这叫什么事?新娘是疯了吗?

    于许两家人的脸都黑得跟墨汁似的,做梦也没想到会这样,现在该怎么办?又该怎么收场?他们不知道,饶是他们都见识过大风大浪,也手足无措。

    叶无天推开许影,郁闷得想骂娘,麻痹的,今天玩大了,许影想做什么。

    被推开的许影并不后悔,相反,脸上还带着淡淡微笑,让叶无天气不打一处来,“你疯了?”

    “我没疯,很清楚自己做什么,谢谢你今天能来。”

    叶无天想,早知这样他还不如不来。

    “你想做什么?”

    许影这才从叶无天手里拿过话筒准备说话,哪知这个时候许影父亲许守成冲上来夺过话筒,“各位,不好意思,小女肯定是太高兴才会这样,她肯定把叶先生当成启城,呵呵,这个可以理解,小女像我,总是在最关键的时候犯糊涂。”

    冲上来的许守成说道,只是他这番话并没多少人相信,犯糊涂?怎么看都不像,许守成这个解释的理由太过于牵强,无法让人信服。

    “我知自己做什么,很清楚,爸,让我把话说完。”许影大声说。

    许守成脸一沉:“闹够没有?有什么事回家再说。”

    “各位来宾,我喜欢叶无天,一直都喜欢。”许影哪还会顾这么多?拿不到话筒,她就直接用喊。

    于启城脸都绿了,羞得想找个地缝钻进去,自己的新娘当这么多人面前说她喜欢别的男人?

    叶无天也一脸无奈,这个结果同样是他所没想到,自己现在再解释,怕是没人会听。

    乱了!全乱套了!

    台下,张静笑意盈盈的站在那,全场唯一能笑得出来的可能非她莫属,这个场面连她也没想到,够火爆!

    果然如别人所说那样,叶无天无论走到哪里都是能引起轰动。

    “来人,把小姐扶下去休息。”场面已经失控,许守成现在想的就是怎样将局面扳回来,不能再乱下去。

    “下去。”许影朝上来的两个女孩子喝令。

    “小影,你闹够没有?”许守成快要哭了,小影这样做根本就是把于家往死里逼,那样得罪于家,人家会罢休吗?这是在打人家的脸。

    于家是有头有脸的人,这样被打脸,让人家情何以堪?让人家面子往哪摆?

    “我要离婚!”

    “够了,下去再说。”许守成差点没气晕过去,若不是时机不适合,老早就一巴掌抽过去,他不明白,一向成熟稳重的女儿为何会这样,她做事不考虑后果吗?

    今天这事已经无法收场!

    于启城脸铁青,今天才刚刚领证,许影就说要离婚?她是拿他当玩物吗?

    “我说过,我要离婚,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

    许守成终于忍不住,伸手准备一巴掌打过去,却被叶无天阻止:“有话不能好好说吗?非要动不动就打人?只有打人才能显出你的威风史?”

    “这里没你什么事,你给我离开,现在就走,这里不欢迎。”许守成甩开叶无天手臂,如此重语气说叶无天,是想借此向于家表明一个态度。

    叶无天暗骂自己讨苦吃,自己没事找罪受?

    “等等,带我走。”许影上前几步伸手挽住叶无天手臂。

    “许影,你别添乱了行吗?”叶无天求饶,再让许影这么闹下去,事情真没办法收场。

    许影深情地看着叶无天:“这一次我绝不会放手,你放心,我不会要什么,也不配要什么,今天过后,我就是个离了婚的女人,等我离婚后,我做你情人,不求任何回报。”

    叶无天真的傻了,他还需要说什么?许影都已将话说到这份上,叶大爷知自己说什么都是多余,不管他愿不愿意,这个罪人是当定了。

    用力甩开许影,叶无天落荒而逃,后悔,无尽的后悔,早知这样,打死他也不来参加许影的婚礼。

    叶无天不知道后面发生什么,他只知道,当他从婚礼现场离开时,他的电话拼命的响着,不过他一个都没接,任由着电话响,接了又该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