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962章 你们要反脸吗

  
      于许两家的婚礼现场不单止来了很多有头有脸人物,同时也来了很多新闻媒体记者,虽然那些记者都全部被下了禁令,严禁将今天的事情传出去,只是天下无不透风的墙,昨天的事情还是传出去了,可想而知将会造成多大的轰动,许影在婚礼现场强吻叶无天。
  
      叶无天躲着不敢出来见人,一天到晚都躲在马家,除了帮马老头看病之外,其它就是老实呆在马家。
  
      程可欣她们一个个都打电话过来问,叶无天将所有事都向她们交待,并且一再重申,这事跟他没任何关系,他也是个受害者。
  
      “小神医,你现在可出名了。”老太太那张布满皱褶的脸上布满笑容,昨天的事情她也知道,对此,她也不知该说什么好。
  
      哭笑不得的叶无天无奈:“老奶奶,连你也要来取笑我?”
  
      “你打算怎么办?这样躲着可不是办法哦。”
  
      “不知道,我现在都成为人民公敌了。”
  
      “呵呵,多少男人羡慕你都还来不及呢,你还郁闷?”
  
      叶无天眼珠子一转:“老奶奶,当年老爷子怎样?会不会花心?”
  
      “他敢,你别看他在外人面前威风凛凛,在我面前他连个屁都不敢放,我让他去哪他就得去哪。”
  
      “原来奶奶你当年这么强悍。”叶无天竖起大拇指,内心却不住鄙视马老头,奶奶的,原来是个气管炎,还以为他有多厉害。
  
      不知马老头听到这番话后会有何感想,想必会抓狂吧?嘿嘿!
  
      在外面装十三,在妻子面前却又个软蛋,这种人,再鄙视一下。
  
      中午,叶无天抽空去了趟朱家,一进门,刚好朱剑也在家,见叶无天出现时,那小子连忙拉过叶无天手臂,满脸好奇地问:“来得正好,快跟我说说昨天的猛事。”
  
      叶无天狂翻白眼,这是猛事吗?“关我屁事,我也是个受害者。”
  
      “嘿嘿,叶少,你都不知道,现在外面都传开了,对你那可是佩服得五体投地。”
  
      “我说了,跟我没关系,我也不知会发生那种事。”叶无天再一次解释。
  
      朱剑那小子一脸理解的表情:“嗯,我知道,我相信你,可外面那些家伙不相信你啊。”
  
      叶无天忽然想动手打人,想将朱剑这小子按在地上好好痛打一顿,让他幸灾乐祸。
  
      “老爷子呢?”叶无天懒得跟朱剑讨论昨天的事。
  
      “出去了。”朱剑回答:“快跟我说说,你是怎么做到的?”
  
      “你想学?”
  
      很意外地,朱剑点头了:“想,泡妞我泡太多了,就是没泡过人妻,一定很爽吧?”
  
      叶无天:“……”
  
      “肯定很爽,你都不知道于启城那张变绿的脸是多么好看,那王八蛋平时玩弄过不少女人,现在终于遇到报应,活该。”
  
      叶无天再一次发现自己不该来,敢情朱剑这小子邪恶起来那也是相当的吓人。
  
      “那我走了,没空陪你疯。”
  
      “等等,你就告诉我呗,求你了,叶少,泡人妻爽不爽?”
  
      叶无天气得吹胡子瞪眼:“你皮痒是不是?”
  
      朱剑直接无视叶无天的威胁,转移话题道:“好,那我换个问题,你告诉我,你接下来怎么办?接受许影做你情人吗?人家都当着全世界人面前向你表态,你是不是也向人家表个态?可不能辜负人家哦。”
  
      “滚一边去。”气得不轻的叶无天直接给朱剑一拳,哪知这小子早有预谋,第一时间避开。
  
      “你怎么打人?我是为你好,兄弟,别的我就不说,以后教我两招,教我怎样泡人妻,我先谢过了。”朱剑双手抱拳。
  
      叶无天还想打人,朱剑却不给他机会,直接转溜了。
  
      从朱家出来后,叶无天知道自己必须得去于家一趟,有些事情一定要解释清楚。
  
      去到于家时,正巧于正宇也在家,不过他那张老脸却一直都是紧绷着,很是吓人,对叶无天的到来,既没有表示欢迎,也没有将叶无天赶出去。
  
      叶无天知道,于家对他肯定很矛盾吧?
  
      “于副主席,我今天来只想说一句,那事真跟我没任何关系。”叶无天不知于家信不信,他只是想表明一个态度,婚礼上的事情跟他没关系。
  
      于正宇只字不说,弄不懂他是不是接受叶无天的说法。
  
      “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做?”这句话是于泰涛问。
  
      叶无天现在对这句话有着莫名的心烦,这两天被人问得太多,“什么怎么样?于将军,于对我来说,什么事都没发生,昨天的事情只是一点小小的插曲,过去了就过去了,没什么。”
  
      “你真可以做到?”
  
      “呵呵,我知你们在担心什么,不过其实我想跟你们说的是,你们没多大必要担心,没错,我跟许影是曾经认识,有交待过那么一段时间,这已经不是什么秘密,可那又怎样?谁没有过去?那段往事又能代表什么?”
  
      叶无天很理解于家的矛盾,当前,于家是因为有求于他,所以不敢怎样,换成别人,任于家的身份地位,不管再怎么解释,都怕会被扫地出门,再多的解释也没用。
  
      “行了,该说的话我已经说完,信不信那就是你们的事。”叶无天不想再解释,今天能亲自过来,已算是给足于家面子。
  
      叶无天其实也知道,自己的解释起不到多大效果,于家该怎么恨还是会怎么恨。
  
      “姓叶的,你还敢来?”于启城从外面走进来,浑身酒气,双目赤红,估计刚才喝了不少酒。
  
      “于少,我不是来跟你吵架。”
  
      “那你是来做什么?来假猩猩看我的笑话?昨天很爽吧?当着大家面前吻,是不是很爽?”于启城听不进任何话,将所有错过都怪到叶无天头上,认为叶无天就是原凶。
  
      “你觉得我是那种人吗?”
  
      于启城大声吼:“你就是,一直以来我都看错你,没想到你竟是这种人。”
  
      苦笑不已的叶无天耸耸肩,自己今天白来了,“你们一个个不相信我的解释,想怎样?是想跟我反脸吗?”
  
      叶无天这话让于家三人都愕然,反脸?这小子敢有持无恐说这句话,他想玩威胁?发生那么大的事,还不允许人家生生闷气?
  
      “三位,你们要知道,我也是受害者,对昨天所发生的事情,我事前一点也不知道,所以,请你们别将错过推到我头上,话又说回来,我还能阻止人家喜欢我?”
  
      于泰涛一脸紧张,他是矛盾的,既无法面对叶无天,又怕跟叶无天闹翻,这个时候他并不想跟叶无天闹翻。
  
      “行了,你们爱怎么想就怎么想,我无所谓。”抛下这句狠话后的叶无天头也不回的离开于家,再呆下去也没意思。
  
      走出于家后,叶无天朝空中挥了一拳,京城到底是什么地方?每次来到这里总会有事发生,难道真有风水学之说?真应该信风水?
  
      于家可以去,但许家不能去,叶无天知自己无论如何都不能去许家,除非他想找罪受,想被骂。
  
      于正宇直到叶无天离开后开口,“启城,你喝酒了?”
  
      心烦不已的于启城不知是因为喝了酒还是因为什么,胆子特别大,随意手一挥,“我不喝酒还能做什么?”
  
      于正宇重重一拍桌子:“胡闹。”
  
      有几分醉意的于启城浑身一个激灵,如果在平时,打死他也不敢用这种语气跟爷爷说话。
  
      “作为男人,你应该想办法去面对,去解决,而不是只会找酒喝。”
  
      于启城哭了,憋着一肚子闷气的他终于忍不住的哭了,“我怎么办?我该怎么办?爷爷,你知外面那些人是怎么评价我看待我吗?我有什么办法?”
  
      外面的风言风语让于启城不敢出去,什么绿帽子之类的话那都是轻的,更有人暗地里说他于启城的妻子是叶无天的后花园,人家想什么时候来就什么时候来。
  
      在京城,他于启城也算是有身份的人,家世显赫注定了他的嚣张跋扈性格,就是这样一种性格,又怎能忍受得了别人的闲言闲语?
  
      于正宇倒是没有再责备,微叹一声,孙子作为主角,他是挺难受。
  
      “爸,咱们应该怎样处理?”于泰涛问得很紧张,生怕老爷子会说对付叶无天,无论如何,现在都不能跟叶无天闹翻。
  
      “哼!许家必须要给我一个交待。”
  
      于泰涛松口气:“没错,主要责任在许家,咱们必须要他们给一个交待。”
  
      父子二人正聊着,管家过来,说许家的人来了。
  
      许守成夫妇来了,双方本是亲家,闹到现在,见了面,双方都尴尬。
  
      “于副主席,于将军,启城,对不起。”许守成夫妇见面后先是给于正宇他们一个九十度的弯腰,他需要让人于家感受到他的诚意。
  
      “没那必要。”于泰涛挥手,“许守成,你这是在生生打我这张老脸,打我于家的脸,你说现在让我于家有何脸面去见人?”
  
      许守成说道:“我知道,现在说什么都已经晚了,说实话,我也同样没想到会发生那样的事,如果我知道,一定会阻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