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963章 杀机

  
      许守成嘴上这么说,心里却认为于家样有错,若不是于家执意要请叶无天来参加婚礼,就不会发生这种事,站在他自己的立场上,他是不同意让叶无天来参加婚礼的,为的就是怕发生这种事。
  
      当然,这个问题,许守成没说出来,还不是时候,他们夫妇今天过来,是想跟于家修复关系,并不想跟于家闹翻,那样许家一点好处都没有。
  
      这次的事没处理好,两家日后的关系势必会形同水火,那是许守成所不愿意看到。
  
      “我累了。”于正宇走进书房,跟许家的结亲已是不可能,离婚是必然的收场,现在,他所需要考虑的是,接下来于家该从许家那里得到什么好处,损失这么大,不可能就这么算。
  
      许守成知于正宇对许家是不满的,可是,他也是敢怒不敢言,所有怒火都只能忍着。
  
      叶无天不知许守成他们在聊什么,也没心情知道,走在路上,叶无天决定尽快回东城,远离这个是非之地。
  
      “亲爱的,你怎么在这里?找你找得好累。”张静驾着她火红色的跑车出现在眼前。
  
      看到张静,叶无天就气不打一处来,昨天这三八若是不将他一军,他也不至于弄得如此狼烟。
  
      “你还敢出现?”叶无天快步朝张静冲过去,冲到跑车前的他狠狠一脚踢过去,砰的一声,车身凹下一大块。
  
      坐在车内的张静不当回事,并不心痛自己爱车被伤,“亲爱的,你很生气?”
  
      “下车,你他妈现在马上给我下车。”叶无天可没什么好脸色张静看,怒不可遏的指着张静咆哮如雷。
  
      “你为什么要将怒火发泄到我身上?我有什么错?就因为我昨天说的那句话吗?亲爱的,你想过没有?如果我不那样说,许影必定会把我也恨上。”
  
      叶无天才不相信张静会怕得罪人,她连马老头都敢暗算,许影又算什么?
  
      “我不想拆散你们,唯有出此下策说不认识你。”张静下车走到叶无天面前。
  
      叶无天考虑着自己要不要撕掉张静的衣服,但最终还是没那样做,而是绕过张静钻进驾驶室。
  
      张静想阻止,但晚了一步,叶无天已经启动车子,倒车,猛踩油门朝路基撞去。
  
      这辆跑车又要完蛋了,张静想到上次,叶无天毁了她一辆跑车,现在又来?这家伙跟车有仇?动不动就拿跑车出气。
  
      叶无天哪知张静在想什么?驾着张静的车子连续砰砰砰的倒车好几下,直接将整个跑车尾都撞扁掉。
  
      “你脑子有问题?”看着被撞毁掉的跑车,张静忍不住骂了句。
  
      “很生气是吗?”下车后的叶无天心情相当不错:“别用那种杀人的眼神看着我,如果你想问我为什么喜欢拿你的车来撞,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撞别人的车不会心痛,反正也不是我的。”
  
      张静狂翻白眼,这是什么理由?别人的车就不会心痛?此时的张静想开粗口骂人,做人怎可以贱成这样?
  
      “第二辆了。”张静伸出两根手指,“你弄坏我两辆车子,这笔账,我一定会跟你算。”
  
      洋洋得意的叶无天毫不在意,正想说一句让张静等着,可就在这时,危险气息袭来,直觉告诉他,危险。
  
      来不及多想,动作极快的将身体移一下位置。
  
      叶无天刚移动位置,耳边响起一道剌耳的声音,像是什么在撕裂着空气。
  
      砰!
  
      张静应声而倒,腹部瞬间被鲜血染红。
  
      叶无天暗道好险,那枚子弹的目标应该是他,他这一避,让张静成为替死鬼。
  
      练了轩辕真气后,叶无天的第六感很强,往往都能在危机来临之前避掉。
  
      倒在地上的张静下意识的用手去捂腹部,低头见自己腹部受伤,不由显无助。
  
      成功避开子弹后,叶无天已经退到墙角处。
  
      张静手捂着腹部,脸色苍白地看向叶无天。
  
      “该死。”躲在墙角处的叶无天骂了句,随后冲出去。
  
      此时,不远处响起枪战声,不知是谁跟枪手交火。
  
      叶无天顾不上其它,一把抱过张静跑回墙角处,轻轻将放她下后查看着她的伤势,子弹打中张静侧腹,伤势很重。
  
      掏出一粒药丸塞进张静嘴里,同时弄些药粉替张静止血。
  
      张静已陷入半昏迷状态,意识开始越来越不清醒。
  
      “别睡,撑着,快跟我说说话。”叶无天大声道。
  
      张静缓缓打开眼,无力地问:“你在救我吗?”
  
      “废话,你给老子撑着,我送你去医院。”血是止了,子弹却还在里在,必须尽快拿出来。
  
      “会留疤吗?”张静说一句让叶无天崩溃的话,女人啊!不管什么时候都顾着自己漂亮。
  
      “你撑着就不会。”叶无天再度抱起张静,左右看看,想拦一辆车,可又有谁会停车?
  
      瞟了眼那辆刚才被他撞烂的跑车,叶无天就忍不住想给自己一巴掌,没事犯那贱做什么?好好的一辆车子为何撞烂掉?
  
      “骗人,我又不是小孩。”怀中的张静说道。
  
      叶无天可没心情跟她讨论这些,见还是拦不到车后,他咬咬牙,抱着张静开始往前跑,想要寻找附近的医院。
  
      一口气跑了好几百米,或许天不绝张静,前面果然有一家医院,让叶无天好一阵激动,抱着张静快速过去。
  
      “真好!”张静喃喃自语着:“这感觉真好。”
  
      叶无天不知张静所说的感觉是什么感觉,抱着张静冲进医院,直到她被推进手术室,叶无天才累得坐下来,身上的衣服也满是鲜血。
  
      是谁要杀他?谁敢在京城这种地方动枪?e国人?还是于家?
  
      于家不太可能,目前还有求于他,相信于家不会做出如此蠢笨的事,极有可能是e国人。
  
      张静的手术很成功,不幸中的万幸是,幸好子弹并没打中要害,不然恐怕大罗金仙也无能为力。
  
      术后的张静很虚弱,精神状态不太好,见叶无天进来,她还是强行撑开眼,“为什么要救我?那是一个很好的机会。”
  
      叶无天回答:“我要杀你,也不会借这事,我会直接杀了你。”
  
      张静一笑:“这是你的弱点。”
  
      叶无天被弄得极为无语,这三八,救了她,还这样说他?早知就将她扔到路边不管。
  
      “好好休息吧,别废话。”
  
      “你要走?”
  
      “还想我陪你?”
  
      本是一句反话,哪知张静却点头。“是你害了我,你不移开身体,我不会中枪。”
  
      “然后呢?你还想说什么?”
  
      “陪陪我不过份吧?”
  
      叶无天犹豫一会,最终还是坐下,张静的这个要求的确不算过份。
  
      张静像打了胜仗,苍白的脸浮现出几缕红云。
  
      坐没一会,叶无天的电话响了,拿出一看,竟是小灵的电话,“小灵姑娘,正好要找你,我刚才遇袭,你们是不是派人保护我一下?”
  
      电话那头的小灵冷冰冰地道:“人已抓到。”
  
      “这么快?”叶无天很惊讶:“刚才是你们?”
  
      小灵没回答,等于表示默认。
  
      “很好,把人交给我。”叶无天这两天闷着气,正愁没地方发泄。
  
      “我作不了主。”
  
      “那谁能作得了主?”叶无天问完后就后悔,他怎么就这么笨呢?老卓能作主啊。
  
      匆匆与小灵结束通话,正想打电话给老卓时方才想起,自己没有卓老头的电话,无奈之下,叶无天打给马家,把他自己的要求说了遍,反正如今马家有求于他,向他们提提条件也应该。
  
      叶无天不管马家答不答应,将他自己的要求说完后就挂掉电话,无论如何,他都要见到凶手。
  
      “何必这么麻烦?我可以将凶手送到你面前。”张静说道。
  
      叶无天一怔,不早说?死三八是故意的吧?马后炮。
  
      张静一脸委屈:“你都不给我机会说,让我怎么开口?”
  
      “好好呆着,我出去一趟。”叶无天说。
  
      张静不乐意地说道:“你刚才说要陪我的,怎可以说话不算话?”
  
      叶无天佯装没听到张话的不满,大步走出去,很想快点看到底是谁要杀他。
  
      走出医院后,叶无天又再次接到小灵的电话,告诉他一个地址,叶无天知道,肯定是马家那边起到效果。
  
      按小灵所说的地址而去,这是一幢普通房子,从外表看,跟其它房子并没有区别,但当进去后就会发现里面大有文章,处处是机关。
  
      只见小灵在墙上一按,一声声轰隆过后,墙上多了个洞。
  
      在小灵的带领之下,两人延着地道走进去,在里面的一个房间里,叶无天见到两个枪手,但让叶无天意外是,两个枪手并不是e国人,而是华夏人。
  
      叶无天打量着对方二人,对方也同样在打量着叶无天。
  
      “我今天来只想问一句,谁派你们来杀我?”
  
      对方二人没说话,似乎没听到叶无天的问题。
  
      小灵冷漠地站在旁边,她不知道叶无天用什么办法让上面将凶手交给他,这家伙的能量不小。
  
      “很好,看来你们都不想说,没关系,我也没指望从你们嘴里问出什么,实不相瞒,我今天来,只一个目的,折磨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