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969章 我帮你教训他 下

  
      “我替诗诗向你道歉。”
  
      叶无天微微扬手:“我没怪她,还是说正事吧。”
  
      许影微叹了句,叶无天对她不待见,讨厌她,对她仍像以前一样。
  
      “离开京城。”
  
      叶无天一怔:“这就是你要跟我说的话?”
  
      “听我一次,行吗?离开京城。”许影动情道,她不知自己该怎样做,叶无天才愿意相信。“你以为孙冰冰的死真的只是意外?”
  
      叶无天凝神看着许影。
  
      “事情比你想象中还要复杂,听我一次好吗?”
  
      “你还知道什么?”
  
      许影苦笑:“我还知道很多,可有些事我不能告诉你。”
  
      “从一开始,我就没想孙冰冰的会只是个意外,她不会白死。”听到许影的话,叶无天更加印证自己的猜测,是他间接害死孙冰冰,对此,他很内疚,那个u盘当初若不给朱老爷子,可能就不会那事发生。
  
      现在说什么都太迟,发生的事情无法改变,他欠朱家的。
  
      “孙冰冰的事情只是个开始,你把他们惹急了,无天,听我一次,快走吧,东城是你大本营,多带点人在身边。”
  
      叶无天并不认为许影在吓他,这个时候想要小命的人绝对很多,对此,叶无天相信。
  
      “我不会走。”叶无天说:“遇上退缩,那不是我的风格。”
  
      许影是听在耳中急在心里,她当然了解叶无天的性格,这人就属牛的。
  
      “太子,不管你出于什么目的,我都可以告诉你,我不会走。”
  
      许影突然答非所问:“你还恨我?”叶无天那句太子让许影很不是滋味。
  
      “这个重要吗?喊你什么都不重要。”话音刚落,久等的电话终于响起。
  
      接通电话前,叶无天不知为何感到莫名的紧张,这个电话对他来说很重要,成功与否,只看这个电话。
  
      瞟了许影一眼,叶无天用眼神跟许影告别,走出茶馆后才接通电话,“琳达,会是我想听到的好消息吗?”
  
      “叶,我父亲答应了。”琳达对着电话说道,直到现在,她也觉得事情很疯狂,疯狂到让她难于相信。
  
      叶无天咧嘴一笑,这一刹,他最想做的就是抱着琳达好好亲上几口。
  
      “这次你不会耍我们吧?”
  
      “放心,我需要盟友,这事解决后,我保证满足你,以上帝的名义发誓。”
  
      琳达说道:“希望你不会骗我。”
  
      “哈哈,行动吧,别的我不行,守信用方面我会做得很好,认识我的人都知我一诺千金。”
  
      琳达直翻白眼,这话从别人嘴里说出来,她还不觉得有什么,只是听到从叶无天嘴里说出来,无论如何她都觉得别扭,叶无天是一个守信用之人吗?显然不是,典型的小人。
  
      结束与琳达的通话后,叶无天心情相当不错,刚才那人威胁而产生的无力感这会也开始消失。
  
      再次折返到朱家,叶无天说明来意:“老爷子,我想拿回那个u盘。”
  
      朱老爷子并不吃惊,仿佛知叶无天会这么说,“说说你的计划。”
  
      “老爷子,我不能再连累你。”
  
      “小天,你要记住,从一开始,我就没后悔过,跟他们为敌,我有思想准备。”
  
      叶无天呆住,朱老爷子身上,叶无天感受到强大的正气,那强大的正气让叶无天汗颜,自己小瞧老爷子。
  
      “事情总需要有人去做,为了我们未来的子孙,咱们没有退路。”
  
      叶无天能感受到朱老爷子的坚定信念,一个苹果烂掉一处,就必须想办法把那烂掉的地方挖掉,不然将会令到其它地方也受感染,从而烂掉。
  
      或许是子孙这两个字眼引起朱老爷子想起什么,情绪感伤,双手慢慢握拳,握得很紧,很紧,愤怒,仇恨,他恨那些人,恨那些人对他那未出生的孙子下手,恨那些人心肠歹毒。
  
      “老爷子,我会努力灭了他们,冰冰不会白死。”此时此刻,叶无天也不知该说什么,只能这样去安慰。
  
      朱老爷子叹了声,“有空替我安慰小剑,你们年轻人较谈得来。”
  
      叶无天默默点头,老爷子老了,两边白发鬓鬓,孙冰冰的死对老爷子打击不小,神态苍老许多。
  
      “小天,咱们谈谈。”朱龙军杀气腾腾,儿媳妇的死,让他憋着一口气,难受。
  
      “朱叔,有什么需要我做?”
  
      朱龙军并没客气:“你是不是打算跟m国合作?”
  
      叶无天略为诧异,他与m国合作的事,并没跟谁说起,朱龙军这么快就知道,怎能令人不震惊?
  
      “是。”叶无天没否认。
  
      朱龙军并没说什么,伸手重重地在叶无天肩上拍拍后便离开。
  
      对方此举让叶无天很是奇怪,朱龙军没反对,只是拍拍他肩膀,说明对方默认,允许,孙冰冰的死,让朱龙军急着找一个方式来发泄。
  
      朱龙军在总参,权力很大,只不过想去解决很多事情,必须经过很多手续,甚至是较量。
  
      胡适的电话再一次打进来,他情神有些激动,“先生,那艘战舰被解决了,沉了。”
  
      汇报的同时,胡适感到自己如身在梦中,太不可思议,难于置信,刚才还威风凛凛的神秘战舰突然发生爆炸,被一枚鱼雷击中。
  
      胡适清楚,事情肯定跟叶无天有关。
  
      听到汇报,叶无天松口气,这次,上天在帮他,事发地正巧有m国一艘潜艇在附近。
  
      “注意安全。”叶无天松口气的同时,又想到马锋的反应,应该挺有意思。
  
      胡适见叶无天并没解释什么,更是确认这事跟他有关,让胡适再一次对叶无天的实力感到惊讶,人家的战舰是在公海上,任何国家都无权干涉,更别说是直接打沉,这事曝露了,那就是战争,必定会引起两国的战争。
  
      “小子,潜艇是谁的?”狮子头打来电话询问。
  
      “师父,没让你失望吧?”叶无天微微有那么点得意。
  
      “霸气!”狮子头难得赞起叶无天,这一赞,让天哥心花怒放,浑身上下如吃人参果般通身舒坦。
  
      “嘿嘿,谢谢师父夸奖。”
  
      “小子,你也就这次没让我失望。”
  
      笑容瞬间僵在叶无天脸上,就这次?这么说以前一直都让他狮子头失望?靠,他一直都很优秀吧?怎么到了狮子头眼中就那么不堪?
  
      “这些天你小些点。”狮子头问:“需要我派队人给你吗?”
  
      “不用。”对接下来会有什么危险,叶无天并不放在心上,有血樱在身边,足够,何况他本身的身手不弱,想杀他,并不是件容易的事。
  
      狮子头闻言便没再说什么,聊几句后就挂断电话。
  
      叶无天在等,等着某个电话,他相信,那个神秘陌生人肯定抓狂。
  
      苦等半天,并没等到对方来电话,对此,天哥多少感到意外,没理由啊,对方怎可能如此淡定?
  
      马锋的电话没等到,却等来王柔丝,多日未见,王柔丝好像更加漂亮。
  
      “你知我在京城?”叶无天好奇,只是问出这句话后,他又才发现自己压根就多余,多此一问。
  
      王柔丝说道:“京城并不大。”
  
      “找我有事?”王柔丝不应该现在这时候出现,她明天就要成为别人的新娘子,按理现在应该有忙不完的事,哪会如此轻松?
  
      “我跟别的新娘不一样。”
  
      “呵呵,不管怎样,恭喜。”
  
      王柔丝歪着脑袋:“真心恭喜我吗?”
  
      “当然真心,莫非你看出我假装恭喜你?”
  
      “真的假的都不重要。”
  
      叶无天再次问道:“找我有事?你不该现在找这个时候找我,男人婚前一晚会出去放纵,你们女人呢?不怕被人怀疑?”
  
      “你害怕?”
  
      耸耸肩,叶无天答道:“我没理由不怕,李家可不是普通家庭,引起他们怀疑,我害怕。”
  
      王柔丝对着叶无天一阵猛瞅,“我怎么看不出你会害怕?”
  
      “汗,害怕不一定要写在脸上,有时也可以藏在心里。”
  
      “我就想见你。”
  
      天哥被王柔丝这句话给弄得相当紧张,有些不可思议,王柔丝绒这话是什么意思?想表达什么?
  
      “别紧张,陪我喝两杯。”也不管叶无天愿不愿意,王柔丝直接替叶无天倒一杯酒推过去:“作为朋友,今晚陪我喝。”
  
      叶无天心都快提到喉咙口,幸好只是陪她喝,若是她说要陪她睡,天哥真不知该如何拒绝。
  
      “不太好吧?我如今可是麻烦缠身,你跟我在一起,随时会有生命危险,对你不好。”叶无天这番话也算是苦口婆心,有感而发,他可不想再节外生枝,不想引起不必要的麻烦,万一王柔丝跟他在一起后又发生什么而引起风波,到那时他会连哭的心都有。
  
      “来,陪我喝。”王柔丝端起酒杯,男人可以婚前出去放纵,女人也可以。”
  
      叶无天暗汗,光喝酒算什么放纵?除了喝酒之外,就应该再做点别的。
  
      与王柔丝轻轻碰杯后,天哥想到,若是王柔丝对他提出那种非份要求,他能拒绝得了?
  
      “叶无天,你是第一个让我另眼相看的男人。”
  
      “别喜欢我就行,你知道,那样我会压力大。”
  
      王柔丝娇笑不已,笑得花枝乱颤,十分开心。
  
      “我听说很多人要你命,你害怕吗?”娇笑过来,王柔丝问。
  
      “当然。”叶无天点头:“没理由不害怕。”
  
      “害怕你还敢呆在京城?”
  
      叶无天替王柔丝的酒杯加满:“有件事我正想跟你说,明天我不想去参加你的婚礼,你放心,贺礼我一定会送到。”
  
      王柔丝的脸突然冷下来,目光如刀,紧盯着叶无天,将天哥盯得浑身不自在,这女人,脸色说变就变。
  
      “你试试。”王柔丝挑衅地看着叶无天:“你敢不来,我就对全世界人说,你睡过我。”
  
      叶无天:“……”
  
      “喝酒,不醉不归,明天准时出席。”
  
      叶无天不打算再说什么,王柔丝都已经说出那种狠话,他还能说什么?舍命陪君子便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