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970章 叶大爷的建议


    “于将军,你不会生气吧?我这是在替你教训你儿子,他太不像话了,一点也不懂得尊老爱幼,我知道,如果让你出手,你一定会打得更狠,所以我帮你出手,希望别见怪。”叶无天说道。

    于泰涛半响都说不出一句话,他还能说什么?又能说什么?对叶无天的行为,他当然不乐意,儿子是自己的,想教训也得他这个父亲来教训,用得着他叶无天?

    “于将军,你生气了?”叶无天问:“如果刚才的事令你不快,我向你说对不起,是我不好,对不起,不该多管闲事。”

    于泰涛并没感受到叶无天有多大的诚意,对叶无天的行为,于启城又岂能会不知道?这小子有持无恐的出手,不就看中于家有求于他的份上?才敢肆无忌惮的打人。

    明知叶无天有意,于泰涛又能怎样?

    “对不起,于将军,我不知你会不高兴,看来是我多管闲事,我向你道歉。”

    “揍他,给老子揍他。”面目狰狞的于启城爬起来,歇斯底里地吼着,这个时候的他只一个念头,将叶无天五马分尸,如果有可能的话。

    连续被叶无天打,被污辱,于启城已经忘了自己的身份,忘了身在做处,忘了一切,只记住一点,宰掉叶无天。

    “闹够没有?”于泰涛怒吼一句。

    换在平时,于启城肯定不敢放个屁,现在,他却直接无视他老头子的话,“爸,是我被人打,不是我打人,你到底要帮谁?”

    “闭嘴,滚回去。”

    “我不走。”于启城来火,大手一挥:“你可以见我被人打?我被打,你很开心?”

    “啪!”

    二话不说的于泰涛直接上去就是一巴掌,而这一巴掌直接将于启城打懵,被叶无天打也就算了,老头子还要打他?

    他还是他老头子吗?处处帮着别人,有这样的老头子吗?

    手捂着脸,于启城不太敢相信。

    “滚回去,别在这丢人现眼。”于泰涛冷喝。

    “你打我?帮着人家来打我?是他打我,你不帮我出头,还要反过来帮他?”、

    于泰涛说道:“帮?你整天只知要家里帮吗?有本事你自己上,凭你自己的本事将人家**,如果你能放倒人家,我照样不会说什么。”

    于启城瞬间哑火!让他跟叶无天打?他哪是对手?话又说回来,若是能打赢叶无天,他又哪还需家里帮他出头?

    叶无天跟朱剑差点笑喷,于泰涛这句话真绝。

    唯恐天下不乱的叶无天见状说道:“于少,于将军说得对,凡事都得靠自己,要不咱们来试试?再打一局?男人,就是要顶天立地,要自力更生,整天只想着靠自己家里的关系,那跟寄生虫有什么区别?你说是吗?”

    于启城脸部的肌肉不住抽搐着,变幻莫测,正当众人好奇打量着于启城会怎样时,对方的反应却大出众人意料之外,只见他在原地犹豫一会后就伸手朝叶无天一指,然后转身走了,快速消失在众人视线中。

    走了?就这样走了?很多人都不敢相信,于启城会像个缩头乌龟似的离开。

    看着儿子离开,于泰涛眸子里闪过一丝失望,他内心并不希望儿子走,即使打不赢叶无天,他也不希望儿子走,男人,就是要硬着头皮冲上去打,哪怕明知打不赢对方,身为一个男人,要有傲骨,不能整天都跟软蛋似的,那样只会让人看不起。

    站在那的于泰涛老脸滚烫,恨不得找个洞钻进去。

    “于将军,我帮你把把脉吧。”叶无天主动转移话题,有些事情不能太过,否则只会适得其反。

    刘胖子连忙让人准备一个清静的包厢,希望能博得这些祖宗的好感,别封他的酒吧。

    叶无天的提议,于泰涛并没有拒绝。

    包厢里,叶无天认真替于泰涛把脉,而于泰涛则很紧张,完全将刚才的事情忘掉,只在乎叶无天接下来会说什么。

    “时机成熟了,我让你准备的东西你都准备好了吗?”停下后,叶无天问。

    于泰涛连连点头表示自己已经准备好。

    “明天吧,明天帮你换一次血。”叶无天说。

    于泰涛是听得既紧张又激动,担心的是万一失败怎么办?换掉全身上下的血,那可不是件小事。

    “别担心,我曾治愈过你这病。”

    “我对你有信心。”无话可说的于泰涛说道。

    叶无天笑笑,说道:“于将军,你相信我跟许影之间没什么事吗?那天的事情我也是**。”

    于泰涛愕然,没想到叶无天会突然说起这事,一时都不知该怎样回答才好。

    “不管你们信不信,事实就是那样,我跟许影没任何关系。”叶无天说道。

    犹豫小会的于泰涛问:“这是你真实想法?”

    “是,真实的想法。”

    于泰涛说道:“都过去了,于家跟许家不会再成为亲家。”

    “为什么?”叶无天大惊,“误会是可以解释清楚的,于将军,三思啊。”

    “咱们别谈这事行吗?”于泰涛并不想讨谈论此事,没劲,何况谈论的对象还是叶无天,这不更无法谈。

    没多久,于泰涛就离开,而朱剑终于找到机会说话,“叶少,你可真够猛的,要往人家伤口上撒盐呢?用得着这么狠吗?”

    叶无天疑惑地看向朱剑:“你想说什么?我不明白。”

    “嘿嘿,你明知于泰涛不可能得罪你,你还要这样说,不是往人家伤口上撒盐又是什么?不还你这样的。”

    “我可不是这样想的,我是真心希望能跟他缓和一下关系,最终的目的是我不想树立敌人,明白吗?”

    朱剑无可奈何笑道:“真不知你是真傻还是假傻。”

    “我这是聪明。”

    第二天,叶无天去到于泰涛指定的医院替于泰涛进行了第一次的换血,整个过程很复杂,足足用了三个小时,这三个小时下来,叶无天累得不轻。

    “小叶,情况怎样?”于正宇一直在外面守着,叶无天说过,今天很重要,如果成功了,接下来的治疗将会方便很多,反之,则是会复杂很多。

    叶无天直接坐倒椅子上,要来一瓶水后拧开喝下,在拧盖子时,他双手都是在颤抖。

    喝下几口水后,叶无天方才感觉恢复几分力气,“情况不错。”

    得到叶无天的确认,于正宇整个人都松口气,略有些佝偻的身躯微微颤抖,这是激动,是兴奋。

    “两天吧,先观察两天,如果没什么事,那就行了,第一次的治疗算成功。”放下水的叶无天说道。

    “辛苦了!”于正宇这句话发自内心的感激叶无天,是叶无天让于家看到了希望。

    对叶无天,于家可以说既爱又恨,很难将叶无天去定位,于家又该怎样去面对他?因为他,于家成为世人眼中的笑柄,同样,因为他,于泰涛的人生希望重新恢复。

    “用不着谢我,只希望你们别恨我就行。”叶无天说道。

    于正宇老脸一红,知叶无天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事到如今,叶无天还得在京城再停留两日,虽然他并不想停留在京城。

    连续两天,叶无天大部份时间都守在于泰涛身边,观察着于泰涛的一举一动,所幸,于泰涛的情况很稳定,有很大的好转,脸色也渐渐红润起来。

    “不错,第一次算是成功了。”放下于正宇的手脉后,叶无天说道。

    躺在床上的于泰涛还很虚弱,“谢谢。”

    “不用谢我,于将军,我有一个请求,你的情况,我会尽我自己最大的能力去治好你,但在那以后,咱们之间就两清吧,你们也别为许影的事情找我麻烦,可以吗?”

    于泰涛一怔,显然没想到叶无天突然提出这种问题。

    “我提出这点,并不是说我怕你们,只是觉得没必要,你说咱们之间斗来斗去有什么意思?到头来只会是两败俱伤,何必呢?你说是吗?”

    “我会考虑。”于泰涛回答。

    叶无天听得狂翻白眼,敢情白说了,考虑?说那么多,只换来一句会考虑?

    于泰涛都这样说,叶无天也懒得说什么,反正人家都已经这样,就算最后还要跟他算账,咱叶大爷也不怕。

    第四天,叶无天离开京城,坐在飞机上的他四处张望,可惜的是,直到飞机降落到东城,叶无天都没见到吴怡。

    “爷,二少奶出事了。”刚回公司,司徒薇便走进办公室。

    叶无天问:“什么情况?”

    “欧阳家那些混蛋又开始逼宫,想让二少奶退位。”

    “靠!还来这招?他们烦不烦?”叶无天听着就烦,欧阳政仁他们老玩这些招式,上次都玩过,现在还来?搞什么东东?

    “不对,那些股东不是全部都支持幸月,怎么又突然反口?”

    司徒薇嗔道:“现在才发现不正常?你可真够笨的,那些人被威胁了。”

    “说清楚点。”

    “欧阳集团所有股东的家人都病了,而且病得不轻,医院方面没任何办法。”司徒薇说道:“除外,还有两个股东的家人被绑架。”

    阴谋!绝对是一个阴谋。

    听完司徒薇的讲述,叶无天第一时间意识到,这绝对是一个阴谋。

    “谁是接位者?

    “欧阳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