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973章 连恐带吓


    欧阳政仁当下傻了,什么意思?叶无天想做什么?也想像对付杨氏集团那样对付欧阳集团?

    当初,叶无天对付杨氏集团的手段完全就是两败俱伤的手段,如此贱招,怕且只有叶无天才能使得出来,换成普通人还真无法做到。

    “别那样看着我,你现在也有两个选择,要么你将股份卖给我家幸月,要么你等着股价狂跌,然后你狂亏,你选哪一个?”叶无天伸出两指手指头在欧阳政仁面前摇晃。

    以牙还牙!

    这一刹的叶无天别提有多爽,刚才欧阳政仁可是用这招来对付幸月,现在直接用这招还回给他,看这老狗还能怎样。

    “你吓谁?”欧阳豪不相信叶无天真会那样做,让自己公司的股价狂跌,这还是人吗?那些可都是钱,他不相信有人舍得这样做。

    “嘿嘿,你不相信?欧阳豪,你其实知道,我真敢,当初杨氏集团不就那样?到现在我投在杨氏集团的钱还血本无归。”

    欧阳豪顿时无语。

    “别磨叽,快选择,二选一。”

    欧阳政仁说道:“别浪费时间,我不会同意。”

    叶无天见状也懒得废话,直接拿起电话当着众人面前拨打一个电话,他说得很大声,大声到众人都能听到。

    听到叶无天的说话内容,欧阳政仁脸都绿掉,这小子真让人找欧阳集团的负面新闻,然后公布出去,想办法拉低下公司的股价。

    见过无耻的,没见过如此无耻的,想办法拉低自己公司股价。

    结束通话后,叶无天懒洋洋地道:“欧阳政仁,你赚点钱不容易吧?相反,我赚钱不难,这点你应该知道,我有那么多颗摇钱树在,赚钱的速度肯定快过你,你说万一你好不容易赚到的钱全部变成废纸,想必你心里不好受吧?”

    面对叶无天赤果果的威胁,欧阳政仁如吃了苍蝇般难受,悲哀的他不得不承认,叶无天说的是事实。

    十分钟过后,欧阳政仁的电话响了,助手打来电话告诉他,公司股价出现波动,网上有关于公司的负面新闻。

    接到助手的电话,怒不可遏的欧阳政仁又无可奈何,终于知道叶无天是要玩真的,知道不是开玩笑,真有人会不将钱当成钱看。

    哪怕他的钱来得再容易,也不能这样吧?不能这样挥霍成性,更重要是,不能这样直接用钱来打别人脸,这跟暴发户有什么区别?

    “你有病吧?”挂断电话后,欧阳政仁忍不住骂了句。

    “骂吧,继续骂,能看到你手里面的钱一分一分减少,我痛快。”

    “你……”欧阳政仁气得巍巍颤颤,很生气,很愤怒,“幸月,你就不说句话?”

    欧阳幸月淡淡问道:“你要我说什么?刚才你也一样帮着别人来对付我,现在你让我说什么?”

    欧阳政仁抓狂,本指望欧阳幸月帮忙几句,哪知她非但不帮,反在倒过来帮着叶无天。

    “我是你大伯,你的亲人,你不帮我,反要帮着别人来害我,你什么心态?再说,我亏钱了,你不也一样要亏钱?那也是你的辛苦钱。”

    欧阳幸月一脸无所谓:“无所谓,亏就亏吧,就算亏完也有人养着我,何况我还有另外一个公司,赚点钱不难。”

    如果有镜子,欧阳政仁一定可以看到自己头顶上在冒烟,“你这样对得起爷爷?对得起欧阳家的祖宗?”

    “大伯,这话我刚才跟你说过。”

    欧阳政仁愕然,极为尴尬道:“所以我不是想过不卖股份了吗?就是怕对不起欧阳家的列祖列宗。”

    “动作快点,找点有用的东西,我要马上看到欧阳集团的股价下跌,越跌越好,实在不行用钱砸。”那边,叶无天又拨通电话,也不知他打电话给谁,只是他的那番话让人狂汗,让别人对付自己的公司,这是正常人的思维吗?横看竖看都不正常。

    “疯子,你就是个疯子。”欧阳政仁想上前去活撕了叶无天。

    “欧阳老儿,你现在不卖,再等一会,你的钱就会少很多,当然,你也可以救市,无任欢迎,有本事你就把公司的股价都拉起来。”

    欧阳政仁当然想,他也得要有这个能力才行,如今叶无天与欧阳幸月是欧阳集团当之无愧的超级大股东,他们不发话,不帮忙,任何人都别指望着能将股价拉起来。

    那就是一个无底洞,再多钱也无法将股价拉起来!

    没多久,欧阳政仁的电话再次响起,打来的依然是他的助手。

    “砰!”

    欧阳政仁重重拍向桌子,发出一声巨大响起,将会议室里的众人吓一大跳。

    电话里,助手告诉他,公司股价已经开始下跌,并且跌幅很大。

    会议室里的其它人一个个暗幸,幸好自己刚才将股份卖给叶无天,否则现在也得跟着一起亏。

    “别生气,生气没用,不能解决问题。”

    “幸月,真有你的,我看你到时有何脸面去见列位祖宗。”欧阳政仁阴阳怪气问。

    叶无天接过话题:“这个用不着你操心,幸月她生是我的人,死是我的鬼,哪还用得着去见你家什么祖宗?”

    “你……”

    “别你你你的,现在对你而言时间就是金钱,迟一分钟,你就损失多一些,自己看着办吧。”

    “好,我卖,不过得按刚才那个价。”欧阳政仁知道,他没有别的选择,唯一能做的就是屈服。

    “现在的价格。”

    “刚才那个价。”欧阳政仁不肯让,这么一小会功夫,让他损失这么多,他不甘心。

    “爱卖不卖,我又不是傻子,你喜欢就留着吧,没人会强迫你。”

    “幸月,你别欺人太甚。”欧阳政仁站起来,怒目圆睁,想吃人。

    “大伯,由始至终,我都没一句话,怎么欺负你?更何况这些年来,都是你们在欺负我,我什么时候欺负过你们?”

    “刚才的价格。”欧阳政仁又道。

    叶无天瞥了欧阳政仁一眼,走到对方面前拿过那两份合约,整理好后回到欧阳幸月身边:“宝贝,咱们去哪吃饭?”

    欧阳幸月被这一句宝贝给喊得脸红耳赤,坐在那里浑身不对劲,很想找个洞钻进去,丢脸死了。

    某人脸皮厚,她的脸皮可没这么厚,他不会脸红,她会。

    叶无天此举让欧阳政仁束手无策,这是怎么了?叶无天要走?他什么意思?

    “随便。”欧阳幸月也站起来,整理好合约准备离开。

    “等等,你们不买?”眼看叶无天二人要走,欧阳政仁终于忍不住开口问。

    “你不是不想卖吗?都谈不拢,还有什么好谈?等以后有时间再谈吧。”

    这下,欧阳政仁是真急了,顾不上什么的他说:“我卖,按现在价格。”

    说这句话时,连欧阳政仁都感觉自己特憋屈,这都他妈什么跟什么?

    欧阳政仁吃不准叶无天,这混蛋就是个怪胎,从来不按常理出牌,杨氏集团的先例摆在那,那事告诉天下人,他叶无天并不好惹,也敢做一些两败俱伤的事情出来。

    随着自己签下名字,欧阳政仁空落落的,今天过后,欧阳集团将不再跟他有关系。

    确认无误后,叶无天即当转账给欧阳政仁,四百亿美金,卖掉手头上所有股份后,欧阳政仁一跃成为超级富豪,手里握着四百多亿美金的现金。

    两父子加起来,一共五百多亿,有这这么多钱,足够让他们后半生无忧,正所谓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这话真不假,欧阳政仁只是公司的股东之一,可想而知整个欧阳集团的总产值又达到什么惊人程度。

    办完所有手续后,欧阳政仁仿佛苍老许多,走路都不再那么苍劲有力,大半生的精力都放在公司上,现在一转眼,公司就已经不再跟他有关系,这种失落无法用语言去形容。

    很快,宽阔的会议室里只剩下叶无天与欧阳幸月二人,两人四目相望,各有所思,挤走欧阳政仁,并不是欧阳幸月的最终意思,完全迫于无奈。

    “宝贝,你大伯那种人不值得同情。”叶无天走到欧阳幸月背后,双手搭在她肩上,安慰着欧阳幸月。

    “我让秘书弄份合同给你,咱们签份合同。”欧阳幸月答非所问。

    “什么意思?什么签合同?你想说什么?”

    欧阳幸月知叶无天在装疯卖傻,他肯定知她想说什么。“你真想将那么多钱放在我这里?”

    “什么叫放?我的就是你的,咱们之间还用得着分彼此吗?别说你不会,就算你会,又怎样?给你又怎样?”叶无天豪气万大丈说道。

    欧阳幸月没再说话,将头稍稍扭到一边,眸子里带着些许雾气,被感动了!

    “嘿嘿,幸月宝贝,你真想感谢我,就陪我吃饭吧,我饿了。”

    欧阳幸月站起转身,神色复杂的看着叶无天:“你真信得过我?”

    “信得过,你就是我最信任的人,绝对信得过。”

    欧阳幸月注视着叶无天一会,樱唇轻启:“无聊。”

    叶无天双手搂向欧阳幸月小蛮腰,“要不要陪我吃饭?”

    “你想吃几次?”

    叶大爷一怔,傻愣着看着欧阳幸月,乖乖,欧阳幸月可是从来没这样跟他说话,这算是**吗?

    “三次,不,四次。”咽了口唾沫的叶无天欣喜若狂,想着三四次过后,怕且也已天亮了吧?

Ps:书友们,我是大肚鱼,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