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981章 问责团

  
      叶无天接过文件袋打开,拿出里面的文件后方知宋雨荷为何会怒气冲冲,原来如此。
  
      “雨荷姐,你就是为这事生气?”叶无天放下文件,不以为意问道。
  
      宋雨荷并没理会叶无天的嬉皮笑脸,俏脸沉得吓人:“你说呢?”
  
      叶无天说道:“我知道,无论我现在说什么,你都不会相信,事实上我也不知该怎样解释才好。”
  
      “你是不是从一开始就知道?”
  
      “没有。”叶无天摇头:“只是猜测。”
  
      “猜测?为什么没告诉我?你知不知你把我害惨了?”宋雨荷也说不上来自己现在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十分复杂。
  
      “雨荷姐,是不是有人为难你?”
  
      宋雨荷狠狠一瞪叶无天,“为了弄到这些东西,我动用了某些关系,上面高层已经知道我的事情。”
  
      叶无天沉思想一会,问道:“最坏的结果会是什么?”
  
      “在牢里渡过我的余生。”
  
      叶无天暗吸口凉气,真如宋雨荷所说,自己还真是将她给坑了。
  
      或许见叶无天不说话,宋雨荷也就气消不少。
  
      “姐,你放心,我不会让你有事,我保证。”
  
      “你怎样保证?通过什么来保证?”宋雨荷恨得牙痒痒,差点忍不住冲上去咬死这小祸害,把她给坑惨了。
  
      “总之我会有办法,如果你在国安呆不下去,我的公司随时欢迎你,待遇肯定比你现在要好。”叶无天能做的只有这些,红颜岛建成后,他需要组建属于自己的情报机构,所以,极需要人才,当然,那样又将会是一大笔钱。
  
      “噗哧!”
  
      宋雨荷终于收起她那张满带刹气的脸而露出笑容,叶无天觉得,女人,还是笑的时候好看。“你这是在挖墙脚?”
  
      叶无天嘿嘿笑两声:“我只是想告诉姐姐,国安没什么太不了的。”
  
      “行了,收起你那套。”宋雨荷挥手:“你现在打算怎样做?”
  
      重新拿起文件的叶无天一改笑脸,轮到他满带杀气,“姐,这种人你说该怎么办?我能放过他吗?这还是人吗?禽兽不如。”
  
      宋雨荷露出担扰之色:“别怪姐姐没提醒你,想动他,怕是不那么简单。”
  
      “哼!再厉害也是个人。”杀机涌起的叶无天说道。
  
      据宋雨荷的情报显示,飞机失事的幕后凶手真是马锋,堂堂京城第一大少,却做出这种人神共愤的事情出来,这种人,不能留。
  
      “不能大意,我是不同意你用直接的方式,必须得想其它办法。”对马锋的行为,宋雨荷也同样愤怒,一百多条人命,他马锋就没想过?也下得了手?
  
      好人不长命,祸害活千年,凭马锋的行为,足够他死一万次,只可惜,他姓马,想动他,还真不是件易事。
  
      “你可以跟马家谈谈,或许可以周转一下你公司的事。”宋雨荷提醒。
  
      “马锋,必须死。”叶无天说得斩钉截铁,“我公司没任何问题,也绝不会向任何人屈服,这是原则问题。”如果拿马锋的事情跟马家谈条件,岂不等于告诉外人,他选择向马家屈服?那种事情他绝对做不来。
  
      宋雨荷不知该怎么再劝,这小坏蛋的立场那么强硬,着实让人头痛。
  
      第二天上午,一架飞机徐徐从东城起飞,机上满座,乘客们一个个都悲伤,愤怒,还有无助。
  
      这些人全都是飞机失事里那些死难者的家属,被叶无天找来一起去京城,准备去马家讨说法。
  
      叶无天不知这样做对不对,他只想替这些人讨一个说法,他的内心一直都有些内疚,说到底,他们的亲人也是因为他而死,所以他总想替这些人讨回一个说法,安抚这些人,安抚那些死去的亡灵。
  
      此行,必将会艰难重重,叶无天顾不上那么多,路再难走,也有办法。
  
      到达京城后,叶无天自掏腰包安顿好众人,简单的晚餐过后,叶无天找来几辆大巴车,准备带着近两百人去马家讨说法,哪知人未上车,卓老头却神色紧张的来了。
  
      不愧是国安,动作够快!
  
      叶无天并不意外,宋雨荷已经跟他说过,上面高层知道,所以,卓老头过来也正常。
  
      “卓老头,你是来阻止我?”叶无天对卓老头心存不满,“你想阻止法律?是想告诉我,法律只是某些人玩的游戏?”
  
      卓老头没想到自己刚出现就被叶无天将一军,“可以换一种方法。”
  
      “我们已等太久,卓老头,我们需要一个说法,需要让死者得到安息,唯一的做法就是严惩凶手。”叶无天并没因为卓老头的出现就放弃,谁也阻止不了他。
  
      “马老还不知道。”
  
      “老子管他知不知道,知道又怎样?不知道又怎样?他姓马的才是人?咱们就不是人?咱们一百多条人命都比不过他一个姓马的?他算什么东西?凭什么?就因为他姓马吗?一百多条人命,知道吗?一百多条,活生生的人命,有老有小,最小的才几个月大。”叶无天越说越大声,他不是演戏,而是由心而发,“杀了这么多人,还能逍遥法外?”
  
      “我没那意思,只是想让你换一种方法,马老身体不好。”
  
      叶无天面无表情看着对方,面对叶无天那种目光,即便是卓老头这种位高权重,这种见惯大世面的人也抵挡不住。
  
      “你不配在这个位置上。”久久,叶无天吐出一句。
  
      此时此刻的叶无天感觉很累,那种累并不是身体累,或许,自己真的无法适合这个世界。
  
      卓老头被叶无天的话给说得脸红耳赤,浑身不自在。
  
      大巴车司机已经被带走,叶无天知道,卓老头一出现,今天的事就不可能实现,没有了司机,这么多人,不可能走路去。
  
      “小子,有些事情不是你想得那么简单。”卓老头试图解释。
  
      叶无天伸手硬生生打断卓老头的讲话,“行了,不用说,我都明白。”
  
      转身,看着自己眼前这近两百人,叶无天弯腰给这些人一个九十度的鞠躬:“各位,对不起,你们也看到了,他们有权有势,咱们今天想讨说法,怕是很难。”
  
      卓老头苦笑,这小子是唯恐天下不乱,不过,他愤怒也有他的理由,换谁都会愤怒。
  
      “请大家相信我,我一定会严惩凶手,血债,必须血偿。”鞠躬过后,叶无天大声道,眼神坚定无比。
  
      “各位,现在是一个法制社会,凡事都有解决的办法,请大家不要冲动。”卓老头说道,只是,他话未说完,那些人却不鸟他,只是将目光瞄向叶无天。
  
      这一刹,卓老头感到自己被无视,那种感觉真不好受,尤其是他这种位高权重之人,更是郁闷得想要抓狂。
  
      “叶先生,你说怎么办?我们相信你。”一位死者家属问。
  
      “没有司机,咱们就走着去。”
  
      “对,走着去,我们需要一个公司,严惩凶手。”人群中,有人开始拉开横幅,上面写着,血债血偿,严惩马锋,还我一百零九条人命。
  
      这样的横幅一拉起来,绝对具有震撼性。
  
      “小天,别闹了,快劝劝他们。”看到那样的横幅,卓老头背在发凉,这些人目标直指马家。
  
      “我这是闹吗?”
  
      “各位,我能理解你们的心情,但是请你们要相信我,相信法律,一定会给你一个交待,严惩凶手。”卓老头希望能劝服这些人,尽管他知道机会不大。
  
      “严惩凶手,血债血偿。”人群中有人开始挥臂大喊,压根没将卓老头的话放在眼中。
  
      再一次被无视,卓老头也开始拉下脸。
  
      叶无天的电话响了,拿出一看,见是朱老爷子的电话,犹豫小会,叶无天最终还是接通。
  
      先是一阵沉默的叶无天对电话说:“老爷子,如果你还有一丝良知,就该支持我。”
  
      电话很快就结束,叶无天并不后悔自己刚才那句话有多重,谁也阻止不了他。
  
      这里的热闹场面很快就吸引记者的前来,只可惜记者们都被挡在外面,有记者来,也有大批警察与国安人员的前来,人家小证件一拿出,记者们便不敢再进,开玩笑,除非你想坐牢。
  
      收起电话,叶无天走到那些人前面带来,若是从这里去到马家,有一段很长的路程,光是走路,不太可能,但叶无天需要的就是一个效果,一个轰动。
  
      “小天,你们再这样,我只能以扰乱罪将你们带走。”卓老头见劝说无效,只能下杀招。
  
      “抓我们?把我们两百人全部抓走?”听到卓老头的话,叶无天更失望,甚至是绝望,不过也更坚定,马锋,必须死,为那一百多条亡魂而赎罪!
  
      “希望你能谅解我的工作。”
  
      “你的工作就是保护凶手是吗?就是因为人家身体不好,所以可以不顾我们这些人的死活。”
  
      “没你说的那么夸张,小天,凡事都有解决的办法。”
  
      “大伙听到没有?人家要抓我们。”
  
      “你们要抓的是凶手,不是我们。”叶无天冷笑,“我们有什么错?错的是凶手?你们身为执法人员,不抓凶手,却要抓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