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984章 底线

  
      叶无天差点没被吓趴下,马锋?马老头喊马锋?靠!这是咱回事?不是说马锋不在京城?
  
      云里雾里的叶无天很想有人能告诉他这是怎么回事,可惜,没人会回答他的问题,他也不想落个自讨没趣。
  
      联想到那个神秘短信,叶无天更是可以确认接下来会有好戏看,终于知马老头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一遍话喊出去,马锋并没出现,马老头又是运气大喊:“马锋,我再说一遍,马上给我出来。”
  
      “马老,还是我来喊吧,您小心身体。”刘秋松上前劝,想借机拍拍马屁。
  
      拍马屁是要讲究时候,很明显,刘秋松不会挑时间。
  
      马老头只是回头盯着刘秋松,浑浊的老眼满是杀气,直看得刘秋松头皮发麻,站在那里进退两难。
  
      最终,刘秋松一口话都不敢哼,直接默默退到一边站着。
  
      叶无天暗笑,甚至有些幸灾乐祸,这个节骨眼上跑去拍马屁?你刘秋松是嫌命长?
  
      麻痹!你刘秋松也有今天,活该你倒霉。
  
      若不是考虑到时间地点不适合,叶无天甚至都会笑出声。
  
      那边,马老头继续喊了几句,只可惜马锋并没有出现。
  
      连续喊了几句后,估计那马老头开始失去耐性,随手将扩音设备一扔,打算亲自进去。
  
      “马老,您不能进去。”卓老头上前拦住。
  
      “我必须进去,今天这事,我必须弄清楚。”马老头说道。
  
      卓老头也不让步:“不行,我不能让您进去,太危险。”
  
      “你有权利命令我吗?”
  
      “没有,可我还是要这样做,马老,希望您别为难我。”
  
      “让开。”
  
      “马老想进去,除非在我尸体上踏过去。”
  
      “你以为我不敢?”马老头杀气涌出,当年的硬汉作风尽显无遗。
  
      卓老头不说话,目光瞥见叶无天,连忙说道:“小叶,你帮忙劝劝。”
  
      叶无天没上前,只是耸耸肩说道:“那是人家的家事,我实在不方便。”
  
      卓老头发懵,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顿时苦笑,自己怎就没想到?明显找错人,哪个不找,偏要找这小子帮忙?眼前这阵仗怕是叶无天做梦都想看到的场面,他又岂会上前去劝?傻子才会。
  
      马老头也扭头看了叶无天一眼,而叶无天则不慌不张的用眼神回敬过去,他又没做错什么,怕什么?有什么好怕?
  
      “马老。”刘秋松小声说,同时他手朝前方指了指。
  
      顺着刘秋松的目光望过去,马老头下一瞬间里就神色开始激动起来。
  
      叶无天也顺着方向看去,马锋出现了,站在那幢旧楼的二楼的阳台上。
  
      “你还站在那干什么?给我滚下来。”马老头吼。
  
      前方阳台上的马锋摇摇头,“爷爷,我是被冤枉,我被人陷害。”
  
      “下来,有什么事下来再说,如果你被人陷害,我会帮你讨一个说法。”马老头散发出强大的杀气。
  
      马锋又是摇头:“我不能下去,我不能,爷爷,我是真被人陷害。”
  
      站在一旁的叶无天恨不得给马锋一枪,说了老半天自己被陷害,他有什么苦衷?以他的身份地位,又还有谁能陷害他?
  
      “我再说一次,马上给我下来,发生什么事,你给我说清楚。”连续大声说话,马老头开始喘,开始体力不支。
  
      “爷爷,我不能下去。”
  
      隔着老远,叶无天都能看出马锋脸上的痛苦挣扎,是怎么回事?真让人陷害?不可能啊,有谁能陷害他马锋?
  
      想到那个短信,号码是东城的,却知道京城这边所发生的事。
  
      猜不透那个神秘短信是谁发的,不过,叶无天挺喜欢现在这场面,别人紧不紧张他不知道,他自己是津津有味的看着。
  
      此时,阳台上再次出现一个人,一位大胡子的国外人,那不是一位普通的国外人,手里拿着微冲,并且,另一只手还勒着一一位年轻的女人。
  
      人质!
  
      这一幕让众人倒吸口凉气,尤其是马老头,一直在极力装出来镇定这会也快要崩溃。
  
      枪,人质,外国人等等。
  
      一切的一切很容易让人联想到一个词,同伙。
  
      马锋会是那些人的同伙吗?
  
      “砰!”
  
      大胡子当着众人面前丧心病狂的开枪,子弹从女人质后脖子进,前脖出,血淋淋的场面震撼着在场的每一位。
  
      连抱着看热闹心态的叶无天愤怒无比,恨不得自己能变化成超人冲过去将大胡子干掉。
  
      枪响过后,女人质软软倒下,瞬间变成一具尸体,可大胡子仍然不罢休,左手一推,直接将尸体扔下楼。
  
      凶狠,残忍,大胡子的所作所为令人发指,同时他也等于在示威。
  
      “保护马老。”卓老头发出命令,直接架着马老头就往外面走。
  
      幸好,楼上的悍匪并没向楼下开枪。
  
      “放开我。”马老头并不惧怕,他的眼神里所流露出来的并不是惧怕,而是绝望,平日里他这个做爷爷的虽然没有怎么表扬孙子,可内心对这个孙子还是满意的。
  
      卓老头与另一位下属合力将马老头架退到几米的一辆悍马车后,确认安全后才放开,“马老,危险。”
  
      “危险个屁。”马老头大骂,并没当一回事。
  
      由于发生刚才那一幕,狙击手很快被调来,占据着各个有位置。
  
      “报告,屋内有三十八个人,其中八个匪徒,人质三十人,包括死掉的九人。”卓老头的一个手下上前汇报。
  
      马老头也在旁边,听到后几乎站不稳,跄踉的往后退,幸好被扶住。
  
      挥手示意手下退下去后,卓老头关心道:“马老,您要注意身体,可能真是个误会。”
  
      “告诉我,你有没有杀人?”回神过来的马老头看向马锋那边,但吼出的声音实在有限,又拿过旁边的扩音设备:“小锋,你告诉我,有没有杀人?”
  
      阳台上的马锋并没回答,惊慌无助的站在那。
  
      马老头心一沉,“回答我。”
  
      “有,可我是被陷害,爷爷,请你一定要相信我,我是真的被陷害。”
  
      “为什么?从小到大,我是怎样教你?为什么你要这样做?”痛心疾首的马老头有种无力感,是自己的教育方式太失败吗?
  
      “爷爷,对不起。”
  
      “别废话,你马上下来自首,交待你的一切。”马老头怒目圆睁,一身正气。
  
      叶无天看到了马老头不一样的另一位,多少有些意外,他对这个时候的马老头心存敬佩,像马老头这种人,必须得心存正气。
  
      马锋拒绝。
  
      “滚蛋,你想干什么?”马老头或许没想到马锋会拒绝。
  
      阳台上,大胡子再一次出现,这次,他手里又有一个人质。
  
      “阻止他,小锋,我命令你阻止他。”马老头大吼。
  
      大胡子不知是听得懂马老头的话还是怎么着,只见他朝马老头露出来一个微笑,将马老头气得够呛。
  
      马锋并没有按他爷爷的命令去做。
  
      “拿枪来。”马老头见孙子一次又一次违抗他的命令,当下怒由心生。
  
      “马老。”卓老头想劝。
  
      “拿枪来。”马老头吼,声音里带到不容人抗拒的意思。
  
      在马老头的要求下,一把狙击枪送到他面前,马老头二话不说就拿起枪架在悍马车头上。
  
      “小锋,阻止他。”手握着枪的马老头大声喊。
  
      阳台上的大胡子退后两步,直接缩到马锋身后,同时大胡子将手中的人质往马锋怀里推。
  
      “快点,你死了,爷爷会为你感到骄傲,记住,咱们姓马。”
  
      “爷爷,对不起。”
  
      马老头极度失望,架枪指着阳台,“我的话你听到没有?阻止他们。”
  
      “太迟了,爷爷,太迟了。”马锋哭了,从来不知泪水为何物的他竟然哭了。
  
      “砰!”
  
      马老头开枪了,可能由于太久没开枪,这第一枪竟然打偏,子弹打中马锋旁边的墙壁上。
  
      “你有两个选择,一是你现在下来自首,二是为你所犯的罪行赎罪,救出人质,不然我杀了你。”
  
      马锋缓缓闭上眼。
  
      “马老,别冲动,总会有办法的,可能真是一个误会。”卓老头说,他可不能再让马老头开枪,尤其阳台上那人还姓马。
  
      “卓局,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我建议强攻。”刘秋松说道,这样被人捏着喉咙的滋味不好受。
  
      卓老头十分难,目前为止,都还不知道那些人到底想要什么,既不提条件,又不想着离开。
  
      “你们不是说马锋不在京城吗?”叶无天看向不远处的大乔。
  
      大乔无从回答,也不知该怎样回答,她得到的情报的确是马锋已经离京,至于为何会出现在这里,她一头雾水,根本弄不清楚是怎么一回事。
  
      阳台上,大胡子再度开枪,枪响过后,人质死亡。
  
      这一幕让看得怒火万丈,卓老头看不下去,咬牙发出命令,“攻。”
  
      “砰!”
  
      卓老头的命令刚发出,马老头也开枪了,这一次,子弹打中马锋胸前。
  
      子弹入肉,让马锋胸前溅起一朵血花。
  
      感觉到痛的马锋稍稍低头,见到他胸前的伤口后忽地诡异一笑。
  
      “砰!”
  
      马老头又是一枪,这一枪仍旧打中马锋。
  
      “马老。”卓老头想阻止,已经迟了。
  
      连中两枪的马锋软软倒下去,眼神始终都是望向他爷爷这边,倒下去一刹,马锋笑了。
  
      站在马锋身后的大胡子也倒下去,直到死,或许他都想不明白,为何马老头会开枪,那可是他亲生孙子。
  
      不过,这个问题,他大胡子怕且也只有下辈子才能弄明白。
  
      马老头放下枪,此时的他连站的力气都没有,老眼湿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