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991章 王柔丝

  
      众多赌徒将这里围得水泄不通,一局赢二百多亿,不单止在这简赌场,哪怕在整个维加斯,也算得上是一件轰动的事。
  
      既然有人可以在赌豆子上连赢两局,这种运气,足于让天下人无语。
  
      很多相信这是运气,但也有很多人不相信这是运气,那么多豆子,能猜中一次就算得上是祖坟冒烟,更有可能的是,这个神秘的年轻人必定有某种不为常人的实力。
  
      “再来。”叶无天将全部二百多亿的筹码推出去。
  
      荷官额头直冒汗,站在那不知所措,连输两局,已给他造成巨大的心理压力,再来的话,他实在无法承受这种压力。
  
      大腹男见叶无天还要赌,而且还是赌两百多亿,他只感到一阵头晕目眩,连忙掏出口袋里的药吞了颗下去,血压上来了。
  
      这哪是赌钱?简直就想将人家赌场往死里逼。
  
      连赢两局,现如今谁也不敢小瞧叶无天,不敢小瞧这个年轻人。
  
      当然,两局里,他只是赢一局,另外一局是大腹男赢的,换句话说,两人的运气都只能用邪门去形容。
  
      “开始吧,还等什么?”叶无天催促着荷官,让对方开始。
  
      “我押五百万。”大腹男将刚才所赢来的全部筹码推出去,“反正是赢来的,我也疯一把。”吃了降压药后,大腹男决定再拼一把,人家二百多亿都敢一次性赌了,他的区区五百万又算得了什么?何况这年轻人的那种淡定与从容给到他很大信心。
  
      荷官仍旧没动,右手早已按铃向上面求助,他不敢再赌。
  
      “怎么?不敢来?快点开始啊,别浪费大家时间。”大腹男也跟着催促起来,此时的他是极为矛盾的,一方面想快点赌下一局,另一方面又害怕赌下一局,担心自己会输。
  
      人群中,有位年轻人走进来,此人的衣着打扮不像荷官。
  
      “先生,我们有贵宾室,不知您有没有兴趣?”对方小声对叶无天说。
  
      叶无天扭头问:“贵宾室?赌得大不大?”
  
      “大,没封顶。”
  
      叶无天指着那些豆子问对方:“就算我不去贵宾室,你们也不会让我赌这个,是吗?”
  
      对方微微笑着,笑而不答,那表情已经等于告诉叶无天,的确就是那样。
  
      叶无天早已料到,这就是赌场的作风,不可能任你赢,见你稍为赢多一些,赌场就是想尽各种办法阻止,要么说赌旧的技术故障,要么找其它借口。
  
      “好,带我去吧。”叶无天站起来跟随着对方而去,走几步后,他又停下,对那大腹男说道:“哥们,你就别跟来了,为你好。”
  
      大腹男略为失望,他还真想跟着进去,哪怕以助手的身份也好,现在这个年轻人不同意,他也只能干瞪眼。
  
      在对方的带领之下,叶无天走进贵宾室,当他进去时,里面已经有四个人坐在那,站在门口的叶无天扫视一遍,最后将目光定格在右侧那人身上。
  
      这么巧吗?
  
      一再确定是对方后,叶无天知道,今天的赌局不会无聊。
  
      走过去,坐下,左使者将筹码放到叶无天面前后就转身出去,赌场有规定,任何人不准带保镖进贵宾室,但女伴或男伴另外。
  
      叶无天打量着对方四人,对方同样打量着叶无天,所不同是,右侧那个女的打量叶无天的时间最长,估计她也同样没想到会在这里遇上叶无天。
  
      认识对方,叶无天却没有与对方打招呼,这个时候还是装不知道为好。
  
      王柔丝,王氏集团当家人,今天在这种场合之下遇上,她身边坐着一位女伴,而不是男伴,瞧她们那样子,举止亲昵,想来不是一般关系。
  
      不同之人自然有不同之处!连爱好都是那么的与众不同。
  
      幸好自己的取向还正常,想到两个大老爷们一起,叶无天浑身恶汗,极想反胃,想吐。
  
      有意思的是,五个人里面,其中就有三个是亚洲人,叶无天与王柔丝是华夏人,当然,她的那个女伴不算,另外一个是小日本。
  
      剩下的两个则是欧洲人。
  
      “开始吧,玩大吃小,大家有问题吗?”其中一个稍胖的洋鬼子说道。
  
      另外的三个均表示没异议,能进来贵宾室赌,图的就是一种剌激与痛快,钱倒是其次的。
  
      所谓的大吃小,就是每人发三张牌,然后比牌的大小,桌面上牌最大者通杀其它几家。
  
      每发一张牌,大家都有一次加价的机会,如果你上家加注,而你不加,则视为放弃,当然,赌场方面为了公平,即使不跟注,也能继续赌下去,赢了,将会按比例分得一定筹码,这样做是为免有人故意拿钱砸,人家出十亿,你出一百亿,还怎么赌?总有些人比较有钱,也总有些人比较穷。
  
      这是一种极为疯狂的赌法,当然,也是一种极为赚钱的赌法,跟赌什么二十一点比起来,这种大吃小更加简单,无论输赢都更加快。
  
      叶无天轻轻点头,表示自己没问题。
  
      底牌是一百万,五人纷纷拿出一个一百万的筹码后,桌面上就已经有五百万的筹码。
  
      叶无天拿到的第一张牌是一张红桃九,而庄是那位小日本,所以这局由他先喊价。
  
      “一千万。”小日本随手扔出一个筹码。
  
      “一千万怎么赌?”王柔丝扔出五个一亿的筹码。
  
      果然是有钱人,第一把就赌这么大。
  
      王柔丝的行为将那小日本气得轻,犹豫小会后,他最终放弃跟牌,也就是说他这局最大赌注就一百万。
  
      “你的妆化得很差。”王柔丝忽然莫名其妙说一句,她说这句话时是叶无天所说。
  
      叶无天愕然,敢情对方已经认出他。“你认识我?”
  
      王柔丝微微一笑:“你说呢?”顿了顿,又道:“你不认识我?”
  
      不得不承认,王柔丝笑得很好看,很漂亮,带着种成熟妩媚,很是吸引人,她身边那位女伴长得也不差,整个人依偎在王柔丝左臂上,若说她们二人没关系,怕是都不会有人相信。
  
      “不认识。”叶无天摇头。
  
      王柔丝见状也没再说什么,伸手在她那位女伴小脸上捏了把。
  
      叶无天想对王柔丝说,如果你想捏,我身上某处可以让你捏,只是某处。
  
      另外两个洋鬼子纷纷跟牌,轮到叶无天时,他没同样二话不说直接扔出五亿。
  
      第二张牌发下来,这次,叶无天拿到的是一张梅花十三,至于其它几位拿到什么牌,叶无天不知道。
  
      小日本第一轮已放弃跟注,所以这次直接由王柔丝加注,她再次扔出五个一亿的筹码。
  
      两个洋鬼子同样跟牌,轮到叶无天时,他笑道:“跟五亿,再加五十亿。”
  
      “第一把就赌这么大?等会还有一张牌哦。”王柔丝笑道。
  
      “赌,图的就是个痛快。”叶无天回答。
  
      “你说我们跟不跟?”王柔丝自己不作主,竟问起她那位女伴。
  
      “跟,他们好坏,喜欢使诈。”
  
      王柔丝咯咯娇笑,“听你的,跟。”
  
      叶无天恶汗!靠,这女人,算得上是另类中极品,喜欢这一套。
  
      王柔丝跟了五十亿,另外两个洋鬼子中,那位长得稍胖一点的家伙同样跟了五十亿,至于另外一位去牌。
  
      至此,桌面上已经有一百多亿。
  
      第三张牌发下来,荷官示意叶无天开始加注,刚才第二张牌是他先爆注,跟五亿,又追加五十亿,所以这回轮到他叫喊。
  
      “一百亿吧。”叶无天推出筹码。
  
      王柔丝再次注视着叶无天,或许再一次对叶无天的加注感到吃惊。
  
      “别那样看着我,我会脸红的,你有佳人相伴,我没有,只能专心赌。”叶无天说道。
  
      王柔丝娇笑:“借你玩玩?”
  
      “那敢情好,可以吗?”叶无天并没矫情,对方敢这样问,他有什么不敢答?
  
      “宝贝,你愿意吗?”王柔丝问起她那位女伴。
  
      对方瞥了叶无天一眼:“你的是硬的还是软的?我喜欢软的。”
  
      “你们女人不都是喜欢硬的吗?”
  
      “我喜欢软的。”对方回答。
  
      “快点开始吧,赌完好进行下一局。”小日本早已坐不住,他是最早放弃,所以想尽快进行入一局。
  
      叶无天没说话,只是拿眼看着王柔丝。
  
      “跟。”王柔丝犹豫小会,最终还是决定跟。
  
      另一位洋鬼子也跟一百亿。
  
      桌上的筹码已经高达四百多亿,这样的速度,叶无天还算满意,这些人绝对隐形超级富豪,其身家远远超过什么榜上的那个数字,这年头,越有钱的人就越是低调,高调的都是暴发户,当然,还有一些打肿脸来充胖子的家伙。
  
      洋鬼子先开牌,十九点,两张十,一张方角九,另外一位则是只有十六点,小日本见已经有开出十九点,他已经一脸沮丧,皆因他只十八点。
  
      叶无天见王柔丝没有开牌的意思,于是先自己开牌,翻开后,他的牌是三条老K。
  
      王柔丝见叶无天开出这牌,当下脸一沉,“你厉害。”
  
      “呵呵,碰巧运气好,我说,你不开牌,是不是意味着牌比我小?那算我赢吗?”叶无天接着又道:“我再厉害也没用,你们喜欢软的,而我是硬的,达不到你们的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