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992章 横扫


    第一局,叶无天赢,轻松几百亿进账。

    早知赌这么好的赚,还拼死拼死的医什么病人?天天坐在这里赌得了。

    第二局开始,几人分别抛出一个底注,然后叶无天开始加注,大吃小的规定就是,上一局胜利者率先加注。

    “反正都赢钱了,就一百亿吧。”叶无天说道。

    王柔丝见状,问道:“你连牌都不看?”

    “看与不看都一样,我说过,图的就是一个剌激,一个痛快,无所谓,输又怎样?”

    “好,就冲你这句话,我跟。”王柔丝同样扔出一百亿的筹码。

    叶无天向对方咧嘴一笑。

    两个洋鬼子也跟,小日本见状,先是看了眼自己的牌,然后也咬牙跟牌。

    第一个牌,桌面就有五百亿,赌局才进行到第二局,就已经演变到现在这个地步,已经不能用疯狂去形容。

    “又是我喊,那就再加一百亿吧。”第二张牌发下来后,叶无天同样不看牌,直接扔出筹码。

    “我跟。”王柔丝说道。

    两个洋鬼子轻轻摇头,表示自己不跟,那个小日本也骂了句:“八格。

    “只剩咱们两,请问贵姓?”叶无天看向王柔丝。

    “这把你加多少?”王柔丝不答反问。

    叶无天落得个自讨没趣,也不再问对方姓名,“既然都这样了,那就再一百亿吧。”

    “好,我跟。”

    叶无天先开牌,这次他的是三条K,是的,同样还是三条老K。

    见叶无天又是开出三条老K后,两个洋鬼子纷纷站起来说骂了句粗口后就走出贵宾室,今天已没法赌。

    小日本想走,又心有不甘,傻子也能看出来叶无天不简单,只是现在走了,他极不甘心,就这样输了,让他如甘心?

    最后,小日本悻悻离开,临走前,他看了叶无天一眼,不知他那眼神到底是什么意思。

    叶无天猜不透,也懒得去猜,他才不管对方是什么想法,小鬼子最好别惹他,不然指不定会是谁后悔。

    “就剩咱们两个,还要继续吗?”赢大钱后的叶无天心情相当不错。

    “好手法。”王柔丝又是答非所问,直说得叶无天云里雾里,不明白她这话的意思。

    “还来不来?不来就走了。”

    王柔丝冷笑:“叶无天,咱们玩把大的吧。”

    叶无天暗暗苦笑,对方果然认出他,难道自己的妆真就那么差劲?也不对啊,赌场那么多人,除这王柔丝之外,并没其它人认出他,唯独这王柔丝是个例外。

    看来王柔丝平时没少研究他。

    “怎么赌法?”

    “我知道你公司现在遇上点麻烦,而你,又十分缺钱。”王柔丝指着叶无天面前那些筹码:“这点钱怕是不够你花多久吧?”

    从一开始,叶无天就不敢轻视对方,现如今听对方这么一说,他更是收起轻敌之心,人家将自己研究得那么透彻,自己却并不算了解对方。

    “然后呢?”

    王柔丝说道:“咱们赌一把,你赢了,我可以帮你解决你公司的麻烦。”

    “哦,怎样解决?”

    “帮助你们取得销售权。”

    叶无天表面大笑,内心却暗惊,王柔丝有这么大实力?“我凭什么相信你?”

    “我是个守信用的女人,这点,很多男人不如我。”

    “好吧,你虽话这样说,可我还是不太敢相信,咱们事前并不认识,你忽然这样跟我说,我该怎样相信你?总不能单凭你一句话我就该相信吧?再有就是,就算你能帮我解决,要多久?是一天?一个月?还是一年?”

    王柔丝笑:“一个星期内。”

    “如果我输了呢?”对方敢打这样的包票,肯定赌注不简单。

    “倾城丸的配方。”

    叶无天狂笑,果真是那样。

    “回答你之前,能否问你一个问题?”狂笑过后,叶无天问。

    “说。”

    “我公司变成现在这样,是你做的吗?”

    “我不会回答你这个问题。”王柔丝摇头:“你有证据,可以直接来找我。”

    “好吧。”叶无天耸耸肩,知自己有自讨没趣,应该知道人家从一开始就不会回答。

    “赌不赌?”

    “赌!”他缺钱,走投无路,只能赌。

    “很好,咱们换一种赌法,从一副牌里抽出四张,然全比大小,这样最简单,也最公平,你有意见吗?”

    叶无天摊开双手表示没有。

    王柔丝要过一副新牌,拆开,她自己洗牌,十分熟练。

    看着王柔丝洗牌,叶无天忽然发现自己中计了,从对方洗牌的熟练程度上看,肯定是个高手。

    从他一出现开始,她可能就在算计着他,刚才两把牌,也极有可能是故意输给他。

    这种洗牌法,叶无天只在电影里见过,里面的赌神都是那样洗的,可以将纸牌洗成一条龙。

    “你要洗吗?”停下后,王柔丝问。

    叶无天直接摇头,他就免了,以免丢人现眼,就他自己那三脚猫功夫,还是算了。

    王柔丝将整副牌都摊开后示意让叶无天先开始抽。

    “女士优先。”

    王柔丝微微一愣,也不矫情,右手在纸牌上面几个来回后,快速抽出四张牌。

    稍稍翻起四张牌看一眼,王柔丝露出一个满意的笑容,“到你了。”

    叶无天并没马上开始行动:“从你笑容看,想必四条a都被你抽走,从眼前看,我必输无疑。”

    “你认输?”

    叶无天摇头:“不,只是的猜测,无论如何,我都要赌一把,或许你没抽完四条a,故意留两条给我。”

    王柔丝俏脸上的笑容更盛,“有可能,请吧。”

    比洗牌,叶无天不及王柔丝,比抽牌,他还是不如人家,王柔丝抽牌,动作快准且优美,轮到他叶无天时,完全跟优美沾不上边,将原本一条好好的牌龙弄得乱七八糟。

    抽完四张牌后,叶无天吐口气:“咱们谁先开始?”

    “你先吧,抽牌你是女士优先,那现在翻牌就男士优先吧。”

    “好,我听你的。”叶无天开翻牌,第一张是黑桃K。

    王柔丝看到那张黑桃K是,她笑得很甜,仿佛一切都在她的掌控之中!

    叶无天的第二张是红桃K。

    当他翻开第三张时,原本还笑容满脸的王柔丝瞬间将笑容僵在脸上,取得而之的是震惊与不可思议。

    叶无天第三张牌是红桃a,是的,他竟然还开出红桃a。

    佯装看不到王柔丝的震惊,叶无天继续翻牌,第四张牌又是黑桃a。

    “到你了。”叶无天笑道。

    王柔丝又哪还用得着叶无天催促,她自己早就迫不及待翻牌,当她打开牌一看,原本四张都是a的牌,现在却变了,只剩两张a在她这,而那两张红桃a与黑桃a却在叶无天那边。

    这怎么可能?两张a应该都在她这边,什么时候去了叶无天那边?这不可能,绝不可能。

    不管她承不承认,论牌面,她都已输,这一局,她输得心服口服,同时也还输得莫名其妙,输了,连自己怎样输的都不知道。

    “算是我赢吗?”叶无天问。

    “你是怎样做到?”王柔丝仍然不敢相信,她明明抽到四张a,也一直注意着她自己的牌,就这样还被换牌,这让她受到不小的打击。

    没想到叶无天的赌术如此厉害。

    “你赢了!”王柔丝吐出一句。

    叶无天问:“那我公司的事情可就劳烦你了,希望你能尽快给我好消息。”

    “你是怎样做到?”王柔丝问,她就想知答案,不然总是不甘心。

    “如果我说这只是运气,你会相信吗?”

    王柔丝没回答,叶无天的话已经很明显,他不会回答。

    “你不怕我后悔?”

    “呃!你刚才答应过,真要后悔吗?”

    “别忘了,我是女人,我有这个权利。”

    叶无天稍稍伸过脑袋,“要不你试试?”

    王柔丝也伸过脑袋,“你以为我不敢?”

    “还赌吗?”叶无天缩回脑袋。

    王柔丝站起来,绕过赌桌走到叶无天身边,随着她的来到,叶无天闻到一阵香风袭来,十分好闻,让叶无天一阵异动。

    “真香。”叶无天赞了句,“好闻。”

    “我会记住你,你是个与众不同的男人。”

    叶无天好笑,说道:“怕是你早就记住我了,对吗?”

    王柔丝眸子里闪过一道凌厉的杀气,转瞬而逝,恢复正常的她搂着她的女伴款款离开,贵宾室里只剩叶无天与那位荷官。

    站起来的叶无天本想扔个筹码给荷官,可是这里面的筹码最少都是一千万一个,叶无天不舍得给,最后装看不到荷官的讨好,直接转身出去。

    接下两天,维加斯各大小赌场都经历过同样的事情,被人横扫,此人正是叶无天,所向无敌,战无不胜,令各大赌场闻风丧胆。

    叶无天不但要赢钱,赌到最后,他更是要狮子大开口要股份,赌场不给,他就不走,准备直接将赌场赌垮掉。

    只不过人家赌场又岂能如他所愿?人家也不是好欺负的主,暗杀,明赶,等等,各种各样的招式都试过,可每次都被叶无天化险为夷。

    这么几天下来,叶无天狂赚一大笔,有这笔钱在,他又可以支撑好久,红颜岛的建设工作可以继续。

Ps:书友们,我是大肚鱼,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