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997章 让你别来求我

  
      回东城后,叶无天开始回想起狮子头的话,马锋的死,跟自己没半点关系,相信马家也不可能查到任何证据,根本就不是他做,又怎能查到他身上?
  
      狮子头说得对,马家的事倒是小事,现在更重要的是维加斯的事,狮子头不说,叶无天都不知道美国三大黑帮都有份参与那些赌场的经营,一不小心把三大黑帮都得罪,这是叶无天所不想看到的。
  
      当现,现在想后悔已经迟了!
  
      “爷,我跟二少奶又派了一千工人上岛。”司徒薇递过一份文件:“你签个字吧。”
  
      “这种事情你们自己拿主意就好,用不着我签名。”
  
      司徒薇笑道:“你可是最大的金主,当然得找你。”
  
      “汗!我的钱不就是你们的钱?大家都是一家人,用得着这么认真?”
  
      “这是工作!我可不想让别人认为我是看上你的钱。”
  
      叶无天狂翻白眼:“这都哪跟哪?别人爱怎么说那是别人的事,让别人说去呗。”
  
      “我在乎,二少奶也在乎。”
  
      无从回答的叶无天心知再说什么都没用,也就不再说:“好吧,你们自己决定,我不勉强。”
  
      “对了,小岛建得怎样?我让你们先建的训练场什么时候能弄好?”狮子头对他提过,现在那个训练场太小,容不下那么多人训练,并且像坦克之类的重武器也无法展开训练。
  
      “按照现在的进度,一个星期左右就能完成。”
  
      “很好,建好告诉我。”
  
      司徒薇犹豫小会,问道:“爷,咱们这样会不会太疯狂?”
  
      叶无天知司徒薇所指哪方面,这又是军舰又是坦克的,听起来的确很疯狂。
  
      “更疯狂的事还在后面,以后谁敢惹咱们,我们直接灭了他,谁的面子都不用给。”
  
      歪着小脑袋的司徒薇嗯了句:“听起来很爽。”
  
      “哈哈,当然爽。”叶无天已经巴不得那一天快点到来。
  
      “算了,嫁鸡随鸡,反正我已经没别的选择,随你吧,只要你别把我给卖了就行。”
  
      叶无天说道:“哪舍得卖你?”
  
      “这还差不多,来,啵一个,爷,今晚你能喂我吗?”
  
      叶无天有些吃不消司徒薇这种直接方法,那方面,她总是那么大胆,跟别人不一样。
  
      “欧阳集团怎样?”叶无天扯开话题。
  
      幽怨不已的司徒薇嘟起小嘴,“这种事情你怎么不去问她?”
  
      “我问她,她也不会老实告诉我。”
  
      “就那样僵着,暂时谁也奈何不了谁,你放心,二少奶是个经商天才,只要给她平台,想对付她并不是件易事。”
  
      “我只想安安静静赚点钱,为何一个个都看我不爽?问题出在哪里?莫非真是我太优秀?”
  
      司徒薇媚眼如丝,“你当然优秀,你不优秀,我们又怎会一个个栽在你手里?”
  
      “敢情听你的意思我要是不优秀,你们就看不上我?”
  
      “那是必然的。”
  
      两人聊得正兴,秘书敲门进来,“老板,郑主任来了,在会议室。”
  
      “那老小子怎么不直接进来?可不是他的风格。”叶无天说道。
  
      “还有几位国外女人跟他一起来。”秘书答道。
  
      去到会议室,叶无天方知所谓的国外女人是谁,琳达来了。
  
      这洋鬼妹真有意思,找着郑忠仁一起来是什么意思?还怕他会像上次那样扣押她?
  
      “郑主任,今天吹会么风?把你给吹来了。”叶无天发出爽朗笑声。
  
      “呵呵,我来带路的。”
  
      “琳达小姐,咱们又见面,不知你这次所来何事?记得你说过,咱们都不是朋友,莫非你还想赶我走?这里可不是美国。”对上次被琳达驱逐出境,叶无天还是记恨在心。
  
      琳达由始至终都沉着张脸,对叶无天,她实在无法给什么好脸色。
  
      “说吧,什么事?我很忙,没空跟你聊天,不过,你该不会想秋后算账?”
  
      “你对赌场做了什么?”琳达开口。
  
      答非所问的叶无天说:“你这是求我吗?”
  
      “回答我。”琳达的语气很强势。
  
      “你先告诉我,是不是在求我?当初我怎么说来着?让你别再来求我,你怎么还跑来?”
  
      郑忠仁闭嘴不语,这里没他什么事,最好还是少掺和,何况这小子就是个剌头,惹不起。
  
      “叶无天,你怕是还不知道自己惹的事情有多大是吗?”琳达冷冷说道:“据情报显示,几大黑帮都准备对付你,你自信能对付得了那么多人?那些黑帮,每一个都存活上百年,实力都很强,对付起他们,你就不会头痛?”
  
      叶无天当然头痛,只是他现在也只能装平静,装无所谓,“你这是威胁我?”
  
      “威胁?你可以这样认为,你要搞清楚,想对付你的人不是我。”
  
      “琳达小姐,你不远万里跑过来,还拉上我们郑主任,想必是打算来解决问题的吧?还是说你只想过来看笑话?”
  
      “叶无天,我不知你用什么方法令到赌场这样,不过劝你一句,最好马上停止,那些人不好惹。”
  
      “我也不好惹。”叶无天不打算退让:“他们几百人来杀我时,我就告诉自己,也要用实际行动告诉他们,本少爷也不好惹。”
  
      “你没任何证据可以证明是他们做的。”
  
      叶无天不屑:“你们也没任何证据能证明是我对赌场做过什么。”
  
      琳达被叶无天反驳得哑口无言,想想好像还真是那样,的确没任何证据。
  
      想通这点后,琳达开始服软,说话的语气缓和不少:“我是为你好,那些黑帮不好惹。”
  
      “听你的意思,我就好惹?”叶无天反问。
  
      “他们是靠这行吃饭,你呢?你也要拿命去拼吗?犯得着吗?”琳达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也算是用心良苦。
  
      一个老外,能如此娴熟地运用华夏语如此说话,也算厉害。
  
      “所以我不惹他们,再说,我不是已经被你驱逐出境了么?那边发生什么事,还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又不是神仙,随手一挥就能施法。”
  
      琳达直接忽略叶无天的解释:“这样吧,你解决现在的怪异现状,我帮你把那几个黑帮压下来,你看怎样?”
  
      “不怎样,我说过,跟我没什么关系,你为啥总要认为是我?我真有那能力,早就直接对你老头子下手,伸手一点就控制他,然后让他为我服务,你说多好?”
  
      琳达很想骂叶无天几句,但她知道那样骂,她是解气了,可是势必与叶无天之间的关系会更僵。
  
      “两位,有话好好说,有话好好说。”郑忠仁实在看不下去,琳达这趟怕是白来,叶无天是什么人?他很清楚,绝不会轻易让步,这种人,最好躲得远远的。
  
      “你非要跟他们硬碰?”琳达开始失去耐心。
  
      “碰就碰,谁怕过谁?你回去告诉他们,最好别来惹我,我怕他们后悔。”
  
      琳达气冲冲的深吸几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好吧,咱们换一种谈法,你要怎样才肯停下来?别跟我废话,我要你真正的想法。”
  
      “股份,我要赌场的股份。”
  
      “你觉得可能吗?”
  
      “不可能就这样耗着,反正我也不吃亏。”
  
      “你就不怕他们对你进行暗杀?”
  
      叶无天笑道:“暗杀?嘿嘿,我还真不怕,琳达小姐,你们中情局很厉害,可我们郑主任他们的组织也很厉害,都不是吃素的,不信你让那些人过来看看,郑主任保证让他们有来无回。”
  
      “股份是不可能,叶先生,好好考虑吧,明天之前,我会在东城,静候你的回复。”琳达走了,连招呼都不打。
  
      这女人,越来越嚣张!
  
      “郑主任,不好意思,让你见笑。”
  
      郑忠仁说道:“老弟,她的话也不是没有道理,那些人本就是刀口上混饭吃,以你的身份地位,犯不着跟他们拼,划不来。”
  
      “这不还有你吗?你应该会保护我吧?”
  
      “防不胜防,再怎么防,也总会有漏网。”
  
      “我说出去的话就不会收回来,他们不该派人杀人,你是没见到当时那场面,几百人追杀人,你能想象那是什么场面吗?这笔账不跟他们算,我以后还怎么混?”
  
      郑忠仁暗想,你小子在人家赌场里赢走那么多钱,人家不跟你算账才怪。
  
      “万一他们真过来暗杀你,你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直接过去灭了他们,我才不管他们是什么帮。”
  
      郑忠仁怀疑,这小子属牛的,性格怎那么硬?就是不听劝告。
  
      “行了,这是你的事,我懒得掺和。”郑忠仁今天的任务就是做个陪同,现在琳达已走,他的任务也就完成。“对了,还有件事,差点忘了,你这两天去一趟马家,马老想见你。”
  
      “他想见我怎要你来通知我?”叶无天疑惑。
  
      郑忠仁狂汗,“你小子计较那么多做什么?反正我通知你就是,你就别管那么多。”
  
      “再说吧。”叶无天并不想见马家的人,没意思。
  
      郑忠仁还想再劝劝,却被叶无天电话铃声打断。
  
      “麻痹的,哪个不长眼的?不知那是老子的人吗?让他等着,我马上过去。”接通电话没一会的叶无天破口大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