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998章 你怎么不长眼


    送走郑忠仁后,叶无天飞车赶到一处餐厅,无视服务员的叶无天直接冲进去,左右看了看,最后将目光锁定在右则面的一张桌子上。

    发现目标后,叶无天咧嘴一笑,笑容里带着狰狞。

    餐厅很优雅,也很静,这样的餐厅很适合一些小情侣过来浪漫一下,当然,来这种地方求婚也会是个不错的选择。

    “两位,没打扰吧?”走过去后,叶无天问道,这厮话虽这样说,脸上却没一点不好意思的表情。

    “你怎么来了?”常肖媚诧异,叶无天会出现在这里,让她很吃惊。

    叶无天说道:“我不来,你都快要跟别的男人走了,我还能不来?”

    常肖媚脸红耳赤,四周很多火辣辣的眼光朝她看来,让她有些呆不住,羞得想找个洞钻进去。

    “你胡说什么?”

    “胡说?”叶无天冷笑着指向桌上那束花:“这是什么?是玫瑰吗?别告诉我这是桂花,我会很吃惊的。”

    “不是你想的那样,请你别用你那猪一般的智商误会我。”常肖媚急得不行,事实并不如叶无天所想那样,那是玫瑰,这不错,只是她并没收下,而且今天答应出来,就想找个机会好好跟对方说清楚,哪知叶无天这混蛋会冲进来。

    常肖媚忽然想到一句话,此情此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她根本就没法解释,何况她解释了,他就会相信吗?绝对不可能相信。

    “你是谁?”叶无天将目光看向那个男人,“知道他是谁吗?”

    “叶无天,我认识你。”对方答非所问。

    叶无天倒有些好奇,“哦,你认识我?有意思,好,既然认识我,没理由不知她是谁,她是谁你不知道?明知她是我的人,你还敢打她的主意?是不是嫌命长?”

    对方被叶无天一顿臭骂,骂得他满脸尴尬,“跟你有什么关系?”

    “你别胡闹行不行?”常肖媚想拉开叶无天,这样下去,她实在丢不起那脸。

    “你喜欢他吗?”叶无天很不习惯,或者说很不爽这种场面,在他心里,常肖媚就是他的女人,他叶无天的女人,属于他的,现在这样跟别的男人坐在一起吃饭,那算什么?

    常肖媚气得不轻:“我的事,跟你有什么关系?”

    “好,回去再收拾你。”叶无天拿常肖媚没办法,只能再次转身瞪着那个男人:“以后离我媳妇远一点,别他妈不识相,对大家都没好处。”

    “肖媚没结婚,我就有权利追求,我有什么错?她选谁是她的权利。”

    叶无天叹了声,“我他妈现在跟你说这些,感觉自己忒掉份,给我滚,哪来就哪去,我不想生气,也不想动手打人,你别逼我。”

    “肖媚,我喜欢你,这怎么了?有什么错?再怎样,这也是咱们之间的事情,跟别人有什么关系?为什么要让别人来插手咱们之间的事?你没结婚,我就是有权利追求你,当然,你会不会选择我,那是你的自由。”

    “最近头晕吧?”叶无天忽然一句。“应该还健忘,失眠多梦吧?”

    对方一怔,很是惊讶无比:“你怎么知道?”

    叶无天冷笑:“我何止知道,还知道你有盗汗,耳鸣,腰膝酸痛,脱发对不对?”瞥了眼对方头发后说道。

    见叶无天这样一说,对方更惊慌,他知道叶无天是个医生,而且医术很厉害,话又说回来,现在还有谁不知叶无天的医术厉害?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才担心,担心自己会有什么问题。

    “我是不是有问题?”对方问叶无天,带着无比的紧张。

    “嗯,面颊潮红,手足心烦热,口干舌红,问题不小。”

    “是……是什么问题?”

    “以后少去夜总会,肾虚啊!”叶无天一声惋惜,不断的摇头。

    对方终于意识到自己被耍了,当下脸红耳赤,站在那里浑身不自在。

    怒极的常肖媚忽地噗哧一声笑起来,这混蛋,太缺德,在这种大庭广众之下拆穿人家,不明摆着让人家难堪吗?

    “怎么?不相信我的判断?就你现在这样,除了虚之外,还应该有点难举吧?平时总要费好大一番劲才能举起?而且很多时候只要不用药的情况下无论你怎么努力都不能成功吧?”

    这话说得太露骨,常肖媚听不下去,什么举不举的,混蛋,这里可是餐厅,不是他家,说话就不能注意点?偏偏还要说得那么大声,生怕人家听不到?

    “你胡说,你才举不起来。”

    “叶无天冷笑:“不承认?我说,你是在怀疑我的医术吗?要不我再指两点给你听听?”

    “我能有什么问题?姓叶的,你别血口喷人,我告诉你,小心我告你。”对方如同被踩到尾巴,整个人跳起来,恨不得马上向全世界解释,他是个正常人,也很少出乎酒吧夜总会。

    “股骨内则有块巴掌大的东西吧?看过不少医生?没用吧?”

    “你……你怎么。”对方想问叶无天是怎么知道,但话吐出一半,又急忙咽回去,他问叶无天,不是等于承认叶无天说对了?

    常肖媚脸红,又好奇叶无天接下来的话,这个男人叫张小军,是东城一位副市长的儿子,刚留学归来没多久,不久前见过常肖媚,顿时被常肖媚的姿色所吸引,开始展开浑身解数去追求常肖媚,只可惜一直苦于没任何进展。

    “你那块癣可不是普通的癣,不尽快医好,用不了一年,我保证你身上会有近三分之一的地方都是。”

    “你有办法?”张小军很害怕,又很期待,希望叶无天能帮他,无论是肾虚还是那块癣,痒起来的时候可真要命,明知不能用手去挠,偏又控制不住。

    叶无天一脸傲气地说道:“你认为这点小事能难得倒我?”

    “帮帮我。”

    “虽然很多人说我是大善人,我也不会帮你,没理由让我出手帮情敌,那不是我的作风。”

    被叶无天说了半天,也期待了半天,却换来这样一个答案,已经不能用生气去形容他此刻的心情。

    “叶无天,你觉得很好玩是不是?”

    “你叫什么名?”

    “张小军,叶无天,我知你很牛,但并不代表每个人都怕你,我就不怕你。”

    “张小军是吧?我刚才说的话你没听进去?以后别缠着我媳妇,明白吗?她不是你这种人能高攀得起。”

    “凭什么听你的,你以为你是谁?”

    “啪!”

    叶无天直接就是一巴掌,“现在知道了吗?”

    “你疯了?”常肖媚拉住叶无天,“别乱来。”

    张小军手捂着脸,难于置信叶无天敢打他。

    “看什么看?再看我试试?”叶无天瞪着张小军。

    “你敢打我?”张小军想着要不要跟叶无天玩命,但这个念头很快就被他打消掉,论打架,他可能不是叶无天的对手,冲上去也只是自讨苦吃,对于叶无天的强悍,他可是深知。

    “张小军,记住我,我叫叶无天,现在我又要打你。”叶无天说完又是一巴掌抽上去。

    右臂被常肖媚拉住,他就直接用左手,直打得张小军两眼冒金星。

    “张小军,你快走吧,咱们之间是不可能,快点走。”常肖媚想咬死叶无天,老动手打人,怎就那么有暴力倾向?

    “报警,我要报警。”张小军被打得怒火万丈,早已失去了理智,只想好好收拾叶无天,却忘了叶无天是什么人,什么身份。

    “你是被我打傻了还是怎么回事?我媳妇就是警察,你忘了?”

    受到叶无天的提醒,张小军哑了,刚才急情之下他是真没想到这点,没想到常肖媚就是警察。

    “滚!”叶无天大声一吼,将发懵的张小军吓一大跳,同时也将餐厅里的其它人吓一大跳。

    “走吧,我们走。”常肖媚实在没脸再呆下去,拉着叶无天就往外走,她可不想被人当成怪物般看待。

    直到二人离开餐厅,那张小军依然还在餐厅里面,扫视四周一番后见很多人都看着他,气不打一处来他也怒吼:“看什么看?看什么看?有什么好看?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去。”

    叶无天二人走出餐厅后,常肖媚松开叶无天手臂,一声不吭就直接转身走人。

    “等等,你干什么?”叶无天拉住常肖媚:“还生气?”

    “我岂敢生气?你问都不问原因,就那样做,把我当什么?话又说回来,我是你什么人?你有什么资格那样对我?就因为我跟你有过一次?省省吧,现在都什么年代?都是你情我愿的事,再说,你自己有多少女人?算给我听听,你可以花心,又凭什么要求我对你专一?”

    “想骂就骂吧,反正你永远都只能属于我叶无天的人,谁也不能打你主意。”

    常肖媚狠狠一瞪,“张小军父亲是副市长,你打他,让人家怎么办?”

    “副市长就很了不起?别说副市长,敢打你的主意,就算副省长,我也要收拾他。”

    “****!”过了会,常肖媚忽然想到一个问题:“你怎么知道我在那?谁告诉你?”

    “碰巧遇上,别想太多。”

    常肖媚当然不相信什么碰巧遇上,肯定有人告诉他,不然哪有这么巧的事?还碰巧?

    常肖媚懒得搭理这种无赖,准备回局里,可她刚一转身,又被叶无天给拉住,这次,她没生气,而是与叶无天一样,目光注视着快速驶来并且将她们二人包围的黑色轿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