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1002章 都在施压

  
      将乔治从死神手里拉回来,叶无天松口气,乔治伤得很重,幸好早那么一点赶到,不然怕是很麻烦,也幸好乔治的手下拼命护着他,为他争取多一点时间。
  
      “少爷。”陈乐喊了句,这家伙怕还没从刚才的场面回神过来,刚才那可是真枪实刀的与别人玩命。
  
      叶无天点点头,拍拍陈乐手臂:“感觉怎样?”
  
      陈乐想了一会,只说了两个字,剌激!
  
      心情不错的叶无天笑几声:“后悔吗?”
  
      陈乐说道:“不后悔。”
  
      当初进入红颜集团,加入叶家军,陈乐曾对自己说过,他不会做犯法的事情,可是这一念头已经开始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发生改变,今天,他终于破戒。
  
      经过刚才一战,陈乐自己都说不清楚那是一种什么心情,但有一点他是清楚,自己并无悔意,并不后悔。
  
      “记住,我从不强迫你们,不习惯,想退出,可以跟我说。”叶无天说道。
  
      “我知道,少爷请放心,我知自己做什么。”如今的陈乐已经将红颜集团当成是他的家,高薪厚禄的,陈乐又不是傻子,退出?他若说退出,公司肯定会同意,但同时他的发展也就到头,当初他的那几个战友就是最好的例子,每人送上五万作为路费,后来人家后悔,想继续加入红颜集团,却被叶无天拒绝,所以,陈乐知叶无天是什么人。
  
      “把他带走,记住,别让他知道太多,二十四小时派人守着他。”叶无天指着晕迷的乔治对陈乐说道。
  
      “明白。”陈乐马上吩咐兄弟将乔治抬上直升机,然后快速离去。
  
      “血樱,你受伤了?”空气中,叶无天闻到血腥味。
  
      “小伤。”空气中,血樱的声音响起。
  
      “出来。”叶无天的声音不容人置疑,“马上出来。”
  
      空气中,血樱出来,一身劲装的她出现在叶无天面前。
  
      叶无天上前拉起血樱右臂:“你疯了是不是?不会自己小心一点吗?我让你救人,不是让你自杀,还有,都受伤了,我给你的药你怎么不用?真以为自己是超人?”
  
      拉着血樱受伤的右臂,叶无天就像洒豆子般对着血樱就是一顿狂训,同时手也没闲着,掏出药粉撒在血樱的伤口上。
  
      整个过程,血樱没动,也没说话,任由着叶无天替她处理伤口,只是这女人还是那么冷冰冰。
  
      “以后记住,无论在任何情况之下,你首先要做的就是保住自的命,知不知道?”叶无天很严肃,对血樱今天的做法既感动又生气,他不需要血樱这样,不需要她每次都拿她自己的命去拼:“这是命令,听到没有?”
  
      “我只是杀手。”血樱开口,却说一句让叶无天抓狂的话。
  
      “除了是杀手,你还是我叶无天的女人,别那么不知好歹,你万一你有事,我怎么办?你想让我内疚一生么?就算你是杀手,也不是普通的杀手,你的命比别人的命宝贵多。”
  
      血樱又不说话,绝美俏丽的脸还是冷冰冰,直看得叶无天想亲她,这女人,天生就欠亲。
  
      “痛吗?”替血樱处理好伤口后,叶无天柔声问,拉着血樱的小手不肯放。
  
      血樱倒也不挣扎,像根木头似的站在那里,令到叶无天有些自讨没趣,这女人,总是那么冷冰冰,一点也不懂得配合一下,实在让人无奈。
  
      “是不是给你的药没有了?”叶无天掏出一大堆药递给血樱,“拿着,以后别再犯傻。”
  
      接过药的血樱并没有拒绝,收起药后,她使出忍术隐身。
  
      叶无天好一阵失望,自己都已经这样,血樱愣是一点也不感动,至少也应该给他一个拥抱吧?换成别的女人,早怕是感动得一塌糊涂!哪像她血樱?一点反应都没有。
  
      叶无天并没发现,当血樱隐身后一刹,她多看了叶无天一眼,只可惜,叶无天并没发现。
  
      将乔治送到狮子头那里,也是叶无天临时决定,只有这样,乔治才最安全,叶无天并不希望自己这头才将乔治救出,那头乔治又被人暗杀。
  
      人未回到公司,郑忠仁的车子就已出现,对方现在出现,极有可能是为了丰汇酒店的事情而来。
  
      “老弟,丰汇酒店的事是不是你做?”郑忠仁出现后直截了当。
  
      “不是。”
  
      郑忠仁说道:“有人举报说是你。”
  
      叶无天笑:“那人姓王吧?”
  
      “看来你都知道。”
  
      “呵呵,郑主任,你来得正好,我也有重要情报要举报,我知道一位叫王柔丝的女人买凶杀人,当时她打电话时,我在场,这事我可以作证,丰汇酒店的事情就是她派人所做,郑主任,这事你们不能大意。”
  
      郑忠仁哭笑不得,叶无天与对方也算狗咬狗,两人你说我不对,我举报你。
  
      “怎么?你不相信?我跟你说,你还别不相信,这事千真万确,没骗你,而且我可以我的人格担保,我所说的一切全都是真的,没有半句慌言,如果有必要,我可以出来作证。”
  
      郑忠仁说道:“咱们一件一件来吧,老弟,当时你打电话给谁?”
  
      “这是我的自由吧?”叶无天问。
  
      “老弟,麻烦请把手机拿给我看看行吗?”郑忠仁伸出手。
  
      出乎意料地,叶无天相当的配合,拿出手机递过去,末了还要加上一句,“当然可以,这有什么问题?我是个守法的公民,相当愿意配合你们的工作。”
  
      接过手机的郑忠仁直接拆开叶无天的手机后盖,当看到里面只有一张卡时,郑忠仁松了口气,“你一直用这张卡?”
  
      “你还知我有另外一张卡?”叶无天反问。
  
      叶无天心中透着得意,幸好他早有准备,一早将另外一张卡拆下,为的就是防这么一天。
  
      将手机还回给叶无天后,郑忠仁知事情只能调查到这里,叶无天当时肯定是打过电话,这小子怕是早有防备,将那张不记名的号码卡扔掉。
  
      “还有什么需要问吗?”叶无天将手机放回口袋后问。
  
      “丰汇酒店的事,影响很大。”
  
      “我知道。”叶无天点头,“所以我才要举报,为的就是想还人们一个公道,还死者一个公道,郑主任,我说过,王柔丝有问题,丰汇酒店的血案就是她一手策划。”
  
      “这事我们会去调查。”
  
      叶无天压根不期望郑忠仁会去调查,王柔丝当初敢那样做,她也就不怕别人调查,“郑主任,可否问你一个问题?”
  
      “问。”
  
      “有人向你们施压吧?”叶无天莫名一句。
  
      郑忠仁错愕不已,敢情这小子是个明白人。
  
      没正面回答,只是郑忠仁的沉默已经很好说明一切,叶无天已经得到回答,就如他所想那样,有人开始施压了。
  
      王柔丝,从现在起,咱们算是敌人吗?
  
      “我也可以向你们施压不?”叶无天问:“你们明知凶手是谁,却不行动,只是随便拿一些理由来搪塞我,老实说,我对你们很失望,你们这样做,如何能服众?”
  
      “你放心,我们肯定会调查。”
  
      “调查什么?你们调查什么?我怎么看不出来你们要调查?算了,反正对你们也不是第一次失望。”叶无天一脸痛心疾首,“我可以走了吗?”
  
      郑忠仁点头,那个号码肯定被叶无天扔掉,再查下去也没什么意义,至于他所用的这张,所有通话记录早已经被调出来,没任何问题,换句话说,他叶无天现在清清白白,谁也不能拿他怎样,即便举报之人是王柔丝,也不能保护拿他怎样。
  
      王柔丝的施压是正常的,她若不施压倒不正常,那不像她,有那么好的资源不利用,傻子么?
  
      傍晚临下班时,郑忠仁再次找上门,“老弟,你怎么不接电话?”
  
      “你打电话给我?”
  
      郑忠仁一眼就看穿叶无天在装疯卖傻,“我们局长打给你,你不知道?”
  
      满脸疑惑的叶无天说道:“我不知道啊,电话被你拆开后,好像有点问题。”
  
      郑忠仁狂汗,这小子血口喷人的功力可真不是盖的,一流,这样拆一下他的手机后盖,就把他手机给拆烂?他就不能找点好的理由出来?这个理由也太烂了点,很难让人信服。
  
      “你们找我有事?不会又找到什么证据吧?”
  
      郑忠仁问道:“你公司怎么突然停止对国安的供货?按以往,今天正好是红颜集团向国安提供倾城丸的时间,哪知当国安的工作人员来到红颜集团时,被告知无法向国安供货。
  
      “哦,你说这个,没办法,种种原因,以后怕是不能向你们供货,不过我可以介绍几种好产品给你们使用,效果是差点,也不错。”
  
      “理由是什么?总该有个理由吧?”
  
      “理由有两个,一是长期以来我公司向你们供货都处于亏本状态,即使那样,公司也忍着,想着你们是为人民服务,我们就当是为国家作贡献,现在,我们发现你们算不上为人民服务,那我们也犯不着再继续供货给你们,第二,现在的货源的确紧张,公司前段时间被禁销售,积累了太量的订单,我们需要赶出那些订单,这就是理由,不知你满意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