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1003章 态度强硬


    “不是你想的那样。”郑忠仁才不相信什么狗屁理由,完全就是这小子在报复。

    叶无天说道:“不管是不是,对我都不重要,我也不想理会,那是你们的事。”

    “这么说老弟你不打算向我们供货?”

    “暂时不可能,要不这样,我让秘书看看公司订单再说?郑主任,你们放心,我一定会尽快向你们恢复供货,不过价格方面将不再有优惠,这点希望能体谅,如今什么都贵,我们也是没办法。”

    郑忠仁想杀人,拆个手机盖都能拆出问题,你碰他的手机一下,人家手机就坏了,那是手机,是高科技,真以为是纸做的?风一吹就坏掉?

    此时,桌上的手机又响起,叶无天拿过手机,喃喃自语着:“奇怪,刚才还不会响,怎么现在又会响?”

    郑忠仁黑着张脸,直接无视叶无天的自言自语,听多了,真怕会忍不住想杀人。

    “喂!喂!哪位?说话,你是哪位?喂,我听不到,你说话大声点,我手机有问题。喂,你说什么?”说到最后,叶无天干脆将电话一挂。

    郑忠仁满脸黑线,这小子演技越来越好。

    电话被挂断没多久后又再一次响起,这次叶无天同样接通:“喂,我说你怎么回事?接通又不说话,喂,能不能大声点?我听不到。”

    隔着老远,郑忠仁都能听到那是他们局长的声音,敢这样跟局长说话,怕是也只有叶无天才敢,也只有叶无天敢这样做。

    局长说得那么大声,叶无天还听不到?明摆着就故意装听不到。

    叶无天再次将电话一挂,抬头看向郑忠仁:“郑主任,你还有事?”

    最后,郑忠仁走了,带着无比的郁闷离开,他从一开始就知自己不能完成这个任务,若不是没得选择,他压根就不想来。

    “会不会太过?”欧阳幸月说道。

    叶无天并不后悔那样做,这几天,他总是作了很多自我总结,得出一个结论,你越怕,越是忍让,人家就越是欺负上门。

    “从今以后,咱们只活自己想活的,过自己想过的生活。”叶无天豪言万丈,轻轻搂住欧阳幸月。

    欧阳幸月挣扎开来,小脸微红,像是不认识眼前这个男人,忽然间变化这么大,大到让她感到陌生。

    叶无天悟明一个道理,凭什么别人就能欺负他?他就不能欺负别人?在餐厅里王柔丝对着较劲,那感觉很爽,让叶无天一下子爱上那种感觉。

    “你不怕麻烦?”

    “退让,别人也会找你麻烦,不退让,别人还是会找你麻烦,你说该怎么办?”

    欧阳幸月不知该怎样反驳,无可否认,叶无天的话都有道理。

    “欧阳集团怎样?还与王家较着劲?”叶无天问。

    “暂时谁也讨不到便宜。”

    “放手去做,就算咱们最终要输,也得拉上对方一起。”

    欧阳幸月凝神看着叶无天,久久才一句:“现在的你,更男人。”

    叶大爷狂汗,啥意思?敢情他以前就不男人?他一直都很男人好不好?

    “需要我帮手吗?商业上事情我不太懂,但整人我还是很在行。”

    欧阳幸月说道:“你还是处理好自己的事情再说。”

    “我没什么好处理的。”

    欧阳幸月却不跟他废话,转身走了,将叶无天一个人晾在这,他本还想问问她今晚能否陪他吃饭。

    第二天,仍在睡梦中的叶无天被程可欣电话吵醒,电话里,程可欣告诉他,公司里来好几个人,让他马上去一趟公司。

    赶到公司时,秘书李霏霏已经在公司大门口等他,见叶无天一来,李霏霏赶忙过去:“老板,来了好几位将军。”

    叶无天已经看到,公司大门口停着几辆挂军牌的车,肯定有部队的人来了。

    “知道是为什么事吗?”叶无天问。

    “不清楚,不过那些人的脸色都不好看。”

    “别理他们,好不好看关咱们什么事?咱们用得着理会他们?”

    “程董让我告诉你,尽量克制一些,还说公司好不容易恢复销售,别闹得太僵。”

    叶无天没再说话,与李霏霏一起上去,推开会议室的门后,里面已经坐着三位将军,此外,还有几位警卫员。

    “三位首长,欢迎光临。”眼前这三位,叶无天都认识,上次在许影的婚礼上见过,其中一位还算得上是老熟人,姓李,这三人中,级别最高的也就是他。

    “小叶,你来了。”开口的正是那位李老将军。

    “李老将军,近来可好?”

    “很好,托你的福,我没什么事,小叶,我今天过来是有件事要问你,为什么向部队的供货价格跟以前不一样?”

    叶无天笑着指着自己:“李老你看着我,认为我跟一年前比起来有什么不同吗?”

    “你是想说以前的价格不再适合现在?”

    “聪明。”叶无天竖起拇指,“我就喜欢跟聪明人打交道,没错,以前那个价格已经不适合现在。”

    “可你现在这个价格就不觉得太离谱?足足高出以前一倍。”

    “这个没办法,我也是被逼。”

    “要不降点?在原价基础上加百分之一,你看怎样?”对方问。

    “不行,李老,不是我不愿意,实在无能为力,我也想为人民服务,也想为国家作出贡献。”

    对方的脸色越来越往下拉,堂堂一位将军,都已经将话说到这个份上,叶无天依然不给面子,不给一点台阶下。

    “价格方面我不会作出任何退让,实在抱歉!这样,日后三位私人需要买我公司的产品,我可以给你们一个友情价。”

    “小叶,你这是拿战士的生命在开玩笑。”李老头一边说一边重重拍着桌子。

    “别把话说那么夸张,跟我有什么关系?李老,你这么大顶帽子压下来,我戴不稳。”

    现场气氛很紧张,叶无天就是不作出让步,这个价格,还是当初定下来,当初叶无天气头上说出的价格。

    “小叶,别忘了你的身份。”

    “我已经快忘了,李老将军,对我的事情,你应该听说过,总是被人冤枉,陷害,误会,有谁能帮我?所以,我又有什么任务去帮别人?这个社会就那样,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在我最需要帮助的时候,你们有谁帮过我?在我公司最需要帮助的时候,又有谁帮我?单凭一句话,就让我公司停止销售,对不起,我不伺候,也不是软泥,更不能随便别人想怎样捏就怎样捏,种种事情告诉我,只有自己对自己好才行,永远别指望别人。”

    三位将军都能听出来,叶无天还心存怨气。

    “就算对你不公,你也用不着这样,并不是所有人都这样,还是好人居多。”

    “怎么着?听您的意思,我被人打一巴掌,还不能还手?且还要笑呵呵的继续做我老好人?对不起,我真没那么伟大,虽然我也很想继续做老好人,从小我的性格就那样,记仇。”

    “很多想对付你的人都已经付出代价,你还不满足?”

    “那是你们帮的吗?是靠我的实力,不是靠你们。”

    “小叶,就凭你这句话,我现在就可以毙了你。”李老又是一拍桌子。

    “李将军,我敬重你是个人物,可是你非要用这种态度跟我说话?如果这样,我想我们之间没什么好谈。”叶无天态度强硬,并没因为对方的语气就作出退让,也没像以前那般使出他的嬉皮笑脸。

    李老将军忽然发现,叶无天变了,变得强硬,变得不一样,跟以前相比,有很大的差别。

    “你能不能好好说话?”程可欣轻轻一拉叶无天,满脸歉意看着李将军三人:“三位,对不起,他心情不好,价格方面肯定不能按以前的价格,这样,我作个主,在原来价格的基础上再加百分之五十,这是我们的底线。”

    “小程,这个价会不会太高?”

    “不会,即使再加百分之五十,还是比我们卖给其它客户的价格低。”

    “李老,有句话不知你喜不喜欢听,我真不喜欢那些动不动就拿权压人的人,凭什么?又算什么?谁不是人?谁又不是爹妈所生?吓谁呢?”

    叶无天懒得跟他们讲道理,也行不通,你跟他们讲道理时,他们就跟你耍流氓,你跟他们耍流氓时,他们又跟你讲道理。

    “百分之二十,你看怎样?”李老这话是对着程可欣说,至于叶无天,整个人像炸药桶似的,根本没法勾通,相比之下,还是程可欣要好说话些。

    “别急着回答我,好好考虑,小程,毕竟我们不是赚钱的企业,希望你们能谅解。”

    “这样吧,我们再重新算算生产成本,只要能不让我们亏本,我们就会考虑供货。”程可欣不敢将话说得太死,她也不想得罪这些人。

    “好,我相信小程,希望别让我们等太久。”李老将军说完又看着叶无天:“马老最近身体不适,有空去看看他吧。”

    “我去看他?适合吗?只要他不把马锋之死怪到我头上,我就烧高香。”叶无天连连摇头,“不适合,见着我只会让他更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