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1009章 我不是听话的孩子

  
      叶无天哪会想到马老头见到他首先就拍桌子?还别说,被马老头这么一拍,叶无天真有些懵。
  
      站在那不说话,只是拿眼神看着对方,马老头生气,肯定有他的理由。
  
      “我问你,你到底想干什么?为了你自己那点脾气而作出这样决定,你想过后果吗?人的一生里谁没点困难?因为你公司被封,被禁止销售,你就漫天要价?你想做什么?”咆哮如雷的马老头问。
  
      叶无天很平静,“我什么也不想,就想做一个正常人,还有,我不觉得我这样做有错,生意,都是你情我愿,能达成共识,就合作,无法达成共识,那大家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去,这很正常。”
  
      “公司经营,被卫生部门查处,不是正常吗?你用得着记仇?那些战士有什么错?你现在这样做等于是将错误发泄到他们身上。”
  
      “正常?那是正常吗?我的产品没任何问题,被禁止销售那么久,这也算正常,老爷子,你这说法我实在不认同,一个正常的公司,都可以这样对待,想让它停止就停产,想让它复工就复工,请问,是谁给的权力?”
  
      “现在不是已经恢复了吗?你还想怎样?”
  
      叶无天深吸口气,“老爷子,你心情不好,我不想跟你争论这些问题,如果你今天让我过来就是为了跟我说这些,那我只能说咱们之间没什么好谈。”末了,叶无天又加上一句:“还有,我打个比喻,有人打你一巴掌,然后给你一颗糖,你会怎样?第一次或许还好说,大多数人都能忍过去,可第二次呢?要是第二次又有打你一巴掌,你会怎样?人家同样给你一颗糖,然后又对你来第三次,第四次,第五次,老爷子,我想问你,你能忍几次?一次?两次,还是三次,又或者说一次都忍不住?我忍了那么多次,别人打人,至少还能有颗糖给,可我呢?什么都没得到,我该忍?你说我又能忍得了几次?我忍不了,从小到大,我都不是那种听话的孩子,凭什么忍?我凭什么忍他们?他们以为自己是什么东西?想怎样捏我就怎样捏我?草,我不是那种人。”
  
      叶无天越说越激动,越说越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
  
      “工作中总有过错。”
  
      “我不认同,有些人可以有错过,有些人则不能有,每个人都要为自己错过而付出代价,因为现在是法律时代,可是,我并没见到惩罚了谁,那些下令封我公司的人,他们现在都怎样了?活得比我还潇洒,换成是你,你会怎样想?”
  
      “你越扯越远,我今天喊你来,不是想跟你讨论这事。”
  
      “你相信公平吗?”叶无天说道:“我不相信,只相信有实力才会有公平。”
  
      “你什么时候才会恢复供货给军方?”
  
      叶无天毫不退让:“什么时候达到我想的价钱,我就什么时候供货,这很公平,我不认为有什么不对。”
  
      “你这是在跟整个民族作对。”
  
      “等等,这就是我不喜欢的地方,我只是个普通商人,到老爷子你嘴里又怎么变成那样一个人?没那么夸张吧?”
  
      “再问一句,什么时候恢复供货?”
  
      “你这是威胁?”
  
      “威胁?我用得着威胁你?”
  
      叶无天说道:“可在我看来,你这就是威胁。”
  
      “随你怎么想。”马老头的牛脾气也上来,“原来的价格上增加百分之十,怎样?”
  
      “我要是不同意,结果会怎样?”
  
      “不同意?你的公司就别开了,反正也起不到什么作用,不能造福于民,要来何用?”
  
      叶无天大笑,无视马老头的他狂笑起来:“老爷子,我能问你个问题吗?”
  
      马老头没搭理,可叶无天则认为对方已经默许,“您已这么一大把岁数,我想问你,你做过什么亏心事吗?”
  
      “不想回答可以当我没问。”
  
      叶无天今天敢将马老头逼这么急,一是因为马家极有可能就是那只大老虎,再有就是随着红颜岛的建设,叶无天底气也越来越足,有时候惧怕有什么用?你惧怕别人,别人也只会认为你软弱,还有就是狮子头,敢对马老头怒目相向,很大一部份原因是狮子头,因为有狮子头的存在,直觉告诉叶无天,马老头有些惧怕狮子头,而狮子头那次当着马老头面前挥刀割袖,肯定就是某些方面看马老头不爽,所以这哥俩才形同陌路。
  
      “有。”正当叶无天以为马老头不会回答时,哪知人家却回答了。
  
      “你既然有,那就没资格对别人指手划脚。”
  
      马老头沉默了!
  
      “为人民服务,为祖国效力,必须得在自己能填饱肚子的基础上才能进行,否则什么都是白搭,我不低价向军方供方,你也不能认为我就不是什么善良之人,别忘了,我手上还有一个慈善基金,从成立到现在,已经做过多少实事?帮过多少人?老爷子你可以去看看,那么大一个基金,我有伸手向国家要过一分钱吗?连一个政策都没有要过,这点上,我比很多人都要强。”
  
      叶妃乔手上的那个慈善基金如今很火,很多人都知道,从成立到现在,成立了不少项目,帮过许多,当然,钱也花出去不少。
  
      “小岛的事情你真决定了?”马老头忽然话一转:“又买武器又训练,你不怕自己被人架在刀口上?”
  
      “谁敢来?直接拍死他。”这句话,叶无天含怒而发,日后谁还敢上红颜岛闹事,叶无天是绝对不会手下留情,这么久以来,他是忍够了,也受够了。
  
      马老头神色一紧,凝神看着叶无天,“取消吧,好好考虑一下,红颜集团呆在国内更好。”
  
      “你威胁我?”
  
      马老头答非所问:“你可以不在乎,你身边的人呢?他们也能不在乎?也可以连公司都不要?”
  
      这回轮到叶无天沉默,马老头都将话说到这个份上,他的意思是再明白不过,明摆着是在威胁他。
  
      此时此刻,叶无天很失望,对某些人某些事的失望,都怎么了?
  
      “我必须要走,没人可以拦我。”叶无天斩钉截铁。
  
      “不惜一切代价?”
  
      叶无天点头:“是,不惜一切代价。”
  
      今天的谈话让叶无天意识到,公司非但要搬走,并且还要提前搬走。
  
      “老爷子,如果没什么事我先走,您保重身体。”两人的谈话已经没办法再进行,叶无天今天敢这样说,他也是豁出去,也准备好迎接暴风雨的到来,接下来会怎样,谁也不清楚,但是叶无天已作好最坏打算,极有可能公司会被再一次停业,被再一次禁止销售,这些,叶无天都猜想到。
  
      “小神医,吃个便饭再走?”老妇人被人推出来,布满皱纹的脸上仍然挂着淡淡的哀伤,马锋的死对她打击很大,就这么一个孙子,可想而知对她的打击。
  
      “不了,老奶奶,我还有事,先告辞,下次再来看你。”叶无天嘴上应付着,想的却又不是那么一回事,极有可能,他今天是最后一次来马家,以后再来也没什么意思。
  
      “什么事再急也得吃饭。”老妇人还想挽留。
  
      叶无天仍然拒绝,“老奶奶,谢谢你的好意,我真有事,下次吧。”
  
      老妇人满脸失望,“好吧,既然你非要走,我也不能强求,小神医,有空过来坐坐,来陪陪我这把老骨头聊聊天。”
  
      “老奶奶,你想开点,生活还要继续。”
  
      “放心,我死不了。”
  
      叶无天微微一笑,也就不再说什么,转身走了,而老妇人一直看着叶无天走出马家大门,直到身影消失,然后才叹了一声。
  
      走出马家,叶无天感觉空气都没再那么压抑,心情舒畅不少。
  
      来京城多次,每次都还是那样,还是觉得这里很陌生,陌生到让他很不适应。
  
      从马家出来后,叶无天并没再回去朱家,而是自己酒店里开个房,应付一晚准备明天回东城。
  
      “叶少。”酒店大堂里,却见朱剑迎面走来,搂着一位看似有些面熟的女人,对方长得很漂亮,很妩媚入骨,是朱剑所喜欢的类型。
  
      “你小子怎么在这?”叶无天问道,更多的是打量着朱剑旁边这位女伴,这小子又换女人了,上次来京城时,还不是这位。
  
      “快叫天哥。”朱剑对他旁边的女人说道。
  
      对方娇滴滴的朝叶无天喊了句天哥,喊得叶无天很不自在,还别说,从来没人这样喊过他。
  
      “你小子行啊!大白天的跑来这里。”叶无天打趣地看着朱剑。
  
      朱剑老脸一红,“她刚刚从外地拍戏回来,我这不是帮她接风嘛。”
  
      叶无天好笑,接个屁风,瞧那女人脸上一脸春意,两人刚才肯定经过一番惊天地泣鬼神的战斗,如此接风,倒是少见。
  
      “别说我,你怎么在这?来到京城为什么不回家?住酒店有什么好?”朱剑扯开话题。
  
      “你都知家里好,为啥还要跑到酒店来?”
  
      朱剑被叶无天这句话问得哑口无言,他哪敢把女人带回家?他爷爷会活撕了他。
  
      “你要住酒店,莫非?”
  
      叶无天笑骂:“一边去,以为个个都像你这样?”
  
      朱剑大笑,扭头对他的女伴说:“你先回去吧,我要陪兄弟。”
  
      那女人一脸不爽,甚至还装出委屈模样,“朱少,你明明说好要陪人家的。”
  
      “行了行了,改天再陪你。”朱剑不耐烦的挥挥手。
  
      “行了,一起吧。”叶无天看不过去,美女都是用来疼的,这女人水粉味很重,但还算看得过去,何况他实在不想拆散人家二人。
  
      “还不谢谢天哥?”
  
      “谢谢天哥。”那女人连忙道谢。
  
      “走,我带你去吃好吃的,正巧我也饿了。”朱剑不由分说拉着叶无天就往外走,反把他那个女伴晾在一边。
  
      三人刚转身,就见酒店大门口里出现几个神色匆匆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