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1011章 狂揍


    见到孙冰冰哭着进来,而且脸上还明显被打过的痕迹,朱剑即当放下筷子沉声道:“怎么回事?谁打的?”

    叶无天也放下筷子,孙冰冰这才出去十分钟左右,就哭着回来,他也好奇到底发生什么事。

    “告诉我,发生什么事?谁打你?”朱剑咆哮如雷。

    孙冰冰只默默流泪,轻轻摇头:“没事,一点小误会。”

    “告诉我,谁打的?”这次,朱剑更大声,将孙冰冰吓一跳。

    “他妈不说是不是?不说给我滚蛋,别他妈让我看着心烦。”见孙冰冰不说,朱剑怒火万丈。

    孙冰冰的泪水更猛,站在那里不知所措。

    “行了你,就不能好好说话?”叶无天说道:“冰冰,说出来吧,没事,小剑他是关心你,见不得你受委屈。”

    “陈导打你?”叶无天问。

    “不是,是他朋友。”孙冰冰终于开口。

    “为什么打你?”

    “他……他让我陪他,我不肯。”

    “所以他就打你?”听到解释,叶无天也来火。

    “带我去见他。”朱剑想杀人,在京城这一亩三分地上,竟然有人欺负到朱剑头上,打他的女人?他的女人,连他自己都舍不得打,现在却被别人给打了,这口气,朱剑咽不下去,也不想咽。

    “叶少你先坐一会。”朱剑拉着孙冰冰就往外走。

    叶无天想了会,还是决定跟上去,他怕朱剑会吃亏,这小子正在火头上,万一有什么三长两短,不知该怎样向朱老爷子交待。

    在孙冰冰的带领下,朱剑见到那位陈导,此时包房里坐着五个人,孙冰冰所说的那位陈导是位戴着眼镜的中年男子,这人在京城,甚至在国内都小有名气,朱剑也看过他拍的一部戏。

    “谁打你?”朱剑直接将门踹开,目光扫视着对方几位。

    孙冰冰手一指。

    朱剑见状,二话不说,过去随手拿起两个空酒瓶,杀气腾腾的朝那人冲过去。

    “你是谁?想干什么?”坐在那人左右两边的两个年轻人站起来,将那人挡在身后,小心注视着朱剑。

    “滚!”朱剑哪会给他们好脸色,直接就是一声怒吼。

    那两人见自己被骂,老脸有些挂不住,其中一个盯着朱剑说道:“不管你是谁,马上出去。”

    “冰冰,他是谁?你朋友?想干什么?杀人吗?”那位陈导并不认识朱剑,他虽然已是个大导演,可是对朱剑这个圈子的人,他陈导还没资格认识,所以说,从某方面而言,朱剑的名气远不如这位陈导。

    “马上带你朋友出去,不像话,你连这点委屈都受不了?还想带人来找晦气?怎么?你不想出演这部戏?”陈导端起架子,对孙冰冰就是一番恐吓。

    朱剑被拦着,暂时无法冲过去,这位陈导的话让朱剑更是恼火,马上退回来,绕过桌的另一边,直接左右开经弓,对着陈导的脑袋就是砸下去。

    陈导哪想到朱剑会突然转身打他?毫无防备之下的他被连续砸了两下,顿时头破血流。

    孙冰冰倒想阻止,只是不待她伸出去拉,陈导已经被打了。

    随着朱剑的酒瓶子砸下去,孙冰冰就知道,她跟这部戏的主角已经没什么关系了,闹不好还会吃官司。

    见朱剑为她打人,孙冰冰担心的同时又很甜蜜,担心着他的安全,与朱剑交往两个多月,孙冰冰只知朱剑是京城里的公子哥,并不知他的真正家世,今天意外遇见叶无天,让孙冰冰多了些信心,朱剑的家庭背景很可能不一般,不然又怎会认识到叶无天这样的人?

    连续砸完两个酒瓶后,朱剑并不解气,扔掉手中的碎瓶后打算再拿两个瓶子继续砸了。

    “草尼馬,老子的女人也敢打?你们什么东西?”说完,砰!又一个空瓶子在陈导头顶上开花。

    可怜的陈导哪受得了如此重击?在他硬生生承受了第三个酒瓶后就晕死过去。

    不解气的朱剑又对着陈导肚子狂跌几脚。

    已经来到门口的叶无天并未阻止,只要朱剑不吃亏,他就不会出手,像朱剑这种公子哥,从小到大嚣张惯了,身上都带着一股匪气,在他们看来,从来都只有他们欺负别人的份,哪有被别人欺负的道理?

    “天哥。”孙冰冰很担心,目光瞥见站在门口的叶无天,六神无主的她连忙向叶无天求助,希望叶无天能帮助。

    “放心,没事的。”

    孙冰冰还想说,可见叶无天都这样说了,她也只能作罢。

    “滚开。”朱剑握着两个新瓶子朝刚才打孙冰冰的人走过去。

    “八格,你的,找死。”刚才动手打人的那人开口,可他一开口,马上让朱剑还是叶无天皱眉。

    日本人?

    “日本人?很好,欺负到大爷的头上,宰了你们。”见对方是日本人,朱剑更生气,握着酒瓶就往前冲。

    那两人见状,马上一左一右朝朱剑踢过来,瞧他们那身手,估计练过几下子。

    朱剑倒是想避,奈何对方速度太快,最后也只能硬生生的受了两脚。

    吃痛之下的朱剑踉跄退后着,差点没站稳,幸好背后被叶无天扶着,否则保准摔得他够呛。

    站稳后,朱剑运起手上的空瓶狠狠朝对方砸过去,“踢我?饶不了你们。”

    朱剑的两个酒瓶都没能砸中对方,力道是有了,但准头好像差了点。

    “八格,揍他。”小日本也被激怒,无论走到哪里都被待如上宾的他何曾受过这种气?自然脾气也就上来,命令助手教训朱剑。

    叶无天知自己得出手,再不出手,朱剑就得吃亏,于是当下也顾不了那么多,直接对着那两人就是两脚,直接将对方踢倒在地。

    此时包括陈导在内,已经有三人倒地,只有那个小日本与一名翻译还站着。

    “你们,你们这是干什么?”那个翻译问道,由于害怕的原因,说话都直颤抖。

    “刚才为什么不帮忙?你冷血吗?看到有人被打,你也不出手帮忙?”朱剑冷冷盯着对方。

    “我……我。”

    “八格,我是你们尊贵的客人,你地,敢打我?”小日本叫嚣着道,或许他到现在都没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还以为只需要报出他的身份,朱剑就不敢拿他怎样。

    朱剑咧嘴冷笑,笑得很狰狞,右手握着一个瓶子就朝对方冲过去,眼神里射出的熊熊怒火在告诉别人,他很生气。

    出乎意料是,小日本好像同样还练过几招,几个对手下来,朱剑竟然奈何不了对方。

    两人都半斤八两,一会儿打中对方一拳,一会儿又被对方打中一拳。

    包房里闹出那么大动静,早已引起外面的注意,吃坊的管理员也带着保安匆匆来到,却被叶无天给拦在外面。

    那位经理急得不行,恨不得马上阻止这场架,那可是神仙打架,千万能不能再让事情闹大。

    朱剑与小日本都滚到地上,两个都凭着狠劲收拾对方,在这包厢里滚来滚去,招招要人命,招招都想打残对手。

    最终,朱剑凭借着年轻的优势取胜,成功将小日本干趴下,不过他自己也受伤不轻,脸上一片乌青,模样十分狼狈。

    成功打倒小鬼子的朱剑咧嘴一笑,满带着一种自豪感,这一刹,他像是长大很多,终于有能力凭借着他自己的实力去保护他的女人,这是值得自豪的,也是值得骄傲的。

    “你没事吧?”孙冰冰跑到朱剑面前,见他为了她而与别人大打出手,她更多的感动。

    “没事。”朱剑笑,只是他一笑,便扯动着脸上的伤口,直痛得他呲牙咧嘴,“以后谁敢欺负你,记住一定要告诉我,知道吗?”

    “嗯。”

    “叶少,不好意思,让你见笑了,今天过后,看来我也要练两手才行。”

    叶无天指着眼前这局面,“现在你想出怎样办?出气了没有?”

    朱剑说道:“出了,也没出,把他们通通扔湖里。”

    叶无天被朱剑的想法给吓一跳,靠!这小子不会是疯了吧?把人家扔水里,万一人家不会游泳可怎么办?

    那头,朱剑已经开始行动,拖着那个已经被打得奄奄一息的小日本就往外面走,看样子真准备将人家扔水里。

    “真要这样做?”叶无天问。

    朱剑累得不轻,问道:“有什么问题吗?”

    “万一人家不会游水可怎么办?”

    朱剑一怔:“还他还真没考虑过这个问题,想了会,说道:“那就是他们该死。”

    叶无天的那个汗啊!看样子朱剑的痞子气全部上来,做事不顾后果。

    “朱少,冷静,请冷静。”食坊的经理上前,想去阻止朱剑,却又不敢,朱剑是谁,那位陈导可以不清楚,可他作为这里的经理,就必须清楚,当初朱剑的那张VIP卡还是他亲手办的,连他老板都要极力巴结的人,他这么一个小小的经理,又哪敢得罪别人?

    “让开。”朱剑没好脸色给对方,“可以过来搭个手。”

    没人敢上去,开玩笑?搭个手?真要上去搭手,那就等于是帮凶,能闹着玩?

    “天哥。”孙冰冰很紧张,她并不想朱剑真将人家扔水里。

    “没事,天塌不下来。”

    孙冰冰本是想让叶无天帮忙劝劝朱剑,谁知物以类聚,朱剑胆子大,叶无天的胆子更大。

Ps:书友们,我是大肚鱼,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