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1012章 事情闹大了


    “咚!”

    那个小日本被朱剑给拉出包间后扔进水里,当着众人面前将小日本扔进水里。

    发起威来的朱剑没人敢拦,当然,叶无天敢,可他不会拦。

    将小日本扔下水后,朱剑并不打算停手,又转身准备将那个陈导也扔进到水里。

    孙冰冰吓得小脸儿铁青,生怕会出什么事,闹不好,她的演艺生涯就要报销,那种事情她可不想看到,如今的她正是当红的时候,绝不能接受那种结果。

    “天哥,劝劝他,差不多就行了。”孙冰冰只能再次求助叶无天,现场那么多人,暂时还没其它认出她,万一再招来记者,这事就算闹大。

    叶无天微微笑:“没事的,放心吧。”

    又是这一句,此时此刻的孙冰冰想骂人,无论是朱剑还是叶无天,她都想指着他们鼻子大骂一顿,这样还没事?都把人家扔到水里,还敢说没事?万一出人命可怎么办?

    别人不知道,叶无天却是知道,朱剑是想立威,借今天这事立威,别看这些公子哥平时都嚣张得很,可哪一个都不是简单的货色。

    这些人很懂得借势,很懂得立威。

    “你们想干什么?报警,快报警。”拉扯之下的陈导终于醒过来,见自己被强行拉着走,他马上尖叫起来,头还很晕的他无法站起来。

    “冰冰,快帮我报警,阻止你的朋友。”慌乱之下的陈导看见孙冰冰站在旁边,马上像遇见救命稻草般,希望孙冰冰能帮他。

    孙冰冰欲言又止,很是焦急。

    “没事,这些人欠收拾,今天不收拾他们,将来还不知有多少像你这样的人成为受害者,小剑不会有事。”叶无天安慰着孙冰冰。

    有了叶无天的安慰,孙冰冰稍稍好一点,她不清楚朱剑的真正家世,只知他很有钱,是个公子哥,还很会讨女人欢心,但她对叶无天有信心,连叶无天都这样说,那就真可能不会有事。

    某种程度上说,孙冰冰了解叶无天比了解朱剑还要多,虽然朱剑才是她男朋友。

    “朱少,要不就这样算了吧,你看怎样?”那位食坊的经理也急得很,事情已经越闹越大,他倒是想阻止,得敢才行,朱剑的身份摆在着哪,他得罪不起。

    “滚开。”朱剑抬头朝那经理一吼,然后又继续拖扯着陈导往外边走。

    被朱剑这么一吼,那位经理倒更不知如何是好,早已报警的他只希望警察能快点到来,刚才被扔下水的那位可是外国人,弄不好只会让事情更麻烦。

    不一会儿,朱剑已强将那位陈导拖到扶拦边上,正准备将对方扔进湖里,哪知此时的陈导不知是害怕还是怎么回事,他竟然能站起来。

    “放开我,你是谁?有什么资格这样对我?我要报警,我要告你。”陈导看来,他在京内也算是个名人,很多人都认识他,很多女演员都找他,想成为他下部戏里的女主角,至于被他潜,那是常有的事,娱乐圈就那么点大,事就那么多,圈内人都知道。

    “站直起来了?”朱剑冷笑:“现在你有两个选择,是你自己跳下去?还是我踹你下去?”

    陈导扭头看了眼距离好几米高的湖面,他打了个冷颤,开什么玩笑?让他跳下去?他真不敢,也不愿意,他有畏高症,何况,他还不会游泳。

    刚才被朱剑扔下水里的小日本已经被人捞起来,不敢阻止朱剑,但食坊的经理还不会让人捞人的话,那他这个经理就做得太不上道,太不会做人。

    “看来非要我踹你下去,很好。”朱剑说着抬腿就准备踹过去。

    “住手。”就在这紧张关头,警察终于出现,人未到,声音就先到。

    见警察来到,船上的很多人都暗松口气,警察来到,场面应该可以控制吧?

    警察的出现也让陈导放心。

    “干什么的?身份证拿出来,为什么打人?”一个警察问朱剑。

    朱剑却答非所问,“哥几个,过来搭把手,帮我把他扔下去。”

    此话一出,四周的众人都傻眼,这家伙也太嚣张些了吧?警察都来了,他还要将人家扔下水?

    人们第一反应就是以为听错,敢如此嚣张,这人是谁?

    “身份证拿出来。”那警察又问。

    “没带。”朱剑回答,他在京城何曾带过身份证?从来都是横着走的家伙。

    “警察同志,快抓他,抓他,看看我这伤,都是他打的。”陈导指着自己脑袋上的伤对警察说道。

    “你再忍一会,医生很快就到。”一名警察对陈导说道。

    “我去,不帮忙我自己来。”朱剑说完突然重重一脚,将站在扶拦边上的陈导一脚踹下湖里。

    踢完人的朱剑骂了句:“以为警察来了你就没事?幼稚。”

    众人狂汗,这小子连警察都不放在眼里,到底是谁?这么的嚣张,这已经不能用一般嚣张去形容易。

    孙冰冰自己跳湖的心都有,完了,这下完了,事情闹大,万一今天的事呢见报,她一定会人人肉出来,到那时,她怎么办?

    “抓起来。”几个警察见朱剑如此嚣张,还敢当着他们面前将人踢下去。

    “慢着,你们几个,别多事。”叶无天上前一步将那几个警察拦下。

    “你想妨碍警察办公?”见又一个人无视他们,这几个警察都快要抓狂,他们是执法者,什么人都可以随意拦下他们吗?

    叶无天笑:“没那么夸张,我就想告诉你们,我兄弟要出气,你们最好别拦着他,而且他们也该死,帮着小日本来污辱咱们国家的女人,这种人,不教训能行吗?”

    “我们能理解你们的心情,但现在是法制社会,他们有错,法律会制裁他们。”

    “你是男人,当你的女朋友或者妻子被人污辱,你会怎样?慢慢等待着法律的帮助?”叶无天拉过孙冰冰,指着她脸上仍未消肿的脸对那警察道:“看见没?换成是你,你能忍受?”

    对方无话可说。

    此时,被踢落水的小日本与陈导都被扶上来,小日本叫嚣着道:“八格,我要告他,要让他坐牢,抓他,马上把他抓起来,我是你们国家的贵宾,是来你们国家投资的,你们必须给我一个交待。”

    小日本的嚣张引起船上其它人的反感,不知不觉的将天平往叶无天这边移。

    “草,这么快就爬起来?还敢嚣张?老子不踢死你。”好不容易消气的朱剑的怒意又上来,准备再上前去踢那小日本。

    “行了,都跟我回局里。”一个警察说道,再同情朱剑,再恨小日本,他现在也是职责所在,绝不能再让这里发生打人事件。

    “这么热闹?各位,今天本食坊的所有客人全部免单。”人群中,一道女人声音响起。

    声音很耳熟,叶无天连忙回头一看,见来人果然是熟人,只是此人的出现却让叶无天皱眉,怎么会是她?

    来人是张静,风情万种的款款而来。

    食坊经理见老板了,马上走过去小声在张静耳边说了一会,将事情大概说了一遍。

    张静微微点头,看向陈导与那个小日本。

    正当人们好奇她接下来会怎样做时,哪知却下令,“把他们扔进湖里。”

    张静的话让人不解,更让人惊讶,乖乖,这是怎么回事?

    跟着张静过来的几个壮汉不由分说就冲过去拎起陈导与小日本往外走去。

    “住手。”一个警察拨出枪准备阻止,哪知枪刚拿出,几个警察便发现自己使不出一点力,软软的倒了下去。

    那边,被拎到外面的陈导二人咚咚两声,都被扔进湖里,随着两人的落起,溅直一朵朵大浪花,很是好看。

    “各位,咱们是华夏人,帮着外人来欺负咱们国人,像话吗?本食坊宣布,从现在起,以后不再欢迎陈导那种败类。

    叶无天怎么也想不到这里竟会是张静的产业,并且她还会反过来帮他,一时间,叶无天有些不认识对方。

    处理完后,张静朝叶无天走过去,“亲爱的,这样的处理结果还满意吗?”

    “跟我有什么关系?”叶无天受不了这女人,太可恨,太让人抓狂。

    张静欲再说,却被叶无天给打断:“行了,这是你的事,跟我没什么关系。”

    “跟你没关系,可是跟你朋友有关系,我这样说对吗?”

    叶无天瞬间哑掉,朝朱剑打了个眼色,示意对方离开,直觉告诉叶无天,有张静的出现,事情只会越闹越大,这女人可不是什么好人。

    朱剑也意识到不太对劲,于是拉着孙冰冰准备离开,可发现船还在湖心,他们无法靠岸。

    叶无天也发现这一问题,当下来到张静面前沉声道:“三八,马上让船靠岸。”

    张静根本没将叶无天的话当回事,向叶无天靠前一步,双臂搂着叶无天,举止亲昵说道:“亲爱的,你很害怕?”

    叶无天扯开张静双臂,“你有病吧?我害怕?我害怕什么?”

    张静说道:“警察问起来,我就说这是你让我这么做的。”

    “你……你这是血口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