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1014章 你脸皮可真厚

  
      进去后,叶无天见到卓老头,只是对方却像别人欠了他几千万似的,黑着张脸坐在那。
  
      卓老头如此黑着张脸坐在那,叶无天还真是很不习惯,不过又无奈,今天还真不能跟这老头硬,宋雨荷还在人家手里,再怎样,当初宋雨荷也是犯了规。
  
      “哈哈,卓局长,卓老,你好啊,好久没见,一段时间未见,您老越来越精神,可喜可贺,简直是我们国家之福啊。”叶无天一进门就狂拍马屁,先将卓老头拍晕再说。
  
      只是,叶无天还是低估了卓老头,面对疯狂滥炸的马屁,卓老头不为所动,甚至像根本没听到似的。
  
      见卓老头不为所动,叶无天有些无奈,暗想难道卓老头不吃这套?不可能啊?千穿万穿,唯有马屁不穿,谁都无法抵挡住马屁。
  
      想来想去,叶无天想到问题可能出现在哪里,他拍马屁的技术实在不怎样,如果将马屁技术分为上中下三个等级,那他就只能属于下下等,连下等都算不上。
  
      真正的马屁,那是一门艺术,一门可以让人通身舒态的艺术,以叶无天现在的实力,恐怕还得努力学上十年八年才能跟上等扯上关系。
  
      “嘿嘿,卓局长,你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要不我替你把把脉?”叶无天又厚着脸皮问道。
  
      叶无天认为,不能怪自己不会拍马屁,想他叶无天什么时候拍过别人的马屁?都是别人来拍他的马屁,现在要他去拍别人马屁,真的很不习惯。
  
      明知不是自己的强项,叶无天还得硬着头皮继续。
  
      卓老头仍然黑着坐在那,将叶无天当着空气。
  
      “卓老,是不是我做得有什么不对?”叶无天又问。
  
      对方终于开口,只是他一开口,却将叶无天给气得够呛,“你真脸皮真厚。”
  
      叶无天想冲上去按着这老头狂揍,他脸皮厚?他容易吗他?
  
      内心一套,表面又是一套的叶无天笑道:“嘿嘿,卓老,不知你找我有什么事?”
  
      “行了行了,别跟我来那套。”卓老头听不下去,这小子什么时候如此有礼貌过?从来都直呼他为卓老头,今天这小子直接将那个‘头’字省略掉,肯定有什么企图。
  
      “嘿嘿,卓老,您老有什么吩咐,尽管说。”
  
      “食坊的事情怎么回事?”卓老头问。
  
      叶无天说道:“相信卓老已经知道,就是那么一回事,又何必再问?”
  
      “有人死了,你就没什么需要解释?”
  
      “解释什么?在我看来,那个小日本该死,跑到咱们国家来作威作福,卓老,您当时是不在场,如果您在场,就不会扔他下水那么简单,而是会直接掏枪将对方干掉。”
  
      “你以为我是你?”
  
      叶无天满脸委屈,“可我也没怎么着啊,这事上我最多也是个旁观者。”
  
      “你是帮凶,别忘了你当时可是拦着那些警察,别告诉我你没有。”
  
      叶无天狂汗,这事也知道?既然什么都知道了,刚才还问什么?浪费时间。
  
      当然,这话他不敢说出来,谁让他有求于人?
  
      “行吧,卓老,你今天找我来不是想跟我说这些吧?大家的时间都很忙,没必要讨论这种问题。”
  
      “据调查,那个日本人极有可能是被人故意杀害。”
  
      “这就是你们的事情,到底是不是被杀害,得靠你们调查才知道,这个跟我没多大关系。”
  
      “怎么着?你小子想将事情推得一干二净?”
  
      “不是推,是本就没我什么事,如果当时在场看着也不阻拦的话,那船上那么多人,岂不是一个个都要抓起来?”
  
      “这几天你别先离开京城。”
  
      “不会吧?这是要对我拘留吗?”叶无天惊讶不已,“我的时间那么宝贵,你不能这样做。”
  
      “你小子能少说几句吗?这事就这么定了。”
  
      叶无天想到自己待会儿还要求对方,也只能屈服,“好吧,我听卓老的。”
  
      对方有种错觉,仿佛眼前的叶无天不再是以前那个叶无天,而是头小糕羊,弄不明白这小子今天为何如此温顺,但有一点卓老头是知道,这小子绝对没安好心。
  
      “我问你,为什么不接我电话?还有,为什么要停止对国安的供货?”
  
      叶无天暗笑,正题来了,等的就是这些话。
  
      “误会,完全是误会,卓老,你想想,我又怎会是那种人?上次电话有问题,被你们的人强拆开后,我电话就有问题,可能是坏了,后来我拿去修,证明是里面的线路板上的一个零件松落,从而造成接触不良,不是我不想接你电话。”
  
      “扯吧,你就接着扯。”卓老头当然不会相信叶无天的话。
  
      尴尬的叶无天说道:“都是真的。”
  
      “什么时候恢复供货?”
  
      “那个,卓老,供货没问题,但我有一个条件。”
  
      “说。”
  
      “宋雨荷,你们不能怪她,更不能治她的罪,她是为了帮我,要不这样,你如果认为你们这里已经容不下她,就直接把开了,正好我公司也缺人。”
  
      听到这,卓老头总算是明白过来,这小子温顺得像头小绵羊,原来是这样,他就说嘛,肯定目的。
  
      弄清楚叶无天的用意后,卓老头哈哈大笑,他这一笑,反倒把叶无天笑得很不自在。
  
      “卓老,没那么好笑吧?”叶无天问道。
  
      原本大笑中的卓老头忽然沉下脸:“是不好笑,你知道你这样做犯什么罪吗?”
  
      “我只是让朋友帮我个忙,有什么罪不罪?没那么夸张。”
  
      “哼!看来你还没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叶无天听得不耐烦,挥手打断道:“行了行了,卓老,你别跟我来那套,我不受你这套,你就直接说要怎样才能放了她。”
  
      “你以为法律是儿戏?说放就能放?”卓老头一拍桌子,怒问。
  
      “不是儿戏,但也是人情,法律不外乎是人情,有错吗?”
  
      “她犯了纪律,就得受到处罚。”
  
      “没得商量?”叶无天问:“卓老,开出你的条件,我只要宋雨荷没事,当然,太过份的条件别开,免谈。”
  
      卓老头被气乐:“什么条件不条件,你当是商品买卖?”
  
      “行,我知道了,既然没得谈,我也没必要再呆下去,卓老,你先忙,我走了。”叶无天站起来就准备走人。
  
      “走?不想救人?”
  
      叶无天点头:“想,可我知道那是不可能,呆着也没意思。”
  
      “你想跟玩以退为进?”
  
      “我哪敢?在你面前,我最多也只是小狐狸,难登大堂之雅。”
  
      卓老头怒瞪:“怎么?听你的意思,你是在骂我?”
  
      “不敢。”
  
      “什么时候供货?”
  
      叶无天回答:“你什么时候放人,我就什么时候供货。”
  
      “你威胁我?”
  
      “不敢。”
  
      “那你是什么意思?”
  
      叶无天说道:“我就是不开心,卓老,你刚才说那么多,无非是想告诉我,无规矩不成方圆,对吗?我很认同你这句话,没错,我不能过问你们国安的事情,同样,你们也不能过问我公司的事情,我什么时候能供货,不是你们说了算,是我公司说了算。”
  
      卓老头打量着叶无天,如果说刚才只是商量,那现在叶无天就是威胁,对他进行威胁。
  
      “还有别的事吗?”叶无天问。
  
      饶是卓老头见多识广,这会也不知该怎么办。
  
      “要不这样?只要你能答应放了宋雨荷,我保证对你们恢复供货,而且,我还可以在价格上适当的优惠,就当是我看在我家雨荷姐的份上,怎样?”
  
      卓老头哭笑不得,这小子又是恐吓又是****,手段倒是够齐全。
  
      “卓老,您用不着马上回答我,反正我这些天都会在京城,哦,对了,你也可以打电话给我,电话已经修好,没问题吧?”
  
      叶无天与卓老头讨价还价,外面,小灵却是担心紧张,也不知她是担心宋雨荷的安全,还是担心某人的安全。
  
      “哟,小灵媳妇,你等我?”打开门的叶无天见小灵正不安的在走廊里来回走动着。
  
      小灵被吓一跳,回头瞪着叶无天:“谁等你?嘴巴放干净点。”
  
      叶无天很无奈,弄不明白这些女人到底是怎么想的,明明就是那么回事,又为何不好意思承认?承认又会怎样?在他看来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吧?唉!
  
      “我问你,雨荷姐怎样?”
  
      “小灵媳妇,你是关心她多一点,还是关心我多一点?”
  
      “回答我,雨荷姐怎样?”
  
      撇撇嘴的叶无天回答:“不知道,反正已经将我的条件开出去,卓老头会怎样决定,我还不知道,不过他是个聪明人,应该知道作出怎样的决定。”
  
      “我告诉你,如果雨荷姐有什么事,你就等死吧。”小灵留下这句狠话后就离开。
  
      叶无天连忙跟上去:“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当初在国外的话你都忘了?咱们之间已经超友谊关系,小灵媳妇,你要对我好点,对了,晚上有空吗?我们一起去吃饭好不好?接下来几天我都会京城,要不你陪陪我?”
  
      一阵眼花缭乱后,叶无天下面的话也瞬间缩回去,皆回小灵掏出枪对着他,虽然他并不太相信她会开枪,可还是不敢激怒她。
  
      望着那黑漆漆的枪口,叶无天想,你以为只有你才有枪?本少爷也有,而且本少爷的枪天下无敌,想必你小灵也已领教过,一下子就能将你打软。
  
      不说话,是本少爷不屑与你计较,更不想随意掏枪,这里场合不太适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