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1019章 拿这些来威胁我


    警察来到后,纷纷掏枪指着叶无天。

    看着自己被警察围得密密实实,叶无天咧嘴微笑,扔掉手中的凶器,静静站在那。

    见叶无天扔掉凶器后,几个警察纷纷围上来,其中一个还手里拿着手铐,准备将叶无天铐上。

    “手铐就免了,我跟你们回去。”不待警察上前,叶无天便主动开口。

    那个拿手铐的警察倒不知如何是好,不知自己该不该上前去铐叶无天,他还是头一回遇上如此离奇的事情,疑凶主动开口说跟警察回警局。

    “铐上。”另一名警察估计是队长,发出命令。

    叶无天脸一沉,瞪着对方:“怎么?你没听明白我话?”

    “别乱来。”那名队长手握着枪,小心盯着叶无天,对付这种凶残之徒,还是得小心为好。

    “不知好歹。”叶无天说完这句话后,围上去的那些警察就发现自己失去力气,别说举枪,连站都站不稳,一个个狼狈不堪的软倒在地上。

    无端端的全部软倒在地上,这一诡异状况惊呆众人。

    这是怎么回事?好端端的怎会突然软倒?疑凶并没有动。

    “还要铐我吗?”叶无天的冷漠语气让几个软倒在地上的警察全都发毛,万一凶手这个时候对他们下手,后果将会不可设想。

    几个警察都不敢吭声,虽然他们很疑惑,想很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却没人敢问出口。

    远处,又是几个警察围上来,见同伴这样,他们同样很疑惑,很不解,不知怎么回事。

    “我再说一遍,可以跟你们回去,别铐我,否则后果你们自负。”叶无天说道。

    “可以,你得让我同事恢复。”一位警察认出凶手是叶无天,他也不敢过于为难叶无天,人家愿意配合,就已经不错。

    叶无天是谁?稍有点眼力的人都能认出来,绝对是牛人中的牛人,一般人惹不起。

    最终,叶无天跟警方回去局里,那几个被放倒的警察此时也恢复行动自由。

    被带回局里后,叶无天被关在一个拘留室里,那个泥头车经医生证实,已经死亡,令死者死亡的真正原因正是那把锁。

    从目前看,叶无天嫌疑最大。

    “叶先生,希望你能老实跟我们配合,这样对大家都好。”做笔录的警察说。

    叶无天老神自在坐在那,丝毫没因为自己杀人而紧张,“人是我杀的,不过,我是自卫。”

    做笔录的两个警察狂汗,什么自卫?这是什么道理?自卫自到人家车上?

    叶无天将事情经过说了遍,末了,说道:“这就是我要说的,路上有那么多监控,你们可以自己去查。”

    “我们已经查过,并没看到你所说的场面。”

    叶无天愕然:“什么意思?监控坏了?”

    “没坏,只是没你所说的那种画面,我们只看到泥头车正常行驶。”

    叶无天挑起眉头,警方的话让他意识到,凶手又是使出连环计。

    “我需要看监控。”叶无天提出要求。

    “对不起,我们不能满足你。”

    叶无天说道:“你必须那样做,我再说一次,我要看监控。”

    对方迟疑一会,说道:“我需要请示上面。”

    “那还愣着干什么?”

    对方站起来出去,几分钟后,拘留室的门被推开,两个警察进来,其中一个手里拿着一部平板电脑。

    调取出监控视频后,那警察将平板电脑递给叶无天。

    接过电脑的叶无天认真看起来,果然,视频里的那辆泥头车中规中矩的在马路上行使着,没有闯红灯,没有超速,更没有撞人。

    整段视频时长约五分钟,有意思的是,在这段视频里,连孙冰冰的跑车也没有出现。

    叶无天可以肯定,视频被做了手脚。

    放下视频,叶无天没说话,监控被做手脚,叶无天并不害怕,甚至也早有心理准备,敌人强大,这样玩起来才更有意思。

    “你有什么想说?”

    叶无天摇头:“没有。”

    “你准备认罪?”

    叶无天正待否认,拘留室的门却被推开。

    他可以承认杀人,却不能承认有罪,这听起来好像很矛盾,但仔细想想又并不是复杂,更不会矛盾,杀人,有时候是可以为了自卫。

    看着来人,叶无天笑了,也该来了,对方来得比他自己想象中还要慢一些。

    来人是小灵,陪着她来的还有一个中年胖子,估计是局长,进来后,他马上命令放人,这案子已由国安接管。

    那两个警察松了口气的同时又有那么些许不甘,这样的机会很难得,放过叶无天,他们不甘心,却也无可奈何,叶无天不是他们一个小小警察能对付得了。

    叶无天与小灵一起走出警局,上车后,叶无天先开口:“小灵媳妇,我被人陷害,那些监控被人做过手脚。”

    小灵冷冰冰道:“你有证据?”

    这句话瞬间将叶无天问哑,他哪有什么证据?

    “没有证据你凭什么说监控被人做过手脚?”

    “这不明摆着的吗?”叶无天说:“还有,有没有被做过手脚,你们去查呗。”

    “我们是什么?我们是谁?你的马仔?你让我们怎样我们就得怎样?请你搞清楚自己的身份。”

    叶无天疑惑地看着小灵:“小灵媳妇,你怎么了?像吃了火药似的,这可不像你的风格。”

    “我怎样需要你来管?你是谁?”

    举双手投降的叶无天说道:“好吧,我现在不想跟你争论这些,现在你要带我去哪里?”

    “肯定不会带你去潇洒,你惹出那么大的事,还想安乐?”

    叶无天说道:“我不觉得自己有什么错,即使再来一次,我还是会那样做,还是会将那司机杀掉。”叶无天并不后悔自己做过什么,更不后悔自己这样做了。

    再一次见到卓老头,叶无天忍不住感叹,人生如戏啊!他刚刚从这里离开,如今又再一次出现在这里,对此,叶无天都不知该说什么。

    “随便杀人,谁给你这样的胆与权利?”见面后,卓老头问道。

    “咱们之间还是别谈论这些吧,我只想知道,接下来你们会怎样对我。”叶无天无比严肃,“两位,我被人陷害,那辆泥头车想要我的命,若不是我反应够快,现在你们已经见不到我,我杀人,那是自卫。”

    “就算你被陷害,就算有人想要你的命,你也没权利杀人,不是吗?谁给你这样的权利?”

    “我不相信警察,所以我只能亲手自己来,至于你们能不能让我相信,我也不清楚,除了我身边的人,我都不知该相信谁,仿佛谁都是我的敌人,说出来不怕你们笑话,我有多少敌人,连我自己都不清楚。”

    卓老头嘲笑道:“你倒是很有自知知明,还知自己是个混球。”

    “所以我需要你们帮我,卓局,我可以相信你们吗?”

    “别来这套,我们不会偏向任何一个人。”

    “那就足够,只要你们能站在中立,那就够了,其它不用多说。”

    “什么意思?你准备坐着等我们放人?”卓老头被气乐:“事情闹这么大,你还想着能安然无恙从这里出去?”

    “我需要找出幕后真凶。”叶无天上前两步,“我受够了,受够了这种不断被人陷害的日子与滋味,不想再过。”

    “受够?聪明人不会用这种方法,当众杀人,那只是等死。”

    “我不那样认为,相反,在这点上,我有自己的不同看法,卓局,那种情况之下杀掉对手,最解恨,最痛快。”

    “你杀他有什么用?他也只是一个被利用的棋子。”小灵听不下去。

    叶无天好笑:“棋子?既然做棋子,那就要有做棋子的觉悟。”

    “杀了他,你就不觉得自己陷入圈套?弄不好别人正巴不得你这样做。”

    “我知道,可我不在乎。”

    “那你在乎什么?”

    “痛快!”叶无天回答:“人生几十年,我凭什么要忍他们?凭什么要让他们?我要按我自己的方式活着,我的命运,我自己作主,任何人没权利对我指手划脚。”

    卓老头说道:“说得挺有骨气,你告诉我,现在打算怎么脱身?还是准备将牢底坐穿?”

    “我不想坐牢,也不会坐牢。”叶无天回答,回答得自信满满:“卓局,有那闲功夫,不如帮我找出凶手,我会更感激你。”

    叶无天杀人一事就像长了翅膀一样飞出去,没多久功夫就传得天下皆知,都知道叶无天杀人。

    各大新闻媒体几乎都在评论着此事,都在分析着叶无天为何而杀人,当然,也有一小部份媒体心怀叵测,动机不良,刻意将叶无天描黑,往叶无天身上泼脏水。

    除了讨论叶无天为何杀人之外,很多人还对天欣红颜集团的那个保障排行榜起了兴趣,如今叶无天杀人,那个排行榜又会不会出现像上次那样的情况?榜上面的客户又拼命退钱?

    当然,人们都知道,保障榜上的客户会不会出现大量退款,只跟一个有关系,那就是叶无天杀人后会不会有事?他还能不能像以前那般大摇大摆的出现在众人视线中,如果可以,估计不会有人选择退款,否则,后果可能很严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