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1025章 不就是想看我出丑吗


    张静的电话倒是很快就通了,奈何电话那边的张静却根本没有接电话的意思,直接将电话一挂,将叶无天气得够呛。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人?不是不报,时候未报,他叶无天以前经常挂别人的电话,今天轮到他的电话被挂。

    叶无天恨得牙痒痒,恨不得马上通过电话去到张静面前,将她剥光,然后……再然后……,看她还敢不敢。

    电话被挂断,叶无天又再一次拨打过去,可是这次还是一样,又同样被张静给挂断。

    叶无天心里的那个气啊。

    顾不上气,叶无天又打了过去,这已经是第三次,若是对方还挂电话,他保不准自己会砸电话。

    第四次,电话同样很快接通,结果却并没多大变化,张静再一次很嚣张,也很无耻的将电话挂断掉,丝毫没拿人家天哥放在眼中。

    “三八,有总你就一直别接。”叶无天决意跟对方较劲,张静若是不接,他就一直打,直打到对方关机为止,当然,还有一种可能全,那就是张静直接关机。

    最后,天哥不知打了几次,更不知被张静挂了几次,打到最后,叶无天是一点脾气都没有,终于彻底放弃。

    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被一个女人折腾得一点脾气都没有。

    放下电话没多久,谁知电话却响了,有意思的是,打来的正是张静。

    叶无天并没有像张静那样直接挂电话,他不是要跟张静斗气,而是要解决问题的。

    “亲爱的,连续打这么多次电话给我?你是不是太想我?”电话刚接通,张静又是说出一句气死人不偿命的话。

    叶无天直接忽略张静的话,问道:“四大使者是你喊走?”

    即使隔着电话,叶无天也能感受到张静那满副幽怨的表情及语气:“原来你找我找得这么急,就是为了这个啊?”

    “回答我。”

    “我要是不回答呢?”

    叶无天快要疯掉,暗暗发誓,下次见到对方,一定要当着全世界人面前狠狠污辱她,让她生不如死。

    “好吧,亲爱的,你别生气了,我告诉你吧,没错,人是我喊回来的。”

    “为什么?”

    “很简单,因为我不想合作。”

    叶无天说道:“咱们之间不是已经说好吗?为什么你突然一句不想就不想?”

    张静反问:“你认为凭我们之间这样,还能再合作吗?”

    “你有意的?”叶无天觉得事情不可能那么简单,极有可能是张静故意为难他,“搞这么多事,你就想看我笑话?”

    “嗯嗯,有这个想法,亲爱的,全世界人都知你想打维加斯的主意,现在也很多人想看你能否成功,你说,我现在退出,外人会怎样看?我想应该会有不少人希望你失败吧?”

    叶无天已经找不到什么适合的词语去形容对方,他就不明白,哪怕对方是个女人,也得有自己的底线,不能如此贱吧?

    冷笑几声的叶无天说道:“三八,你们毒影门搞这么大阵仗,不就是想看我笑话吗?行?你们等着吧。”

    张静想再说,电话却已经被叶无天给挂掉。

    叶无天才不理会张静会怎样想,四大使者的离开,必定会将他的计划全盘打乱,现在该怎么办?不理会?乔治那边估计会有危险。

    乔治的失败,意味着他叶无天也会被人笑话,正如张静所说,全世界人都知道他与乔治联手。

    维加斯那么大一块肉,叶无天实在不想放手,尤其他现在缺钱的情况之下,更希望能将维加斯赌场弄到手。

    这其中有没有王家的身影?王柔丝曾找过他,让他别插手维加斯的事,会不会是王家找到毒影门,然后直接开出条件让毒影门退出?想想,这事也不是没有可能。

    收回思绪后,叶无天又打给司徒楚,准备找那老小子谈谈,目前看来,自己必须还得去一趟维加斯,那到时还有可能会让那老小子帮忙。

    “我建议你放手,那些人可不好惹。”司徒楚听完叶无天的想法后,第一反应就是让叶无天放手,毕竟这太过疯狂,想凭单枪匹马就杀入维加斯?只有脑门被夹过的人才会这样想。

    “你对我没信心?”叶无天问。

    司徒楚苦笑:“这不是有没有信心的问题,而是能不能实现的问题,你觉得可能实现吗?”

    “有什么不可能?事在人为。”

    司徒楚不知说什么好,也不知是年纪大还是什么原因,他发现自己的胆子越来越小,让他冲出国门,这事他还真没想过。

    “司徒楚,你就真没想过要冲出国门?没想过要称霸世界?”叶无天问。

    “没有,我不是个贪心的人。”

    叶无天鄙夷道:“从另一方面说,你也是个窝囊的人。”

    “我说,能给我留点面子吗?好歹咱们现在也亲人好不好?”司徒楚无奈。

    叶无天说道:“你应该幸庆你是小薇的家人,不然,我早就动手打人。”

    哑然失笑的司徒楚说道:“还是算了吧,俗语有云,强龙压不过地头蛇,那些黑帮不好惹。”

    “你的意思是我就好惹?”

    “我不是那意思,可问题只有你一人,那怎么办?即使加上乔治,那也是不够看的。”

    “赌场的股份我一定要弄到手。”叶无天说得很坚决,这已经不单止是钱的问题,还有面子问题,实力问题,张静将四大使者调走,不就是想看他笑话吗?那些人不就是想看他出丑吗?越是这样,他就越是不能认输,不能让那些人看轻。

    司徒楚见状,就知自己无法说服叶无天,于是问:“你想我怎样帮你?”

    “发动你在国外的关系,上次那个帮派就不错,跟他们联系,让他们开出条件。”叶无天坚决要弄到维加斯赌场的股份,并不代表他冲动,这次跟上次不一样,这次前去,极有可能会大开杀钻戒,所以自身实力得提高。

    “这个没问题。”

    “那就够了,像你这种人,我也不指望你能帮到我什么。”叶无天准备走人

    司徒楚发现这小子每次见面不损他几下就不甘心,总是要将他的快乐建立在他的快乐之上。

    叶无天亲自跑过来,是想与司徒楚合作,让他的霸虎帮冲出国门,现在看来,人家根本没那个意思。

    离开司徒楚那个酒吧后,叶无天知道,单是这样还不够,还得多带些人过去,除了血樱之外,他还准备带胡适与周建过去,这两身手不错。

    此外,叶无天还联系了国外一个佣兵公司,对方听到是要去维加斯时,漫天要价,报出一个让叶无天无法接受的价格。

    叶无天还想到,要不要从小岛上喊些人过来?

    这一想法很快就被否决,叶无天不想那样做,那些人将来大有用处,况且带那么多人也不方便,太招摇不好。

    “琳达小姐,你好啊,好久不见,我很想你。”无奈之下的叶无天最后将目标打到琳达身上。

    玩笑过后的叶无天直接说明来意,“琳达小姐,咱们合作,怎样?”

    “叶先生,别忘了你身份,还有,我要告诉你,维加斯不是你的地方。”

    叶无天并不着急:“哦?这么说来你是不同意?琳达小姐,最近我老是说胡话,经常在外人面前胡说八道,你说我要是一不小心将你那些不该说的事情全部说出来可怎么办?你知道,我根本不想这样,就怕管不住自己这张嘴。”

    琳达暗恨,又拿这事来说事?为了这事,他又来说事?

    “你应该知道,那是不可能。”琳达很直接的拒绝。

    “呵呵,琳达小姐,别担心,我又不是让你帮我杀人,只是让你帮我压一压那些人。”

    琳达暗自好笑,叶无天这样说,那还不等于她送钱给他?

    “怎样,这事可以商量吗?”叶无天说:“若是不能商量,那就算了,咱们也没必要再说,所有一切后果你自负。”

    “你威胁我?”琳达咬牙切齿说道。

    “不,只是失望,对你感到失望,琳达小姐,我那么相信你,你却这样对我,伤心啊!”

    “我不会答应。”琳达很清楚,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绝不能松口。

    “好吧,既然这样,我也不为难你,反正我告诉你,不管你愿不愿意,或者肯不肯帮忙,我都得那样做。”说到这里,叶无天话一沉:“琳达小姐,今天我丑话说在前头,我想做的事情,没任何人可以阻止我,你们也最别那样做,不然,万一哪天你们国家发生了什么瘟疫,我可不负责任。”

    将自己想要表达出来的意思说出后,叶无天也不再说话,用他的话说,他能这样,已经算是对得起琳达。

    远在大平洋彼岸的琳达狠狠将电话一砸,这一刹,她想到自己要不要派人暗中做掉叶无天,但那样一来,万一不成功,这事只会儿弄巧成拙。

    听叶无天的语气,对方已经决意要打维加斯的主意,她现在该怎么办?那家伙可是什么都敢做,为达目的而不择手段的主。

    看了看墙上的时间,顾不上凌晨半夜,琳达从真丝被子下起来,顾不上火爆且赤条条的身材曝露于空气中,拿起电话打给她父亲。

    若是叶无天看到此情此景,必定会感叹,甚至还会流鼻血,外国女就是开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