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1028章 你们这里不安全

  
      枪响将两人吓一跳,尤其是琳达,毫无防备她反应神速,马上作出反应地躲到沙发背后。
  
      叶无天还好,早已有心理准备,知道今晚会有人来找麻烦。
  
      仍旧坐在沙发上的叶无天扭头说道:“琳达小姐,看来你们这个国家不太安全。”
  
      琳达脸红,叶无天话里满带讽刺。
  
      “你也承认了吧?光天化日的就敢明目张胆杀上门来,琳达小姐,这可不是件好事,这事你们必须要给我一个交待。”
  
      琳达暗骂,大晚上的也算是光天化日吗?满嘴胡话。
  
      不过,琳达现在没心情跟这家伙扯,必须得将外面的人解决才行。
  
      “你说,咱们现在算是共患难吗?”叶无天又是一句,丝毫不理会外面的枪声大响。
  
      琳达同样还是没理会叶无天,拿出电话快速拨打。
  
      外面的枪声越来越烈,从猛烈的枪声听,应该来了不少人。
  
      胡适与周建都在外面,应该能支持一会,更何况现在琳达也在这,所以用不了多久,中情局的人肯定也会来。
  
      有时候叶无天认为老天都在帮他,琳达这个时候主动送上门来,不是在帮他又是什么?这女人身份特殊,万一她有什么事,那可不是闹着玩,很多人都会跟着倒霉。
  
      打完电话后,琳达见叶无天笑容满脸,问道:“你很高兴?”
  
      “实话说,我是很高兴,能有你做我的同伴,我的确高兴。”
  
      琳达无法看懂这个男人,疑惑地问:“你高兴什么?”
  
      “咱们能一起共同对付敌人,也是一种缘份,是吗?”
  
      琳达:“……”
  
      “你要保护我,这是你的地盘,而我是一个客人,你们的尊贵客人,万一我在你们国家出事,你们如何交待?面子上如何过得去?实力那么强大的一个人,竟然发生那么多暴力事件,传出去,你们国家肯定只会朝嘲笑。”
  
      “你不去做律师实在是律师界的一大损失。”望着叶无天的琳达久久才道。
  
      叶无天狂汗,“你这是赞我还是损我?怎么感觉你在损我?”
  
      琳达不搭理叶无天,认真注意着外面的事情。
  
      十多分钟后,外面枪声越来越少,此时胡适进来,“少爷,已经解决。”
  
      叶无天说道:“很好,没受伤吧。”
  
      “没有,那几个是好手。”
  
      叶无天知胡适说谁,他是说宋雨荷介绍过来的几个帮手。
  
      宋雨荷是怎样认识那些人?就算她是特工,也怕且不是个普通的特工吧?
  
      忽然间,叶无天宋雨荷的真正身份很感兴趣,他能感受得出来,那几个无论是在语气上还是在神情上都很尊敬宋雨荷。
  
      琳达也站直来,而此时,中情局的人也进来房间跟琳达打了个眼色,估计表示外面的情况已经解决。
  
      “你什么时候走?”琳达的目光在胡适脸上停留好久,知道这些人都不是善类。
  
      叶无天问道:“想赶我走?劝你最好别那样做,我发起疯来,不知会做出什么事。”
  
      琳达知道这是叶无天在暗示她,也可以说是在警告她。
  
      “你威胁我?”
  
      “劝告,当然,你非要认为是威胁,我也没办法,你说是,那就是吧。”
  
      “你们必须离开。”琳达知道无论如何都要让叶无天这些人离开,否则还不知会怎样乱下去,又会乱成什么样子。
  
      “我不会走,作为一名游客,我并没任何错。”
  
      “你没得选择。”
  
      叶无天一笑,笑容里满是诡异:“是吗?我没得选择?”
  
      琳达莫名惊慌,“警告你别乱来,对你没任何好处。”
  
      “琳达小姐,你说如果我走后,你们国家的某个地方爆发疫情,比如军营,那会怎样?这样的新闻肯定很轰动吧?”
  
      “你想跟我回中情局喝茶?”
  
      “好吧,当我没说,你说完了吗?我要睡觉了,你走不走?不走可以陪我,我不会介意。”
  
      “明天天亮之后,我让人送你去机场。”维加斯已经成为世界焦点,很多人都等着看m国的笑话,琳达不允许那种事情发生。
  
      琳达走后,胡适小声问:“老板,咱们真要走?”
  
      “为什么要走?就凭她一句话?”
  
      胡适也不想走,可再怎样,人家也是中情局的人,在人家地头上,他们真有这上权力赶人。
  
      叶无天打给乔治,让他想办法换个地方,仍住在酒店里,指不定下半夜又会有人杀上门来,他可不想睡觉都被人打搅。
  
      乔治将叶无天安排到一个安全的地方,叶无天稳稳睡一觉,一天内狂扫各大赌场,这是件体力活,很累人。
  
      第二天中午,叶无天准时出现在赌场大门口,今天的赌场大门口仍然很多人,那些人见叶无天一出现,纷纷打电话,也不知是通知谁。
  
      叶无天估摸着每个国家的媒体都一样,共同合作,某些时候共享资源,比如现在,众多记者分工合作,尽量令到各大赌场大门口前都有人守着,只要叶无天一出现,就马上通知其它记者。
  
      叶无天出现了,同时出现的还有中情局的人。
  
      “叶先生,请问你今天会像昨天一样,横扫各大赌场吗?”有记者问。
  
      连连摆手的叶无天呵呵笑着摇头:“这位记者朋友的话太夸张,横扫?不,当然不是,我只是进去小玩几把,远没你们想象中那么夸张。”
  
      那些记者都不知说什么好,叶无天那样还只小玩几把的话,他们都不知要怎样才能算是大玩,做人的脸皮怎可厚到这个程度?
  
      叶无天的出现顿时让赌场方面的人大为紧张,昨晚的剌杀任务,全部都没想到中情局的人会在那,从而导致剌杀失败。
  
      “跟我走。”琳达来到叶无天面前,决不能让叶无天进去。
  
      叶无天一把拉住琳达,大声对众多记者说道:“各位记者朋友,你们知她是谁吗?关于这位女士的真正身份。”
  
      琳达抓狂,以为叶无天要将她身份说出来,一时间手足无措,不知如何是好。
  
      “我告诉你们,她不是一般人,是中情局的人,她今天来,是想赶我走,将我驱逐出国,我就不明白,我一未偷,二未抢,他们有什么权利赶我出去?远来是客,就因为我在赌场里赢钱吗?”
  
      记者们狂按相机快门。
  
      琳达已顾不上那么多,示意她的同伙过来将叶无天带走,再呆下去,只会让场面越来越乱,越来越不受控制。
  
      “我可以不走吗?”叶无天问。
  
      琳达摇头,再次示意她的同伴将叶无天强行带走。
  
      “等等。”叶无天挣脱后说道:“我可以打个电话吗?”
  
      琳达拒绝,“车上可以打。”
  
      “这就是你们所谓的民主国家,我呸。”叶无天冷笑。
  
      琳达已经被讽刺得麻木。
  
      “没听到我电话响吗?滚开。”叶无天朝拉他手臂的那人一吼,杀气腾腾,很是吓人。
  
      挣脱掉对方后,叶无天拿出手机,都未来得及接,琳达又示意她的同伴行动。
  
      叶无天伸手指着琳达破口大骂:“三八,别他妈给脸不要脸。”
  
      四周的人无语,这人也够大胆的,什么人都敢骂,太嚣张。
  
      被叶无天一吼,琳达还真被吼住。
  
      “带走。”回神过来的琳达又是一道命令。
  
      叶无天笑了,听到琳达的命令后,他笑得面目狰狞,不待那几个中情局的人上前,他就先行动手,紧接着只见对方几人纷纷倒地,瞬间失去行动能力。
  
      解决掉那几个人后,叶无天并不解气,狠狠踢了几脚。
  
      琳达见状,第一时间拨出枪指着叶无天。
  
      叶无天慢慢扭头,“你以为拿枪指着我,我就得害怕?你以为在你的地头,我就会害怕?”
  
      “举起手来。”琳达冷吼,否则我将会开枪。
  
      叶无天当没听到似的,接通仍然响着的电话。“哪位?”
  
      “叶无天,大闹维加斯爽吗?”电话里,传来一道女声。
  
      很熟识的声音,叶无天挑起眉头,“王柔丝?”
  
      王柔丝说道:“记性不错,还能记住我。”
  
      叶无天放声大笑:“我能记住你,并不因为你是女人,也不因为你很漂亮,而是因为你的特殊爱好。”
  
      “你讽刺我?”
  
      隔着电话,叶无天也能感受到电话那边的王柔丝所发出的愤怒。
  
      “不敢,废话少说,有事?”
  
      旁边,琳达见叶无天完全无视她的警告,一番权衡之下,她决定开枪。
  
      “啊!”
  
      刚准备开枪的琳达先是感觉眼前一道寒光闪过,紧接着她发现自己双手从腕而断,双双掉落到地上,最后,她才感到痛。
  
      琳达双手齐腕而断,掉落到地上的手仍然握着枪。
  
      事情发生得很快,很多人都未反应过来,这么一眨眼的功夫,琳达就双手齐断,这是什么实力?太恐怖。
  
      叶无天冷漠地看了琳达一眼,暗叹血樱残暴天物,那么漂亮的人儿,血樱就不能好好对待?
  
      在血樱心中,根本没有男女之分,只要有人对叶无天不利,她就会动手,哪会在乎对方是什么人?
  
      对这个问题,叶无天曾经不止一次向血樱说明,让她悠着点,特别是对手是美女时,别下手太狠,现在看来,她压根就没将他的话听进去,该怎么做还是怎么做。
  
      面对琳达的受伤,叶无天并没停止讲电话,对电话另一边的王柔丝说道:“你想阻止我进赌场?”
  
      “你还会进吗?”王柔丝答非所问。
  
      叶无天知自己猜对,王柔丝就是这个意思,就是想阻止他进入赌场。
  
      也不知怎么回事,叶无天发现无论自己做什么,都会有人站出来阴止,他的人品真就这么差劲?
  
      “如果我要进呢?你会怎样?”
  
      “叶无天,你是个聪明人。”
  
      “我要是不答应,你是不是又要阻止我的公司销售?”
  
      “是!”
  
      叶无天苦笑,又让他猜对,有时候太聪明真不是件好事。
  
      “你们就不会来点新鲜的招?每次都总是来这种招数,烦不烦?”
  
      王柔笑娇笑:“招式不怕老,只在乎有没有用。”
  
      “王柔丝,每次你都来威胁我,今天,我也告诉你,别他妈太把自己当回事,你以为威胁,我就会害怕?去你娘的。”
  
      说完的叶无天直接将电话一挂,王柔丝要怎样做,他无法阻止,更用不着怕,维加斯的事顶多也只是一个借口,叶无天相信,哪怕没有发生今天的事,王柔丝也照样会让红颜集团的销售停掉。
  
      停就停吧,叶无天不在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