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1033章 海盗入侵


    “乔治,你这个电话有些迟,别告诉我你刚刚睡醒。”此时的叶无天是不怎么满意,乔治现在才打电话给他,有失职之嫌。

    电话那头的乔治又如何听不出叶无天的不满?“叶先生,有人想跟你说话。”

    “谁?”

    “是我,琳达。”电话那边,琳达的声音响起。

    叶无天说道:“哟,琳达小姐,怎会是你?只是琳达小姐你要找我,又何必通过乔治?大可亲自找我,我没换号码。”

    面对叶无天的油嘴滑舌,琳达早已习以为常,她跟叶无天之间,有笔账迟早要算。

    “琳达小姐,你的伤好些了吗?需不需要我帮你看看?”

    天哥这句话绝对没安好心,琳达是很漂亮,也够野性,奈何那种女人也只能看看罢了,跟王柔丝一样,属于不能碰的角色。

    果然,听到叶无天的假意问候,琳达更是怒火三丈,叶无天会那么好说话?当初她双手被砍断时,他就在身边,却对她的伤视而不见,现在又岂会那么好心帮她?

    琳达早已不止一次的想过,叶无天是她遇上的最无耻的男人,没风度,没教养,小气,记仇,斤斤计较,琳达不清楚如此一个男人,他是怎样将公司做那么大,简直就是奇迹中的奇迹。

    “谢谢你的好意,好很多,叶先生,那天的事情,我迟早会跟你算账。”

    “靠!你这是威胁吗?”叶无天粗口连天:“我可警告你,别在我面前说粗口,我发狂起来,连我自己都害怕。”

    琳达:“……”

    “哦,对不起,吓着你,说吧,找我什么事?”

    “拿出解药,这事就这样算了,你看怎样?”琳达问。

    叶无天冷笑,琳达出现在乔治面前,并且让乔治打电话给他,原因只有一个,威胁,琳达在赤果果的威胁着他天哥。

    琳达摆明就在说,你叶无天不识相,乔治也会跟着倒霉,就看你叶无天会怎样做。

    所有人都知道乔治是叶无天在维加斯的代言人,乔治出事,叶无天也是脸上无光。

    这才是今天琳达的主要目的。

    “琳达小姐,你真不是个聪明人,笨笨的,如此简单你都看不出来?维加斯的地盘,我是要定了,任何人都别想阻止我。”

    “叶先生,你知道,那是不可能的,维加斯不在东城,不是你的地方。”

    “我也没有说维加斯是我的地盘,我最多只想在那边投资,没别的意思,别误会。”

    琳达想骂人,投资?叶无天若是投资还好,他就是想空手套白狼,想白吃,哪是玩什么投资?

    见过不要脸的,愣是没见过如此不要脸的。

    “不可能,叶先生,我很想跟你成为朋友,交出解药,咱们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琳达强压着怒火,她已经处于暴走的边缘。

    “我也告诉你,不可能,洋鬼妹,别以为你在乔治面前,就能吓倒我,我告诉你,乔治若是少一根毛,别怪我心狠手辣,他是我的人。”

    “你威胁我?”

    “没错,就威胁你,我再告诉你,乔治有事,我保证你们国家的瘟疫会越来越多,不信咱们走着瞧。”

    如果说刚才只是很隐晦的威胁,那现在就是光明正大的威胁着对方。

    “另外,劝你们一句,别太过自以为是,实验证明,我公司的药对你们国家所发生的瘟疫是有效的,但是,也只是目前,我可不敢保证以后会不会有效,任何瘟疫都有可能会变异,那个时候你们才找我,我也只能爱莫能助,就这样吧,你们好好考虑清楚。”

    听到电话嘟嘟声,琳达最终还是忍住砸电话的冲动,她今天本意是想威胁叶无天,哪料想到反过来被叶无天给威胁了。

    两大军区的疫情仍然得到有效控制,被感染的人数越来越多,这事可以说是m国当局的痛,拖下去,又会发生什么,瘟疫会不会传出外面去?一旦传出去,后果不堪设想。

    挂断电话,叶无天忽然发现包括常肖媚在内的几个人全部愣在那,他意识到自己极有可能吓着这些人。

    “那什么,东西都放下吧。”叶无天笑。

    常肖媚很想开口让人将花拿走,话到嘴边,最终又咽了回去,她担心叶无天天又会让人将这颗大钻石也拿走。

    很快,办公室里就剩叶无天二人,而那枚大钻戒则静静地放在桌上,常肖媚不时用眼角瞟向那枚钻戒。

    咱天哥是想笑而不敢笑,看来天底下的女人都一样,无法承受珠宝的****。

    “你什么意思?”常肖媚问。

    “生日礼物,要不要?”叶无天拿起桌上那枚钻戒。

    “你什么意思?”

    “我能有什么意思?就想送你一样礼物,今天是你的生日,媳妇,我想给你个惊喜。”

    “你怎么知道我生日?”常肖媚语气软下来。

    叶无天笑道:“这还用问吗?明摆着的,你穿得花枝招展来找我,肯定不正常,我一打听就知道。”

    “谁花枝招展?”常肖媚怒极,这****满嘴喷粪。

    “口误,纯属口误,别误会,呵呵,媳妇,别生气,你知道我没什么文化,不会说话。”

    “滚!”

    “行了,撒撒娇就好,别太过份,都已经向你道歉,还想怎样?”

    “马上离开,我不想跟你说话。”

    “真不要?”

    “不要。”

    下一瞬间,常肖媚见叶无天随手一扔,将那个钻戒连盒子一同朝窗外扔出去。

    常肖媚傻了,只是赌气,哪想到叶无天会真扔掉。

    马上冲到窗前往下看,哪还能看到钻戒的踪影?早不知掉哪去。

    “你疯了?”见叶无天说扔就扔,常肖媚更气,“那是钱,就算你有钱也不能这样做。”

    “反正你又不要,不扔要来做什么?”

    “谁说我不要?你哪只耳朵听到我说不要?混蛋,我有说过我不要吗?”

    “那现在怎么办?要不我去捡回来?不过我可事先声明,等我捡回来后你可不能再说不要。”

    常肖媚冷哼一声以示不满,“还不快去?万一被人捡了,我饶不了你。”

    “那就再买呗,没所谓。”

    “不行,我就要那只。”

    “媳妇,把你手借我一下。”叶无天右手一晃,那枚明明被他扔到窗外的钻戒却不知为何出现在他手上。

    常肖媚小嘴张成o字,这****刚才明明已经扔出去,又怎会在他手上?

    “嘿嘿,忘了告诉你,刚才我扔的是盒子。”

    常肖媚意识到自己被耍,正待骂人,叶无天则已经将钻戒套进她手指。

    当钻戒戴进去一刹,常肖媚发现怒意莫名其妙消失,看着手指上那颗发散着耀眼光芒的钻石,她情不自禁地发笑。

    傻笑!

    “这些花还要吗?”叶无天大乐,母暴龙也有如此可爱的一面,实在难得。

    常肖媚小脸涨红,知叶无天是在嘲笑她,“滚!”

    叶无天哈哈大笑,乘常肖媚不注意时偷吻过去。

    常肖媚想挣扎,却没有叶无天的力气。

    ……

    ……

    餐厅里,常肖媚始终都红着脸,心虚的她不敢与叶无天相对视。

    “媳妇,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人了。”叶无天坏笑。

    常肖媚并不生气,说道:“别想歪,收你的礼物,我也跟你没什么,你还是你,我还是我。”

    “那不行,你就是我的人,就事已经没法改变。”

    “滚蛋。”常肖媚知越是跟叶无天扯,这家伙就越是高兴:“你公司的事情最好小心些。”

    “我知道,有人想对付我,对此,我都习惯,没什么太不了的,媳妇,我的敌人多过朋友,想我死的人一抓就一大把,那又怎样?我叶无天还好好活着,谁能拿我怎样?”

    常肖媚出乎意料的没有骂人,这一刹,她发现叶无天的狂,嚣张,是那么的自然,丝毫不做作,她看得并不反感。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自己对他崇拜?

    常肖媚很快就否决掉这个想法,怎么可能?自己不可能崇拜他。

    “媳妇,谢谢你,我会小心,也不怕告诉你,现在这样,我也没办法,走到这步,完全是被逼。”

    “树大招风。”

    “我也不想,实不相瞒,我其实只想低调赚钱,过我想过的生活,哪想到会这样?”

    “亲爱的,这么巧?”张静的出现打破气氛,叶无天暗暗叫苦,怎么他妈走到哪都能遇上这女人?

    “三八,别惹我。”

    张静看向常肖媚,然后回头问叶无天:“新目标?”

    “你被他抛弃过?”常肖媚忽然开口,直指张静。

    叶无天以为常肖媚会生气,哪知事实却不是这么回事,非但不生气,反向张静开火。

    “像你这样,被抛弃也正常,心术不正,谁会喜欢?一出现就想挑衅人家的关系,谁都怕。”

    张静被连续质问得哑然无语。

    叶无天乐翻了,见张静那样,他是那叫一个爽啊!心道你张静也有今天,活该。

    “有意思,亲爱的,你这位新目标不简单。”张静并不生气,让人难于捉摸她的心思。

    “我不想见到你,如果你也想来买配方,那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不可能。”

    张静摇头,“不,我还有更重要的事,太子让我告诉你,有海盗准备打红颜岛的主意,可别小看这群海盗哦,我保证,会让你很头痛。”顿了顿,张静接着说:“那群海盗现在怕是已经靠近你的红颜岛,快点想办法吧,别让人打得措手不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