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1044章 这也是警告

  
      叶无天赶到宁家,整个宁家上下此时都仿佛被一层什么罩着,那种气氛很怪异,无法用言语去表达。
  
      赶到宁家大门口时,宁思绮已经站在大门口,俏脸上多了些担忧。
  
      叶无天有意想要将调剂一下气氛,于是故作轻松道:“媳妇,别愁着张脸,你想让我陷入更深吗?”
  
      宁思绮没想到叶无天现在还有心情开玩笑,不过她他好奇叶无天这话是什么意思,她心情不爽跟他有什么关系?为什么会让他陷更深。
  
      叶无天知道,鱼儿已经上勾,宁思绮被他的话成功吸引住,于是说道:“你想啊,你本来就很漂亮,美艳不可方物,再愁着张脸,岂不更加漂亮?更美艳不可方物?那不更让我喜欢你吗?我一直都在努力克制着。”
  
      脸红红的宁思绮骂了句****,顿了顿又问道:“努力克制什么?”
  
      天哥好笑,难怪总有人说好奇害死猫,这话真是一点也不假,宁思绮也会好奇,有意思。
  
      “克制我不去爱你,在我眼中,你永远都像个遥不可及的女神,让我只敢远观,不敢近看,所以,媳妇,就当是为了我,你别再愁着脸,你再这样,我会失控,会忍不住继续去爱你。”
  
      宁思绮知自己被耍,绕这么大一个圈,就想开导她别愁闷。
  
      转身离去,宁思绮第一次没有生气,天哥没看到的是,当她转身一刹,嘴角还是微微扬起一道好看的弯儿。
  
      “媳妇,你这是什么意思?再怎样也得表个态啊。”叶无天说着跟上去,像个跟屁虫一样跟在宁思绮身边。
  
      一段时间没见,咱天哥发现宁思绮长得那是更加水灵,浑身上下都像一只熟透了的苹果,让人有种忍不住上前咬一口的冲动。
  
      偷偷舔舔舌,天哥现在也只能暂时将这想法放在心里。
  
      在宁思绮带领下,叶无天见到了宁老爷子,而且刚才经过客厅时,还见到宁思很多亲系,这些人都无一不是脸带愁容。
  
      “老爷子。”书房里,叶无天见到宁朋,不知错觉还是什么,对方看上去很苍老。
  
      宁朋抬头:“来了,坐下说。”
  
      叶无天坐在宁朋对面,而宁思绮则坐在宁朋旁边。
  
      刚坐下,宁易军也进来了,不过他却是站在旁边,这场面很有意思,自己的女儿坐着,他这个当父亲的却是站着。
  
      “事情你都知道了,喊你来没别的意思,就是想告诉你一声,以后宁家可以给你的助力会越来越少。”宁朋说道,话中满带惆怅,尽是落寂与不甘。
  
      “老爷子,你已经帮我够多。”叶无天知谁对他好谁对他不好,宁家一向对他不错,对此,叶无天深记着。
  
      “唉!老了。”宁朋叹了句。
  
      突然接到上面通知,要求他退内,这个消息失得宁家措手不及,事前完全没有一点思想准备,通知一来,彻底被打懵。
  
      “没有回头余地吗?”叶无天问:“那么突然,有没有什么办法去解决?”
  
      宁朋欲言又止,他想说,办法是有,只是……
  
      最终也没有说出,自己并没犯什么错,就算谈不上屡建奇功,却也算得上对国家有很大贡献,而且自己的年龄也没到点,按规定,还可以再过三年才退内二线。
  
      没有犯错又没有得罪人,更没有到年纪,就被突然通知内退,人老成精的宁朋也曾疑惑过,但他很快就想通,问题的关键不在他身上,而是在叶无天身上。
  
      众所周知,宁家与叶无天走得很近,这是问题关键,而昨天,他也通过一位老首长的嘴里认证自己的猜测,那位老首长很隐晦地提醒过他。
  
      这是在打压!说句更难听点的话,那就是想铲除叶无天的助力。
  
      宁老头没有说,是不想让叶无天以为宁家想向他邀功,宁朋知道,以前,宁家跟叶无天同一条船上,以后,双方的关系将会更加亲密,而且,将来宁家很多方面都有可能要依仗叶无天。
  
      所以,他不能说。
  
      “因为我?”叶无天忽然问,宁朋聪明,他也不笨,今天喊他来,肯定不简单,稍为一想,叶无天就能想到事情多少跟他有关系,当然,他也只是猜测。
  
      宁朋愕然,叶无天这个问题打得他措手不及,该回答他吗?
  
      叶无天见宁朋那表情,更确定自己猜对,对方的内退,还真是跟他有关系。
  
      “真是为了我?”叶无天再一次追问。
  
      这次,宁朋微微点头,叶无天都已这样问,他再隐瞒也就没有多大意思。
  
      “靠!”
  
      得到回答后,叶无天就忍不住爆了句粗口,实在忍不住,心里特别沉重,宁朋的内退真跟他有关系,那种感觉就是不爽。
  
      “上面想要什么?”冷着张脸的叶无天问。
  
      “不知道。”
  
      叶无天满是戾气,“如意算盘打得得可真够响。”
  
      “砰!”
  
      骂完人的叶无天还对着桌子就是一记重拳,发出一声巨响。
  
      “冷静,你越是这样,有人越是高兴。”宁朋说道。
  
      “小天,你也应该知道他们这样做的原因,我们就不说什么,就想让你小心点。”宁易军说道。
  
      “嗯,我知道,谢谢宁叔。”叶无天自己倒不在乎,他只是非常讨厌别人对他身边的亲人朋友下手,那算什么?狗日的。
  
      “需要我做什么吗?”叶无天又问,他一向不喜欢欠别人人情。
  
      宁朋笑道:“你别有什么心理负担,这事你知道就行,原本我也不想告诉你。”
  
      叶无天想到刚才司徒宗跟他说的话,欧阳家也受到了压力,现在宁家又这样,那些人想做什么?以为这样就能给倒他压力?就能让他乖乖听话?幼稚!
  
      对手的这种做法,叶无天极度不屑与鄙视。
  
      “什么都不用做,反正我也老了,这次不退,三年后我也得退下来,总有退下来的一天,无所谓了。”
  
      宁朋话是这样说,可谁都能听出他的不甘心。
  
      叶无天知是自己表态的时候,宁朋今天把他找来,很有可能就是希望想听他表个态,想到这,叶无天说道:“老爷子,今天我向你表个态,日后只要宁家有需要我的地方,我一定会帮忙,绝不推却。”
  
      宁朋点头,能听到叶无天这句话,让他失落的心情好上不少,有叶无天这句话,自己的这次内退也不算完全没有意义,至少还能得到叶无天这句话。
  
      叶无天是个极重情义之人,你对他好,他就会对你好,从一开始,宁朋就知道这点,因此也小心地经营着与叶无天之间的情谊。
  
      “小天,你别忘心里去。”宁易军说道。
  
      叶无天看向宁易军,问道:“宁叔,你那里会受到影响吗?”
  
      宁易军摇头:“暂时还没有,我跟老爷子不一样,他的位置重要。”
  
      “迟早的事。”宁朋说道。
  
      宁易军沉默了,这事他还真没什么办法,那些人要这样对付宁家,他也只能生生闷气,除此之外还能做什么?貌似什么都做不了。
  
      “多与你的同盟商量商量。”宁朋说道。
  
      离开宁家后已经是两个小时后的事情,叶无天留下来吃饭,其间又与宁老爷子谈了很多,如今老爷子内退,叶无天知道,自己又少一个助力,整个宁家完全是靠着老爷子支撑起来,他退了,宁家的实力将减弱很很多。
  
      从宁家离开后,叶无天直接赶到于家,帮了于家那么大忙,不能让他们坐着,总得让他们付出点什么,现在,正是需要他们的时候。
  
      赶去于家时,于启城刚好也在家,见叶无天来到,他脸一沉,想将叶无天赶出去,直到现在,于启城都没有当初那件事上缓过神来,心理有阴影,见到叶无天,他就忍不住想起上次在婚礼现场被叶无天大闹的事。
  
      所有一切的一切,于启城全部怪到叶无天身上。
  
      叶无天倒是很同情于启城,说起来于启城并没错,错就错在他不该认识许影,现在,叶无天可以确定,上次许影假意与于启城结婚,完全就是个计谋,以许影的身份地位,她又岂会看得上于启城?
  
      不过,这一切叶无天都不会说,也懒得去说,跟他没有半毛钱关系。
  
      “小天,你来了。”于泰涛最为高兴,叶无天能来,说明心里还能记得住他这个患者,这点很重要。
  
      轻轻点头的叶无天看了眼于泰涛,“气色不错,感觉怎样?”
  
      “还不错,就是不知道效果怎样。”于泰涛最在乎的就是他的病能否医好,其它都不重要。
  
      “放心,我说过有把握,就一定能医好你。”
  
      “嗯,我相信。”于泰涛对叶无天是充满着信心,相信叶无天所说的一切,他说能医好,那就一定能,不因为别的,就因为叶无天是神医。
  
      替于泰涛把了会脉后,叶无天说道:“恢复得不错,过两天可以进行第二次换血,不过,在这之前你们得帮我办件事。”
  
      “什么事?”缩回手臂的于泰涛问,直觉告诉他,叶无天今天来的目的不简单,就算这样,他也得耐着性子问。
  
      叶无天没直接回答,而是左右打量一下,说道:“老爷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