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1046章 真以为我白活的吗

  
      叶无天离开于家,他并知于家会作出怎样的决定,也不抱什么期望,只是有那么一丝机会,他都得试一试。
  
      宁老爷子的事情怕是已成定局!
  
      第二天,叶无天出现在京城,而就在出现在京城后不久,许氏集团公司总部发生怪事,所有进去公司里面上班的人在进去后都会闻到一股恶心的恶臭,奇臭无比,整个公司的上上下下,没人能在里面呆上三分钟,包括许守成。
  
      那股味道奇臭,职员们更关心的是,有没有毒?会不会对身体有害伤?这些都很重要,作为公司的一名员工,他们犯不着为了那点工资而把命搭上。
  
      公司好端端的怎会发出这种臭味?对此,所有人都百思得得其解,不知为何会这样,为此,许氏集团开始大搞清洁,将整幢大厦都清理一遍,可是,结果仍然一样,还是那么臭。
  
      折腾一番下来,甚至都不知臭味来自于哪里。
  
      这里可是公司的总部,产生这样的臭味,公司根本没办正常办公,总不能一个个戴着防毒面罩进去工作吧?
  
      消毒,搞卫生,喷空气清新剂,结果还是臭,还是无法正常办公。
  
      许家快要急疯掉,公司那么大,每天都需要有大量的命令,大量的资料文件需要处理,如此下去,公司要损失多少?他们都不敢估计。
  
      消毒与大搞卫生过后,臭味还存在,于是许家就以为是制冷系统出现问题,于是又咬牙把公司那套刚刚换没多久的制冷系统换掉。
  
      结果还是让人失望,花高价换掉一套制冷系统,没任何作用!
  
      这下,许家真的抓狂,这样不行,那样也还是不行,到底要怎样才能解决掉臭味?
  
      最后无奈之下,许家只能花钱去请专家,包括一些医疗卫生专业人员过来,希望能查明原因。
  
      从公司发臭到现在,时间已经过去好几天,公司的臭味仍然存在,得不到解决,而过去几天里,公司积累了大量的工作,文件堆积如山。
  
      “该死的,怎会这样?”许守成在临时办公室里走来走去,晃得其它人眼都花。
  
      内忧外患,现在每天还有一些关于许氏集团过去一些见不得光的丑事被曝出,导致公司的股价大跌,如今事情没解决,又发生这样的事,如今的许氏集团,在世人眼中,那就是一个笑话。
  
      “大哥,事发当天,叶无天曾来过京城。”许书鹊说道。
  
      许守成愕然,停下的他转身看向许书鹊:“你怀疑跟他有关?”
  
      “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只是怀疑,那小子相当的邪门,维加斯的事情不就是他弄出来吗?”许书鹊说。
  
      “我也怀疑。”许仲文也点头:“那小子是很邪门。”
  
      叶无天此时已经回来东城,他并不知道自己成为许氏兄弟的讨论对象,回来后的每天都在关注着许氏集团一切消息。
  
      许氏集团的事情就是他做的手脚,目的很简单,弄垮许氏集团,当然,产生这样的想法,也是他知道许影就是太子后才产生这样的想法,他现在就想看看许影会怎样做,毒影门又会怎样做。
  
      用他叶大爷的话说,他想用阴损招去对付人,那是小儿科,完全不在话下,联盟时代那会,虽然医学更发达,可也产生了很多新型的瘟疫,其中有些病毒,在那个时代都得投入巨大资金才能研制出药物,更别说现在,相对于联盟时代那会,两者之间的差距还相差很大一段,很多病毒凭现在的水平,根本无法短时间内解决。
  
      叶无天就是不想发这种财,否则,他随时能赚大钱,当然,m国除外,用那种手段去对付m国,也是迫不得已。
  
      “许影,我真好奇你会怎样做。”知道许影的真正身份后,叶无天对许影已经不再抱任何期望,或者说对她那仅有的一线好感也消失,至于爱意,现在的天哥可以很肯定,没有了。
  
      郑忠仁的来到让叶无天意识到,肯定又不是什么好消息。
  
      “郑主任,坐。”叶无天笑着站起来。
  
      郑忠仁摆摆手,“不用,老弟,跟我回去一趟吧,有些事需要请你协助调查。”
  
      闻言的叶无天收起笑意:“哦,这次的理由是什么?”
  
      虽然叶无天知道郑忠仁这次前来肯定有事,就是没想到会这样为这事而来,要带他回国安?事情不大,郑忠仁不会出马。
  
      自己犯下那么多事,天哥自己都不知到底惹下哪门事,用他自己的话说,他的敌人太多,多到连自己都记不住到底有多少。
  
      “许氏集团,有人说你前几天去过京城,是吗?”
  
      叶无天也并不否认,这事也没办法否认:“没错,可那又怎样?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去京城又怎样?郑主任,这样也有罪?”
  
      “呵呵,别紧张,只是请你回去协助一下,是不是你,我们会调查清楚。”
  
      见郑忠仁都将话说到这个份上,叶无天也只能作罢,跟着郑忠仁回去。
  
      当叶无天跟着郑忠仁回去后才知道,许家有人来了,许仲文坐在那,有意思的是,除了许仲文之外,朱龙军竟然也坐在那。
  
      叶无天不得不佩服许家的能量,可以请到朱龙军一起过来,这就很说明问题,只是,许家的如意算盘是不是打错?请朱龙军过来?有用吗?
  
      “朱叔,你什么时候来了东城?”叶无天无视许仲文,却与朱龙军打起招呼。
  
      朱龙军笑道:“呵呵,刚到。”
  
      “朱叔,老爷子怎样?前几天去了趟京城,可惜没时间去见他老人家。”
  
      见叶无天无视自己,许仲文整张脸黑得跟墨汁似的,当然知叶无天是故意想让他难堪,进来这么久,还佯装看不到他,这事闹得。
  
      “很好,老爷子上次还骂你没良心,去了京城也不到家里坐坐。”
  
      叶无天笑了,说道:“上次时间太赶,下次,我亲自去赔罪,顺便替他老人家把把脉,也有一段时间没检查他的身体了。”
  
      朱龙军微笑着点头,无疑,叶无天的话很让他满意。
  
      许仲文听得一肚子气,只是,他内心也非常羡慕朱家,别的不说,叶无天的医术还是相当厉害,比京城里那些所谓的御医还要厉害太多,能有这样一位医术高强的人替朱老爷做保健,老爷子肯定命都长几年。
  
      叶无天当着许仲文面前说这些,他就是故意,故意要这样说,你许仲文不是要请朱龙军过来吗?那行,我现在就让你知道,我叶无天与朱家的关系。
  
      朱龙军自然也知叶无天所想,不由哭笑不得。
  
      “小叶,我想跟你谈一次,认真的谈。”许仲文见叶无天没有开口的意思,便自先开口。
  
      叶无天这才拿正眼朝许仲文瞟去,“哦,原来你也在这。”
  
      许仲文差点没被气得背过气,什么叫原来他也在这?他一直就在这,他看不到?装也有个度吧?如此装法,像话吗?
  
      许仲文一再告诉自己,无论如何都要忍住,不能跟叶无天一般计较,跟这种人一般计较,划不来,“小叶,我希望咱们可以成为朋友。”
  
      叶无天拒绝:“咱们之间没办法成为朋友。”
  
      许仲文说道:“世上没有绝对的敌人,不管咱们之间过去曾有过什么误会,都能成为朋友,除非你不想。”
  
      “好吧,若是我说不想,你会怎样?会不会很生气?”
  
      许仲文:“……”
  
      什么叫欺人太甚?这就是!叶无天就是欺负人。
  
      “不好意思,开个玩笑。”叶无天笑说:“想跟我做朋友,你能拿出什么?拿出你的诚意,只要你能打动我,我或许会考虑。”
  
      “小天,差不多就算了。”朱龙军说道。
  
      叶无天说:“朱叔,事实上我也没拿他们怎样,他们曾做了那么多对不起我的事情,今天念在朱叔您面子上,只要他们能对我进行适当赔偿,给我一点点好处,我可以考虑。”
  
      这样的顺水人情,叶无天直接送给朱龙军。
  
      “立即停止对许氏集团一切攻击。”许仲文开出条件。
  
      “就这样?”叶无天皱眉问。
  
      “小叶,你应该知道,咱们双方真要拼起来,对大家都没好处,许氏集团也不是个软柿子,不是你想怎样捏就怎样捏。”
  
      “然后呢?”叶无天又是一句。
  
      许仲文很想朝叶无天怒吼,“没有然后,哪来那么多然后?”
  
      “许先生,有人说你是铁公鸡吗?”叶无天戏谑地看着许仲文。
  
      许仲文哑然,铁公鸡?这个比喻,着实让他无法接受。
  
      “小天,你有什么要求?”朱龙军问,他今天被找来就是要做和事佬,这点他非常清楚。
  
      “朱叔,那么多海盗来围攻我,换成是你,你会怎样?”叶无天不答反问。
  
      许仲文见叶无天又拿这事来说,当下怒道:“这事你并没什么证据可以证明是许家做的。”
  
      “你要证据,我随时可以拿出给你,需要我现在打电话让人送来吗?”叶无天质问。
  
      不知是心虚还是什么,许仲文瞬间哑火,拿叶无天一点办法都没有,见叶无天那副坚定眼神,他将到嘴边的话又咽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