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1050章 哥的嚣张你们不懂 下

  
      叶无天将目光定格在许仲文身上,冰冷的目光直盯得对方不住颤抖,对叶无天,有种发自内心的恐惧感。
  
      “各位,我在东城遇袭,差点死在枪口下,有人要对这事说点什么吗?”叶无天看着众人。
  
      “你怀疑我们?”许守成咆哮:“怀疑就这样做,就直接炸掉我的公司?”
  
      叶无天问道:“你承认吗?承不承认你就们是凶手?”
  
      “有证据就直接拿出来,你这样算什么?”许守成手指着已经变成废墟的公司总部,公司总部被炸,公司得损失多少?
  
      “你们不承认,那我也不承认。”叶无天说出一句气死人不偿命的话。
  
      众人被气乐,叶无天的意思是有人是买凶杀他的凶手,他也承认炸了许氏集团的总部?这都什么跟什么?
  
      “哥的嚣张你们懂吗?”叶无天问道,说完又再次将目光定格在许仲文身上。
  
      许仲文向后退两步,“你想杀我?”
  
      叶无天咧嘴一笑:“我是个奉公守法的人,怎会做出那种坏事?”
  
      众人狂汗,都这样了,还算什么奉公守法?他叶无天若还算什么奉公守法,天下间就没有坏人。
  
      “报警。”许仲文自己拿出手机想报警,只是当他拿出手机后,却惊讶地发现手机竟然没信号。
  
      “打啊,打电话报警吧。”叶无天好心提醒。
  
      许仲文又哪里知道手机会没信号?这可从没有过的事情,难道是手机坏了?想到这,又一把拿过秘书的手机,打开一看,同样没信号。
  
      一部手机没信号,很有可能是手机坏了,可两部不同的手机没信号,那就不是手机坏了那么简单。
  
      难道是刚才大楼倒塌时所造成的影响?
  
      这事许仲文暂时无法取证,随手将手机扔回给秘书后,又壮胆说道,“你想怎样?”
  
      “不怎样,只是想告诉你,别以为我好欺负,我不是你们这些渣能欺负。”
  
      叶无天将话说得要多难听就有多难听,丝毫没将别人放在眼里。
  
      许仲文想反驳几句,他是公司副董,当着这么多股东,若是不反驳几句,日后如何让这些股东服他?
  
      刚想开口,许仲文却忽然发现自己开不了口,似乎嘴巴根本不受控制,此外嘴里有种腥臭味,嘴角处还有东西流出来,伸手一摸,手上尽是黑色的东西。
  
      不像血,血是红的,而不是黑的。
  
      附近站的几个人都几乎弹开,恐慌地看着许仲文,仿佛许仲文是什么怪物。
  
      两个胆子小的秘书都已经吓得失声尖叫起来,随后用白嫩小手紧紧捂着嘴,不敢让自己发出声音,生怕自己也会像许仲文一样。
  
      股东们退开,就连许守成与许书鹊也纷纷退开,将许仲文当成洪水猛兽。
  
      许仲文虽然不能说话,透过他的眼神,也能猜出一二,他明显就是用眼神在问,你们都做什么?为什么要避开我?
  
      很快,许仲文发现自己不但嘴角流出黑色的腥臭东西,就连眼角也同样流出腥臭之物。
  
      许仲文眼神里布满恐惧,很想有人告诉他那是什么,只是,他看完这个又看那个,就是没人理他。
  
      在场的人都看着许仲文倒下,直到死,许仲文都不知自己到底是怎么死的。
  
      事情发生得太快,太突然,令到在场的每一位都反应不过来,不过就算他们能反应过来又怎样?面对这样的事情,同样也是束手无策。
  
      死了,许仲文就这样死了,七孔流血,死相十分惨,不是医生,也能知道许仲文肯定是中毒而死,好端端的一个人,绝对不可能这样。
  
      “我的嚣张,你们不懂。”瞟了眼倒在地上的许仲文,叶无天喃喃说道。
  
      没人敢说什么,更别说对叶无天有意见,谁也不想成为第二个许仲文。
  
      用脚趾去想也知道,许仲文的死,肯定跟叶无天有关,但没人看到他下手。
  
      冷漠的眼神扫视在场的众人一眼,“有谁有意见吗?有意见可以提,当然,最好别有意见。”
  
      众人连呼吸都不敢大声,更别说有意见,他们的家人还在人家手里面,又怎可能有意见?
  
      电话都没信号,肯定被什么设备给屏蔽掉,有意见又怎样?想搬救兵都不行。
  
      “很好,谢谢大家的合作,今天的戏好看吗?”叶无天露出一个自认为帅气的微笑,“各位,给你们一句忠告,想我死,可以尽管放马过来,但是,我要跟你们说的是,如果你们不能一下子就弄死我,那么后果可能就不是你们所能想象,对待敌人,我从来不会手软,明白吗?”
  
      还是没人敢说话。
  
      “你们放心,我可以向你们保证,你们的家人不会受到一丝伤害,你们会毫发无伤的见到你们的家人,我对敌人心狠手辣,也不会对会一些无辜的人,但是,今后谁要是胆敢对我身边的人下手,那也别怪我,明白吗?”说到最后,叶无天几乎是用吼出来。
  
      没人回答,叶无天见状,并不满意,又大声说道:“明不明白?”
  
      “明白。”人群中,有聪明的股东开口回答,有第一个就会有第二个,紧跟着,越来越多人回答。
  
      最后,只剩许守成兄弟没有回答,他们不想回答,可见叶针天的眼神看向他们时,他们又害怕。
  
      此时的他们别说跟叶无天对抗,连站着都害怕,叶无天简直不是人,是魔鬼,一个杀人不眨眼的魔鬼。
  
      叶无天冷笑着朝许守成兄弟走去,随着他越来越近,许守成兄弟两个几乎连心都快要跳出来,一边退一边猜测,叶无天到底要做什么?
  
      生死面前,许家兄弟早已忘了自己身在何地,只想着希望叶无天别杀他们,那就比什么都强。
  
      面子?金钱?什么都是狗屎,什么都比不过小命重要,许仲文的下场让他们意识到,所有一切都是浮云,都不重要,钱再多又怎样?小命没了,再多钱也白搭。
  
      “你们害怕像许仲文的下场?”叶无天问。
  
      “你……别……别乱来。”许书鹊比许守成还更紧张,更怕死。
  
      叶无天面无表情说道:“我什么时候乱来?”
  
      “你……”
  
      许书鹊无从回答。
  
      “行了,戏也看完了,今天就到这里吧,大伙都散了,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不过各位,给你们一句忠告,许氏集团不行了,都快点把手头上的股份抛掉吧。”
  
      听到叶无天要放他们走,一个个都是暗松口气,他们早就巴不得离开这里,离得越远越好,继续呆下去,谁都不知会发生什么。
  
      得到允许后,众人顿时如鸟兽四散,瞬间没了踪影,就连许守成两人都跑了,将他们的亲兄弟扔在这里。
  
      叶无天并不后悔,甚至还想着将许守成兄弟都杀光,可以说,许守成今天没死,全因为许诗诗。
  
      天哥意识到,自己的心肠还不够硬,距离暴君仍然相距有好长一段,当然了,他也不想做什么暴君。
  
      叶无天也离开了现场,今天的事必定会给他带来无尽的烦麻,兴许又被他的对手找到机会与理由,对此,叶无天并不害怕,更不后悔。
  
      离开现场后,叶无天去到机场准备回东城,人未登机,就被人拦了下来,然后带到他一个隐蔽的地方。
  
      “卓老头,好久不见。”
  
      卓老头的出现,让叶无天知道,今天的事情肯定不可能小事化了。
  
      对方沉着脸,并没跟叶无天嬉皮笑脸,走到叶无天面前坐下,“你有什么要说?”
  
      叶无天摇头:“什么都没有,如果你想让我交待今天所发生的事,那我真没什么好说,不过有一点我可以告诉你,跟我没关系。”
  
      卓老头似乎知叶无天会这样回答,“你以为这样说,我就该相信?”
  
      “我怎样说是我的事,你相不相信,又是你的事,其实,除了我承认自己是凶手之外,其它的你都不会承认。”
  
      “你倒很有自知知明。”卓老头冷笑着道。
  
      叶无天说:“我在东城也遇袭击,你们找出什么吗?还不是没有?卓老头,别告诉我你不知这样事。”
  
      “我们会去调查清楚。”
  
      “没关系,你们去调查吧,事实你们也该需要去调查,今天的事情跟我有没有关系,你们一查就知。”
  
      “这么说你是什么也不打算讲?”
  
      叶无天摇头。
  
      “很好,事情没结果之前,你哪都不能去,只能留在这里。”
  
      “意料之中,卓局,我只有一个小小的请求,希望你能答应,别拖太久,我的时间很宝贵。”
  
      对方并没第一时间答应,反倒挥挥手让他的两个手下出去,对此,叶无天很意料,卓老头是有什么话要跟他说?
  
      房间里就剩下叶无天与卓老头,两人对视一眼后,还是卓老头先开口,不过此时的他换了一副表情,“小子,很多事情急不来。”
  
      “你这是要点化我?”
  
      对方一笑,算是默认,“很多事情,你越是着急,别人越是高兴,知道老话为何说小人难惹?”
  
      叶无天摇头,表示自己不明白,这句话倒是听过,说什么唯有小人难惹,至于为什么,他不清楚。
  
      “很简单,只因为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