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1055章 涨价了

  
      远在太平洋彼岸的m国此时是乱了,大乱,就在一个小时前,麻省的一个军营里又爆发出了神秘瘟疫,而患者所有的症状都与先前那两个军营一样。
  
      消息很快就传开,引起整个麻省的人乱作一团。
  
      那个被感染上神秘病毒的军营已经第三个。
  
      谁也不知道那种神秘瘟疫是从哪来,更不知为什么只会在军营里传来。
  
      第三个军营,这次麻省被感染的军营是全m第三大军营,该营有一万多官兵。
  
      先前的两个军营,几万人,几万个患者都没解决,虽然那几万人中,目前并没一个死亡病例,可是那些患者也被弄得够呛,全身酸软,没有胃口,根本没办法正常工作,连站起来都是问题,更别说什么保家卫国,靠那样的人保家卫国,只会死得更快。
  
      所有的焦点都对准麻省,对准m国当局,想知道当局对此有什么解释,为什么会接二连三发生这么多事,而且还只是发生在军营。
  
      如此离奇的发生这么多事,连军营都能让人随意进出,还谈什么保卫国家?民众又该怎样去相信?连自己都保护不了,又如何去保护国民?
  
      m国当局快要疯掉,弄不明白那些是什么瘟疫,为了能尽快出原因,当局已经派出最强大阵容的医疗专家,但是那么长时间都过去,仍没有一点进展,别说是解药,连病毒都没有分析出来。
  
      当局除了要承受来国防安全的压力,还有来自国民的压力,据调查,民众对当局的支持率已经得到历史最低点,再这么下去,情况不容乐观。
  
      第二天,又一条重磅消息传出,m国第一舰队也发生同类似的问题,很多人被感染上那种神秘病毒。
  
      雪上加霜!
  
      民众的抗议声越来越大,越来愤怒,表示不安,谁也不知那种神秘病毒什么时候会在普通市民中爆发。
  
      m国当局为了扯开注意力,马上召开一个记者会,对敌人表示强烈不满。
  
      召开这个记者会,本意是好的,只是他们没想到事情会弄巧成拙,在记者会现场,有记者当众质疑,别人可以随意进出军营,甚至是海军军营,这叫什么事?m国海军的军营啥时候变得如此松懈?想随意进出都行。
  
      面对记者的质问,新闻发言人也傻了,最后,新闻发布会草草结束,随便找一个理由宣布结束这个记者会。
  
      事实上,那位新闻发言人很想说,不是m军军营太容易进出,而是对手太厉害。
  
      当然,这话他不敢说,会被鄙视。
  
      事情很诡异,哪里不爆发神秘病毒,偏偏就军营里爆发,这事很让人不解。
  
      再次爆发瘟疫后,琳达第一就猜测到叶无天身上,只有叶无天才有这种能力,可据情报显示,叶无天一直都呆在国内,也就是说他并没有来m国。
  
      肯定是他,琳达认定,哪怕他人没有来,也必定跟他有关。
  
      m国多个情报机构都全部动转起来,希望能找到什么线索。
  
      “你认为是他?”m国一幢普通别墅里,一位中年男人手捧着红酒,另一只手拿着雪茄。
  
      “是。”琳达点头,“肯定是他。”
  
      中年男人吸了口雪茄,“实在不行,杀了他。”
  
      琳达听到这话后并没过多的惊讶,而是说:“不行,杀他不是问题,只是杀了他同样解决不了问题。”
  
      中年男人沉默,这个问题,他也想到,但无论如何,一个国家,绝不能被一个人威胁,这是底线!
  
      “我们现在也没有证据,叶无天一直都在华夏国内,没过来,我们现在动手,只会引来诸多不满。”
  
      中年男人叹了句,一脸惋惜说道:“琳达,如果你是男的,该多好。”
  
      “女人也能撑起半边天。”琳达并不服输。
  
      中年男人苦笑着摇头:“不一样,完全不一样,男女无法平等。”这事在很多国家都一样,女人根本无法登上这个位置。
  
      表面上看,这是一个男女平等的国家,可实际则不是,一个女人想登顶,不可能,肯定会有众多力量跳出来阻止。
  
      琳达没再反驳,自然知道这是事实,很多事情也只是表面。
  
      “我去一趟东城。”扯开话题的琳达说道:“我认为,可以考虑向他买药,目前这局势,对我们很不利,尤其是你的支持率,已经跌得谷底。”
  
      “向他买药倒没什么,但价钱太高,我们无法承受。”中年男人想了想,又说道:“这样吧,你尽最大努力跟他谈谈,看能否成功。”
  
      琳达点头,这次打算找叶无天,一是为了公事,同时也是为了私事,她双手的伤希望能得到叶无天帮助。
  
      “琳达,自己小心。”中年男人露出疼爱神色。
  
      琳达又是微点头,转身离开,在她走后,中年男人仰头一口将红酒喝完,他与琳达明明是父女,却不能公开,甚至,琳达也对他有着一股恨意,这么些年来,她愣是没喊过他一句父亲或者爸。
  
      叶无天打量着琳达,这女人再一次找上门来,他多少还是能猜到她的来意。
  
      “琳达小姐,你这次怎么不找人陪你来?”想起上次琳达找刘秋松陪着她来,叶无天就忍不住想笑。
  
      琳达脸红不已,听出叶无天对她的讽刺。
  
      “我很忙,有事说事吧,三分钟,够吗?”叶无天故意看了看手腕上的表。
  
      “叶,要怎样你才肯收手?”
  
      “等等,什么意思?我听不明白,收手什么?”
  
      琳达说道:“你们国家有句话叫做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叶,你以为你做得很隐蔽?以为别人都不知道?”
  
      “还是听不懂。”
  
      “你懂,叶先生,做人别太过份。”
  
      叶无天这才恍然大悟:“哦,你是想说这两天的事?靠!不会吧?你又想懒到我头上?”
  
      “不是你吗?”
  
      “秘书,送客。”叶无天大声朝外面喊。
  
      琳达一怔,叶无天一点面子都不给她,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如此对待她,可是还是很难受,还是很抓狂。
  
      “琳达小姐,我以为你是个很聪明的人,看来我是高估你,你们若有证据,还用得着这样?还会好声好气跑来找我?”
  
      此时,秘书进来,站在那边里等候叶无天的指示。
  
      “把琳达小姐送出去,我跟她没什么好聊。”叶无天指着琳达对李霏霏说。李霏霏上前一步,脸带微笑地看着琳达:“琳达小姐,请。”
  
      “等等,叶,我要跟你谈谈,让你的秘书出去。”琳达大老远跑来,当然不会走。
  
      “谈?不好意思,我不觉得我们有什么好谈,你主观意识不对,认为我就是凶手,咱们还怎么谈?我说什么你又会相信?”
  
      琳达说道:“今天不跟你谈这些。”
  
      “哦,那谈什么?”
  
      “开出你的条件,要怎样你才肯罢手?”
  
      “瞧瞧,瞧瞧,还是那样,你还是没搞清楚自己错在哪,还是主观意识认为我是凶手,都不是我做的,我承认什么?你让我承认什么?”
  
      论装疯卖傻,天底下少有人是天哥的对手。
  
      “好,我们换一种说法,我可以向你买药,这样说行吗?”
  
      叶无天笑着点点头:“这个行,我喜欢听你这话,这句话也才比较像人话。”
  
      “开价!琳达小姐,我真不想说你,为什么迟迟才来?”叶无天一脸的无奈。
  
      见状的琳达莫名一慌,意识到又要出问题,“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你该早点来,哪怕是昨天。”
  
      琳达更慌,“不明白,昨天跟今天有什么区别?”
  
      “有区别,两者之间的区别是,你想要的那些药丸,昨天被人买走。”
  
      琳达皱眉,对叶无天的回答并不相信,哪有这么巧?
  
      稍稍一分析,琳达就知是怎么回事。
  
      果然,只见叶无天开口:“我手上没有货。”
  
      “买走药的是谁?”
  
      一脸为难的叶无天回答:“这个不好意思,是公司的秘密,我不能告诉你。”
  
      听到这些,琳达就更是相信,叶无天根本就是胡说八道,说这么多,就是想坐地起价。
  
      “贵公司现在也可以生产。”琳达耐着性子说。
  
      “呵呵,我的公司是不能生产,想必琳达小姐也知道,我公司现在没资格生产任何产品。”
  
      “叶先生,相信你一定有办法,我的要求很简单,解决事情,有问题吗?”
  
      竖起一根手指的叶无天坏笑:“一个小问题,你想要那些药丸,没问题,不过价钱方面可能比以前稍贵些,希望你能谅解,当然,你们国家那么富有,根本就不在乎那点钱,对吗?”
  
      此时此刻的琳达只想做一件事,向叶无天竖中指,人可以贱,但至少也得有个度吧?怎可以贱无止境?不像话。
  
      按原来的价格,琳达都无法接受,更何况现在还要涨价?
  
      “以前的价格实在没办法,要不这样,你回去好好考虑考虑,我不急。”
  
      “叶,你帮我,我也帮你。”最终,琳达选择了屈服,事到如今,无路可走。
  
      “怎样帮我?”
  
      “维加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