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1057章 吴怡的决定

  
      叶无天不知道外面是怎样评论他,在医方的新闻发布会召开之前,他就已经带着吴怡离开,此时此刻,两人呆在一间餐厅里,叶无天要了一个包间,他不想别人打扰他们。
  
      吴怡在家里都做了饭,现在看来,家里那些饭菜又得浪费掉。
  
      叶无天倒杯红酒给吴怡,然后替自己倒上一杯,“咱们干一杯,为咱们的同生死共患难。”
  
      吴怡笑着端起杯子,“干杯。”
  
      两个轻轻碰过杯子后,仰头将酒喝光,然后彼此相视一笑,两人之间的距离一下子拉近不少。
  
      “这些菜的味道不错,尝尝。”叶无天亲自夹起一块水煮鱼放到吴怡碗里。
  
      吴怡没去看菜,反倒眨巴着眼睛问叶无天:“为什么不打电话给我?”
  
      “这段时间太忙,公司发生太多事。”
  
      “为什么不来找我?”吴怡答非所问。
  
      叶无天被问得直发愣,脑海里忽然浮现出现一句话,“跟女人讲道理是最不明智的选择。”
  
      “是我不对。”天哥当下也懒得解释,认错是最好的选择。
  
      本以为自己这样认错,吴怡就会放过他,哪知事情却不是那样,只见吴怡静静坐坐在那,眸子通红,她要哭了。
  
      怎么看,都会发现现在的吴怡特别委屈。
  
      不一会,吴怡就流泪,真哭了,她这一哭,叶无天更是无奈,手足无措,想安慰几句,又不知如何开口。
  
      最后,叶无天站起,走到吴怡面前,准备替她抹泪水,哪知他一走到吴怡面前,她却突然用力抱紧他腰。
  
      叶无天愣在那,任由吴怡抱着,而吴怡在抱着他后开始默默流泪,不想说话,就想流泪,只想哭。
  
      不知吴怡为何会这样,叶无天不从下手去安慰。
  
      吴怡静静搂着叶无天默默流泪,而叶无天又不知怎样安慰,于是两人就用这种姿势一直僵着,场面很怪异,幸好包房里没有其它人进来。
  
      过了好久,叶无天伸手轻轻抚摸着吴怡脑袋,“别哭了,咱们应该高兴,死而复生,应该感到高兴。”
  
      吴怡松开双手后站起,正当叶无天松口气时,吴怡却又双手搂住叶无天脖子,并且在叶无天毫无防备之下就朝叶无天吻过去。
  
      天哥懵了,整个人如同被电击中般,意识到自己被强吻。
  
      两人虽不是第一次接吻,在那荒岛上每天都是靠接吻生存,但感觉不一样,当初的感觉跟现在的感觉完全是两回事。
  
      在荒岛上,是为了生存的需要,现在则是生理需要,一字之差,十万八千里,意境不同。
  
      被强吻的叶无天忍不住地想,接下来,他会被强推倒吗?如果吴怡真要强推倒他,他又会不会同意?这是个问题,一个很严肃的问题。
  
      吴怡哪知叶无天在想这些乱七八糟的问题?她也不知自己哪来的勇气与胆量,就是内心有一个声音在告诉她,自己得这样做。
  
      感受着吴怡那柔软的红唇,叶无天轻轻搂紧吴怡,他也豁出去,哪怕吴怡真要在这里将他那什么,他也认了,谁让人家是美女?最多他忙里偷闲去将门反锁,不让别人进来。
  
      某人正等待着吴怡的进一步行动,哪知吴怡却停下来,脸通红的她害羞不已,紧张得连小心肝都快要跳出来,低着头,不敢与叶无天目光相对视。
  
      天哥在想,这算什么?将他挑得不上不下,是什么意思?接着继续才行啊。
  
      “我控制不住。”吴怡鼓起勇气抬头看着叶无天,喃喃说着,小模样格外惹人怜爱。
  
      叶无天不知该如何回答,吴怡的意思他明白,只是,他能给到她什么?
  
      “我什么都不要,只要跟你在一起。”吴怡仿佛知叶无天的担心,主动开口。
  
      她也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就这样,每天总会控制不住地去想着某个人,想着他的笑,他的坏,念他的一切。
  
      吴怡曾经不止一次问过自己,想来想去,自己可能在荒岛上跟他一起的十多个日日夜夜里喜欢上他,那个时候的两个人无依无靠,两人一起咬牙挺过来,短短的十多天里,吴怡像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又像是眨眼之间。
  
      “吴怡,我给不了你什么,而且,我有女朋友。”
  
      吴怡摇头:“我什么都不要,只要你别嫌弃我就好。”
  
      作为一个男人,叶无天听到这话应该笑,偏偏,他笑不起来,那样做对吴怡太不公平。
  
      “因为你不止一个女朋友,我才决定,反正多我一个也不多。”
  
      叶无天暗汗,吴怡这话怎么听上去会那么别扭?
  
      “你考虑清楚了?”
  
      “嗯,我决定的事情不会改变,你不要我,我也不嫁。”
  
      叶无天一阵莫名的感动,用搂着吴怡的双手更加用力。
  
      吴怡感受到叶无天的感动,被叶无天紧紧搂住的她露出会心而幸福的微笑,这样的场面,她苦等已久,一直都在苦苦挣扎,犹豫,自己到底该不该主动向叶无天示爱,该不该告诉他。
  
      她一直都在告诉自己,只要再忍忍,总会过去的,一切会没事,也一定会将叶无天忘掉,可是后来发现,事实并非如此,根本没任何作用,都说时间能将一个人遗忘,她怎么做不到?这是为什么?
  
      “你爷爷那关,你过得了?他会同意吗?”
  
      吴怡抬头答非所问:“你害怕吗?”
  
      叶无天被问住,老实讲,他真有点害怕,吴老头可不是个好说话的人,最主要是,他曾经对他有恩,不想做一些对不起吴老头的事情。
  
      “我害怕什么?刀山火海我也不怕。”
  
      下午,当叶无天与吴怡再次一起出现在吴群生面前时,这老头再次惊讶得将手晨的笔掉到地上,只不过这次不是因为吴怡的笑容,而是因为他看到宝贝孙女竟然与叶无天手拉着手。
  
      这才多久?两人就已经手拉着手?
  
      “小子,你什么意思?”吴群生死死瞪着叶无天,想吃人,他知叶无天已经有很多女朋友,现在还那样对他孙女?这小子玩哪一出?
  
      “爷爷,是我同意的,我喜欢他。”
  
      吴群生瞬间哑火,孙女的不对劲,很早以前就看出来,自从那次飞机失事后,吴群生就已经发现孙女的异样,可他当时没多想,以为只是受到惊吓,现在看来,好像并非那么一回事。
  
      “吴老,我会对小怡好。”叶无天也开口。
  
      吴群生终于找到怒火的缺口,“你对她好?拿什么对她好?拿你的钱吗?除了钱之外,你还有什么?身边有那么多女人,你还好意思说会对她好?”
  
      “爷爷,你别骂他,是我先提出,我忘不了他,只要能跟他在一起,我什么都可以不要。”
  
      吴群生快要气疯掉,一向听话的孙女现在是怎么回事?
  
      “我知道你会很生气,可是我跟小怡之间经历过很多,吴老,没人比我更适合她。”
  
      “胡说八道,你以为你是什么?古代的君王吗?可以三妻四妾?胡作非为?不是,现在不是古代,你明白吗?”吴群生越说越生气,曾经,他心目中理想的孙女婿就是叶无天。
  
      “我明白,吴老你的意思呢?”
  
      “我的意思?我的意思你们当然不能在一起,因为你们不适合。”
  
      叶无天说道:“哦,那你的意思是,你宁愿看着你孙女不幸福,你也不想她跟我在一起?”
  
      吴群生被气乐:“你又怎么知她不跟你在一起就不会幸福?”
  
      “不跟他在一起,我不会幸福,爷爷,如果不能跟他在一起,我也终生不会再嫁。”
  
      吴群生哭笑不得,被叶无天气就好了,孙女也要来气他,他更愿意相信,这是孙女的冲动。
  
      “三位,没打扰吧?”三人说得正来劲,争论得热火朝天,这个时候,门外有人进来,三人纷纷回头。
  
      看到来人,叶无天皱眉,王柔丝的进来让叶无天极为不爽,跟这女人,连见面都不想,更别说其它。
  
      “没打扰你们吧?”风情万种的王柔丝笑问。
  
      王柔丝今天是一身浅灰色的职业套装,将她丰满身材衬托得淋漓尽致,肉色丝袜包裹着她那两条笔直修长的美腿。
  
      可惜了!
  
      明明那么好看的一个人,怎就会有那种特别的嗜好?取向为何会有问题?这个问题,叶无天一直想不明白。
  
      “你找谁?”开口的是吴群生,这里是他的办公室。
  
      吴怡则一直打量着王柔丝,她发现王柔丝从一进门就发现对方一直在打量着叶无天,直觉告诉她,这女人一定认识叶无天。
  
      果然,只见王柔丝伸手朝叶无天指了指:“我找他。”
  
      “有事?”叶无天问,咱们尿不到一壶去,没什么好谈。
  
      王柔丝笑道:“我今天有事相求。”
  
      叶无天以为自己听错,有事相求?王柔丝有事求他?这简直就是本年度最好听的笑话,王柔丝是谁?
  
      “你没听错,我的确有事相求。”王柔丝说道。
  
      “哦,那我倒真想知道是什么事。”叶无天来了兴趣,能值得王柔丝开口,肯定不简单,王家是什么家族?他们想办什么事办不成?偏偏,王柔丝求上门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