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1061章 你拿什么跟我谈判

  
      扔掉那个袋子后,叶无天先声夺人:“记住,这可是你不想要,不是我不帮你。”
  
      见叶无天说成那样,琳达更是心里没底,不知自己是否做错,叶无天的医术很了得,这个她知道。
  
      被他扔掉的那些真是药物?可以医治她的伤?
  
      “琳达小姐,路是自己选的,他答应帮你,就一定会帮,一定不会害你。”程可欣不忍,开口提醒琳达。
  
      叶无天可不再搭理琳达,尽管对方很漂亮。
  
      望着叶无天转身的背影,琳达很想知道,他叶无天风度呢?怎么一点风度都没有?
  
      犹豫之下,琳达又让助手去捡起刚才被叶无天扔掉的袋子。
  
      程可欣好笑,有些人就是不到黄河不死心,这琳达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你放心,这些药是真的,按他的要求做,保证你的手一定会康复。”程可欣说道:“琳达小姐,有句话不知我该不该讲,你既然选择相信他,那就要相信到底,疑人不用。”
  
      琳达被说得脸红不已,她是不相信叶无天,可是,这能怪她?
  
      回办公室的天哥全然没将刚才的事放在心上,反倒美滋滋的哼起歌,心情相当的不错,今天又狠狠赚了m国一笔。
  
      天哥发现赚老m的钱最爽,以后得多创造一些新机会去赚老外的钱。
  
      “宝贝,那个麻烦走了?”叶无天见程可欣进来,问道。
  
      程可欣哭笑不得,差点反应不过来,麻烦?人家有名有姓,愣是被他喊成麻烦。
  
      “走了,你就不能对她好点?她可是帮了咱们不少。”
  
      “得了吧,帮我们也是迫不得已,你还真相信?帮我们,她们也得到不少好处。”
  
      程可欣娇嗔:“得了便宜还卖乖。”
  
      “嘿嘿,是挺开心,要不这样,咱们今晚出去庆祝庆祝?无论怎样,这样的日子都值得庆贺。”
  
      瞧某大坏蛋脸上那笑容,程可欣就心中狂跳,这坏蛋肯定又不安好心。
  
      “没空,你吃自己吧。”
  
      “咳咳,那什么,宝贝,工作是做不完的,无论如何都得吃饭。”
  
      “改天。”
  
      万般无奈的天哥也只能作罢,真不知这妮子在想什么,为什么就不敢再尝试一回?
  
      “老板,外面有位许先生想要见你。”李霏霏敲门而入。
  
      “姓许?不见。”听到是许家人,叶无天就不想见。
  
      程可欣瞪了叶无天一眼,“见见有什么?可能人家有重要事找你。”
  
      “我们跟他们有什么好见?能谈什么?还能成为朋友?”叶无天反问。
  
      程可欣被问住,犹豫小会,说道:“随你。”
  
      “老板,那还见不见?”李霏霏问。
  
      “不见,让他走人。”叶无天不爽的挥挥手。
  
      许守成怎么也想不到叶无天如此大牌与嚣张,直接不见他,大老远的跑来,竟然被拒绝见面。
  
      听到秘书的话后,许守成是气得七孔冒烟,他叶无天算什么东西?这样做是想做给谁看?
  
      最终,许守成气冲冲的离开红颜集团,叶无天却没当作一回事,拿出两个新患者的资料认真研究起来,这次的两个患者都是肝有问题,问题倒不是很大,没到晚期,只是这两人身家并不怎么雄厚,两人加在一起都没有一百亿。
  
      之所以会选择他们,那是因为叶无天见他们的情况相对比较简单,不用他费心费力,这个很好。
  
      研究完资料后,叶无天走出公司,准备去一趟医院。
  
      刚走出公司,许守成几人不知从哪里钻出,将叶无天拦住。
  
      叶无天乐了,冷笑:“真不敢相信,凭你许守成的身份地位,竟然也可以做出这种勾当,有意思,真有意思。”
  
      面对叶无天的冷嘲热讽,许守成老脸红得想找个地缝钻进去,“我要跟你谈谈。”
  
      叶无天冷笑:“咱们之间是仇人关系,有什么好谈?还是说你想向我求饶?”
  
      “年轻人,咱们斗到现在,你得到什么?咱们都没得到好处,两败俱伤。”
  
      “你想说什么?”
  
      “停止吧,再斗下去对咱们都没好处。”许守成提出提议。
  
      叶无天说道:“我要是不同意呢?”
  
      “你最好同意,咱们这样下去,你得不到什么。”
  
      “是吗?你又能得到什么?”叶无天问,“许先生,你们不是挺牛叉的吗?动用你们许家所有力量来对付我吧,我等着,很期待。”
  
      许守成被气得够呛,“斗下去,你也会亏,也会损失很大。”
  
      叶无天连连摇头:“看来你还是不够了解我,我这人,最不在乎的就是钱,钱对我来说就是个数字,还有,你不知道吗?今天我又赚一大笔,羡慕吗?”
  
      许守成:“……”
  
      在许守成脑子里面已经找不出任何语言去形容叶无天,这小王八蛋压根就是个怪胎,从来不按常理出牌,没人知道他的内心想法。
  
      “我有钱,我不怕损失,怎么着?这样的回答你还满意吗?”叶无天又是一句气死人不偿命的话。
  
      “这么说来你是不打算停手?”
  
      “许影呢?她知道你来吗?以她的身份地位,让你来做这事,会不会很没面子?”
  
      “说起来,你跟我女儿也有过那么一段往事,做得太绝,有意思吗?”
  
      叶无天听得连连狂翻白眼,又来?许家的人只会说这些?靠!
  
      “滚蛋,有多远滚多远。”失去耐性的叶无天冷不防朝许守成一吼,后者蹬蹬的退开几步。
  
      “好,很好,叶无天,你非要一条路走到黑,就别怪我不客气。”
  
      “傻批,你真不该来找我,身为许家要员,你今天来,我不会感受到你用心良苦,相反,你只会让我看不起,堂堂许氏集团,难道就这点本事?拿出你们的实力,那样斗得才过瘾。”
  
      被辱骂的许守成嘴角不住抽搐着,他此时也意识到不该来,来到非但没效果,反而被辱骂一番,这滋味十分不好受。
  
      “怎么着?骂你怎么了?你有意见?我他妈现在就骂你,你又能拿我怎样?你这老匹夫不是一直骂我是流氓吗?我今天就****给你看,你咬我?”
  
      说起耍赖无赖,天哥从未输给任何人。
  
      此时此刻,许守成再一次意识到自己今天不该来,自取其辱,想必就是这滋味。
  
      气得浑身颤抖,许守成恨不得自己手里有把冲锋枪,直接将叶无天打成马蜂窝。
  
      叶无天气,是因为这老狗总是拿他与许影的曾经来说事,这才是他所法接受的,与许影怎么了?一切都已过去,还说那些,有意思?更何况他当初给许影的还少吗?
  
      “还有事?没事我可不奉陪。”叶无天准备走人,跟这种人有什么好聊?只会让自己更生气。
  
      “劝你一句,这里是军事禁区,没事千万别乱跑,很危险的。”表面上,天哥是好心提醒着对方,但实则并不是那样。
  
      “军事禁区?说得好,我今天就为这事而来,叶无天,你再不收手,你这个军事禁区今天就会被取消。”
  
      叶无天彼为意外地看着对方,“哟!真看不出来,敢情是有备而来?”
  
      许守成这次是带着法码而来,相信只要叶无天不蠢,就应该知道怎样做。
  
      叶无天挺好奇,许家是通过什么条件可以有权取消红颜集团这个军事禁区的决定,与哪方面的势力达成协议?
  
      马家吗?
  
      “有点意思。”叶无天咧嘴一笑,笑得极为邪恶:“你的意思是,只要我不答应,你会想办法把我公司的军事禁区弄掉?”
  
      许守成没说话,不过他的沉默就已经是最好的回答。
  
      叶无天也没说话,玩味地打量着许守成,对方难道以为这样就可以威胁到他?
  
      “打电话吧。”不一会,叶无天开口。
  
      许守成一怔,问道:“你不怕?”
  
      叶无天也摸出电话,抬头看着许守成:“跟你一起打。”
  
      许守成以为叶无天仍然不知好歹,当下怒由心生,“很好,叶无天,看来你非要这样,那咱们就走着瞧。”
  
      “宝贝,马上发布公告,咱们现在的红颜集团大厦将会于十天后进行拍卖,起拍价随你定。”
  
      刚拿出电话的许守成听到叶无天的话后都忘了按号码,傻呆呆地看着叶无天。
  
      那边,叶无天已经结束通话,见许守成仍然站着不动,说道:“快打电话吧,别浪费时间。”
  
      许守成都说不上自己是什么一番滋味,如果叶无天要将公司卖掉,那他今天这个电话打得也就没什么意义。
  
      许守成站在那里走不是站也不是,别提有多尴尬。
  
      不一会,程可欣从公司里面走出来,刚才接到叶无天的电话,她满头雾水,纳闷叶无天好端端的怎会突然作这种决定。
  
      叶无天微笑着伸手指着许守成对程可欣解释:“许氏集团要取消咱们公司的这个军事禁区,我才让你发公告将大厦拍卖掉。”
  
      “我知道,这就回去弄。”弄清楚原因后,程可欣一句,并没再问,而是转身就走。
  
      许守成哑然,这些人都是些什么人?说做就做,那么大的事,一个个都怎么像小孩子玩泥巴?随意就能作出决定。
  
      这是魄力?
  
      许守成不相信这是什么魄力,他认为这是胡闹,这是不成熟的表现,一个成熟的董事长是绝对不会如此轻率地作出这种重大决定。
  
      “现在还要打电话吗?”叶无天没阻止程可欣的离去,反倒是玩味地看着许守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