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1067章 虚惊一场

  
      叶无天进去马老头所在的房间,进去一看,果然,马老头的精神大不如从前。
  
      “小神医,你快看看,是不是发生什么问题。”马老太神色焦急无比,对叶无天说。
  
      “别急,我看看先。”叶无天也纳闷,马老头的情况说得上异常,这是不正常的。
  
      捏住马老头手腕,叶无天认真品着脉,先是左手,然后又是右手,直到五分钟后,叶无天才停下来。
  
      而他一停下,马老太等人就迫不及待看着叶无天,期待着他的回答。
  
      叶无天扫视马老太等人,说道:“我昨天是怎么跟你们说?休息,让他休息,现在倒好,你们看,老爷子就是休息不足的表现。”叶无天越说越大声,说到最后更是几乎用吼。
  
      马老太被吼,非但没有不开心,反而笑了起来,也有种如释负重的感觉:“小神医,你是说老头子只要休息够就没事?”
  
      叶无天重重嗯了句:“他昨晚很晚才睡吧?”
  
      这事马老太也不知,最后只能将目光望向两个小护士。
  
      其中一个护士小声回答:“首长昨晚十二点才睡,我们一再要求他要休息,可他不听。”
  
      王柔丝美眸如剑,盯着那两个小护士,“下不为例。”
  
      叶无天也松口气,其实他也怕出什么幺蛾子,幸好,马老头是睡眠不足,其它并无大碍。
  
      “记住,以后必须每晚十点前要求老爷子睡觉,不然出什么意外,别怪我。”叶无天再一次强调。
  
      “小神医放心,死老头再不听话,我亲自把他宰了。”老太太也生气,害她担心好一阵,没想到却只是这样。
  
      叶无天闻言也就没再说什么,老太太都已经将话说到这个份上,他再说什么也就显得没意义。
  
      “小神医,那还需要吃什么药吗?”老太太问。
  
      “不用,让他睡,睡醒了就弄点东西给他吃,其它什么都不用,当然,我开的药必须得每天坚持喝。”
  
      “放心,我知道怎样做,保证不会再发生同类事。”
  
      幸好只是虚惊一场,就算这样,也吓得马老太不轻,马老头对整个马家都有着极其重要的意义,无论如何都不能有事。
  
      交待后,叶无天走出房间,后面,王柔丝也跟着出来,如今的她对叶无天可算是括目相看,对中医也同样有了新的认识。
  
      “送我回东城。”叶无天开口。
  
      王柔丝冷冷说道:“我不是你的佣人。”
  
      “怎么着?你现在认为我没利用价值?想甩我?”
  
      王柔丝鄙夷地冷笑:“你以为你是谁?”
  
      “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现在对你还有作用,所以,别得罪我。”叶无天回答。
  
      “叶无天,我也帮你不少,请你也别忘了。”
  
      “嘿嘿,咱们只是相互利用,谈不上谁帮谁。”
  
      “所以你也别来烦我,别以为我不敢拿你怎样。”
  
      叶无天笑着说:“你现在还真不敢拿我怎样,至于以后,那就不知道。”
  
      “许氏集团那边已经开始,希望你能知自己做什么。”
  
      叶无天问道:“你这是警告还是提醒?”
  
      “你说呢?”
  
      天哥摇头表示不知,“王柔丝,如果我说现在还想抱你,你会同意吗?”
  
      “你说呢?”
  
      “我估计不会同意。”叶无天又是摇头,“你肯定不会同意。”
  
      “既然知道,还要多此一问?”
  
      叶无天呵呵笑:“不是有句话这样说的吗?不到黄河不死。”
  
      “叶无天,瞧你那得意样,怕是有件事你还不知吧?你那位许小****要出家了。”
  
      “出……出家?”叶无天差点没被雷翻,双眼瞪得老大,难于相信,第一反应就是肯定是假的,这怎么可能?
  
      “看来你还真不知道。”王柔丝说:“快去看看吧。”
  
      叶无天高兴不起来,面对王柔丝的离开,他并没阻止,整个人呆站在那,许诗诗要出家?
  
      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也不愿意去相信。
  
      想问王柔丝,发现对方早已不知所踪,连忙拿出电话找出许诗诗的号码拨打过去,电话无法接通。
  
      许诗诗真要出家吗?
  
      叶无天患得患失,他不想去相信那种事,当然,当务之急是要找到许诗诗问清楚,那么年轻,就要出家?怎么看,许诗诗都不像那种对世间万物失望的人,她小小年纪,应该对生活充满着热情。
  
      “告诉我,许诗诗在哪?”叶无天进去找到王柔丝。
  
      王柔丝讽剌地笑:“怎么?你关心她?看不出来,你倒真是个多情种,只是,你都与许家闹翻,又何必去动这个情?”
  
      “跟你没关系,你只需告诉我,她在哪。”
  
      “我凭什么要告诉你?欠了你的吗?”
  
      叶无天顾不上这些,“三八,你最好告诉我,惹毛我,对你没好处。”
  
      “是吗?那我倒想看看你会怎样。”
  
      “你确定?”
  
      王柔丝不说话,但她的表情已经很说明一切,说明她压根本没将叶无天的威胁放在眼中。
  
      “好,这可是你说的。”叶无天冷笑着冲上前,乘王柔丝不备之际,冲到王柔丝面前伸手捏住她脖子。
  
      王柔丝又哪知叶无天会突然对她动粗?
  
      被叶无天捏住脖子的王柔丝十分愤怒,从来没谁敢这样对她,叶无天绝对是第一个。
  
      “别以为你是女人我就不敢对你怎样,我从来不会怜香惜。”
  
      “叶无天,你会为今天的行为付出代价。”被叶无天捏着脖子,王柔丝想吐,又想反胃。
  
      叶无天冷笑:“想杀我吗?我等着,王柔丝,我相信迟早有那么一天,你会杀了我,大爷我不在乎,倒是你现在,最好配合我,否则,我保证你马上就会后悔。”
  
      王柔丝并不惧怕,不怕叶无天会杀她,“你想杀我?”
  
      “杀你?”叶无天冷笑:“当然不会,我是个好人,不会杀人,不过,我会亲你,狠狠的亲你。”
  
      王柔丝被吓倒,果然,这个威胁比要杀她要让她害怕。
  
      “我数到三,再不告诉我,别怪我,反正,我也亲你好久。”
  
      王柔丝死死瞪着叶无天,偏偏又拿叶无天一点办法都没有,久久,王柔丝才说道:“叶无天,你记住今天。”
  
      “三。”
  
      叶无天直接报数,压根不将王柔丝的威胁放在眼中。
  
      “二。”
  
      “林山寺。”
  
      “在哪?”
  
      “市郊三十公里,导航可以找到。”在叶无天的淫威之下,王柔丝根本没别的选择,唯一能做的就是服从,除非她真想被亲。
  
      搂她一下就让她洗足两个小时,她都不敢想象,万一真被叶无天给亲了,她又会不会连去年吃的饭都吐出来。
  
      叶无天松开王柔丝,右手离开之际,这厮还不安好心地在王柔丝俏脸上轻轻摸了把,“要记住,永远别去挑战一个男人的底线,你玩不起。”
  
      王柔丝只感觉得胃一阵翻腾,想忍也忍不住,顾不上跟叶无天计较,转身就一阵干吐。
  
      叶无天弄不明白为何王柔丝的厌男症会如此严重,这病他可以治,只是懒得说,王柔丝有没有病,跟他没半毛钱关系,他用不着帮她。
  
      直到叶无天的身影完全消失后,脸色铁青的王柔丝这才回神过来,想找叶无天算账时,咱天哥早已不知所踪。
  
      叶无天找到王柔丝所说的林山寺,并且没费力气就见到许诗诗,如今的许诗诗穿着道袍,暂时还是带发修行。
  
      “诗诗,你这是为什么?”一见面,叶无天就迫不及待。
  
      “不为什么。”
  
      叶无天心里堵得慌,那感觉,让他很不习惯,想仰头大吼,“是因为我吗?”
  
      “别想太多,你没到那个份。”
  
      “你这么年轻,就看破红尘,诗诗,这不是你想要的生活。”叶无天还是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年轻,漂亮,家里还有钱,什么不做,偏偏选择踏入空门,这叫什么事?
  
      许诗诗看着叶无天,眸子的神色复杂。
  
      叶无天被看得浑身不自在,面对许诗诗的注视,他又得硬着头皮继续站在那,那感觉,别提有多别扭。
  
      几次想开口询问,又欲言又止,这种感觉很不爽。
  
      “诗诗,如果你是为了我才这样,完全没那必要,我不值你这样做。”叶无天说。
  
      “别误会,你并没那么重要。”
  
      “那是为什么?总得有个理由吧?每个人做任何事都有理由,你的理由是什么?”
  
      “什么理由,我都不需要向你解释,你是谁?叶无天,你是我什么人?”
  
      叶无天被问住,是啊,他是谁?跟许诗诗又是什么关系?貌似什么关系都没有。
  
      “如果你是为我,就完全没必要这样,不管你是狠我还是什么,你都没必要,要恨我,你可以恨我,这些我都无所谓,但是请你别这样,只要你能开心就行。”
  
      “以后别来找我,师父说我六根未净,我答应师父,半年之内,我会斩断一切,叶无天,这里才适合我。”
  
      叶无天总觉得不是那样,许诗诗是骗他,只是,明知她骗他,他又该说什么?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要走,路是自己选的。
  
      “你真关心我吗?”良久,许诗诗开口。
  
      叶无天狂点头,毫不置疑,他关心许诗诗。
  
      “真关心我,适当的时候放我家一次吧。”许诗诗留下这句话就转身离开,在叶无天注视之下走进寺里。
  
      许诗诗的出家,肯定跟他有关,只是,他又该怎样做?小妮子年纪不大,决心很大,她一旦决定的事情,几乎没有谁能令她改变决定。
  
      叶无天独自一人站在那好久,对于许诗诗最后那个要求,他既在意料之中,又在意料之外,
  
      面对许诗诗的求情,自己又该怎么办?这是一个让人头痛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