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1073章 正式应战


    “各位,劝你们一句,你们应该知自己的事,像你们这样,就该夹着尾巴做人,低调的赚你们的钱,而不是四处树敌,这是给你们的忠告。”

    这时,刚那个被叶无天踢倒的姓刘男人也终于爬起来,捡起眼镜后,发现其中一个镜片已经碎掉,即便这样,他还是将眼镜戴上,不戴眼镜,什么都看不到,所以哪怕只有一个镜片也好。

    “叶无天,我跟你誓不两立。”戴上眼镜后,对方指着叶无天大吼。

    叶无天问:“还想讨打?”

    对方大惊,连忙退后一步,他还真怕叶无天再动手打他,一把年纪的他可再经不起那种痛打,再被踢一次,都不知他能否站起来。

    “王柔丝,我知你今天找我来的目的,对此,我也懒得说什么,只有一句话想告诉你,你们想怎样,尽管放马过来,但是,最好光明正大来,别使一些小动作,论起使小动作,我是你们的祖宗,我敢保证,最后后悔一定是你们。”

    “王董,还跟他废话做什么?马上让人抓他。”被打的姓刘男人恨不得跟叶无天挫骨扬灰,此时此刻,他急于想找回面子,这么多人在,他丢不起这个老脸。

    “老东西,咱们打个赌?”叶无天戏谑笑道:“我保证王柔丝不会动,不会按你说的做。”

    对方一怔,分析着叶无天这话是什么意思,为什么王柔丝就不会那样做?这里所有人中,别看王柔丝年纪最小,但没人敢小看她,论实力,又有几个能比得上王家?

    王柔丝气极,别人不明白叶无天的话,她可是清楚得很,这家伙在威胁她呢,别看他将话说得那么轻,她能听出来,这是威胁。

    她敢动,他就不会继续出手帮助马家,这就是威胁。

    王柔丝挺郁闷的,马爷爷的事情在其它医生看来,那是不可能的事,可到了叶无天这,则变成小菜一碟,同是医生,为何差距会这么大?对此,王柔丝一直想不明白。

    “王董,他说的都是真的?你真不想帮我们?”姓刘男人倒也狡猾,直接一句话就将在场的人都拉进他的阵营,明明就是他自己被欺负,却愣是被他说成他们。

    一字之差,两者之间的意义却相差很远。

    王柔丝没说话,纠结万分的她不知怎样开口,站在她私人角度上,她其实是非常乐意收拾叶无天,甚至没人比她更恨王柔丝,几次在叶无天手上吃亏,这个仇,她一直记着。

    见王柔丝不说话,附近的众人心里一沉,都开始慢慢相信叶无天的话,相信这是真的,王柔丝不会对付叶无天。

    “看到没?我怎么说来着?现在你们应该知道,我没骗你们,所以,各位,别太过自以为是。”

    王柔丝知自己不说话不行,再不开口,这些人怕是要对俱乐部失去信心,“各位,一言难尽,这事我会给大家一个解释与交待,今天,我不会对付他,但是,你们可以,你们那么多人,实力加在一起,应该足够,红颜集团并没你们想象中可怕。”

    天哥狂汗,这女人,太不是东西,自己不出手,还想妖言别人?

    “王董,我们不明白,什么理由?俱乐部是你开的,日常的工作也是你在主持,你今天这样,我们很失望。”姓刘男人仍然不忘想找回场子。

    “刘老板,你那套不适用,别来了,我自然有我的理由。”王柔丝并不吃对方那套,激将法?那玩意在她这里行不通。

    对方被呛住。

    “我说过,我有我的理由,原因我我稍后会告诉你们,所以现在你们别问,还有,我也想跟你们说,咱们虽然算得上同一个战壕的战友,但也不能什么事都依赖咱们,很多事情得自己解决,别忘了,你们除了是一个成功的企业家之外,你们还是一个男人,一个需要顶天立地的男人。”

    王柔丝这番话说得有些重,令到在场的男人一个个低下头,尤其那个被打的姓刘男人,更是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没脸见人,当然,叶无天除外。

    身为男人,事事都要女人出手帮助,成何体统?何况他刘家在港那边也是有头有脸的家族。

    今天这个场子不找回来,日后刘家必定会成为世人的笑柄。

    “说得好,不,应该说骂得好。”叶无天举手拍掌,他这行为更是将在场的人惭愧。

    “姓叶的,你别得意,今天这事我跟你没完。”姓刘的家伙怒目圆睁,瞧他那样像是恨不得马上冲过去跟叶无天拼命。

    “姓刘的,你想怎样?划个道来吧,还是那句,你想单挑还想怎样?”

    “打架?那是下人才会做的事。”

    叶无天听得想吐,最看不惯这些人的虚伪面具,下人?人有分上中下等?都是人,不敢打,那是因为对方知打不过人家,才会找这么一个借口,老匹夫,明明自己没种,偏还要找这种借口。

    对方吼过后便拿出手机,王柔丝既然不能帮他,他就得自己解决,就不信这个邪,不信自己解决不了问题,他认为苦心经营关系这么多年,这点能力还是有,纵使不能让叶无天将牢底坐穿,也得让他受到应有的教训。

    叶无天微笑地看着对方,任由对方打电话。

    “王处,是我,老刘。”姓刘的男人开始拨通一个电话拨打过去,这家伙估计是搬救兵去。

    叶无天依然笑盈盈地看着对方,期待着对方接下来的出招。

    今天这事,等于正式跟这些人对碰,跟这个利益集团硬碰,天哥知道,自己没任何退路可走,能做的就只能是硬着头皮继续下去,至于其它,已经顾不上那么多。

    “王处……”那头,姓刘的老东西刚说出主题,哪知电话另一边的人却突然随便找个借口,然后挂机,直将姓刘的老东西弄得一愣一愣。

    这是啥意思?翻脸吗?不肯帮忙?

    就站在旁边的叶无天见状几乎快要笑翻,靠!忒他娘的有意思。

    被对方挂断电话,姓刘的家伙并不罢休,短暂的失神过后,他再一次找到另一个号码并拨打过去,只是,这次仍然一样,仍然在进入主题后被挂断电话。

    对此,姓刘的家伙怎么都想不明白,心里拔凉拔凉的,为何他们一个个听到叶无天的名字时就直接拒绝?叶无天有那么厉害?不否认他是很出色,但再出色也只是一个人。

    连续被两个人拒绝,姓刘的家伙开始信心动摇,开始吃不准,第三个人又会怎样?还会挂他电话?

    想着想着,他都不敢再打,生怕自己不想看到的事情又再次发生。

    “打啊,继续打,我等着。”叶无天‘好言’相劝,为何会这样,他也感到奇怪,感到不可思议。

    姓刘的老头进退两难,不知该怎么办,打不是,不打也不是。

    咬咬牙,最后还是决定再打一个,他就不信邪,而且这次打电话的人级别更高,一般无事,他不会主动去求对方,今天也就是被逼无奈,才会主动找上对方。

    电话很快被接通,双方客气几句后,刘匹夫进入主题,将他此时的事情说一遍,重点说他被叶无天打。

    对方听到刘匹夫的讲述后,一阵沉默,而那人的沉默顿时让刘匹夫心一沉,完了,怕是结果不妙。

    果然,在对方沉默半响过后,开口对刘匹夫说了些话。

    随着对方的讲话,刘匹夫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听力过人的叶无天依稀能听到一些,断断续续,什么让刘匹夫别去惹叶无天之类的话。

    最后,刘匹夫不知自己到底是怎样挂断电话,甚至都不清楚是先自己挂断电话,还是对方先挂断,脑子一片容白。

    脸上火辣辣的痛,站在那里浑身不自在,脸上的痛,有被叶无天所打,但更多的是因为这几个电话,当着这么多人面前被拒绝,面子问题,过不去的是面子。

    本想求助,现在却令到自己更加难堪,这叫什么事?

    偏偏,天哥明知人家那样,还要在人家伤口上撒盐,开口问:“还要打吗?可以继续,我等你。”

    刘匹夫那张原本肿红的老脸这会却变黑,黑得跟墨汁有一比。

    “怎么?不打了?没关系的,一次两次三次失败并不能代表什么,兴许你这次就能成功。”叶无天好言相劝。

    故意的,这家伙绝对是故意的。

    “傻叉,刚才我怎么说来着?真以为自己有点小钱就是个人物?我告诉你,你什么都不是,他妈什么都不是。”叶无天破口大骂。

    骂完姓刘的老匹夫后,仍不解气的叶无天又瞪着其他人,“还有谁想站出来?都一次性吧,让我看看你们的实力。”

    叶无天都没想到自己在很多人眼中已经成为一个剌头,一个不能惹的剌头。

    说起来,天哥倒也佩服那些人的消息之灵通,估计他为马老头治病的事情已经传开,这些人才不敢惹他,惹了他,马家会怎么看?又有几个敢惹马家?

    事情越来越有意思,叶无天也是事前没想到会这样,他已经作好心理准备,今天跟这些人硬碰硬,哪知结果却是这样,真是应了那句话,人生处处有变数,处处有奇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