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1075章 瓜分

  
      叶无天真让人将四大使者的尸体打包好,然后让人送回给许家,他不知毒影门的据点在哪,也只能将尸体送回许家。
  
      当许家得知被送回来的是尸体后,一个个都愤怒无比,青筋毕露,欺人太甚,这简直是欺人太甚。
  
      “叶无天。”许守成重重一拳打在桌上,砰的一声,桌子发出一声闷响,与此同时,他手上也流出血,而他却不知道痛。
  
      “许董,我老板让我转告诉你,这些人是许影的,请她收下。”一位大汉无视许守成的愤怒,开口说道。
  
      直到那几个护送‘礼物’过来的大汉离开,许书鹊才说:“咱们要不要报警?”
  
      “有用吗?”许守成问。
  
      “那怎么办?咱们也不能什么都不做。”许书鹊问。
  
      “打电话给小影。”许守成说道。
  
      许书鹊连忙点头,这么几具尸体摆在这,很让人恶心,必须得尽快处理掉。
  
      叶无天的嚣张,很少人能懂,杀人也就算,他还要把尸体送上门来,这就不是所有人能懂,至少许守成不懂,如此做法有什么目的?
  
      “小影说马上就回来。”挂断电话的许书鹊开口说。
  
      叶无天不知许家兄弟商量着什么,此时的他可是跑去自首,没错,就是自首,这厮跑到警局去了,当着徐远华的面前将不久前所发生的一切都说出来。
  
      徐远华听得头皮发麻,已经不知该说什么好,如果可以,他真不想知道这事要,但叶无天这小子却不是那么回事,将事情经过描绘得有声有色。
  
      这小子就说,他杀人,但那是自卫。
  
      暗地里,徐远华将叶无天祖宗十八代的女性都问候一遍,你自卫就自卫,杀人就杀人,为毛还要将尸体送到许家?你小王八蛋想表达什么?
  
      更让徐远华气的是,这小子明明就做错事,偏还要摆出一副自认为对的表情出来,这才是让人生气的地方。
  
      “徐局,你那是什么表情?难道我做错了?”叶无天问。
  
      徐远华无言以对,叶无天这样做对吗?肯定是不对的,你可以自卫,甚至可以因为自卫而杀人,但不管怎样,你要将尸体弄到人家家里,那就是不对。
  
      “你小子,每次都净搞些让人头痛的事情出来,我说,你就不能消停点?”徐远华一个头两个大,对于叶无天这种剌头,到底该怎样处理,他也不知道。
  
      换成普通人,他可能还能处理,奈何这小子压根就不是普通人,普通的法子对他根本没用。
  
      “徐局,听你的意思,我就该站着任由人家欺负?人家要打我,要杀我,也只能站着不动?你这话我怎么就那么不爱听?”
  
      徐远华哭笑不得,果真来了,就知道这小子会这样说,果然被他猜中。
  
      “当时那种情况徐局你知道吗?我不还手,现在还能站在这?不能,若是我不还手,如今根本不能站在你面前跟你说话。”
  
      “行了行了,别扯开话题,你知我根本不是那个意思,你也知我想问什么。”徐远华压根不吃叶无天那一套,这小子现在跑到这里来,就是没安好心。
  
      “嘿嘿,还是徐局了解我,不过徐局,我可没做错什么。”
  
      “自卫就自卫,你犯得着把人家头砍下来?”徐远华问。“还有,又还把尸体送到许家,这算什么意思?有你这样的吗?”
  
      徐远华真想不明白叶无天脑子里面到底在想什么,花这么大劲把几具尸体送到京城去,对此,徐远华极度怀疑叶无天心理是否正常,这绝对不是正常人所能出来。
  
      “汗,当时我哪想得到那么多?只想着能保命就好,至于其它,我还真没想过。”叶无天解释。
  
      听到叶无天的解释,徐远华最终还是忍不住曝粗口:“呸!少来这套,你小子是什么人,我还不知道?”
  
      天哥狂汗,郁闷不已,“好吧,徐局,看样子我今天真不该来。”
  
      “杀了人还要把尸体送到人家家里,怎么着?你是存心想恶心人家还是怎么着?有你这样的吗?”
  
      叶无天并不否认:“没错,我就是想存心恶心人家,既然是许家的人,我自然要送回去,从某方面说,我也是做好事,不至于让那几个家伙尸骨无存。”
  
      徐远华:“……”
  
      “好吧,情况我是汇报了,徐局,接下来你会怎样做,我不知道,这事你自己拿主意吧,是抓我还是要放我走,给句话。”
  
      这么大的事,徐远华自己还真是作不了主,犹豫一会儿,他走出去打了个电话,这明明是他自己的办公室,却因为叶无天的存在,而让他这个主人让开,还有什么比这事更让人郁闷吗?
  
      “媳妇,你怎么一句话都不说?有没有想我?”叶无天伸手想去拉一直在旁边,却没开口的常肖媚,却被她给避开。
  
      从他进来,常肖媚就始终都黑着张脸,弄不清楚她到底在想什么,有时候女人的心理真的很难理解。
  
      “怎么了?不想我?”拉不到常肖媚,叶无天的嘴巴也不肯吃亏,继续****着常肖媚。
  
      常肖媚依然没搭理叶无天,将咱天哥郁闷得不轻,女人到底是怎么想的?两人之间都已经发生过超友谊关系,她还是对他不冷不热。
  
      叶无天还想再问,外面已经响起徐远华的脚步声,对此,天哥也只能将嘴边的话通通咽回去。
  
      进来后的徐远华透着股轻松,对他来说,如此辣手的事情不用他来处理,这就是好事一件。
  
      “徐局,有好消息?”叶无天笑问。
  
      徐远华说道:“走吧,别来烦我,记住,以后没什么事别来烦我,你小子的出现总没好事。”
  
      叶无天说道:“这哪可能?我不是那种人,徐局,你这样说太伤我心。”
  
      “停停停,少来这套,我不会相信,快走快走。”徐远华真不想见到这小子,见着他就头痛,每次见面都总会有事。
  
      “嘿嘿,那行,徐局让我走,那我走就是,徐局,我把我媳妇带走一会。”说完,叶无天不由分说就拉着常肖媚离开,也不管别人同不同意。
  
      徐远华哑然,不同意行吗?都把人给拉出去,哪还有时间拒绝?
  
      “拉着我干什么?放手。”常肖媚拼命挣扎。
  
      “为什么不理我?”走出警局后,叶无天松开手。
  
      常肖媚冷冷地答:“你是谁?为什么要理你?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
  
      “我不是什么东西,我是你的男人,这个理由够吗?”叶无天被惹得有些毛。
  
      “我男人?呸!什么东西,不要脸。”
  
      叶无天听不下去,不耐烦地挥手:“行了,差不多就行,再这样任性,小心我亲你。”
  
      常肖媚被气坏,这混蛋如此做,明摆着就在威胁她。
  
      “今晚陪我吃饭,别说没空,我会很不高兴,你要知道,我不高兴,后果会很严重。”说完,天哥也不管常肖媚同不同意,直接就亲过去,如蜻蜓点水。
  
      常肖媚想动手打人时,叶无天已经弹开,他又哪里会给常肖媚打?
  
      “****!”
  
      见自己被占便宜又拿叶无天没办法,郁闷不已的常肖媚最后只能狂骂一句,正当转身想要回办公室时,却见前面站着好几个人。
  
      看到这些下属时,常肖媚的脸瞬间红得跟苹果一样,瞪着她的几个下属大吼:“看什么看?有什么好看?哪来就哪去。”
  
      那几个下属闻言马上散开,他们可惹不起队长,特别是现在火气冲天的队长,普天之下,敢惹队长的怕也只有叶无天一个,绝对其二,就连局长都不敢过于怎样。
  
      第二天上午,许氏集团忽然被许多势力攻击,短短半个小时之内就将许氏集团高层给弄懵掉,压根反应不过来,不知是怎么回事。
  
      对付许氏集团的不单止有王家,还有司徒家,此外,连一些小家族也参与到其中,拼命地瓜分着许氏集团的一些业务。
  
      所有加在一起,足足有近十家势力一起对付着许家,面对如此多势力,许氏集团这个巨无霸则显得弱势,无力反击,保得了这里又保不了那里,最后,短短一个上午,许氏集团就被瓜分走近三分之一业务。
  
      一个上午,就让许氏集团损失那么多,这是许氏集团所无法接受,尽管许氏集团打算为保实力而放弃一些业务,只是自己放弃跟被别人抢,这完全是两个概念。
  
      没几个人知道为何会出现如此诡异的一幕,一个个都仿佛像定好似的,全部一起上,直接将许氏集团上上下下都打得措手不及。
  
      据说许守成在办公室里将一些能砸的东西全部砸了,还不解气,连他那张价值不菲的大班椅都摔了。
  
      许守成的怒火彻底吓着整个公司上下,就连秘书都不敢进去打扰,生怕会被骂。
  
      叶无天也不知为何会发生这种事,事前一点也不知道会这样,不过,他喜欢看到这样的结果,喜欢见那么多人一起围攻许氏集团,对叶无天来说,最好有更多的人更多的公司加入进来一起对付许氏集团。
  
      见许氏集团这样子,叶无天忽然想到一句话,虽然他认为这句话用去形容许氏集团似乎不太适合,大伙这样对付许氏集团,有没有痛打落水狗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