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1080章 变相保护


    天哥的出手毫不手软,开完枪的他根本没当回事,就像人不是他杀的。

    在叶无天开完那枪过后,跟他一起来的弟兄们全部也如狼似虎般扑过去,将能站着的人全部杀掉。

    最后,叶无天如法炮制,让人将地上的尸体全部抬到里面,直接一把火将房子烧掉。

    完成后,天已经开始灰蒙蒙地慢慢亮起来,叶无天心知这会已经不再适合去第三个地址,路程太远,并且白天的话太招摇。

    叶无天回到东城,今天,肯定会有人站出来说什么,对此,他已经作好心理准备。

    天亮后,外面传疯,一夜之间发生这样的惨案,虽然已经尽力去封锁,却还是传开,同时也引起广大市民的恐慌。

    杀人焚尸!

    这需要多大的仇恨才能做得出来?何况被杀之人还不止一个。

    案发后,上面高度紧张,第一时间成立专案组,希望尽快找出凶手,尽快破案,给广大市民以及死者一个交待。

    人心惶惶!

    凶手如此凶残,谁都怕有一天凶手会将目光瞄向他们。

    作为这事的主谋,叶无天并不在乎外人会怎么看,甚至不在乎外面知他是主谋,敢这么做,他已经有心理准备。

    天哥也自信这件事情没人敢说什么,马家不说什么,其它人也只能选择闭嘴,而马家现在不敢动他,至少一年之内不敢动。

    当然,毒影门不会罢休,这点,叶无天已经在意料之中。

    “老弟,你这么做是不是太疯狂?”郑忠仁带着人出现在叶无天面前。

    叶无天懒洋洋的歪着头看向郑忠仁:“你要来抓我?”

    郑忠仁苦笑,发生这么大的事,他又岂能坐视不理?如果可以,他宁愿选择什么都看不到,叶无天可不是一般人,跟他扯上关系的案子,永远都只有两个字,麻烦!

    “跟我走一趟吧。”郑忠仁说道。

    叶无天站着不动:“我要是不跟你们回去呢?”

    郑忠仁愕然,这样的回答他可是从来没想过,在他看来,叶无天完全没得选择,唯一的出路就是配合。

    “呵呵,别紧张,我当然会跟你回去,你应该知道,我一向很配合你们的工作。”叶无天带着玩笑道。

    郑忠仁听得想骂娘,靠!配合?这话从叶无天嘴里出来,听上去怎么那么别扭?配合?配个毛毛,专门只会给他们惹麻烦还差不多。

    气归气,郑忠仁也只是在内心郁闷几下,并没说出来,有些事,自己知就行。

    “人是我杀的。”跟郑忠仁一起回去后,叶无天被安排到一个单独的房间,然后就再没人理他,为此,这厮无聊之下,开始大声喊,奈何,即便他喊,承认就是杀人凶手,也没人理他。

    叶无天肯定,他所喊的话,肯定有人听到,只是不明白那些人为何装听不到。

    更不明白的是,郑忠仁他们想做什么?把他带回来又不理。

    这一关就是一整天,过去几十小时里,愣是没人理他,除了给他送吃送喝的之外就再没人理他。

    “郑忠仁,你他妈给老子出来。”叶无天狂踢着那道道门,砰砰作响,可就是没人出现。

    叶无天做梦也没想到,郑忠仁会用这种方式来对待他,靠!麻痹的这叫什么事?

    喊到最后,叶无天也累了,乖乖闭嘴,喊得再凶,也不会有人理他。

    其实叶无天多少知道一些,郑忠仁将他带回来又不理他,极有可能是出于对他的保护。

    到底是谁要这样做?

    天哥并不需要任何人对他的保护,他需要自由,不需要这种所谓的保护,该来的还是会来,保个毛毛?

    自己呆在这里,外面不知道的还以为他躲缩起来不敢见人,天地良心,他没有,也不是那种人。

    叶无天呆在这里,而外面则早已乱翻天,外面都已传开,甚至还相传叶无天就是凶手。

    这是一个信息时代,传开了,并没什么好觉得意外,叶无天才不管别人会怎样说。

    很多记者媒体将红颜集团围住,希望能得到新闻线索,但是苦等的他们并没等到任何消息,想采访叶无天,又不上哪去找,从消息传开到现在,就失去了叶无天的行踪,有人传言他是被国安带走,也只有传言他逃了。

    杀了这么多人,逃了也很正常。

    “小媚,有办法找到那小子吗?”徐远华快要疯了,在东城发生这么大的事,他这个局长逃不了关系,无论结果怎样,最后都会落得一个失职的行为。

    常肖媚摇头:“找不到,电话不通。”

    “混蛋!”气不过的徐远华怒骂一句,拿叶无天一点办法都没有。

    “局长,把那些人抓起来。”常肖媚说道。

    叶无天叹了句:“谈何容易?那些人不是普通人,想抓他们,不容易。”

    常肖媚很意外,或许没想到徐局长会说出这么一番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的话出来。

    “别动他们。”不一会,徐远华说道。

    常肖媚不解,满是疑惑地看着徐远华。

    徐远华见状,便开口解释:“你想过没有?那小子将事情闹那么大,上面会不知道?”

    常肖媚没说话,她的沉默等于认同徐远华的分析。

    “上面既然已经知道,却迟迟不行动,这又是为什么?你想过没有?”

    常肖媚多少理解一些,但正是因为这一丁点的理解,则是更加让她疑惑不已,既然局长知道,为何又要如此着急?

    “小媚,一直以来我都将你当成女儿看待,很多事情不能只看表面。”徐远华很感概,自己听得一些小道消息,他将会被调走,上面有人对他不爽,认为他没尽好自己的责任。

    今天会对常肖媚说出这番话,并不是徐远华的一时冲动,他早就想说,想跟常肖媚好好谈谈心,这丫头,干劲十足,也是个办案好手,但就是缺个心眼,像她这样,注定无法爬得更高。

    徐远华不期望常肖媚能爬得更高,但也不希望她吃亏,现在还说有他能帮帮她,万一将来他被调走,这丫头怎么办?

    常肖媚又哪知徐远华在想什么?此时的她只是在想,局长又要担心,又说上面不想动叶无天那****,局长到底是怎么想的。

    “呵呵,你是不是在想我为什么要跟你说这些?为什么要着急?”徐远华笑问。

    常肖媚毫不犹豫地点头,她是有这方面的想法。

    “装。”徐远华笑答:“你没听错,就是装,装给上面看,说穿了只是一个态度。”

    “徐局,你说是那小子不会有事?”

    “不会。”

    “他犯下那么大的事,还能没事?”显然,常肖媚非常不解。

    徐远华朝常肖媚挤挤眼,难得地跟常肖媚开起玩笑:“怎么?你希望他被抓?”

    常肖媚忽然被这问题给问住,她无法回答,自己希望叶无天被抓吗?她也清楚,或许是想,或许不想,内心,她并不希望某人被抓。

    可是想到他犯下那么大的罪,还能无事,她又感觉怪异,法律是神圣的,只是好像在那****身上,体现不出来。

    “那小子是个重要之人,应该不会有事。”对于高层的事情,徐远华也只是听到那么一点点,具体原因并不清楚,高层之间的派系之争很复杂,徐远华不想也不敢去知道。

    两人在讨论着叶无天的同时,叶家,叶恒财他们也正在讨论着叶无天,短短一夜之间死了那么多人,只有恶魔才能做出来,而现在那个恶魔极有可能是叶无天。

    “大哥,小天不会有事吧?”叶冬萱问,担心叶无天的安危,如今叶无天算是叶家的唯一希望,无论如何,叶无天不能有事,否则,叶家就完了。

    叶恒财也不知道,搞出那么大动静,他听到都心惊肉跳,虽然叶无天是他的亲人,可是,他还是觉得,太狠了。

    “小天说过,让我们别管他的事,把公司管理好就行,其它的事情他会处理。”何玮蓉对叶无天充满着信心,只要叶无天真愿意帮助叶家,叶家就有希望腾飞。

    叶恒财拿出响起的电话,接通,可当他听明电话的内容时,整个人却愣住,久久说不出话来。

    “又死了三十多个,手法与先前两宗一样,先杀后烧。”挂断电话的叶恒财说。

    众人倒吸了口凉气,全部人的脑子里都浮现一个人,叶无天,这事肯定跟叶无天有直接关系,肯定是那样。

    叶厚腾的死,让叶家上下都充满着愤怒,但是现在,他们却又在想,叶无天为了帮叶厚腾报仇,杀那么多人,倒底对不对。

    没人回徐得了这个问题,这个问题,只有叶无天才能回答。

    “大少爷,二少爷,外面有位姓许的小姐说要见你。”老管家出现。

    叶恒财皱眉:“姓许?许家的人来做什么?”

    “可能是许影。”叶恒东开口,叶无天连续做出那么多疯狂的事,许影找上门来,也是情理之中。

    果然,叶恒东猜对,来人正是许影。

    “许小姐,欢迎。”叶恒东开口。

    许影带着张静出现在叶家,扫视众人一眼,然后将目光定格在叶恒东脸上,曾经,她差点为成为叶家的儿媳妇。

    “叶叔,你是长辈,我就长话短说,让无天停手吧,再这么下去,两方只会两败俱伤,谁都捞不到好处。”

    许影的话看似平淡,但带着威胁,谁都能听出来的威胁。

    叶家上下都意识到,许影今天是来者不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