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1083章 一张一张的拍


    地上的白长老知自己今天这个跟斗栽得不轻,就这么栽在一个年轻后辈手里。

    白长老一直认为自己就够了无耻,但今天才方发现,跟很多人相比,他还不怎么够看,青出于蓝而胜于蓝,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

    一向爱干净的白老长无法忍受自己这会躺在地上,脏,那感觉让他很抓狂,很不舒服,想马上起来,并且第一时间将衣服换掉。

    白长老做梦也想不到叶无天会朝他动手,在他看来,叶无天根本没有资格跟他谈条件,叶恒财他们几个所中的毒必须在一天之内解开,否则,后果是什么,傻子都知道。

    明知这样,叶无天还是敢朝他下手,而且郁闷的是,他还败在叶无天手上。

    耻辱!今天无论是对他白长老还是对毒影门而言,都是一个巨大的耻辱,一个让人无法忍受的耻辱。

    败也就败了,至少也应该败得光荣,要败,也得跟叶无天斗上一整天,那才行,现在倒好,一个照面就被叶无天放倒,这他妈叫什么事?

    毒影门堂堂大长老,被年轻后辈一个照面就打败,这个脸丢到外太空去。

    唯一让白长老欣慰的是,幸好这这里没其他人在,否则他这张老脸怕是要直接挖个洞钻进去。

    轻敌!

    白长老知自己这次太轻敌,才会遭遇暗算,中了叶无天的阴谋。

    现在说什么都迟了,叶无天不可能再给他机会重来一次,眼下,他也只能任由叶无天进行摆布,哪怕剪刀手,他最讨厌的剪刀手。

    没人知道白长老讨厌拍照,这么一大把年纪,他所拍的照片是寥寥无几,屈指可数,更别说剪刀手,那样的姿势根本就是他这个年纪应该能做出来的事情。

    这么一大把年纪还要摆剪刀手拍照?靠!想到这,他就忍不住想一顿粗口。

    叶无天不知白长老在想什么,他也不想知道,此时的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做。

    短信已经发出去,仍然没收到任何回音,难道对方没收到?

    天哥很快就否决这个问题,不可能没收到,唯一的解释是,对方装看不到。

    呵呵,有意思,看来自己得进一步行动。

    想到这,天哥收起手机,走到白老长面前,“老东西,看来你的剪刀手没什么用,人家不鸟我。”

    地上的白长老在想,该不会还要要我那该死的剪刀手动作?

    叶无天仿佛看出老怪物的想法,于是说道:“你放心,这次不用你再做剪刀手的动作,好歹你也一把年纪,我也不想为难你。”

    这一刹,白长老听得满是感动,甚至还有种想哭的冲动,叶无天也是好人,大大的好人,不会强迫他做一些他不喜欢做的事。

    叶无天真的没再强迫白长老摆出剪刀手的动作,但他却直接抓住白长老右手的中指与食指,然后突然向后一扳。

    咔嚓!

    两声响起,清脆异响,而下一瞬间,白长老则开始发出唔唔的声音,巨痛之下的白长老额头尽是冷汗。

    叶无天很满意自己的杰作,见白长老的手指已经弯下去,他点点头地自言自语说:“嗯,效果不错。”

    此时,白长老那两个手指被往后扳成‘7’字型,看上去十分诡异。

    叶无天无视白长老的痛苦,重新拿出手机对着白长老拍照,这次他不单止对着白长老拍,还重点对白长老那只受伤的手进重点拍。

    几张照片过后,叶无天这才心满意足,再次将那几张照片发出去。

    照片通过短信发出去后,叶无天消停下来,对白长老头说道:“别这样看着我,你知道,我真不想为难你。”

    白长老心道鬼才相信,不想为难?

    对叶无天恨得咬牙切齿,偏偏还对叶无天一点办法都没有,只能任由着叶无天对他进行拍照。

    这一等就是好几分钟,期间叶无天一直看着手机,可手机一直没响,没有电话,更没有短信,对此,叶无天很无奈,难道他这个办法行不通?

    无奈之下,叶无天又将目光瞄向白长老,而他这一瞄,则让白长老不寒而栗,忍不住颤抖,叶无天这小王八蛋又想做什么?

    此时此刻,白长老是悔得肠都青了,早知这样,今天打死他也不会来,至少不会那么轻敌。

    叶无天握着白长老的右臂,动手之前,这厮还要假惺惺地提醒人家白长老:“白长老,你忍着点,可能会有点痛。”

    白长老不待反应过来,就感到一阵撕心裂肺的痛袭来,令到白长老连连倒抽凉气。

    叶无天可不在乎对老怪物痛不痛,捏住对方的手腕直接来个原地转圈,几圈下来,白长老那条本就瘦小的手臂变成一条滕条。

    此时若有旁人在场,一定会想起一个场面,小时候家里拧麻花就是这样子拧法,只不过现在叶无天拧的不是麻花,而是手臂。

    叶无天都不知自己拧了三圈还是四圈,反正他认为差不多,于是停下来,对自己的杰作相当满意。

    看着白长老那条已经变成麻花的手臂,叶无天停下来,再次拿出手机替白长老拍照。

    白长老那条被拧成麻花的手臂根本就放不下来了,就那样举着,由于他这样举着,宽松的袍袖并没有挡住手臂,看上去,就是血淋淋的一片,相当的吓人。

    拍了两张过后,天哥将照片发出去,希望这次能收到回复,否则他就郁闷了,这都已经第几次?对方难不成真是铁石心肠?

    “老怪物,很好奇我发短信给谁吧?嘿嘿,告诉你也无妨,我是发给许影。”

    白长老那张已经痛得变形的老脸多丝异样,显然是对叶无天的话感到好奇与吃惊。

    几分钟过去,天哥的手机仍然收不到任何消息,对此,天哥开始失去耐心,叹了句:“为什么非要逼我出绝招?”

    白长老不知叶无天所说的绝招是什么,可是见叶无天那不怀好意的眼神,他就害怕,害怕这个像魔鬼一样的年轻人朝他走过去,如果可以,他希望这个年轻人能离得他远远的,至少现在离开他远远的,永远都别出现在他面前。

    收起手机的叶无天知自己必须要出绝招,于是收起手机的他再次抓住白长老那条仍旧竖着的手臂,然后在白长老那充满恐惧的眼神之下又开始再次转动。

    地上,白长老倒想挣扎,想让叶无天别那样做,可惜,他除了眼神可以动,脸上的表情可以变化之外,其它的什么都做不了。

    他想阻止,又怎能阻止得了?起码得自己的行动能自由,才有可能阻止,当然,还有一个希望,那就是许影能来救他,这个时候他已经顾不上什么面子不面子,只希望自己能活着,那就比什么都重要。

    叶无天不知拧了几圈,反正最后他感觉一松,没有任何阻力,低头一看,见老怪物的右臂此时整只都在自己手上,断了,跟老怪物的身体分开,再看那老怪物,早知不醒人事。

    天哥有些无奈,还有些苦笑,自己这样做有些过于暴力,残忍,血腥,其实,他真不想这样,不想如此残忍,只想做一个好人,但那又怎样?别人会给他机会做一个好人吗?不会。

    随手扔掉老怪物的那条断臂,叶无天再一次拿出手机拍了几张相片,又一次将照片发出去,他就不相信许影还会无动于衷。

    地上,老怪物早已忍受不住巨痛而晕过去,如此折磨,又有谁受得了?

    照片发出去不久,这次,终于有回复,看着手机上所显示的号码,天哥不由笑了起来,还以为自己这招行不通,现在看来,其实还是可以行得通,许影打电话来,证明毒影门在乎白长老这老怪物。

    稍稍犹豫小会,天哥接通电话,将手机放到耳边:“咱们交换吧,你有我需要的东西,我也有你需要的东西。”

    接通电话后,叶无天并没有废话,直接开门见山,而电话另一边的许影则是出现沉默,没人知她在想什么。

    “同不同意?给句话,别浪费大家时间。”叶无天见许影不说话,不由再一次问,他可不想一直等下去。

    良久,就在天哥快要失去耐性时,许影终于开口:“好,你得保证白长老不受任何伤害。”

    叶无天说道:“这个我可以保证。”

    约好时间地点后,叶无天便挂断电话,目光瞄向白长老,这厮左右看了看,见四下无人,于是伸腿踩上去,不偏不巧的正好踩到白长老的伤口上,令到那可怜的白长老又再一次被痛醒。

    “哟!踩到你?不好意思?真的不好意思,老东西,不管你信不信,我都不是有意的,希望你别怪见。”

    如果眼神可以杀人,叶无天早已死了不下十次,白长老那愤怒的眼神满带着仇恨,十分吓人,然而,天哥却不当回事。

    “别瞪着我,万一我又不小心踩到你,到时你可别怪我。”叶无天淡淡说道。

    白长老吓得一个急忙收回目光,不敢再看叶无天,他可是相信叶无天真敢那样做,对这小子的手段,他可是的已经领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