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1086章 忽悠的下场

  
      叶无天一紧,问道:“你知道?”
  
      王柔丝咯咯娇笑,笑得花枝乱颤,仿佛在她看来,叶无天问的这个问题很搞笑,她知道又有什么出奇?
  
      面对王柔丝的笑声,天哥忍不住老脸微红,自己这个问题真就那么不访问?这一刹,天哥自己都开始怀疑,王柔丝不是普通人,或许她真知道。
  
      见王柔丝笑得并没停下的意思,天哥就忍不住咬牙切齿,心道,你笑笑笑,笑个毛?再笑,老子直接将你按在地上,将该做与不该做的事情全部做了,看你还怎么笑。
  
      “我去参加,你就告诉我?”叶无天打断地问道。
  
      “只有这样你才会去。”王柔丝并不否认。
  
      叶无天冷笑:“你们王家也太没礼貌,后天就是生日,现在才告诉我?怎么着?把我漏了还是怎么着?”
  
      王矛丝看向叶无天,毫不给面子的回答:“我不想请你,是我奶奶执意要请你。”
  
      天哥狂汗,果真是那么一回事,王家那么大,不可能犯这种低级错误,唯一的解释就是这样,王家上下除了那位王老太之外上,没人会想请他。
  
      叶无天并不想出席这样的生日宴会,他与王家不可能尿到一壶去,最好就来个眼不见为净。
  
      “我不想去。”
  
      王柔丝倒也不着急:“难道你不想知谁给你解药?”
  
      “不管是谁,反正绝不可能是你。”
  
      王柔丝再次娇笑不已。
  
      看着对方笑,天哥感兴趣的并不是王柔丝那张精致的俏脸,反而某处比脸更能吸引他的目光,看到那不断跳动的两个硕大宝贝,天哥的口水就快要流下来,真漂亮,这么晃来晃去,很是好看。
  
      王柔丝发现叶无天那不怀好意的目光,顿时脸冷下来,那逼人的目光盯着叶无天,“你想找死?”
  
      叶无天哈哈大笑,心道这回终于轮到自己笑了,也终于将王柔丝给气着。
  
      对付女人最好的办法就是直接用目光,专朝她那些重要部位瞄去,对方多半就会败阵下来,当然,这种做法极为无耻,很多人也表示不耻。
  
      “我死了,又怎么参加老太太的生日宴会?”大笑的叶无天说。
  
      王柔丝愕然:“这么说你同意了?”
  
      “貌似我没有不同意的理由,你都将话说到这个份上,我不同意,岂不是等于不给你面子?”
  
      王柔丝像是不认识叶无天,这家伙啥时候变得这么好说话?可不像他的性格。
  
      ……
  
      ……
  
      今天一大早,叶无天就被电话给吵醒,王柔丝那女人竟然一大打电话给他,让他穿得体面点。
  
      对此,天哥只想直接竖起大指送给对方,麻痹的,又不是选老公,他穿得体不体面跟她有半毛钱关系?
  
      相比之下,天哥更愿意去相信对方就想一大早来吵醒他。
  
      临近中午开席,叶无天才慢悠悠的出现在王家,今天这个宴会,他单身一人前来,程可欣在红颜岛,欧阳幸月与司徒薇是不会跟他来出席这种宴会。
  
      “老太太,祝你福如东海,寿比南山,祝你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叶无天说完献上他的贺礼,这是他从珠宝店买来,一尊金佛,花了他十多万。
  
      老太太呵呵笑着道:“小哥,你能来,就是给老身最好的祝福,哪还能让你破费。”
  
      叶无天说道:“应该的,今天是您老人家大喜日子,作为小辈,我理当应该过来向您老人家贺寿。”
  
      “谢谢小哥。”老太太让人收下叶无天的礼物。“小哥,今天你可要好好陪我聊聊。”
  
      叶无天微微一笑,并没回答老太太的问题,反倒看向旁边的马老太太:“老奶奶,没想到在这里见到你。”
  
      坐在轮椅子上的马老太说道:“小神医,咱们这也算是缘份。”
  
      今天这场面,让叶无天有机会打量着两位老太太,不得不承认,两人真的太像了,若不是马老太坐在轮椅上,叶无天还真的分不出哪个是哪个。
  
      几句话过后,叶无天很识趣地退到一边,王老太的生日宴会,以王家的身份地位,无数人等着向老寿星祝贺,因此占用她的太多时间,别人会不高兴。
  
      今天整个王家都是人潮涌涌,放眼望去,所见到的全都是名人政要,要不就是商界巨头,无一不是有头有脸之人物,此外,还有很多是有头有脸的大明星,什么玉女明星等等,多不胜数。
  
      为了热闹,王家甚至在山庄的右则方搭起一个大舞台,让众多明星轮番上台演唱,好替王老太助兴。
  
      叶无天的出现多少有些显得格格不入,跟四周围那些人并不熟,没什么好谈,这个时候他四周张望,想寻找王柔丝的身影。
  
      一番张望之下,还真让他找到王柔丝,就在他看向她时,她也发现叶无天正朝她看去。
  
      叶无天朝王柔丝递去眼神,他的意思是再清楚不过,让她赶紧告诉他,哪知,王柔丝却转身就走,全然不将叶无天的眼神当回事。
  
      天哥傻了,不知这是怎么回事,当然,现在不是他傻的时候,见王柔丝转身就走,他连忙追赶过去,终于在一个僻静的角落里将王柔丝拦下。
  
      “为什么要走?”叶无天问。
  
      王柔丝反问:“我为什么不能走?别忘了这是我家,我想去哪不行?”
  
      “我已达到的要求,现在可以告诉我。”叶无天无心跟王柔丝扯,他只想着自己能快些得到答案,然后开溜。
  
      “你说什么?我不明白你想说什么。”
  
      王柔丝此言一出,天哥纯时懵了,见王柔丝那表情不像是骗人,再说,两人之间也没有到那个份,严格上说,两人连朋友都不是。
  
      叶无天第一反应就是自己被忽悠了,王柔丝压根就不知是谁给他送解药,想明白这点,天哥的脸色很难看:“你不知道?”
  
      “知道什么?我不明白你想说什么。”
  
      这下,叶无天更加确定,更加知自己真的被耍,当下更是生气,沉声道:“你真在忽悠我?”
  
      王柔丝或许知自己无法再演下去,于是说:“没错,我不知道。”
  
      得到答复后,叶无天更是气极,“王柔丝,你敢骗我?”
  
      “不这样说,你会来吗?”王柔丝问。
  
      叶无天气得鼻子都歪掉,最恨的就是别人骗他,如今被王柔丝耍得团团转,他不甘心。
  
      王柔丝感受到叶无天的愤怒,连忙退开两步,生恐叶无天对她不利。
  
      “你骗我?你他妈敢骗我?”叶无天怒火冲天,朝王柔丝上前两步:“他妈为什么要骗我?”
  
      王柔丝真有些怕叶无天这副凶神恶煞的模样,她还真有些怕,心里没来由地莫名一慌,她自己也不知怎么回事,为何会怕叶无天,这里可是王家,她的地盘,作为主人,却怕别人,无论怎么说都有些说不过去。
  
      “我再问一次,你是不是骗我?”
  
      王柔丝已退无可退,硬着头皮说道:“骗你又怎样?”
  
      叶无天哈哈大笑,终于知自己被耍,如今的他不管自己相不相信,就是那么一回事。
  
      “你想干什么?”王柔丝见叶无天脸上所露出的笑容,她没来由心一震,害怕,十分害怕。
  
      “想干什么?”叶无天一步一步上前,“骗了我,你就不该付出点代价?”
  
      叶无天脸上的笑容越来越来邪恶,他越是这样,王柔丝就越是害怕。
  
      王柔丝意识到,自己不能再呆下去,必须马上离开,叶无天的邪恶笑容让她害怕与不安,再呆下去,天知道会怎样?虽然这里是王家。
  
      “上次抱你,这次,你骗你了,是不是更该给我点补偿?”
  
      王柔丝一怔,不太明白叶无天的意思。
  
      叶无天哪管她能否听懂?只见他用力一拉王柔丝,极为粗暴的将王柔丝拉到怀中,然后又低头朝王柔丝那张性感粉嫩诱人的小嘴吻去。
  
      顿时,王柔丝懵了,好看的眸子瞪得大大,不敢相信叶无天竟对她做出如此荒唐的事情。
  
      天哥就是要恶心对方,明知对方不喜欢男生,他偏要做出这事,要让王柔丝永生难忘,让她永生都记住他。
  
      被叶无天强搂强吻着,王柔丝甚至都忘了反抗,呆呆地任由叶无天搂着,任由他占她便宜。
  
      叶无天一边恶心王柔丝,却又一边忍不住地想,想不到这女人的唇是那么香那么柔软,很舒服,令他都不舍得松开。
  
      终于,在王柔丝快要发疯之前,叶无天依依不舍的停下来,在停下来一刹,这家伙的舌头还使出天下间最毒的一招,毒龙钻。
  
      犹如未尽的天哥伸出舌头舔舔嘴角,“味道不错,应该有天天刷牙吧?”
  
      可怜的王柔丝终于回神过来,冷冰冰说道:“你对我做了什么?”
  
      叶无天好笑:“对你做什么,这不是明摆着的吗?你应该知道才对。”
  
      “叶无天,我要杀了你。”凛冽的杀气从王柔丝眼中迸出,这个时候,她只想杀人。
  
      “今天是老太太的大好日子,你确定要杀我?”叶无天有持无恐,王柔丝再愤怒,也不敢在今天这么一个特殊重要的日子,她肯定不敢乱来。
  
      王柔丝心里的那个恨啊!被叶无天吃得死死的,今天这个重要日子,他的确不敢乱来,不敢拿叶无天怎样。
  
      “小柔,他是谁?”身后,一道冰冷剌骨的声音响起,二人纷纷回头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