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1092章 交换条件


    许家又找碴,找叶无天的碴,而且这次还同样拿许诗诗来做文章。

    如今,许家上下都知道叶无天跟许诗诗曾有过一段不寻常的关系,也正因为如此,许家才拿许诗诗出来做文章。

    对许家的做法,叶无天是不耻的,好歹许家并非普通人家,却总使出这种下三流手段。

    已经无路可走了吗?

    许诗诗出家,叶无天并不好受,整个许家上下,叶无天最对不起的就是许诗诗,对于这丫头,叶无天不想去提,偏偏许家不让他如愿。

    沉着张脸去到许诗诗指定的地方,在那里,叶无天见到许诗诗,同时也见到许书鹊。

    “你们许家只会拿这种事来说事?”一见面,叶无天就毫不客气地展开攻击,他实在忍不住,也不想忍,对付无耻的人就要用无耻的手段。

    敌人无耻,你就要比他更无耻!

    许诗诗出家的事情上,叶无天已经作出许多让步,因为许诗诗,在对付许家问题上,很多方面叶无天都选择了忍让,可是,许家看不到,或许在他们看来这一切都是应该的,也是正常的。

    面对叶无天的讽刺,许书鹊脸红。

    “叶无天,咱们斗下去没什么好处。”许书鹊开口。

    “所以呢?你要怎样?”

    “停手吧,让你的人停手。”

    叶无天答非所问:“你们许家已经归顺毒影门,没得到帮助?”

    许书鹊鼻子都被气歪,要不是得到毒影门的帮助,许氏集团这会怕早已是名存实亡,面对那么强大的对手,纵使有毒影门的帮助,也免不了败退的结果。

    叶无天很清楚,如果他现在停手,只会让许氏集团有空喘口气,待他们回过神后,肯定势必又会扑过来咬你一口。

    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对待敌人的仁慈就是对待自己的残忍,叶无天不会那么傻,但许诗诗的面子又不能不给。

    “诗诗,这也是你的意思吗?”叶无天问。

    许诗诗越来越有种一切皆空的模样,开始慢慢变得不食人间烟火,再让她继续在这呆下去,她会真的变成无欲无求。

    “如果可以,希望你能手下留情。”许诗诗说道。

    叶无天一声无奈,缓缓闭上眼睛好一阵,“诗诗,你恨我吗?”

    许诗诗闻言并没直接回答叶无天这问题,只是说,“可以答应吗?”

    “诗诗,你想过没有?这个世界永远都是属于弱肉强食的世界,我不对许氏集团动手,也会有其它公司其它人动手,其实,这么多年以来,你们许氏集团又何尝不是一直不断吞并其它公司?这就是生意,就是商场,你被吞并,只能说你实力不够强,怨不得别人。”

    旁边,许书鹊沉默不语,叶无天的话让他无法反驳,许氏集团一步步走到现在,也是在不断的玩收购,吞并。

    叶无天说得没错,弱肉强食,道理谁都明白,只不过一旦事情发生在自己面前,往往就就无法接受。

    事情发生在别人身上,那就是个故事,发生在自己身上,就是个悲剧,许书鹊以往看惯了别的公司被吞并,收购,现在轮到自己家族的公司被吞并时,他则无不法接受。

    “道理我明白,可以吗?”许诗诗又问,似乎对叶无天刚才那番话并未听进去多少。

    叶无天无奈地苦笑:“诗诗,这样也不是办法,你总是不时站出来,你能保护他们多少次?”

    这话令到许书鹊老脸通红,叶无天这句话很毒,在讽剌整个许家都要许诗诗这么一个弱女子来保护,这是何等的讽刺与耻辱?

    许诗诗没说话,只是眨巴着她那双水灵的眸子看着叶无天。

    叶无天一开始并没想作出退让,但后来一想,还是决定同意,“诗诗,这是最后一次,今天过后,咱们两清了。”

    许诗诗非要站出来,叶无天也拿她没办法,就当是还她吧。

    “我可以向你们保证,我自己不会动手。”

    “其它人呢?”许书鹊急忙问,单是红颜集团或者叶无天,许氏集团都不怕,相比之下,许氏集团更怕王家与马家。

    叶无天冷笑:“那跟我有什么关系?我有办法去说服其它人?”

    许书鹊有种想要骂娘的冲动,别人不知,他可是相当清楚,这么多对手同时站出来,所有一切全因后果都因为叶无天的缘故。

    单单是他叶无天停手,又有什么意义?许书鹊要的是全部人停手,只有那样许氏集团才有可能缓过神来。

    对后面的话,许诗诗没听进去多少,刚才听到叶无天两清时,她有种心痛的感觉,还有种无奈,这真是自己想要的吗?

    “叶无天,你欠了诗诗那么多,她现在就要求你做一点点事,你就无法答应?这就是你所谓爱的表现?”

    叶无天想一巴掌朝许书鹊抽过去,对这老王八蛋已忍到极限。

    “许书鹊,你少来那套。”

    此时,许诗诗开口:“半年吧,让你的人全部停手,半年之内不能动许氏集团。”说到这,许诗诗沉默好久,“就当然是你欠我的,过后咱们两清吧。”

    “好。”叶无天不想再这里呆下去,没想到与许诗诗的结局会这样。

    见叶无天答应,许书鹊松口气,只要叶无天停手,许氏集团就有机会站起来。

    许诗诗转身准备离开,而在她转身之际,叶无天开口:“诗诗,保重。”

    并没回头的许诗诗极力忍着,忍住眼眶中快要滑落的泪水,今天过后,一切都过去了,今天过后,这个可恶的坏蛋将不再对她内疚,不再欠她,两人将会成为普通朋友,或许连普通朋友都不是。

    出家,就想逃避这方面,可是当事实来到眼前时,她又发现自己的修为未到那程度,师父说过她六根未净,看来真是那么一回事。

    最终,许诗诗离开,厅里只剩叶无天与许书鹊。

    许书鹊只是关心叶无天能否守承诺,“叶无天,今天就让你的人停手吧。”

    叶无天收回目光,转身盯着许书鹊,“我会,但在这之前,还有件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面对叶无天的冰冷目光,许书鹊不寒而栗,急急退开几步,与叶无天保持一定的距离。

    叶无天上前,随着他的移动,已握成拳头的手掌啪啪作响,那响声似在告诉别人它的力量与愤怒。

    见势不妙,许书鹊想走,只是叶无天岂会让他走?不待许书鹊挪步,天哥就直接一拳朝对方而去。

    “砰!”

    重重的一拳直接打中许书鹊脸部,随即那脆弱的鼻梁处发出一声脆响,那声音让人头皮发麻。

    即便是叶无天这个施暴者,也都忍不住在想,肯定很痛。

    许书鹊惨叫,手捂着鼻子蹲下去,巨痛让他几乎晕厥过去。

    天哥从来都不是位怜香惜玉的主,更何况对方还是男性?

    一拳过后,叶无天又是上前一拳,这次打在许书鹊左边脸颊上,令到本是蹲着的许书鹊瞬间摔倒在地。

    接下来,天哥开始一阵拳打脚踢,上演全武行。

    直到天哥自己感觉到累,方才停下来,看着早已成条死狗那样般的许书鹊,天哥心中一阵痛快。

    地上,许书鹊早已说不出话,意识处于半模糊状态。

    “你不该把诗诗找来,更不该利用她。”打完人的叶无天对着奄奄一息的许书鹊喃喃自语。

    许书鹊倒是想开口说话,奈何伤势太重,此时此刻的他连开口说话的力气都没有。

    临走前,叶无天又是重重一脚踢向许书鹊。

    两个小时后,王柔丝出现在叶无天面前,一副质问的姿态,“为什么?为什么要停手?”

    叶无天并不想多作解释:“这是我的事。”

    “你自己的事就是你的事,你有什么资格要求我停手?”王柔丝问,事到如今,根本不可能停下来。

    “必须停掉。”叶无天命令。

    这话引来王柔丝的一顿冷笑:“叶无天,你以为你是谁?”

    “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让你停你就必须要停。”

    王柔丝问:“我要是不停呢?你能怎样?”

    叶无天伸手朝王柔丝指了指,“我心情不好,别来挑战我的耐性,马上停止。”

    “不可能。”王柔丝拒绝得直接干脆。

    “王柔丝,你是不是认为马老爷子活过来了是吗?”

    “你威胁我?”小学生也能听出来,叶无天话里带着威胁。

    答非所问的叶无天扬扬嘴角:“你说呢?”

    王柔丝哪想到叶无天会如此无耻?当下被气得说不出话,被气得抓狂不已。

    “这事我不想再说,明白吗?”叶无天转身离开,王柔丝是聪明人,应该知怎样做。

    “等等,你是不是跟许家有什么交易?”王柔丝喊住叶无天。

    停下来的叶无天回答:“这是我的事,轮不到你来管。”

    “你这样,咱们怎么合作?”

    “合作?王柔丝,收起你那套,咱们之间不存在合作关系,顶多也只能算是相互利用,仅此。”

    “现在让我收手,我会损失很大。”

    “那是你的事,跟我没什么关系,你只需要记住,我不会看过程,只看结果。”叶无天才不会在乎王家损失多少,损失再多,他们以前也赚了。

    “你别太过份。”

    叶无天说道:“你再不走,我会更过份,不信你可以试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