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1096章 你真狠


    “怎么?你又想玩谍战?”叶无天笑问,这姜玉挺有意思。<>

    从另一方面讲,叶无天其实挺佩服小***,至少他们那里团结,荣誉感很强,不像其它地方,自我以为是,自私自利。

    医斗这事,按理跟姜玉没多大关系,哪怕她是个医生,也正因为如此,她更清楚中医的起源地是哪个地方。

    “告诉我,他们给你开了什么条件?”姜玉不死心地又问一遍。

    “好吧,你想怎样?小妞,我说了又怎样?你可以做到?”

    姜玉回答:“你不说出来,我就一定做不到。”

    “一个医学起源地之争,有意义吗?”叶无天说:“你也是医学世家出来的人,应该清楚是怎么一回事,难道你不清楚吗?”

    姜玉脸儿微红,似很不好意思。

    “中医,是从我这个国家起源的,这个你知道,明知这样,还要跟我们争,真不知你们是何种用心,在我看来,你们比小鬼子还要可恨,至少人家不会像你们这样。”

    姜玉意识到跑题,不能再跟叶无天这样扯下去,这混蛋最拿手的就是胡说八道。

    “告诉我结果,你是不是已经答应?”

    “那么好的条件,我没理由不答应,你们送美女,他们也送,还是纯天然的,不像你们,净给我送一些人工制造。”说到这,叶无天不怀好意地打量了姜玉小会:“除非是你。”

    姜玉哪想到叶无天会这样说?当下脸儿更红,被气的。

    “嘿嘿!怎样?是不是想撕了我?没办法,是你自己非得要问,岂能怪得了我?”狠狠将姜玉调戏一番后,天哥的心情相当不错,对付这小妞就得来狠招,让她知道,男人都不好惹。

    姜玉何止想撕了叶无天?简直想将叶无天挫骨扬灰,直接让叶无天在这个世界消失。

    “行了,我走了,你自己慢慢呆着吧。”叶无天绕过姜玉准备离开。

    “等等。”姜玉一把将叶无天拦住,“你说的是不是真?”

    莫名其妙的天哥问:“什么是不是真?”

    “别给我装,是不是我答应你之后,你就会加入我们的团队?”

    天哥的那个狂汗啊!总算明白过来,敢情姜玉想答应,汗!瀑布汗!

    “小妞,你确定自己在想什么?”

    脸通红的姜玉很不好意思,很想调头跑开,可还是极力忍着,“这是我的事,跟你没关系。”

    “好吧,你真决定?”

    “是。”

    “不后悔?”

    姜玉大吼,极为不满瞪着叶无天:“你怎么那么多废话?同不同意?”

    “服务员,给我开个房间,要大要豪华。”叶无天直接扭头朝着大厅里的前台大声喊。

    下一瞬间,大堂里所有人都刷刷朝两人看来,猜测着这两人到底是谁?来酒店开房还要如此高调,生恐别人不知道。

    这一刹,姜玉想自己挖个洞把自己给埋了,羞得她不行。

    姜玉害羞,某人却一点也没察觉到自己的过份,又再次大喊一声:“钱不是问题,只要舒服。”

    傻子也能听出来叶无天的意思,更何况旁边还有一个女的站在那,别人想不去想歪都不行。

    面对众多疑惑与鄙夷的眼神看过来,咱天哥压根当没回事,脸不红心不跳,相当的淡定。

    姜玉站在那里浑身不自在,站不是,走也不是,只是如果不走,待会又该怎么办?难道就跟着这家伙上去?

    哪怕她已经有心理准备,也还是觉得来得太快,太突然,让她无法接受,至少得给她时间缓冲一下,可他没有。

    “走吧,咱们上去再谈。”叶无天伸手去搂姜玉的小蛮腰。

    姜玉如触电般第一时间将叶无天的手推开,可很快,叶无天又再次将手搭上去。

    “你想做什么?”姜玉美眸圆睁,准备再一次将叶无天的手推开。

    “哈哈,小样,都这样了,还有什么不好意思?待会上去后你都要任我摆布,现在搂搂又有什么?”

    叶无天这番话听得姜玉相当不自在,他这话怎么听得那么别扭?什么叫任他摆布?

    “走不走?”叶无天说着还要在姜玉腰上轻捏一把,这一捏,差点令到姜玉站不稳,仿佛有种电流袭向她,令她麻麻的,那种感觉很怪异,羞涩的同时又带有种异样的舒服。

    怎么会这样?

    姜玉不清楚怎会这样,除外,她脸红之外,连呼吸也开始急促。

    叶无天也挺意外,姜玉的变化让叶无天哭笑不得,就那么轻轻一捏,就成现在这样?也太夸张了些吧?

    “给……给我点时间。”姜玉说道。

    “嘿嘿,宝贝,没关系,不用紧张,我不会吃人,上去后我们可以开瓶红酒,好好调调气氛,都说酒能壮胆,等你喝了酒后就不会紧张。”

    叶无天一边嘴上说一边忍住笑:“怎么感觉自己像个大灰狼似的?把姜玉当成一头小绵羊?

    姜玉需要时间,一瓶红酒的时间哪里够?再说,一瓶红酒喝快点,用得了几分钟?

    “给我几天时间。”姜玉说道。

    叶无天见状便松开手,不过双手在离开之际,却突然朝着姜玉的性感粉臀拍下,引得姜玉一阵惊叫,大惊失色!

    这简直是流氓作风。

    四周很多人都看到叶无天调戏姜玉,也很多人羡慕与嫉妒,姜玉很漂亮,男士们自然恨不得刚才那一巴掌是他们所拍。

    “小妞,记住,以后别再乱拿自己来赌,你赌不起。”打完人家粉臀的天哥仍然不罢休,又再次朝人家小脸儿而去。

    姜玉终于明白,自己被耍了,从一开始,叶无天就知在恐吓她,明知她不可能做到,所以才这样吓她。

    想到自己被耍,姜玉气极,情绪也由刚才的羞涩转为现在的愤怒。

    也不知她哪来的勇气,或许愤怒真可以忽略一切。

    姜玉将双手搭到叶无天肩上,然后正当天哥愕然,猜不透姜玉用意时,却见她抬腿,提膝,贝牙紧咬,重重地朝叶无天浑身上下最脆弱的地方撞去。

    很多人都看到姜玉的动作,惊吓声一大片,全部被吓的。

    毫无防备的叶无天哪想到姜玉会玩突然袭击?老脸通红,不是因为害羞,也不是因为其它,而是因为能痛的,没错,很痛,那种痛让他无法保持镇定。

    双手紧紧捂着,痛得眼泪都下来,天哥慢慢蹲下去,刚才那一下,姜玉是下死手,往死里打。

    乐极生悲了!

    刚才将人家姜玉狠狠调侃一番,现在人家转头就给你来这么一下。

    痛!天哥真感觉到很痛,大口大口的喘着气,那种滋味根本无法用语言去形容。

    叶无天双手捂着的同时,还在想,完了完了,也不知有没有爆掉,以后还能用吗?

    见叶无天蹲地,姜玉狠狠出口恶气,这流氓,刚才太可恨,“还要开房吗?”

    天哥气得想马上将姜玉按在沙发上,没错,就在这大堂的沙发上,然后当着众人直接收拾她,用最原始的方式。

    可惜!这个想法也只能想想罢了,根本不可能办到,这会的他稍为一动就痛,紧捂着不动还好,一动,痛得撕心裂肺,十分难忍。

    旁边那些刚才还对叶无天羡慕嫉妒恨的男士们这会也终于心理平衡,一个个暗地里拍手称快,心道,美女可不是那么好欺负的,你想调戏人家,带人家来酒店,想达成你内心那龌龊的目的,至少你不能张扬,如此大声在酒店里嚷嚷,你让人家美女情何以堪?

    姜玉走了,将叶无天扔在这里就离开,走得很决绝。

    叶无天忍痛弯腰走到大堂一则的沙发上坐下,全程都是双手捂着那地方。

    附近不时有目光朝这边瞟来,令到本就不爽的天哥悖然大怒:“看什么看?没见过蛋受伤?”

    凶神恶煞的叶无天还真将众人吓住,一个个连忙转身装作若无其事,不敢与叶无天目光相对视,这个时候谁也不想去触叶无天的霉头。

    “姜玉,老子跟你没完。”巨痛之下的叶无天仰头大吼,“别让老子见到你。”

    此时此刻,他最想做的就是将姜玉按在地上j杀掉,只是,他自己玩意还有用吗?麻痹的,今天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

    要不要去医院瞧瞧?虽然自己也是医生,可这会已经有些拿捏不准,事关自己的终生幸福,天哥也不敢大意。

    “痛吧?”一道声音响起。

    叶无天抬头望去,却见王柔丝出现在面前,她的出现,令到天哥忘了痛,哑然呆坐在那。

    王柔丝怎会在这?靠!难道刚才她都看到?

    “我不想看,是你们行为太过份,让我不得不看。”王柔丝解释。

    叶无天问道:“你怎会在这?”

    王柔丝笑着回答:“这里是酒店,我为什么不能来?”

    “哪凉快哪呆着去。”叶无天可没心情跟王柔丝聊天。

    “这里就很凉快。”

    叶无天:“……”

    “痛不痛?还能用吗?”王柔丝非但没离开,反上前几步,“还能用吗?”

    叶无天抓狂,暗地里将王柔丝全家都问候一遍,能不能用跟她有半毛钱关系?反正也不会用在她身上。

    “不能用也没关系,我不会嫌弃。”

    叶无天:“……”

    可恨的女人,可怕的女人!这是天哥此时的感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