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1099章 你把我惹火


    叶无天毫不犹豫说道:“你去。<>

    王柔丝没再说话,准备走人,然后却被叶无天给拦下。

    “还没玩够?”王柔丝问,以为叶无天拦下她又是想为难她。

    天哥在想,自己虽然好色,却也没到那个地步,都这个时候了,他哪还有心情玩:“把内存卡留下。”

    王柔丝说道:“不能。”

    叶无天闻言上前:“那只能我自己来。”

    也不管王柔丝同不同意,这厮直接硬来,通过强硬的手段将几张内存卡抢到手,当然,中间某人还借口占了不少便宜。

    力气不够叶无天大,万般无奈的王柔丝最后也只能任由叶无天将几张内存卡拿走。

    成功将内存卡拿到手,叶无天才如释负重地松口气,这些相片传出去,他丢人也就丢到姥姥家去,虽然他也不知自己的姥姥家在哪里。

    “希望你记住你说过的话,别忘了你对我作出的承诺。”见自己无法保住内存卡,王柔丝也只能作罢。

    “承诺什么?我对你作过什么样的承诺?”

    王柔丝两眉一挑,对叶无天这样的回答十分不满意,“你想反悔?”

    “什么反悔?我对你承诺过什么?”叶无天仍装糊涂。

    王柔丝声音越来越沉:“姓叶的,你确定?”

    “呵呵,你是指刚才?王柔丝,随便碰几下就以为能说服我?”

    “你还不满意?”

    “当然不满意。”叶无天说道:“我还没说你,你反倒说过来说我?什么意思?你吐什么?有那么恶心?这就是你的诚意?”

    王柔丝被问住,刚才她吐是忍不住,那么恶心的场面,她也第一次见。

    明知叶无天是故意,她也无可奈何,诚意方面来说,她的确是做是得不好,但她忍不住。

    “没话说了吧?”叶无天见状,不由有些小得意,“你那样做等于是在污辱我,现在就吐,将来结婚报怎么办?岂不吐得更加夸张?”

    “姓叶的,别扯开话题,我已达到你的要求,你别太过份。”

    “达什么要求?就你那样也算达要求?得了吧?我可不承认。”

    王柔丝知叶无天要耍赖,气得牙痒痒,“你真不答应?”

    “你非我不嫁?”叶无天反问。

    “我们只是各取所需。”

    叶无天扬手打断:“停,你的要求我不可以答应,王柔丝,你的态度不行,就你现在这态度,我是不会答应。”

    王柔丝死死瞪着叶无天,从她那起伏不定的胸脯来说,她被气得不轻,“叶无天,希望你考虑清楚,别逼我,还是,你是个男人,应该大度,应该有风度。”

    叶无天好笑,堂堂王柔丝,王氏集团董事长,被逼得无奈而说这些话,也够为又难她。

    “照你的意思,你是女人,可你的矜持呢?哪去了?老逼一个男人娶你,这算什么意思?别告诉我你不知道。”

    王柔丝俏脸通红,最后什么都没说,直接转身离开。

    对方的离开倒不知让叶无天说什么,这女人行事诡异,少惹为妙,带她来这里,就是想给她一点教训,哪料没教训到她,却差点把自己给教训了,想到内存卡里那些相片,天哥就没来由的一阵心惊,那些照片传出去,他还怎么做人?

    叶无天是最后一个离开的,下到大堂退房时,酒店方面要让他赔偿那扇被警察撞坏了的门。

    叶无天没有拒绝,而是按酒店说的去做,反正他会将这笔账记在徐远华头上。

    结完账,叶无天准备离开,刚转身,见姜玉正在他面前微微笑。

    “你还在这?”叶无天脱口而出问。

    姜玉笑答:“我根本没走?”

    “是你报的警?”叶无天问。

    本以为姜玉会否认,但她并没正面回答叶无天的这个问题,“你真不是东西。”

    “果然是你。”随意的一问,让叶无天得到答案,现在,他可以确认,就是姜玉报的警,这三八搞得他很狼狈。

    “你应该感激我。”

    “感激。”叶无天放声冷笑几下,“很好,姜玉,你真行。”

    姜玉说道:“你这种人,就该给你一点教训。”

    见到姜玉,叶无天特烦,本来不那么讨厌她,现在不知为何,对她特别不爽,正所谓新仇旧恨一起来。

    “服务员,给我开个房间。”叶无天这句话含恨而发,中气十足,将整个大厅里里外外上上下下的人都吓倒。

    姜玉心一慌,从叶无天脸上感觉到危险气息,“你想做什么?”

    叶无天咧嘴一笑:“想做什么?嘿嘿,你等会就知道。”

    退后几步的姜玉警惕地看着叶无天:“你最好别乱来。”

    叶无天又哪会让姜玉走?直接动手将姜玉制服。

    直到自己浑身不能弹动,姜玉才意识到自己落入魔掌,自己根本不该出现。

    被叶无天搂着,姜玉无法弹动,又不能说话,外人看来,她是温柔乖巧的依偎在叶无天怀中,最后更是只能眼闭闭看着叶无天去前台开好房卡,然后带着她上去。

    期间无法开口说话的姜玉拼命想用眼神去求助,只是不知那些人看不懂还是怎么回事,没人理她。

    被叶无天带到房里,姜玉的美眸里露出绝望,可怜巴巴地看着叶无天,估计是希望叶无天能放过她。

    叶无天随手将姜玉仍下,顺手替姜玉解掉毒,让她恢复自由。

    恢复自由与讲话的姜玉连忙爬起来,神色惊慌的看着叶无天:“你想做什么?”

    叶无天哈哈狂笑:“我想做什么?你很快就会知道。”

    姜玉是很快就知道了,因为那头的叶无天已经开始自解武装,不一会就只剩下一条小内内。

    看到这里,若还有人不明白叶无天想做什么,那就太笨了点。

    “叶无天,你不能这样对我,不能。”姜玉吓坏。

    “不能?为什么不能?你告诉我为什么不能?三八,一次又一次人害我,还报警?现在报啊,你现在报警给我看看?知道老子最讨厌什么吗?最讨厌别人陷害我。”

    “你……你想怎样?放我走。”姜玉已经意识到叶无天不像开玩笑,凶神恶煞的表情很是吓人。

    叶无天已经不想再说话,直接上前扯开姜玉的裙子,这厮一边扯还一边狰狞的说道:“叫吧,喊吧,你喊得越大声,我越兴奋。”

    姜玉拼命挣扎,使出全身力气想从这里离开,只可惜无论她怎么挣扎都没用,仍旧无法挣脱叶无天的魔掌。

    “叫吧,喊吧,大声点。”叶无天无比得意,有种报复的快感,姜玉的行为让他很恼火。

    “叶无天,求求你,放过我。”姜玉眼看着自己被一点点剥成没壳的鸡蛋,她更是心慌,再这么吓去会发生什么,可能只有天知道。

    叶无天哪还会听她的?今天连续几次被姜玉弄得恼火不已,不给她点教训,真对不起她。

    所有前奏准备好后,叶无天咬牙上前,腰一沉,下一瞬间,姜玉惨叫。

    姜玉的惨叫并没让叶无天收手,这女人一次又一次的践踏他的底线,一次又一次的惹他生气。

    撕裂的痛让姜玉忘了挣扎,整个人懵了,不是痛懵,而是吓懵,脑子里面只有一个念头,完了,什么都完了。

    叶无天哪知在姜玉在想什么?见她那样,他刚才的愤怒又似乎消失不见,取代而之的是不忍,自己这样对待一个女孩,会不会太残忍了点?

    两人都没动,气氛很怪异。

    三分钟。

    五分钟。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叶无无头皮有些发麻,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于是这厮又开始慢慢动起来。

    姜玉泪眼婆娑的看向叶无天,悲伤的眼神充满绝望。

    “别那样看着我,是你逼我。”叶无天说。

    姜玉语气很平静,“你会后悔,我保证。”

    不听到这话还好,一听到这话,天哥更是将刚才压下去的怒火瞬间涌起,都现在这个时候,她还在那威胁他?真当他是纸人?可以随意让人欺负?

    想到这,天哥怒火更盛,仅存的一丝内疚也瞬间消失,腰部的动作开始加快,姜玉都那样,他又何必客气?

    “姜玉,你把我惹火,不给你点教训,还对不起你。”叶无天说。

    姜玉倒想反驳,也想将叶无天推开,奈何她一点力气都没有,除了痛,还有种说不上来的异样感。

    随着叶无天一波又一波狂风暴雨般的攻击,姜玉感觉自己越来越软,整个人都晕晕的。

    疯狂停止的时候,姜玉已累得不轻,连动手指头的力气都没有,把观叶无天,那厮倒像没事似的,走进浴室洗个澡后就直接离开,而离开之前,他还往旁边的柜子上扔下一笔钱,冷漠地看着姜玉:“记住,别来惹我。”

    姜玉快要疯,叶无天把她当成什么?小姐吗?留下的那笔钱又是什么意思?

    叶无天才不管姜玉怎样想,放下那笔钱后就决绝地离开,将姜玉一人扔在酒店里。

    两行清泪无声滑落,姜玉休息一会后咬牙忍痛爬起来,一拐一拐地走进浴室,拧开花洒,任由着水淋下。

    “啊……”

    郁闷!愤怒!悔恨!等等,各种各样的情绪组成姜玉此时的心情,今天,她玩火***,收拾了叶无天,应该马上离开,不该还呆在这。

    “叶无天……”姜玉又是仰头长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