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1101章 答应出席

  
      “半年。<>
  
      这么短时间内,马老太就另结新欢?她也太那什么了吧?相比之下,叶无天更喜欢王老太些,对马老太的印象跌到谷底。
  
      叶无天还想到一事,“马国生为什么喊你做大哥?”
  
      “他一直都是这么喊,当年他是我带出来,是我一手一脚教他。”
  
      听到这,叶无天挺同情狮子头,被人挖墙角,到头来还落得这么一个下场,难怪狮子头要跟马老头恩断义绝。
  
      “后来呢?”
  
      “没有后来,后来那些事你不适合知道。”
  
      叶无天忍不住想竖起中指送给狮子头,麻痹的,什么玩意?把人弄得不上不下,就好比你跟一个美女那什么时,人家都情到浓时,你突然说不行,那会让人家记恨你一辈子。
  
      不过,天哥忽然想到貌似自己就经常做那事。
  
      狮子头不想讲,叶无天也不敢去强求,虽然他很好奇。
  
      “对了,你刚才说在王家发生什么有趣的事?”回神过来的狮子头问。
  
      “王老太希望我能娶她孙女。”对这事,叶无天不觉得有什么好隐瞒。
  
      “哦,有点意思,说来听听,你同意吗?”
  
      叶无天说道:“当然不可能同意,师父,抛开我有几个红颜知己之外,王老太那孙女那方面的取向还有问题,她不喜欢男的,再说,你认为王家明知我有几个女朋友,还主动提起这事,目的是什么?肯定不简单,说来说去都为了利益,你说我能答应吗?”
  
      “那方面取向不正常也能接受,就怕她喜欢别的男生,而不是喜欢你。”
  
      叶无天:“……”
  
      真想不到狮子头在这方面也如此豪放,这样都还能接受,真受不了他。
  
      “小子,弄不好你还能买一送一,还可以有机会把王家那丫头的另一半也弄过来,不好吗?”
  
      叶无天快要哭了,苦着张脸问:“师父,你还是我师父吗?”
  
      “怎么不是你师父?我这不是关心你吗?”
  
      “那师父你当年为什么又不接受王老太?她挺好的,还有,恋爱半年还没拖过手,我只能说师父你没用,你应该第一时间就扑上去,至少哪怕最后改变不了结果,也不至于如此吃亏,不是吗?”
  
      狮子头回答叶无天的是一记爆炒丁,直痛得叶无天哇哇叫,不断揉搓着脑袋,不公平,这根本不公平,为什么他可以说,他就不能?
  
      “你以为我像你一样龌龊?你师父我是个纯洁的人。”
  
      叶无天鄙视狮子头,“师父,这年头纯洁不值钱,你们以前那套已经不适合。”
  
      “那也比你们现在强。”
  
      “嘿嘿,师父,我不认为我现在有什么错,你看我,敢于接受,现在不是过得挺好?我对自己现在的生活相当满意。”
  
      如果他也像狮子头当年一样,什么都不敢接受,或许现在都还他一个人过。
  
      “那你为什么又不接受全王家那丫头?她也挺漂亮。”
  
      叶无天说道:“那不一样,她是冲我的利益而来,自然不能答应,何况她个人取向有问题,我更不能答应,跟她结婚,我最多只能得到她的人,而不能得到她的心,那样的人要来有何用?”
  
      想到昨天在酒店里的场景,叶无天忍不住好笑,自己昨天算是将王柔丝狠狠调侃一番,也算是出口恶气。
  
      “王家的家业也不小,他们可以打你的主意,你也可以打他们的主意,这个世界是公平的。”
  
      叶无天已经不知该说什么好,怎么感觉狮子头不怀好意?“师父,我真那样做,王老太肯定会找上门来,到时你怎么办?莫非你就是想让我这样做?好让你跟王老太有机会见面?”
  
      除了这个理由,叶无天实在想不出来狮子头为何还要他这样做。
  
      “去,你欠揍是不是?”狮子头怒目圆睁,似乎十分不爽叶无天。
  
      无比委屈的天哥说道:“师父,你这样对我不公平。”
  
      论打架,他不可能是狮子头的对手,真打起来,只有被虐的份。
  
      “这个世界没有公平可言。”
  
      “可是刚才师父你刚刚才说过这个世界是公平的,现在又说不公平,你不觉得很前后矛盾吗?”叶无天问。
  
      “那是对某些人而言,他们希望这个世界是公平的,只是世界真的公平吗?”
  
      叶无天被雷得里嫩外焦,靠!什么话都让狮子头给说了,做人是他,做鬼也是他,真不知他想做什么,人话被他说了,鬼话也被她说了。
  
      “你小子别郁闷了,我问你,跟h国的医斗你打算怎么处理?”
  
      叶无天乐了,笑问:“这事师父你也知道?”
  
      “想知道我就会知道。”
  
      “师父你希望我参加?”
  
      狮子头答非所问:“荣耀重于一切。”
  
      对方这个回答也等于告诉叶无天,让他参加。
  
      “我知道了,如果他们需要我参加,我会去,不过我得讨点好处,不能什么好处都让他们得了。”
  
      “这次的交流会涉及到许多方面,务必要尽力,无论哪一方赢,都能得到很多东西,咱们不能输。”
  
      “师父,有人找你?”叶无天问,狮子头绝不会无端端提起这事。
  
      狮子头微微点头。
  
      叶无天好奇,会是谁找上狮子头?
  
      对这问题,叶无天很想知道,但见狮子头并没解释的意思,对此,叶无天也不好再追问。
  
      叶无天知道,狮子头骨子里还是热爱祖国,虽然他讨厌某些人。
  
      能说动狮子头,想来身份不会简单,会是谁?
  
      在红颜岛逗留了两天,狮子头将岛上的安防向叶无天介绍一遍,如今岛上的安防十分到位,跟以前比起来,等级要高上几个级别都不止。
  
      两天后,叶无天乘坐他的专机回到东城,飞机刚下地,周怀昌就迫不及待的来了,与他一起同来的还是王林。
  
      王林的出现让叶无天意识到,他很可能又被重用。
  
      果然,王林见到叶无天,激动得紧紧握住叶无天的手,一切尽在不言中,自己像过山车般的经历让王林感叹,成也叶无天,败也叶无天!
  
      “呵呵,王叔脸色不错,应该有好事了吧?”叶无天笑道。
  
      王林说道:“河元市,市长。”
  
      虽然降级,王林也满足,这是个信号,表明着他会被重用,这次可是省委一号点的将,否则他又怎么可能被再用?只怕会被弄到政协去坐着。
  
      王林很相信,从今以后,只要自己不出什么大错,就不会有什么问题,升上去是迟早的事,而这一切,全是叶无天给的。
  
      “周部长,哪用得着劳烦你亲自前来接机?小子惶恐啊!”
  
      周怀昌大笑,“应该的应该的。”
  
      有了上次的见面,这次,双方更加直接,叶无天知道,周怀昌现在来,应该是带着好消息而来。
  
      “两位,请坐。”叶无天直接将两人带回公司,请两人坐下,现在距离吃饭还早了点。
  
      周怀昌四下打量一番,说道:“小叶,现在公司是空荡荡的,很不习惯啊。”
  
      叶无天笑:“是啊,刚开始我也不习惯,现在还好点。”
  
      “红颜岛的建设怎样?应该差不多了吧?”
  
      “谢谢周部长关心,一切正常,欢迎周部长有空过去参观与指导工作。”
  
      周怀昌说道:“指导就不敢当,不过我倒真想过去看看。”
  
      “随时欢迎。”
  
      “呵呵,那就谢谢了,等忙完这阵子,我过去一趟。”红颜岛的建设,对无数人而言都只是个迷,人都有好奇之心,周怀昌也不例外,想知道红颜岛的状况。
  
      “周部长,今天找我,是不是有好消息?”
  
      “你小子,只有利益吗?”
  
      叶无天并不认为自己有过错,说道:“我是个商人。”
  
      这句话,叶无天已经听得太多,听得有些腻,这家伙每次都拿这个来做挡箭牌。
  
      “我可是接到命令而来,小叶,上面让我来跟你谈,六年免税,全国。”
  
      叶无天想到肯定是狮子头,此时此刻,叶无天就更是好奇,到底是什么人能说动狮子头?
  
      “可以,六年就六年。”这个数字并不能让天哥非常满意,狮子头的面子一定得给。
  
      周怀昌喜出望外,甚至还有点小激动:“那就这么说定了。”
  
      叶无天笑笑,算是答应,除了狮子头的原因,还有一部份原因是因为王琳,上头已经重新启用他,人家识做,叶无天自己不能不识做。
  
      解决事情,周怀昌心情相当不错,有叶无天参加出战,赢面更大,那种无形的压力顿时骤减,让周怀昌觉得天空都格外蓝。
  
      中午,三人一起吃饭后,周怀昌二人才离开,他们两人刚走,王帆思却出现,只见她一脸复杂的看着叶无天。
  
      通常面对美女,天哥都会有不同的表情:“嘿嘿,看啥?你是想专程来谢我吗?”
  
      王帆思闻言,顿时将对叶无天的感激抛到脑后,“没人让你这么做。”
  
      天哥哑然失笑,当初可是谁找上门来求他帮忙?咱一转眼就不承认?口是心非的女人。
  
      “那好,王大记者,你今天来是想做什么?”
  
      “谢谢!”出乎意料是,王帆思道了谢句句。
  
      “哈哈,没事,谁让你是美女呢?”天哥大手一挥,表示无所谓。
  
      王帆思说道:“你帮我爸就是因为我?”
  
      “嗯,因为你漂亮,才决定要帮你。”
  
      明知叶无天说的是笑话,王帆思却不知为什么还是喜欢听,女人,被别人赞漂亮,估计没几个不喜欢。
  
      “看看这个吧,有人拿给我。”王帆思接过去,是几张相片,可看到那几张相片时,他的表情就开始变得不自然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