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1102章 想阴我吗
    相片上的主角是他叶无天,而内容正是当初他将姜玉那什么的时候。

    不得不承认,看到这些相片,叶无天是相当惊讶的,什么时候被人拍过照片?这事他一点也不知道。

    “相片是谁给你?”叶无天翻了翻几张相片,虽然拍得不算很清晰,也能认出主角就是他。

    “通过快递寄给我,不知是谁。”

    叶无天瞟了王帆思一眼,想对她开口解释几句,此时,他终于明白刚才王帆思为何会用那种复杂的神色看着他,敢情她是看了这些相片之后才会如此。

    想到这,叶无天也就懒得去解释,他解释又有用吗?王帆思会相信?

    “你真是这样做吗?”王帆思忍不住问,她都弄不清楚自己这会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不想去弄清楚**,却又忍不住想知道。

    矛盾!王帆思的内心极度矛盾,她不想这样,不希望叶无天真做出这种禽兽不如的事情,相片上,叶无天是强行对一个女人做那事,每每想到这,王帆思就有种恶心的感觉,她将叶无天当成朋友,因此不希望叶无天是那种人。

    叶无天笑笑,问道:“我现在说什么,怕是你都不会相信了吧?”

    王帆思哑然,想想好像自己真不会相信,也很难会相信,相片不可能有假。

    “你的表情反应告诉我,无论我说什么你都不会相信,所以我也就不解释。”叶无天说道:“相片还有吗?全部拿给我可以吗?”

    “这就是全部。”

    叶无天点头,准备离开,转身之际,电话响了,拿出电话,见是徐远华的来电,他正好有事要跟徐远华聊聊,这些相片,叶无天要将账算到徐远华头上。

    “我马上来。”说完,叶无天便挂断电话。

    “你要去哪?”王帆思问。

    停下来的叶无天转头看着王帆思:“王大记者,我是个烂人,跟我在一起只会脏了你,没事离我远点吧,对你有好处。”

    王帆思想了半天,才想到一个理由:“我是记者,需要弄清楚原因。”

    “没什么好弄清楚,我就是那样一个人,如果你想知道,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没错,相片上的内容都是真的,不知这样的回答你满意吗?”

    王帆思还想跟上去,被叶无天阻止:“对不起,这事不方便接受采访。”

    “我……我现在不是记者的身份,而是作为你朋友的身份。”

    “朋友也不想,别烦我,真想帮我,我就别来烦我,谢谢!”

    看着驾车离开的叶无天,王帆思站在那犹豫不决,不知自己该不该跟上去,自己跟不跟上去都好像不行,犹豫半响,最后还是咬牙跟上去,哪怕被骂,她也认了。

    去到警局时,正巧在大门口遇见常肖媚,她也看到叶无天,但并没有跟叶无天打招呼的意思,反而调头就走。

    旁边,不时总有人向叶无天递来异怪的眼神,让叶无天意识到,事情可能闹大了,旁边那些人用那些眼神看他,难道都已经知道了吗?想到这,天哥不由一阵头痛,他不希望发生那种事情。

    紧追着常肖媚而上,伸手拉住她。

    “放手。”常肖媚反应很大,大力想甩开叶无天。

    叶无天问:“你做什么?吃药了?我又没得罪你。”

    “我让你放手,没听到吗?”常肖媚大吼,几次挣扎不开的她竟然拔出枪指着叶无天,“放手。”

    叶无天微微失神,自己怎么也想不明白,常肖媚竟然拿枪指着他。

    两人平时也会争吵,但那种争吵是幸福的,不像现在。

    被人用枪指着的滋味不好受,尤其是被自己心爱女人用枪指着,更是让人难受。

    慢慢松开常肖媚手臂,同时叶无天还退开两步。

    见叶无天松开后,常肖媚一句话也没说,直接离开,由始至终,都不说是什么理由与原因。

    远处的王帆思看到刚才那一幕,叶无天被那样对待,她发现自己并没有想象中的喜悦,反有种说不上来的滋味。

    这次,叶无天没再朝常肖媚追去,再追也是白搭,那母暴龙根本不会听他任何解释。

    最让他郁闷是,自己连犯什么事都不清楚,常肖媚到底讨厌他什么?总得有个原因吧?什么原因都不给,像话?

    推开徐远华的办公室房门,对方正在埋头签什么文件。

    叶无天进来后,徐远华先是抬头看叶无天一眼,然后又低头继续把他没签完的文件签完,嘴里还说着:“先坐一会。”

    心情不佳的叶无天没说话,直接走到旁边的沙发上坐下。

    没多久,徐远华放下笔,站起来绕过办公室,来到叶无天对面,同时他手里拿着几张相片。

    坐在那的叶无天还没看到徐远华手上的相片,他就多少猜到一点。

    果然,当徐远华将相片递给他时,叶无天就知自己猜对,相片上正是他将姜玉圈圈叉叉的场面。

    “小子,这事你打算怎么解释?”徐远华手指着相片问。

    叶无天抬头问:“谁给你?”

    徐远华并没正面回答:“这事很辣手,有人报警,说你非礼外国人士。”

    叶无天在想,姜玉可不就是外国人士?

    这种事情可大可小,万一被有心人事炒作起来,事情的后果极有可能十分严重。

    “姜玉报的警?”

    徐远华摇头:“h国大使馆,要求我们给他们一个交待。”

    叶无天无奈,如果真上升到这个层面,怕是不好解决。

    色字头上一把刀啊!

    有时候你不相信都不行,爽了那么一会,现在却带来这么大的麻烦。

    姜玉是去求助她们h国大使馆吗?

    拿出电话找到姜玉的号码打过去,电话却已关机。

    “徐局,解决这事之前,我有件事要问你,那天是谁给的命令?说酒店里有人从事非法活动?”这个答案很重要,弄不好就是问题的关键。

    “下面一个派出所的所长。”

    “他人呢?让他过来让我见见。”叶无天不相信一个小小派出所的所长就能有如此大胆子,敢跑到五星级酒店里面去抓人,其中肯定有内情。

    “你是想问为什么会知道你在那?”徐远华问。

    叶无天点头,这个答案,他必须知道。

    徐远华哭笑不得,“你当时在那酒店大堂里闹出那么大动静,几乎全世界人都知道,我们知道又有什么不对劲?具体的报案人,我们也不清楚,对方是用电话打过来,说有人在酒店里从事非法活动。”

    叶无天气得想打人,麻痹的,其它事情不见你们那么努力?

    “小子,我知你在想什么,不过这事你不能怪我们,要怪就只能怪你自己太狂,你在那酒店大堂里叫嚷什么?生怕别人不知你去酒店开房?”

    叶无天窘迫不已,想想,的确是他狂了点,一点也不懂得低调做人,发生今天这事,他有很大一部份责任。

    “肖媚是不是知道?”叶无天问。

    “怎么?你还怕别人知道?”徐远华真替这小子感到无奈,既然敢做,就不要怕别人知道,不然那算什么?“我想她应该知道了。”

    叶无天暗暗叫苦,若是那样,刚才她那样对他,也就能很好理解,那才符合她的性格。

    母暴龙心应该有他,否则她为何如此生气?她生什么气?要是不喜欢他,她根本不可能生气。

    “小媚那边你还是好好想想怎样向她解释吧。”

    “事情已经传开?”

    “该知道的人全都知道。”徐远华说:“按照规定,案子没破之前,我们必须把你关押起来。”

    “这个不行。”叶无天当场拒绝,他不会让警方扣押他,敌人正在暗地里等着看他的笑话。

    徐远华想了想,说道:“这样吧,你随叫随到,不要出境就行,另外,这段时间低调点些。”

    低调,是做给h国大使馆的人看,免得那些小棒子又在那吱吱喳喳烦死人。

    叶无天犯这种事,徐远华并不担心,需要担心这事的大有人在,轮不到他这么一个小小的局长来担心,何况叶无天自己就能解决,今天喊这小子来,就希望他能尽快解决这事。

    从警里出来,叶无天见守在门口的王帆思,没想到她还真是跟着来。

    “我那么恶心的一个人,你就不会反胃?”

    王帆思说道:“我希望能帮到你。”

    “别来烦我就算是帮我,谢谢。”

    王帆思很想一脚踹过去,这混蛋说话总是那么气人。

    叶无天可没心思猜王帆思在想什么,整个脑子里都是被**的事情,当务之急,是要找出幕后凶手。

    再次拨打姜玉的号码,依然关机。

    无法找到姜玉,叶无天便打给郑忠仁。

    郑忠仁的电话倒是很快就拨通,电话刚接通,电话那边的郑忠仁就先行开口:“老弟,你爱好挺特殊的。”

    叶无天肯定知郑忠仁已知道什么,当下也不再废话,“少废话,郑主任,我不喜欢被人阴,帮我找到幕后凶手。”

    “据情报显示,报案的可能是他们h国人。”

    叶无天眉头一皱,h国人?会是姜玉吗?

    这个想法很快被叶无天否决,姜玉不可能那样做,这是在自黑,在她自己的名誉开玩笑,这些相片传出来,姜玉自己的名声也将会完蛋。

    “我们怀疑是一个叫宋大乔的h国人所为。”郑忠仁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