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1117章 这次你还走得了

  
      放下电话的叶无天沉思小会,最后决定去一趟,对方说到张静,肯定是毒影门的人,为了弄清楚张静是否就是当初那个神秘人,明知这是个圈套,天哥也要去。<>
  
      从来不喜欢欠别人情,尤其是对方曾经是他的敌人。
  
      对方留下的是市郊一个地址,叶无天费好大一番劲才找到那个地址,抬头看去,附近都苍凉一片,人烟稀少。
  
      这么一个地方,简直就是杀人越货的好地方,难怪对方会约在这里。
  
      “我已经来了,还不肯露面吗?”叶无天扫视四周一眼后大声喊。
  
      “进来。”前面一幢废旧建筑里,响起一道声音。
  
      叶无天并不想进去,里面是什么情况,他不清楚,不过可以肯定的是,里面肯定危险重重。
  
      “怎么?不敢进来吗?你叶无天就这点胆量?”此时,里面又有人问,说话的正是刚才与他通电话的那人。
  
      叶无天朝左侧看去,然后慢慢朝里面走去。
  
      踏入大门,果然,里面至少有二十多把枪指着他,而这些可能还不包括藏在暗处的人。
  
      看来今天势必有一番恶战!
  
      正中间的椅子上坐着一个人,当叶无天看到那人时,很是讶异,“是你?”
  
      “没想到吧?”对方怪笑,自从叶无天一进来,对方那双充满着仇恨的眼睛就一直没离开过叶无天,毫不怀疑,他想撕了叶无天,五马分尸。
  
      “你没死?”叶无天难于相信,这会坐在那的老东西不是毒影门的白长老又是谁?
  
      明明已死的一个人,现在又活生生出现,这让天哥很难于接受,靠!怎么回事?
  
      “你很希望我死?”白长老冷笑:“小子,今天咱们得好好算算那笔账。”
  
      叶无天打量四周,伸手懒洋洋地指了指:“就凭你们这些人?”
  
      “这个你管不着,只要你能死就行。”白长老说道。
  
      “张静呢?刚才提到张静是怎么回事?她在哪?”
  
      白长老说道:“你很想救她吧?”
  
      “只想弄明白一件事。”
  
      “弄明白她是不是送情报给你的神秘人?”
  
      叶无天一怔,讶然道:“老东西,你倒知道得挺多。”
  
      白长老再次狂笑,而他的笑声让叶无天很不喜欢,相信对方这样的笑声,没几个人会喜欢。
  
      “你当初怎么没死?”
  
      “小子,跟我斗,你还嫩了点。”白长老眼神里透着一股得意之色,似乎很满意自己那天的瞒天过海。
  
      右侧角落里,一个人被五花大绑在那,身上还套着一个麻袋,看不清楚样子,只能通过对方那双鞋去确认对方是女人。
  
      张静?
  
      叶无天发出疑问,对方身上被打伤成什么样子他不知道,光看那双脚就已经弄得伤痕累累,没有一寸肉是好的。
  
      “怎么?心痛吗?”
  
      “她是张静?”叶无天问,目前还无法确认对方是不是张静,光凭一双鞋并不能确认。
  
      “拿下麻袋,我怕你会发狂。”白长老解释,他的话也等于是间接回答了叶无天,那人就是张静。
  
      “张静,三八,是你吗?”叶无天喊了句。
  
      “她不会回答你,对于叛徒,毒影门从来不会客气,叛徒的下场永远只有一个。”
  
      “既然如此,你们为什么不杀她?还要带她过来,什么意思?”
  
      “因为你会救她,不惜一切救她。”
  
      “原因呢?老东西,你为什么说我会救她?”
  
      白长老并不解释,只是说:“会不会你自己知道,小子,用不着在那装。”
  
      “好吧,咱们说正事,找我有什么事?别告诉我你想我了,我会反胃的,还有,许影呢?她怎么不敢来见我?”
  
      叶无天毫不怀疑白长老想杀他,只是从他进门到现在,白长老都没让人开枪,这就很能说明问,说明白长老有事而来,并不为了单纯杀他。
  
      “小子,咱们的事情呆会再算,现在我要告诉你,想救张静,拿出增寿丸配方。”
  
      叶无天哈哈大笑,笑得上气不接下气,或许在他看来没什么比这更让他好笑。
  
      白长老那本就阴森的神情更是往下沉,“你笑什么?难道你不想救她?”
  
      狂笑过后,叶无天打了个响指,忽然,原本站在白长老两边的人不断倒下,刀光剑影,断臂断腿一地都是。
  
      一眨眼功夫,白长老就发现自己所带来的人已经倒下好几个。
  
      “开枪。”白长老没有丝毫犹豫,瞬间发出命令。
  
      发出命令之余,白长老还不忘朝叶无天所站的方面看去,这一看,顿时懵了,皆因叶无天不见了。
  
      叶无天的失踪让白长老意识到不妙,那小子果然是个难缠的家伙,从来不按常理出牌,人家今天也是有备而来。
  
      想到这,白长老忽然开始后悔,自己还是太轻敌。
  
      一边命令人开枪,一边双手扣着毒药,只要叶无天一出现,他就会第一时间将手中的毒药往叶无天袭去。
  
      “砰砰砰!”
  
      连续几枪,白长老发现倒下的又是他的人。
  
      狙击手!
  
      没有最狠,只有更狠,白长老以为自己今天这个计划已经相当不错,哪知现在跟叶无天比起来,还差了不止那么一点点。
  
      为了对付他,叶无天连狙击手都带过来,轻敌了!
  
      时间每过一秒钟,白长老都感到难过,意识到自己今天怕是凶多吉少。
  
      白长老想走,想离开这里。
  
      自己这边的手下猛开枪,端着枪打了老半天,连条毛都没打到,更别说是人。
  
      手下一个接着一个的倒下,白长老心急如焚,张口大声道:“叶无天,你给我出来。”
  
      没人回答,仿佛叶无天从未出现过。
  
      “出来,给我出来。”不甘心的白长老又是一句。
  
      这次仍然没人回答他。
  
      “开枪,给我开枪。”急得不行的白长老大喊,然而,这次没人开枪,扭头看去,自己所带来的人已经全部倒地,血流成河。
  
      全部被解决,看到地上他所带来的手下,白长老想到一个词,屠杀!圈杀!这么多手下只那么一会儿的功夫就被解决,此时此刻,白长老想抓狂!
  
      枪声停下,此时,不用白长老喊,叶无天走出来,与刚才所不同的是,这次他手里握着把枪,而他身边则是跟两位肌肉横生的壮汉。
  
      人生总是充满着变数,刚才还在人数上处于优势,如今马上就处于弱势,能站着的只剩他一个。
  
      白长老脸色阴沉不定,或许他到现在都想不明白,为何叶无天会一言不发就直接开打,早知如此,他刚才在叶无天进门一刹就下令开枪,那样至少不会到像现在这样。
  
      迟了!一切都太迟!
  
      手握着枪的叶无天咧嘴朝马长老笑:“老东西,现在你给我笑啊,刚才的得意哪去了?继续给我得意。”
  
      白长老气得浑身颤抖,久久才说吐出一句:“你狠。”
  
      叶无天慢慢举起手中的枪:“有什么要说吗?”
  
      “你敢杀我?”
  
      回答他的是叶无天一枪,打在白长老左腹部。
  
      白长老手捂着伤口,直到鲜血的流出,他才发现这是真的,叶无天真敢开枪打他。
  
      “老东西,给我记住,我从来不跟敌人谈条件,我一直坚信,只有拳头才是硬道理。”叶无天收起笑容,“上次那样你都不死,这次你还能那么走运吗?”
  
      手捂着伤口的白长老很痛苦,如今的他发现连开口说句话都是那么困难,扣在手里的毒药也没机会朝叶无天撒出去。
  
      白长老喉咙抽动几下,似乎有话要说,然而最终还是没说出来,皆因天哥又是一枪朝对方眉心而去。
  
      看着倒地的白长老,叶无天冷笑着,这次怕是大罗金仙都无法再救活他。
  
      白长老死了,死得心不甘情不愿,若是他早知会这样,打死也不会冒然来找叶无天。
  
      增寿丸的配方没找到,反倒把自己的命给搭上。
  
      世上没有后悔药,白长老想后悔,也已经迟,想后悔,他只有下辈子。
  
      叶无天来之前就没打算放过对方,只是毒影门的人,这厮就不打算放过,更何况对方还想打他增寿丸的主意,更是不能放过。
  
      没人可以威胁到他,任何人都不行。
  
      杀了白长老,叶无天并没想象中的兴奋,冷漠的看着了地上那具尸体一眼,幸好今天他有备而来。
  
      走到那个被五花大绑的人面前,叶无天没用手去拉那个麻袋,从地上找了条断木头将麻袋弄开,被绑着的人并不是张静,一个叶无天并不认识的陌生女人。
  
      果然是个圈套。
  
      幸好他从来不与敌人谈条件,没有急着想救张静,否则真有可能会落入对方的圈套。
  
      今天能杀了白长老,也是出乎叶无天意料之外,堂堂毒影门的白长老,竟然如此不堪一击,出乎意料,毫不费力就将对方杀了,那可是毒影门的大长老。
  
      走出屋外,叶无天没再理会现场,带着血樱离开,脑子里想着接下来自己该怎么办?自己答应过许诗诗,半年内不能动许家,现在毒影门主动来找麻烦,他该忍着吗?
  
      许影,咱们之间真要走到那一天吗?叶无天缓缓地闭上眼睛,内心,他并不希望会有那么一天,只是双方立场不一样,看来多半是无法改变这个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