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1120章 冲突 下


    直击世界杯,这里最精彩

    首页.分类.排行.免费.书单

    第25章:冲突(下)

    孙志元似乎没打算让开,事实上他也没必要让开,不为别的,就因为姜玉是他的未婚妻,假如他现在让开,别人会怎么看?鄙视他软弱无能都算是轻的,极有可能会说出一些更重的话。<>

    “客不客气咱们等会再说,孙先生,未婚夫先生,你真的不让开吗?”叶无天已经开始失去理智,心情不佳的他快要发狂。

    “小叶,别冲动,回去再说。”周怀昌小声劝,再任由事态发展下去,肯定会闹得不可收拾。

    此时,吕伟付也上前过来,“小天,发生什么事?”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着叶无天,大多数人的眼神是既然期待又兴奋,人都有看热闹的爱好,不分国界,性别。

    “没事,想跟一个老朋友聊聊。”在叶无天看来,他现在这样做一点也不过份,相反,他认为很正常。

    吕伟付有些下不来台,他开口问,就是希望叶无天能退回来,哪知叶无天会这样回答。

    “姜玉,可以聊两句吗?”叶无天看向孙志元身后的姜玉,而此时的姜玉目光仍旧看向台上,并没朝叶无天这边看来。

    姜玉并没搭理叶无天,瞧她那样,似乎根本就不想搭理人家。

    “她不理你,你没看到吗?”孙志元气疯,叶无天对他的无视让他很难受,在h国,他孙志元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

    最重要是,姜玉是他孙志元的未婚妻,叶无天把他当什么?又把姜玉当成什么?那样对待姜玉,都已经让他这个未婚夫蒙羞。

    为了这事,他的家族已经开始动摇,开始有反对他娶姜玉的声音,是孙志元一直在坚持,反抗。

    “没你什么事,孙先生,别给脸不要脸,知道吗?对你没好处。”

    孙志元:“……”

    到底是谁给脸不要脸?谁在闹事?他叶无天还有脸说出这种事?

    “小叶,先回去吧。”吕伟付再度开口。

    叶无天瞟了姜玉一眼,微微点头同意,转身回到自己的位子上。

    他这一走,让很多人都松口气,幸好,事情没到不可收拾的地步。

    回到自己位子上的叶无天默不作声。

    “小哥,总会有机会的。”谷河子说道。

    叶无天这个时候也只能点头。

    好不容易吃完饭,准备将h国方面的人员送上酒店去休息,明天才是医术交流会的开始。

    叶无天走出饭店,姜玉既然不想见他,他也不好意思再强行去找人家,算了吧,一切随缘。

    “小哥,咱们找个地方喝喝茶吧,好好聊聊。”谷河子提出建议。

    “好。”

    对这个提议,叶无天并不反对,交流会开始之前,他也是得与谷河子他们谈谈,小***他们这次是绝对是倾巢而出,没有点实力,对方不敢如此叫嚣的过来,更不敢拿出这么大的赌注。

    正准备找个环境清雅的茶馆,忽然,孙志元与另外几人走了过来,一脸不爽的孙志元沉着张脸,“叶无天,你最,你对姜玉的伤害,我不会放过你。”

    “滚!”

    回答孙志元的是叶无天一声怒吼,中气十足,声音发自丹田,震耳欲聋。

    叶无天这一声吼吓倒很多人,包括谷河子他们几个在内都被吓着。

    孙志元哪想到叶无天会吼他?好歹他也是客人,可叶无天愣是一点面子都不给他。

    “别他妈把自己当个人物,劝你一句,别来惹我。”叶无天手指都快要指到孙志元的额头。

    “你……你,叶无天,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你算什么?”浑身颤抖的孙志元反驳,他犹豫着要不要给叶无天一脚。

    论打架,孙志元很清楚自己是什么斤两,不可能是叶无天的对手,所以才迟迟不敢动手,否则怕是一早就朝叶无天扑过去。

    “我是不是什么东西也轮不到你来指手划脚,你想怎么着?说吧,你现在想怎么着?”叶无天有持无恐,非但不退让,反上前两步,那模样,根本就不将全孙志元当回事。

    “离姜玉远点,别再伤害她。”孙志元说道。

    叶无天冷笑:“你就怎么知我伤害她?哪只眼看到我伤害她?”

    “你,叶无天,别欺人太甚。”

    “靠!老子就是欺负你,你怎么着?不爽吗?再不滚开,别怪我不客气。”叶无天唾沫横飞,全数喷到孙志元脸上。

    用咱天哥的话说,这还是他有意克制,否则只怕会直接朝孙志元身上吐口水。

    就算这样,也足够让孙志元感到恶心,从叶无天嘴里所喷出的唾沫让他胃中在翻滚着,顾不上骂人,急急往后退,想要避开叶无天所喷过来的唾沫。

    “避什么避?我有让你避吗?”得理不饶人的天哥不爽孙志元的避开,嚣张叫骂的同时还抬腿踢人。

    旁边,谷河子几人都被雷得不轻,寻思着什么意思?难不成人家还要任由你喷唾沫不行、这是什么理论?你都朝人家喷唾沫了,人家自然得让开,不然那还成什么样子?

    被踢孙志元踉跄几步,然后摔倒在地,模样异常狼狈。

    谷河子几人连忙拉住叶无天,不让他再上前去踢人,这都什么事?太嚣张,一言不合就开打,会让人家怎么看?

    叶无天踢的孙志元的事引起很多人的注意,没多久,双方代表团的领导都出现,这事影响十分恶劣。

    h方代表团的团长很快就赶到,孙志元被打,关系到的不止一个人的事情,而是跟很多人有关,甚至往大的说是跟一个国家有关。

    作为这次代表团的团长,李正哲承受着极大的压力,来华夏之前,上面高层明确要求他务必要赢,对他下死命令,他都不敢相信,万一输了,回国后的他将会是什么待遇。

    赢了,他是人上人,作为团长,能得到很多至高无尚的荣耀,输了,他就是彻底完蛋,前途尽毁,因此,没人知他承受着多大的压力。

    世大压之力下又发生这种事,李正哲准备借题发挥,好为以后输了作打算。

    “孙团长,贵国人员的水平有待提高,我们不远万里过来,是要来比赛,而不是被你们打的。”李正哲这话说得很毒,直接将所有华夏人员全部扯上。

    孙坚的脸色不是很好看,理在人家h国身上,让他无法反驳,无论如何,都不能打人,叶无天打人,有理也会变成无理,更何况从一开始叶无天就无理。

    想出言训叶无天几句,孙坚最终将话咽回去,不能训叶无天,接下来的比赛,叶无天很重要,何况他作为团长,自然清楚不能在赛前打击士气。

    “李团长,你的心情我能理解,但是我不能接受你的话,指责我国人员的水平,那么你们国家的水平在我看来也不怎样,刚才吃饭时所有误会已经清楚,现在是你方人员又在事后挑事,抓着不放,想找回面子,斤斤计较,用我国的一句老话,那就是小鸡肠肚子。”

    在场的华夏人全部想拍掌,说得太好,反击得太绝,就连叶无天都忍不住对孙坚另眼相看,高层就是高层,说话特别有水平,误会已经过去,是你们小鸡肠肚子要抓着不放,才会全发生现在这事。

    说穿了,我打人是不对,可我方打人也是因为你们的小鸡肠肚子,双方都有责任,这事必须各打五十大板。

    李正哲瞬间哑然,无法反驳,憋红脸的他半响才说道:“不管怎样,打人是不对,孙团长,跟这种人比赛,我觉得是污辱了自己。”

    孙坚不简单,李正哲也强悍,将调子定那么高,这家伙也算是用心良苦,希望中方能将叶无天开出代表团,那对h方来说,就赚到。

    “李团长说得对,无论如何,打人是不对。”孙坚走到已经被扶起的孙志元面前,“孙先生,你放心,我们是一个负责任的民族,对你的伤,不管如何,我们都是会负责到底,再怎样,你也是在我们国家受伤,这事我们不能不理,你放心,我们会马上安排最好的医院,所有费用由我们全包。”

    由始至终,孙坚都不说如何处理打人者,从一开始就是避重就轻,滑得跟泥鳅似的。

    h国要的不是什么医药费,更不是负责任,而是处理打人者,被那样踹一脚,伤再重也不可能重到哪里去。

    此时,孙坚马上当着众人面前吩咐秘将孙志元送去最好的医院进行治疗。

    谷河子几人暗中朝孙坚竖起大拇指,你h国想让我方人员无法出席交流会,我们也可以以牙还牙。

    “不用,我没什么事,不用去医院。”孙志元拒绝,他哪用得着去医院?

    “呵呵,孙先生不可大意,万一有内伤,对你将会很大伤害,我认为你该去检查一番。”孙坚笑。

    所有人都明白,你孙志元虽然被打,但屁事都没有,还好意思继续闹下去?胸怀,肚量,再不识趣的闹下去,那可就不是小鸡肠肚子的事。

    李正哲心有不甘,明明就是大好局面,怎么一转眼变成这样?“孙团长,打人不需要道歉吗?”一计不行,李正哲又心生一计。

    “要,当然要,正如我刚才所讲,我国是一个负责任的国家,对孙先生被打一事,我代表我国代表团向你们道歉。”

    李正哲快要疯掉,这完全是两回事,孙坚的道歉跟叶无天的道歉有着天差地别,完全具有不同的意义,h国要的不是这种道歉,而是需要叶无天的亲自的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