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1121章 盲诊 上


    一场危机就这样被孙坚轻易地化解,而由始至终,孙坚都没对叶无天作出任何一句责怪,对此,天哥倒是挺内疚。<>

    他这人就这样,典型的吃软不吃硬,你越是对他硬,他就越是不爽,越是不服。

    最后,双方人员虽然表面上和和气气,但谁都能看得出来,战意颇浓。

    “小哥,有什么感想?”茶馆里,谷河子笑问。

    放下茶杯的叶无天回答:“没什么不同,也没什么感想。”

    旁边的柯剑南也跟着笑:“把人家打了,你就没有一点内疚?”

    “内疚?”叶无天反问:“我为什么要内疚?该内疚的是的他,不是我。”

    几人都被叶无天的话给吸引住,“哦,为什么?”

    在谷河子他们看来,该内疚的应该是叶无天,那样对姜玉,无论怎样,都是他的不对,偏偏这小子不知悔改,还公然扬言说是别人的不对。

    “连自己未婚妻都看不好,他还好意思跑来闹事?”叶无天说道。

    谷河子几人瞬间傻掉,被雷得里嫩外焦,半响不知该说什么,一向斯文的他们都情不自禁地产生一个念头,想对叶无天爆粗口,无耻也得有个限度吧?你叶无天这样说已经等于没有下限。

    看?怎么看?总不能天天二十四小时贴身跟着吧?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工作,你叶无天现在能整天跟着程可欣?

    “行了,不说这事,咱们还是说点别的吧。”叶无天有些没趣。

    谷河子几人见状也就不再说,纷纷转移话题,反正他们也被叶无天的话给雷得不轻,再听叶无天说下去,只怕他们几个都会抓狂。

    第二天一早,韦君智就来敲叶无天的门,“师父,早餐已经开始。”

    其实叶无天不用韦君智喊都早已起床,昨天的事情弄得他昨晚失眠,睡眠质量一向很好的他竟然破天荒失眠了,因为姜玉。

    天哥自己都不记得自己上次失眠是什么时候,就从这点来讲,姜玉成功了,至少可以让咱天哥记住她。

    “君智,你很紧张?”叶无天发现韦君智的异样。

    韦君智讪笑了笑:“师父,不瞒你说,我是很紧张。”

    “紧张什么?你应该参加过很多交流会,不应该紧张才对。”叶无天好奇。

    韦君智回答:“我是参加过一些交流会,可那都是以为西医名义去参加,这次是以中医名义参加,我才紧张。”

    “对自己没信心?”

    “我是怕给师父你丢脸。”

    “放手去尝试,实在不行,还有很多前辈在,静下心来将自己水平发挥出来。”

    韦君智点头:“嗯,我一定会努力。”

    当叶无天带着韦君智踏入餐厅一刹,立马就感受到一道不怎么友好的目光,天哥朝着那道目光看去,不是那孙志元又是谁?

    对方的仇恨眼神让天哥很无奈,只是他压根本就不在乎,这厮四处张望,像在寻什么人,傻子都能看出来他想找谁。

    众人无语,这小子该不会又想唯恐天下不乱吧?昨天已经差点闹出事,他今天还想来?做人怎可如此过份?

    四处张望,都没见到他想要找的人,对此,天哥微微失望,姜玉竟然不在这。

    无奈之下的叶无天天坐下,随意吃了点东西。

    早餐后,两辆大巴车分别将双方人员全部带到东城医院这个比赛主场。

    经过双方商议,最后同意接下来几天人比赛规则,为了表示公平公正,所有题目都不是由双方出,而是第三方出题,也就是说今天的比赛题目无论是中方还是h方,都不知道。

    此外,为了表示公正,现场将会全程录像,如果事后输的一方觉得对方有可能作弊,可以观看录像进行确定,再有就是,双方都将会派人盯着,为防止对方作弊。

    第一天的所有题目都由第三方出,第二天的题目则是由双方各自出题给对方,第三天则是自题,所有题目都差不多的难度。

    了解比赛规则后,比赛正式开始,主持人首先喊出一个患者,而这次给双方所出的题目是,在不动也不把脉的情况之下,必须得看出患者患什么病,然后开方子。

    盲诊!

    听完介绍之后,在场的人都暗暗吃惊,没想到第一天就遇上如此辣手的题目,盲诊,那可不是一般的难。

    中医,望闻问切,虽然望是在排在首位,但切脉同样重要,甚至可以说替患者把脉是最重要的,如今不能替患者把脉,连问都不能问,只能凭一眼肉眼看就要得出结果,可想而知有多么的困难。

    为了公平起见,双方分别呆在两个房间里,交出结果之前,彼此都不能见面,但是可以透过玻璃窗看到患者。

    盲诊,就连谷河子他们都没有绝对的把握,从医大半辈子,极少进行盲诊,看患者的脸色之后,为保守起见,都会替患者进行把脉。

    患者是一位女性,五十岁左右,静静的坐在中间那个小房间里,大伙透过窗口看去,她的脸色虚浮,苍白,明显不是正常人。

    望闻问切,中医的四大技能,如今只能有望,闻是无法闻到,又不能问,这跟中彩票有什么区别?都是那么困难。

    如果西医没有各项仪器进行检查,估计那些医生也会全部傻眼,无从下手。

    “大家商量商量吧。”谷河子开口。

    “没想到第一天就遇上如此难题。”柯剑南说,他信心不大,不切脉,根本无法知道患者的情况。

    无法接触到患者,保守起见,大家都选择了沉默,生怕自己说错。

    可以说一题就难倒一大半人,除了谷河子他们几大门派的掌门在低头沉思之外,其它人都在叹气,显然被难倒。

    代表团人数有二十人之多,但真正起作用的还是只有那么几个,好些人只是带着来学习的态度。

    几大门派的掌门在这里,又有几个人敢无视?

    华夏这边的代表团手足无措,h国那边同样也毫无头绪,一个个抓破头皮,吱吱喳喳的商量个不停,可商量来商量去,愣是没什么结果。

    “各位,有结果了吗?”作为这次的团长,李正哲异常紧张,这次必须要赢,而且今天是第一战,更不能输,否则会影响士气。

    “没有十足把握。”说话的是安丘宗,上次两国的交流会,他也在,那一次,h国输得一派涂地,输得很惨,所以这次他不敢大意,刚才盯着患者看了十多分钟,从患者面色看以及其它一些地方看,患者胃有问题,此外,患者还应该有失眠,偏神经头痛等等症状。

    光看一眼,就能得出如此多症状,这个安丘宗就已经非常不简单,足于可见他的医术功力有多深厚。

    被他找出这么多问题,他都仍然不放心,总是认为患者还有更重要的问题,因为他所看出的那些问题都不是致命的问题,绝对还有致命的问题。

    到底是什么?

    其它人也纷纷发言,将自己所看到的以及所分析出来的结果通通说出来,希望能对大家有个帮助。

    李正哲暗暗担心,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不知华夏那边有没有得出答案,这是他所担心的,也是他所不希望看到的。

    无论如何,都希望能走在华夏前面,当然,必须得在答案准确的情况之下。

    距离提交答案还有半个小时,也就是说从比赛到现在已经进行一个半小时,就在过去的一个半小时里,都没有得出一个准确而且大家都认同的答案。

    幸好,让李正哲松口气的是,幸好华夏那边目前为止同样没得出答案,看来同样头痛。

    “姜玉,你有什么看法?”李正哲问。

    姜玉扭头看了窗另外一边的患者,开口说道:“以我观察,患者的胃有问题,而且还是大问题。”

    在场的人没谁敢小看姜玉,她虽然年轻,可是得到她爷爷的真传,并且她也相当聪明,有悟性,很多东西一学就会,根本不用教第二遍,年纪轻轻的她在h国就已经名气不小,与孙志元被称为医学界的的金童玉女。

    “我支持姜玉的说法,患者的胃应该有问题。”孙志元表示赞同,倒不是他有意要支持姜玉,这种场面,他不可能为了儿女私情去支持谁谁,到时砸的可是家族的面子。

    见两人都这样说,李正哲稍稍放心,心里起码有一点底,作为这次交流团的团长,他一点医学知识都没有,完全就是个门外汉。

    “不能大意,咱们这次不能再栽。”说话的是金在中,上次的医术交流会,他同样在场,可是那次,却输得一塌糊涂,也让他对叶无天恨之入骨。

    这次两国之间的医术交流会,金在中他们都在潜意识都将叶无天当成最大的对手,说他出答案的同时,也会忍不住的想,叶无天会给出什么样的答案?

    “大家快讨论讨论吧,时间不多。”李正哲说道,“各位,希望大家能拿出自己的所有水平。”

    李正哲一再强调,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他的一再强调已经众人的不满,他们既然来了,就一定会尽最大努力,李正哲想赢,他们更加想赢,这种荣誉,不单止他李正哲一个人。

    那边,谷河子他们讨论了一个结果,综合大家的目测,认为患者胃有问题,而且还是大问题。

    “小哥,你有什么看法?”谷河子将目光瞄向一直未开口说话的叶无天。

    叶无天说道:“我有点不同的看法。”

Ps:书友们,我是大肚鱼,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