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1122章 盲诊 下
    众人瞬间被叶无天的话给吸引住,叶无天有话要说,这是重点,从刚才到现在,叶无天都未说话,只是一脸的沉思状。
  
      “小哥,你有什么不同看法?”谷河子问。
  
      作为团长,孙坚既高兴又纠结,很多时候有不同的声音是好事,可同样,有很多不同的声音却并不是什么好事,意见不统一,该听谁的?
  
      叶无天的医术了得,谷河子他们又同样不简单!
  
      该听谁的?
  
      众人看着叶无天,期待着他的讲话。
  
      “患者脸色苍白,但嘴唇呈红色,且干裂,微微有汗。”说到这里,叶无天指着患者对众人说道:“大家看到没?患者一直在流汗,而她所呆的地方有空调,温度跟我们所呆的地方一样,我们在场中有谁会出汗?”
  
      无人可以回答叶无天的问题,现场更没人出汗,空调温度已是二十五度,在这种环境之下,若不是做一些体力活,是不会出汗,可患者静静坐在那都有出汗感。
  
      如此重要的问题,竟然没人在意,谷河子他们惭愧不已,名为从医几十年。
  
      “有汗不退,脸苍白,唇干,形色枯瘦,此外,从患者的坐姿看,她很累,坐在那里有小幅度的摇晃,这说明她精神不太好,可能伴有头昏神疲,还不时咳嗽几声,根据她喉咙抽动的次数与幅度,我怀疑她有痰,很不舒服,再有,患者鼻煽。”叶无天分析着自己的看法。
  
      在场人无一不点头称赞,叶无天的观察可以说是细致入微,而这些方面,他们都没注意到。
  
      “大家发现没有?患者坐姿也很奇怪,她并不是一个驼背之人,却要弯腰坐着,虽然我们正常人坐下时都会小小的弯腰,但患者弯的幅度特别大,而且我发现她从不敢伸直腰,似乎保持这样的姿势才能让她更舒服。”
  
      又是一个重大发现!
  
      孙坚几位代表团的领导见叶无天说得头头是道,都忍不住双眼放光,最重要的是,叶无天说出一大堆理由,谷河子他们并没有反对,也就是说叶无天的分析,谷河子他们表示认同。
  
      孙坚几个仿佛看到胜利的曙光,看到希望。
  
      “最后一点,患者整个人还微微侧坐,整个人的重心是侧向左边,身子一动,她就皱眉,这就是说会痛。”叶无天说。
  
      柯剑南说道:“口干,却不欲饮,坐在那这么久,患者并不感到口渴,从面相看,患者的进食应该极少,虽然没有看到舌头,多半是偏黄,无津,脉细数而弱,此乃温邪搏肺,灼炼肺津之症。”
  
      “所以患者除了胃有问题之外,还有其它方面的问题?”韦君智问。
  
      叶无天点头,“患者应该胸有问题,脓胸。”
  
      单是看一眼,就能得出如此多信息,别的不说,单是叶无天这份实力,就无人能及。
  
      吕伟付三人都暗自幸庆,幸好这次把叶无天也请来,凭他这份实力,之前所做的一切全都值了。
  
      对叶无天的诊断,谷河子他们找不出更好的结果,而且叶无天所说的理由,他们也表示认同,种种症状加在一起,的确是脓胸之症。
  
      当然,他们也不敢百分百保证,毕竟没有切脉,很多事情总会存在变数。
  
      商量好后,把答案写在纸上,然后交上去,刚交上答案,限定的时间就已到,双方人员走出各自的房间,见面时火药味甚浓,似乎令到空气又骤然下降几度。
  
      双方都紧张,答案已交上去,现在等待的就是宣布答案。
  
      “叶无天,你想到什么答案?”孙志元主动上前问叶无天。
  
      叶无天只是冷冷瞟了对方一眼,并不理会对方,直接将孙志元当成空气。
  
      被无视,孙志元气坏,叶无天太狂。
  
      “叶无天,你别太狂,希望你别让我失望。”孙志元咬牙切齿说道。
  
      叶无天问:“说完了吗?说完了就滚开。”
  
      “你……”
  
      孙志元忽然发现自己有点自取其辱,他不该过来找叶无天,可是又忍不住,刚才代表团给出答案时,他是给了很大的帮助,所以才洋洋得意,对自己的诊断很有信心。
  
      姜玉的事情,孙志元总想找回场子,想教训叶无天,同时也想向别人证明,他孙志元并不比叶无天差,相反,很多方面还比叶无天强。
  
      叶无天没再搭理孙志元,反看向h国代表团人群中的姜玉,只见她冷冰冰地站在那。
  
      天哥并没像昨天那样上前去找姜玉,找了又怎样?人家肯定同样不会搭理他,他也没必要去自讨没趣。
  
      没多久,主持人就开始公布答案。
  
      随着主持人的上台,双方都开始紧张,期待着自己能赢。
  
      “各位,结果已经出来,经过h国代表团诊断,认为患者有胃炎,此外,脾虚,肾虚,失眠多梦,心火旺盛。”主持人读出h国的结果。
  
      随后,主持人又读出中方代表团的结果,“胃炎,此外,患者胸前有化脓症状,也就是脓胸。”
  
      主持人的话让h国方面的人全部呆愕当场,答案不一样?
  
      “接下来,我宣读患者的正确答案,患者从5月初开始寒热,体温在三十九度之间,咳嗽,右胁作痛,呼吸不畅顺,去过当地卫生院治疗两天未见好转,且病情日见加重,于是转到当地人民医院进行治疗,诊断为肺脓疡,用抗生素静脉滴注及中药宣肺排脓,清热解毒等,但症状有增无减,高热不退,咳嗽胁痛,吐出大量秽臭脓痰,经过胸透复查,提示为脓胸,于是为患者手术引流,仍不见好转……”
  
      主持人读到这里,所有在场的h国人员都一脸死灰,他们输了,只弄出一个胃炎,虽然不全输,可还是输了。
  
      “中方代表团除了查出患者有胃炎之外,还查出患者的脓胸,此外,还开出方子,用犀角,鲜生地,玄参,赤芍,牡丹皮,桔梗,生甘草等等中草药,经验证,此方对症。”主持人说。
  
      最后,主持人将手中的方子递给h方,“方子你们可以查看,绝无走假,另外,患者你们可以进去把脉求证。”
  
      等的就是这句话,不待主持人说完,h国人员就迫不及待冲进去求证,面对那么多人冲进来,倒是将那个患者吓一跳,一下子冲进这么多人,他们想做什么?太吓人。
  
      经过求证,h方不得不承认,中方的诊断十分对症,此时此刻,他们方才承认,输了,真的输了,输得一塌糊涂。
  
      刚才还像打了狗血般,如今却一个个变成死灰,神情沮丧,大量证据面前,他们无从反驳,也无法反驳,那一大叠检查单不可能有单。
  
      输了!
  
      不管他们相信不相信,这一局,他们输了。
  
      “我宣布,这一局,华夏代表团赢!”主持**声宣布。
  
      主持人的宣布让整个华夏代表团的所有成员都沸腾起来,包括叶无天也都心情不错,嘴角微微上扬。
  
      姜玉不经意地看了叶无天一眼,美眸里闪过一丝复杂的异样神色,没人知她在想什么。
  
      叶无天走到孙志元面小声说一句,差点没将孙志元气得吐血:“未婚夫先生,你就得出这个结论吗?如果只是这点本事,那我对你表示很失望,还有,以后别在我面前耀武扬威,好好夹起你的尾巴做人吧。”
  
      天哥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要人命,让你连还手之力都没有。
  
      若是眼神可以杀人,只怕叶无天早已经死过不下百次,双手紧握成拳的孙志元明明恨,又可奈何,技不如人,他还能说什么?
  
      目送着叶无天离开,孙志元憋得难受,自己真的不如叶无天吗?不可能,绝不可能。
  
      有人欢喜有人愁,开局的第一局很重要,如今却输了,整个h国代表团都笼罩着一层层愁云。
  
      相比起h国的愁绪,中方这边则开始庆祝,这场胜利,是值得庆祝。
  
      “大家好好休息一会,等会咱们吃饭,希望接下来咱们能再创佳绩。”孙坚的心情那是相当的不错,这局的胜利让他看到希望,小赢一局手,心里有底。
  
      “小天,做得不错。”吕伟付走到叶无天面前,伸手拍拍叶无天肩膀,很是欣慰。
  
      叶无天微微笑:“应该的。”
  
      旁边的孙坚暗暗幸庆,幸好昨天没出言责怪叶无天,此子不简单。
  
      能得到那么多家族的喜爱,又岂能简单?
  
      孙坚几人鼓励一番后就离开,而叶无天等人则被大巴车接回酒店,上午的比赛算是完成,第二场比赛将会在下午开始。
  
      “小哥,真有你的。”谷河子笑道,“见你这样,我忽然发现自己老了。”
  
      车上其他人闻言哈哈大笑,一个个都开心无比,这种荣耀,是属于叶无天的,同样,也是属于这个集体的,叶无天赢,就代表大家赢,作为代表团的一员,他们也能沾一点光。
  
      “老哥,这可是你的不对,我怎么感觉你想偷懒?可不能这样,不能偷懒,我们还毕竟太年轻,需要你们的支持与领路。”
  
      “哈哈,小哥你真会开玩笑,用不着安慰我,这点心怀我还是有,我早就说过,你的医术在我之上。”谷河子大笑,当着这么多人面前承认自己的医术不如叶无天,的确是需要一点胸怀。
  
      “看到你,我就看到咱们中医的未来,我相信咱们中医迟早有会跟医西齐头,并且超越它。”